《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维权者的人权普遍遭受侵犯
郭飞雄 (广东)



维权运动声势增长,引起了中国当政者的恐惧。

虽然郑恩宠律师早已出事,但维权律师和维权活动家的人权(包括人身安全)普遍地遭受到侵犯,则是去年下半年出现的事。其主要原因乃是维权运动声势增长,引起了中国当政者的恐惧。

一直以来,维权运动为了争取有效的活动空间,在话语和尺度上持高度审慎姿态,仅仅致力于推进后极权社会可以接受的法治和政改理念,且小心翼翼地不去主动触 及当政者所设定的底线(尽管维权者对这些底线并不认同)。但当政者的思维却无常理,他们不是按理念定规则,而主要是按利益定规则。即使你在底线以 上行事,但只要你兴起、成长了,显示可能成气候,他们便要对你下手,将你消除在萌芽状态。 这就导致当政者的底线不断下移,而走在自由民主运动前沿的维权者,首当其冲成为直接受害者。

自2005年推动抗日运动法治化和蔡卓华案律师团组建之后,维权运动声势陡涨,因此维权者也就自然地成为当政者的眼中钉。7月中旬至9月上旬,高层权力内 部会议不断传出 要搞维权分子的消息,现在看来,绝非空穴来风。太石冤狱证明了这一点。此时此刻,维权者面临最大的政治考验。首先是当政者搞维权分子的宏观政策推 动,其次是具体执行者专政机器为达到目的不择手段,这两方面使维权者陷入了巨大的激流旋涡。

9月中旬,我陷入了冤狱,而艾晓明、郭艳、唐荆陵、吕邦列先后遭到暴力殴打。在广州这边几乎官黑一家齐动手,著名维权活动家许志永博士在山东临沂受袭;而 不久前另一位著名维权活动家赵昕则在四川被打断肋骨;选举专家姚立法曾深入太石村声援,他已多年未受皮肉之苦了,但9月25日,他在湖北农村推进选举时挨 了打。这些说明,对维权者的暴力袭击是有预谋有组织的,内含全国一盘棋的计划。

长期以来,专政机器总是利用司法手段制造冤狱,迫害维权者;但官黑一家频繁使用的非法暴力手段危害维权者的人身安全,这在几十年来还是新现象。当然,这是 灭掉维权运动的宏观 政策的必然结果;但具体操作黑社会性质的肉体威胁和侵害,却是下面专政机器独创的杰作。正因为如此,这种肮脏龌龊,反法治反文明的恶行,不仅引起 了社会的嘘声、抗议,也使体制内推崇法治人士的不满。事实证明,僵化势力在今日的当政集团内仅仅为诸多派别中的一派,其并不占绝对优势,他们的专政意志往 往也并不能贯彻到底。

高智晟律师撞车事件在太石事件基础上又掀起了新波澜。同一般维权者不同,高律师挑战了当今权力的底线。当政集团内多派互相牵制,尤其是高律师代表的道义力 量,这使高律师在一段时间内还有安全。但权力怕的不是高律师个人的冲击,而是人们群起效仿高律师,这会冲毁他们的防线。因此当局必须进行恐吓,令其他人知 难而退。他们跟踪高律师的家人,从而逼使高律师作出针锋相对的回击。去年12月27日太石村民和我被放出、维权运动自然涨潮,当局担心高律师星火燎 原,于是高律师的安全遂成问题。从元月初至中旬,专政机器更是有意进行各类逐步升级的骚扰,直至元月17日对高律师人为地制造车祸。

当时我劝高律师将这次事件定义为有意伤害,而非暗杀。我专门举出1990年叶利钦被克格勃从桥上扔到水里,大难不死的例子,供高律师作为参考(这 次显然没有叶利钦那次严重,对方的动作似不象暗杀),当时叶利钦没有对外声张,后来数年双方平安无事,叶利钦上台除了将克格勃解散,并无对当事人寻求实施 个人报复。我的意思是,高律师当然不是叶利钦,但不妨从中借鉴处理人身危机的技术,在今日信息时代此事不可不说,但其本人似宜取中调,而不用高调。

尽管事态危险至此,但我依然认为,当局并未下定决心,欲从肉体灭绝高律师。从太石事件中对农民维权活动家吕邦列下毒手殴打(但并未致死),而对艾晓明教授 则以恐吓为主,已显示出有组织的暴力虽然凶残,但还是有所节制的,真正的黑社会反而经常失控。海外和国际社会的声援可以保障高律师不遭受大冤狱,却不能保 障高律师不遭受人身伤害,因为专政的具体执行机构的神经已崩得很紧。高律师的人身保障的真正基础乃在于:古老且永恒的相互制衡。对于站在数百名维权律师和 维权活动家背后的民众,当局显然还没有做好全部得罪的心理准备。他们已经得罪了八九一代,又得罪了法轮功,如果再得罪普通民众,那么他们将永远与中国民间 处于敌对状态,永远无法和解,也就永远没有出路。

