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软硬不吃与软硬通吃
浦志强 (北京)



我看高智晟事件

倘若共产党念念不忘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民间社会势必无从形成,和谐社会又从何谈起?

据说高智晟律师回乡途中,有幸享受了多辆警车伴 驾的礼遇。坊间对高律师的人身安全忧心忡忡,但笔者还是愿意相信,公人们的来意绝非伺机暗算,而是只限于保驾护航。试想眼下高律师警戒规格之高已是 尽人皆知,他的举手投足尽在警方掌握之中,但凡有个三长两短,中共首先脱不掉黑手的嫌疑。虽说眼下中国跟和谐风马牛不相及,但华夏也还不是黑社会,高氏亦 远逊于民国初年的宋教仁,当今圣上的胆识和韬略也远不及袁世凯。因而笔者认为,除非坐视和谐的牌坊被满世界的狗血泼成猴儿屁股,就算高智晟一没留神失了前 蹄,恐怕还是连个闪腰岔气的机会都没有。笔者相信,如今的高大律师已经是天底下最安全的一个白丁了除非当局咬着牙出手陷害监守自盗。

高智晟无疑是维权律师中最有种的一位,其出手招招直掏中共心窝,每每令当局荡气回肠,只可惜他现在的角色已不再是律师了,如此