维权运动是中国变革中十分温和的力量,如果对这样的温和者都 施以险恶迫害,将使对整个中国发出一个明确信号:只有以眼还眼,以血还血,这在中国社会才是可行的。果真如此,现在的强者,未来的强者将遭受回报前 所未有的恐怖。这样的局面,当然是任何人都不乐意见到的。通过最近几个月的冲撞,当局可能业已发现,非暴力、无敌人、不流 血的维权运动是中国社会和解的出路。中国社会的和解只能以全民的权益得到维护为基础,当局只要抛弃旧的权力观念,中国仍然拥有和平进入民主社会的巨大机 会。

在此格局之下,海外高调呼唤国际舆论的声援,国内民众取相对缓和的态势,这是比较恰当的。在当局的顾忌、犹豫和权谋中残存着人性,在这人性处着力,可能促 使当局改变按利益定规则的做法,使他们逐渐不再那么排拒全民和解,由此中国的局势也可能因此而发生微妙转化。

故维权者越是处于危险中便越应放松。虽然在维权者已是民不惧死,但在政治操作中,他们必须回避不必要的冲突和血腥。有人以为,维权者总是出于大局考虑 策略和操作,孰不知在许多维权者心中,朋友的人身安全比大局还要重要。我们不希望维权运动中有任何一人出事,使对抗成为不可逆 转的趋势。在温和的情势下,中国才拥有更大的可塑性,然而温和的局势不取决于一方。





维权运动声势增长,引起了中国当政者的恐惧。

虽然郑恩宠律师早已出事,但维权律师和维权活动家的人权(包括人身安全)普遍地遭受到侵犯,则是去年下半年出现的事。其主要原因乃是维权运动声势增长,引起了中国当政者的恐惧。

一直以来,维权运动为了争取有效的活动空间,在话语和尺度上持高度审慎姿态,仅仅致力于推进后极权社会可以接受的法治和政改理念,且小心翼翼地不去主动触 及当政者所设定的底线(尽管维权者对这些底线并不认同)。但当政者的思维却无常理,他们不是按理念定规则,而主要是按利益定规则。即使你在底线以 上行事,但只要你兴起、成长了,显示可能成气候,他们便要对你下手,将你消除在萌芽状态。 这就导致当政者的底线不断下移,而走在自由民主运动前沿的维权者,首当其冲成为直接受害者。

自2005年推动抗日运动法治化和蔡卓华案律师团组建之后,维权运动声势陡涨,因此维权者也就自然地成为当政者的眼中钉。7月中旬至9月上旬,高层权力内 部会议不断传出 要搞维权分子的消息,现在看来,绝非空穴来风。太石冤狱证明了这一点。此时此刻,维权者面临最大的政治考验。首先是当政者搞维权分子的宏观政策推 动,其次是具体执行者专政机器为达到目的不择手段,这两方面使维权者陷入了巨大的激流旋涡。

9月中旬,我陷入了冤狱,而艾晓明、郭艳、唐荆陵、吕邦列先后遭到暴力殴打。在广州这边几乎官黑一家齐动手,著名维权活动家许志永博士在山东临沂受袭;而 不久前另一位著名维权活动家赵昕则在四川被打断肋骨;选举专家姚立法曾深入太石村声援,他已多年未受皮肉之苦了,但9月25日,他在湖北农村推进选举时挨 了打。这些说明,对维权者的暴力袭击是有预谋有组织的,内含全国一盘棋的计划。

长期以来,专政机器总是利用司法手段制造冤狱,迫害维权者;但官黑一家频繁使用的非法暴力手段危害维权者的人身安全,这在几十年来还是新现象。当然,这是 灭掉维权运动的宏观 政策的必然结果;但具体操作黑社会性质的肉体威胁和侵害,却是下面专政机器独创的杰作。正因为如此,这种肮脏龌龊,反法治反文明的恶行,不仅引起 了社会的嘘声、抗议,也使体制内推崇法治人士的不满。事实证明,僵化势力在今日的当政集团内仅仅为诸多派别中的一派,其并不占绝对优势,他们的专政意志往 往也并不能贯彻到底。

高智晟律师撞车事件在太石事件基础上又掀起了新波澜。同一般维权者不同,高律师挑战了当今权力的底线。当政集团内多派互相牵制,尤其是高律师代表的道义力 量,这使高律师在一段时间内还有安全。但权力怕的不是高律师个人的冲击,而是人们群起效仿高律师,这会冲毁他们的防线。因此当局必须进行恐吓,令其他人知 难而退。他们跟踪高律师的家人,从而逼使高律师作出针锋相对的回击。去年12月27日太石村民和我被放出、维权运动自然涨潮,当局担心高律师星火燎 原,于是高律师的安全遂成问题。从元月初至中旬,专政机器更是有意进行各类逐步升级的骚扰,直至元月17日对高律师人为地制造车祸。

当时我劝高律师将这次事件定义为有意伤害,而非暗杀。我专门举出1990年叶利钦被克格勃从桥上扔到水里,大难不死的例子,供高律师作为参考(这 次显然没有叶利钦那次严重,对方的动作似不象暗杀),当时叶利钦没有对外声张,后来数年双方平安无事,叶利钦上台除了将克格勃解散,并无对当事人寻求实施 个人报复。我的意思是,高律师当然不是叶利钦,但不妨从中借鉴处理人身危机的技术,在今日信息时代此事不可不说,但其本人似宜取中调,而不用高调。

尽管事态危险至此,但我依然认为,当局并未下定决心,欲从肉体灭绝高律师。从太石事件中对农民维权活动家吕邦列下毒手殴打(但并未致死),而对艾晓明教授 则以恐吓为主,已显示出有组织的暴力虽然凶残,但还是有所节制的,真正的黑社会反而经常失控。海外和国际社会的声援可以保障高律师不遭受大冤狱,却不能保 障高律师不遭受人身伤害,因为专政的具体执行机构的神经已崩得很紧。高律师的人身保障的真正基础乃在于:古老且永恒的相互制衡。对于站在数百名维权律师和 维权活动家背后的民众,当局显然还没有做好全部得罪的心理准备。他们已经得罪了八九一代,又得罪了法轮功,如果再得罪普通民众,那么他们将永远与中国民间 处于敌对状态,永远无法和解,也就永远没有出路。

维权运动是中国变革中十分温和的力量,如果对这样的温和者都 施以险恶迫害,将使对整个中国发出一个明确信号:只有以眼还眼,以血还血,这在中国社会才是可行的。果真如此,现在的强者,未来的强者将遭受回报前 所未有的恐怖。这样的局面,当然是任何人都不乐意见到的。通过最近几个月的冲撞,当局可能业已发现,非暴力、无敌人、不流 血的维权运动是中国社会和解的出路。中国社会的和解只能以全民的权益得到维护为基础,当局只要抛弃旧的权力观念,中国仍然拥有和平进入民主社会的巨大机 会。

在此格局之下,海外高调呼唤国际舆论的声援,国内民众取相对缓和的态势,这是比较恰当的。在当局的顾忌、犹豫和权谋中残存着人性,在这人性处着力,可能促 使当局改变按利益定规则的做法,使他们逐渐不再那么排拒全民和解,由此中国的局势也可能因此而发生微妙转化。

故维权者越是处于危险中便越应放松。虽然在维权者已是民不惧死,但在政治操作中,他们必须回避不必要的冲突和血腥。有人以为,维权者总是出于大局考虑 策略和操作,孰不知在许多维权者心中,朋友的人身安全比大局还要重要。我们不希望维权运动中有任何一人出事,使对抗成为不可逆 转的趋势。在温和的情势下,中国才拥有更大的可塑性,然而温和的局势不取决于一方。





维权运动声势增长,引起了中国当政者的恐惧。

虽然郑恩宠律师早已出事,但维权律师和维权活动家的人权(包括人身安全)普遍地遭受到侵犯,则是去年下半年出现的事。其主要原因乃是维权运动声势增长,引起了中国当政者的恐惧。

一直以来,维权运动为了争取有效的活动空间,在话语和尺度上持高度审慎姿态,仅仅致力于推进后极权社会可以接受的法治和政改理念,且小心翼翼地不去主动触 及当政者所设定的底线(尽管维权者对这些底线并不认同)。但当政者的思维却无常理,他们不是按理念定规则,而主要是按利益定规则。即使你在底线以 上行事,但只要你兴起、成长了,显示可能成气候,他们便要对你下手,将你消除在萌芽状态。 这就导致当政者的底线不断下移,而走在自由民主运动前沿的维权者,首当其冲成为直接受害者。

自2005年推动抗日运动法治化和蔡卓华案律师团组建之后,维权运动声势陡涨,因此维权者也就自然地成为当政者的眼中钉。7月中旬至9月上旬,高层权力内 部会议不断传出 要搞维权分子的消息,现在看来,绝非空穴来风。太石冤狱证明了这一点。此时此刻,维权者面临最大的政治考验。首先是当政者搞维权分子的宏观政策推 动,其次是具体执行者专政机器为达到目的不择手段,这两方面使维权者陷入了巨大的激流旋涡。

9月中旬,我陷入了冤狱,而艾晓明、郭艳、唐荆陵、吕邦列先后遭到暴力殴打。在广州这边几乎官黑一家齐动手,著名维权活动家许志永博士在山东临沂受袭;而 不久前另一位著名维权活动家赵昕则在四川被打断肋骨;选举专家姚立法曾深入太石村声援,他已多年未受皮肉之苦了,但9月25日,他在湖北农村推进选举时挨 了打。这些说明,对维权者的暴力袭击是有预谋有组织的,内含全国一盘棋的计划。

长期以来,专政机器总是利用司法手段制造冤狱,迫害维权者;但官黑一家频繁使用的非法暴力手段危害维权者的人身安全,这在几十年来还是新现象。当然,这是 灭掉维权运动的宏观 政策的必然结果;但具体操作黑社会性质的肉体威胁和侵害,却是下面专政机器独创的杰作。正因为如此,这种肮脏龌龊,反法治反文明的恶行,不仅引起 了社会的嘘声、抗议,也使体制内推崇法治人士的不满。事实证明,僵化势力在今日的当政集团内仅仅为诸多派别中的一派,其并不占绝对优势,他们的专政意志往 往也并不能贯彻到底。

高智晟律师撞车事件在太石事件基础上又掀起了新波澜。同一般维权者不同,高律师挑战了当今权力的底线。当政集团内多派互相牵制,尤其是高律师代表的道义力 量,这使高律师在一段时间内还有安全。但权力怕的不是高律师个人的冲击,而是人们群起效仿高律师,这会冲毁他们的防线。因此当局必须进行恐吓,令其他人知 难而退。他们跟踪高律师的家人,从而逼使高律师作出针锋相对的回击。去年12月27日太石村民和我被放出、维权运动自然涨潮,当局担心高律师星火燎 原,于是高律师的安全遂成问题。从元月初至中旬,专政机器更是有意进行各类逐步升级的骚扰,直至元月17日对高律师人为地制造车祸。

当时我劝高律师将这次事件定义为有意伤害,而非暗杀。我专门举出1990年叶利钦被克格勃从桥上扔到水里,大难不死的例子,供高律师作为参考(这 次显然没有叶利钦那次严重,对方的动作似不象暗杀),当时叶利钦没有对外声张,后来数年双方平安无事,叶利钦上台除了将克格勃解散,并无对当事人寻求实施 个人报复。我的意思是,高律师当然不是叶利钦,但不妨从中借鉴处理人身危机的技术,在今日信息时代此事不可不说,但其本人似宜取中调,而不用高调。

尽管事态危险至此,但我依然认为,当局并未下定决心,欲从肉体灭绝高律师。从太石事件中对农民维权活动家吕邦列下毒手殴打(但并未致死),而对艾晓明教授 则以恐吓为主,已显示出有组织的暴力虽然凶残,但还是有所节制的,真正的黑社会反而经常失控。海外和国际社会的声援可以保障高律师不遭受大冤狱,却不能保 障高律师不遭受人身伤害,因为专政的具体执行机构的神经已崩得很紧。高律师的人身保障的真正基础乃在于:古老且永恒的相互制衡。对于站在数百名维权律师和 维权活动家背后的民众,当局显然还没有做好全部得罪的心理准备。他们已经得罪了八九一代,又得罪了法轮功,如果再得罪普通民众,那么他们将永远与中国民间 处于敌对状态,永远无法和解,也就永远没有出路。

维权运动是中国变革中十分温和的力量,如果对这样的温和者都 施以险恶迫害,将使对整个中国发出一个明确信号:只有以眼还眼,以血还血,这在中国社会才是可行的。果真如此,现在的强者,未来的强者将遭受回报前 所未有的恐怖。这样的局面,当然是任何人都不乐意见到的。通过最近几个月的冲撞,当局可能业已发现,非暴力、无敌人、不流 血的维权运动是中国社会和解的出路。中国社会的和解只能以全民的权益得到维护为基础,当局只要抛弃旧的权力观念,中国仍然拥有和平进入民主社会的巨大机 会。

在此格局之下,海外高调呼唤国际舆论的声援,国内民众取相对缓和的态势,这是比较恰当的。在当局的顾忌、犹豫和权谋中残存着人性,在这人性处着力,可能促 使当局改变按利益定规则的做法,使他们逐渐不再那么排拒全民和解,由此中国的局势也可能因此而发生微妙转化。

故维权者越是处于危险中便越应放松。虽然在维权者已是民不惧死,但在政治操作中,他们必须回避不必要的冲突和血腥。有人以为,维权者总是出于大局考虑 策略和操作,孰不知在许多维权者心中,朋友的人身安全比大局还要重要。我们不希望维权运动中有任何一人出事,使对抗成为不可逆 转的趋势。在温和的情势下,中国才拥有更大的可塑性,然而温和的局势不取决于一方。





维权运动声势增长,引起了中国当政者的恐惧。

虽然郑恩宠律师早已出事,但维权律师和维权活动家的人权(包括人身安全)普遍地遭受到侵犯,则是去年下半年出现的事。其主要原因乃是维权运动声势增长,引起了中国当政者的恐惧。

一直以来,维权运动为了争取有效的活动空间,在话语和尺度上持高度审慎姿态,仅仅致力于推进后极权社会可以接受的法治和政改理念,且小心翼翼地不去主动触 及当政者所设定的底线(尽管维权者对这些底线并不认同)。但当政者的思维却无常理,他们不是按理念定规则,而主要是按利益定规则。即使你在底线以 上行事,但只要你兴起、成长了,显示可能成气候,他们便要对你下手,将你消除在萌芽状态。 这就导致当政者的底线不断下移,而走在自由民主运动前沿的维权者,首当其冲成为直接受害者。

自2005年推动抗日运动法治化和蔡卓华案律师团组建之后,维权运动声势陡涨,因此维权者也就自然地成为当政者的眼中钉。7月中旬至9月上旬,高层权力内 部会议不断传出 要搞维权分子的消息,现在看来,绝非空穴来风。太石冤狱证明了这一点。此时此刻,维权者面临最大的政治考验。首先是当政者搞维权分子的宏观政策推 动,其次是具体执行者专政机器为达到目的不择手段,这两方面使维权者陷入了巨大的激流旋涡。

9月中旬,我陷入了冤狱,而艾晓明、郭艳、唐荆陵、吕邦列先后遭到暴力殴打。在广州这边几乎官黑一家齐动手,著名维权活动家许志永博士在山东临沂受袭;而 不久前另一位著名维权活动家赵昕则在四川被打断肋骨;选举专家姚立法曾深入太石村声援,他已多年未受皮肉之苦了,但9月25日,他在湖北农村推进选举时挨 了打。这些说明,对维权者的暴力袭击是有预谋有组织的,内含全国一盘棋的计划。

长期以来,专政机器总是利用司法手段制造冤狱,迫害维权者;但官黑一家频繁使用的非法暴力手段危害维权者的人身安全,这在几十年来还是新现象。当然,这是 灭掉维权运动的宏观 政策的必然结果;但具体操作黑社会性质的肉体威胁和侵害,却是下面专政机器独创的杰作。正因为如此,这种肮脏龌龊,反法治反文明的恶行,不仅引起 了社会的嘘声、抗议,也使体制内推崇法治人士的不满。事实证明,僵化势力在今日的当政集团内仅仅为诸多派别中的一派,其并不占绝对优势,他们的专政意志往 往也并不能贯彻到底。

高智晟律师撞车事件在太石事件基础上又掀起了新波澜。同一般维权者不同,高律师挑战了当今权力的底线。当政集团内多派互相牵制,尤其是高律师代表的道义力 量,这使高律师在一段时间内还有安全。但权力怕的不是高律师个人的冲击,而是人们群起效仿高律师,这会冲毁他们的防线。因此当局必须进行恐吓,令其他人知 难而退。他们跟踪高律师的家人,从而逼使高律师作出针锋相对的回击。去年12月27日太石村民和我被放出、维权运动自然涨潮,当局担心高律师星火燎 原,于是高律师的安全遂成问题。从元月初至中旬,专政机器更是有意进行各类逐步升级的骚扰,直至元月17日对高律师人为地制造车祸。

当时我劝高律师将这次事件定义为有意伤害,而非暗杀。我专门举出1990年叶利钦被克格勃从桥上扔到水里,大难不死的例子,供高律师作为参考(这 次显然没有叶利钦那次严重,对方的动作似不象暗杀),当时叶利钦没有对外声张,后来数年双方平安无事,叶利钦上台除了将克格勃解散,并无对当事人寻求实施 个人报复。我的意思是,高律师当然不是叶利钦,但不妨从中借鉴处理人身危机的技术,在今日信息时代此事不可不说,但其本人似宜取中调,而不用高调。

尽管事态危险至此,但我依然认为,当局并未下定决心,欲从肉体灭绝高律师。从太石事件中对农民维权活动家吕邦列下毒手殴打(但并未致死),而对艾晓明教授 则以恐吓为主,已显示出有组织的暴力虽然凶残,但还是有所节制的,真正的黑社会反而经常失控。海外和国际社会的声援可以保障高律师不遭受大冤狱,却不能保 障高律师不遭受人身伤害,因为专政的具体执行机构的神经已崩得很紧。高律师的人身保障的真正基础乃在于:古老且永恒的相互制衡。对于站在数百名维权律师和 维权活动家背后的民众,当局显然还没有做好全部得罪的心理准备。他们已经得罪了八九一代,又得罪了法轮功,如果再得罪普通民众,那么他们将永远与中国民间 处于敌对状态,永远无法和解,也就永远没有出路。

维权运动是中国变革中十分温和的力量,如果对这样的温和者都 施以险恶迫害,将使对整个中国发出一个明确信号:只有以眼还眼,以血还血,这在中国社会才是可行的。果真如此,现在的强者,未来的强者将遭受回报前 所未有的恐怖。这样的局面,当然是任何人都不乐意见到的。通过最近几个月的冲撞,当局可能业已发现,非暴力、无敌人、不流 血的维权运动是中国社会和解的出路。中国社会的和解只能以全民的权益得到维护为基础,当局只要抛弃旧的权力观念,中国仍然拥有和平进入民主社会的巨大机 会。

在此格局之下,海外高调呼唤国际舆论的声援,国内民众取相对缓和的态势,这是比较恰当的。在当局的顾忌、犹豫和权谋中残存着人性,在这人性处着力,可能促 使当局改变按利益定规则的做法,使他们逐渐不再那么排拒全民和解,由此中国的局势也可能因此而发生微妙转化。

故维权者越是处于危险中便越应放松。虽然在维权者已是民不惧死,但在政治操作中,他们必须回避不必要的冲突和血腥。有人以为,维权者总是出于大局考虑 策略和操作,孰不知在许多维权者心中,朋友的人身安全比大局还要重要。我们不希望维权运动中有任何一人出事,使对抗成为不可逆 转的趋势。在温和的情势下,中国才拥有更大的可塑性,然而温和的局势不取决于一方。





维权运动声势增长,引起了中国当政者的恐惧。

虽然郑恩宠律师早已出事,但维权律师和维权活动家的人权(包括人身安全)普遍地遭受到侵犯,则是去年下半年出现的事。其主要原因乃是维权运动声势增长,引起了中国当政者的恐惧。

一直以来,维权运动为了争取有效的活动空间,在话语和尺度上持高度审慎姿态,仅仅致力于推进后极权社会可以接受的法治和政改理念,且小心翼翼地不去主动触 及当政者所设定的底线(尽管维权者对这些底线并不认同)。但当政者的思维却无常理,他们不是按理念定规则,而主要是按利益定规则。即使你在底线以 上行事,但只要你兴起、成长了,显示可能成气候,他们便要对你下手,将你消除在萌芽状态。 这就导致当政者的底线不断下移,而走在自由民主运动前沿的维权者,首当其冲成为直接受害者。

自2005年推动抗日运动法治化和蔡卓华案律师团组建之后,维权运动声势陡涨,因此维权者也就自然地成为当政者的眼中钉。7月中旬至9月上旬,高层权力内 部会议不断传出 要搞维权分子的消息,现在看来,绝非空穴来风。太石冤狱证明了这一点。此时此刻,维权者面临最大的政治考验。首先是当政者搞维权分子的宏观政策推 动,其次是具体执行者专政机器为达到目的不择手段,这两方面使维权者陷入了巨大的激流旋涡。

9月中旬,我陷入了冤狱,而艾晓明、郭艳、唐荆陵、吕邦列先后遭到暴力殴打。在广州这边几乎官黑一家齐动手,著名维权活动家许志永博士在山东临沂受袭;而 不久前另一位著名维权活动家赵昕则在四川被打断肋骨;选举专家姚立法曾深入太石村声援,他已多年未受皮肉之苦了,但9月25日,他在湖北农村推进选举时挨 了打。这些说明,对维权者的暴力袭击是有预谋有组织的,内含全国一盘棋的计划。

长期以来,专政机器总是利用司法手段制造冤狱,迫害维权者;但官黑一家频繁使用的非法暴力手段危害维权者的人身安全,这在几十年来还是新现象。当然,这是 灭掉维权运动的宏观 政策的必然结果;但具体操作黑社会性质的肉体威胁和侵害,却是下面专政机器独创的杰作。正因为如此,这种肮脏龌龊,反法治反文明的恶行,不仅引起 了社会的嘘声、抗议,也使体制内推崇法治人士的不满。事实证明,僵化势力在今日的当政集团内仅仅为诸多派别中的一派,其并不占绝对优势,他们的专政意志往 往也并不能贯彻到底。

高智晟律师撞车事件在太石事件基础上又掀起了新波澜。同一般维权者不同,高律师挑战了当今权力的底线。当政集团内多派互相牵制,尤其是高律师代表的道义力 量,这使高律师在一段时间内还有安全。但权力怕的不是高律师个人的冲击,而是人们群起效仿高律师,这会冲毁他们的防线。因此当局必须进行恐吓,令其他人知 难而退。他们跟踪高律师的家人,从而逼使高律师作出针锋相对的回击。去年12月27日太石村民和我被放出、维权运动自然涨潮,当局担心高律师星火燎 原,于是高律师的安全遂成问题。从元月初至中旬,专政机器更是有意进行各类逐步升级的骚扰,直至元月17日对高律师人为地制造车祸。

当时我劝高律师将这次事件定义为有意伤害,而非暗杀。我专门举出1990年叶利钦被克格勃从桥上扔到水里,大难不死的例子,供高律师作为参考(这 次显然没有叶利钦那次严重,对方的动作似不象暗杀),当时叶利钦没有对外声张,后来数年双方平安无事,叶利钦上台除了将克格勃解散,并无对当事人寻求实施 个人报复。我的意思是,高律师当然不是叶利钦,但不妨从中借鉴处理人身危机的技术,在今日信息时代此事不可不说,但其本人似宜取中调,而不用高调。

尽管事态危险至此,但我依然认为,当局并未下定决心,欲从肉体灭绝高律师。从太石事件中对农民维权活动家吕邦列下毒手殴打(但并未致死),而对艾晓明教授 则以恐吓为主,已显示出有组织的暴力虽然凶残,但还是有所节制的,真正的黑社会反而经常失控。海外和国际社会的声援可以保障高律师不遭受大冤狱,却不能保 障高律师不遭受人身伤害,因为专政的具体执行机构的神经已崩得很紧。高律师的人身保障的真正基础乃在于:古老且永恒的相互制衡。对于站在数百名维权律师和 维权活动家背后的民众,当局显然还没有做好全部得罪的心理准备。他们已经得罪了八九一代,又得罪了法轮功,如果再得罪普通民众,那么他们将永远与中国民间 处于敌对状态,永远无法和解,也就永远没有出路。

维权运动是中国变革中十分温和的力量,如果对这样的温和者都 施以险恶迫害,将使对整个中国发出一个明确信号:只有以眼还眼,以血还血,这在中国社会才是可行的。果真如此,现在的强者,未来的强者将遭受回报前 所未有的恐怖。这样的局面,当然是任何人都不乐意见到的。通过最近几个月的冲撞,当局可能业已发现,非暴力、无敌人、不流 血的维权运动是中国社会和解的出路。中国社会的和解只能以全民的权益得到维护为基础,当局只要抛弃旧的权力观念,中国仍然拥有和平进入民主社会的巨大机 会。

在此格局之下,海外高调呼唤国际舆论的声援,国内民众取相对缓和的态势,这是比较恰当的。在当局的顾忌、犹豫和权谋中残存着人性,在这人性处着力,可能促 使当局改变按利益定规则的做法,使他们逐渐不再那么排拒全民和解,由此中国的局势也可能因此而发生微妙转化。

故维权者越是处于危险中便越应放松。虽然在维权者已是民不惧死,但在政治操作中,他们必须回避不必要的冲突和血腥。有人以为,维权者总是出于大局考虑 策略和操作,孰不知在许多维权者心中,朋友的人身安全比大局还要重要。我们不希望维权运动中有任何一人出事,使对抗成为不可逆 转的趋势。在温和的情势下,中国才拥有更大的可塑性,然而温和的局势不取决于一方。





维权运动声势增长,引起了中国当政者的恐惧。

虽然郑恩宠律师早已出事,但维权律师和维权活动家的人权(包括人身安全)普遍地遭受到侵犯,则是去年下半年出现的事。其主要原因乃是维权运动声势增长,引起了中国当政者的恐惧。

一直以来,维权运动为了争取有效的活动空间,在话语和尺度上持高度审慎姿态,仅仅致力于推进后极权社会可以接受的法治和政改理念,且小心翼翼地不去主动触 及当政者所设定的底线(尽管维权者对这些底线并不认同)。但当政者的思维却无常理,他们不是按理念定规则,而主要是按利益定规则。即使你在底线以 上行事,但只要你兴起、成长了,显示可能成气候,他们便要对你下手,将你消除在萌芽状态。 这就导致当政者的底线不断下移,而走在自由民主运动前沿的维权者,首当其冲成为直接受害者。

自2005年推动抗日运动法治化和蔡卓华案律师团组建之后,维权运动声势陡涨,因此维权者也就自然地成为当政者的眼中钉。7月中旬至9月上旬,高层权力内 部会议不断传出 要搞维权分子的消息,现在看来,绝非空穴来风。太石冤狱证明了这一点。此时此刻,维权者面临最大的政治考验。首先是当政者搞维权分子的宏观政策推 动,其次是具体执行者专政机器为达到目的不择手段,这两方面使维权者陷入了巨大的激流旋涡。

9月中旬,我陷入了冤狱,而艾晓明、郭艳、唐荆陵、吕邦列先后遭到暴力殴打。在广州这边几乎官黑一家齐动手,著名维权活动家许志永博士在山东临沂受袭;而 不久前另一位著名维权活动家赵昕则在四川被打断肋骨;选举专家姚立法曾深入太石村声援,他已多年未受皮肉之苦了,但9月25日,他在湖北农村推进选举时挨 了打。这些说明,对维权者的暴力袭击是有预谋有组织的,内含全国一盘棋的计划。

长期以来,专政机器总是利用司法手段制造冤狱,迫害维权者;但官黑一家频繁使用的非法暴力手段危害维权者的人身安全,这在几十年来还是新现象。当然,这是 灭掉维权运动的宏观 政策的必然结果;但具体操作黑社会性质的肉体威胁和侵害,却是下面专政机器独创的杰作。正因为如此,这种肮脏龌龊,反法治反文明的恶行,不仅引起 了社会的嘘声、抗议,也使体制内推崇法治人士的不满。事实证明,僵化势力在今日的当政集团内仅仅为诸多派别中的一派,其并不占绝对优势,他们的专政意志往 往也并不能贯彻到底。

高智晟律师撞车事件在太石事件基础上又掀起了新波澜。同一般维权者不同,高律师挑战了当今权力的底线。当政集团内多派互相牵制,尤其是高律师代表的道义力 量,这使高律师在一段时间内还有安全。但权力怕的不是高律师个人的冲击,而是人们群起效仿高律师,这会冲毁他们的防线。因此当局必须进行恐吓,令其他人知 难而退。他们跟踪高律师的家人,从而逼使高律师作出针锋相对的回击。去年12月27日太石村民和我被放出、维权运动自然涨潮,当局担心高律师星火燎 原,于是高律师的安全遂成问题。从元月初至中旬,专政机器更是有意进行各类逐步升级的骚扰,直至元月17日对高律师人为地制造车祸。

当时我劝高律师将这次事件定义为有意伤害,而非暗杀。我专门举出1990年叶利钦被克格勃从桥上扔到水里,大难不死的例子,供高律师作为参考(这 次显然没有叶利钦那次严重,对方的动作似不象暗杀),当时叶利钦没有对外声张,后来数年双方平安无事,叶利钦上台除了将克格勃解散,并无对当事人寻求实施 个人报复。我的意思是,高律师当然不是叶利钦,但不妨从中借鉴处理人身危机的技术,在今日信息时代此事不可不说,但其本人似宜取中调,而不用高调。

尽管事态危险至此,但我依然认为,当局并未下定决心,欲从肉体灭绝高律师。从太石事件中对农民维权活动家吕邦列下毒手殴打(但并未致死),而对艾晓明教授 则以恐吓为主,已显示出有组织的暴力虽然凶残,但还是有所节制的,真正的黑社会反而经常失控。海外和国际社会的声援可以保障高律师不遭受大冤狱,却不能保 障高律师不遭受人身伤害,因为专政的具体执行机构的神经已崩得很紧。高律师的人身保障的真正基础乃在于:古老且永恒的相互制衡。对于站在数百名维权律师和 维权活动家背后的民众,当局显然还没有做好全部得罪的心理准备。他们已经得罪了八九一代,又得罪了法轮功,如果再得罪普通民众,那么他们将永远与中国民间 处于敌对状态,永远无法和解,也就永远没有出路。

维权运动是中国变革中十分温和的力量,如果对这样的温和者都 施以险恶迫害,将使对整个中国发出一个明确信号:只有以眼还眼,以血还血,这在中国社会才是可行的。果真如此,现在的强者,未来的强者将遭受回报前 所未有的恐怖。这样的局面,当然是任何人都不乐意见到的。通过最近几个月的冲撞,当局可能业已发现,非暴力、无敌人、不流 血的维权运动是中国社会和解的出路。中国社会的和解只能以全民的权益得到维护为基础,当局只要抛弃旧的权力观念,中国仍然拥有和平进入民主社会的巨大机 会。

在此格局之下,海外高调呼唤国际舆论的声援,国内民众取相对缓和的态势,这是比较恰当的。在当局的顾忌、犹豫和权谋中残存着人性,在这人性处着力,可能促 使当局改变按利益定规则的做法,使他们逐渐不再那么排拒全民和解,由此中国的局势也可能因此而发生微妙转化。

故维权者越是处于危险中便越应放松。虽然在维权者已是民不惧死,但在政治操作中,他们必须回避不必要的冲突和血腥。有人以为,维权者总是出于大局考虑 策略和操作,孰不知在许多维权者心中,朋友的人身安全比大局还要重要。我们不希望维权运动中有任何一人出事,使对抗成为不可逆 转的趋势。在温和的情势下,中国才拥有更大的可塑性,然而温和的局势不取决于一方。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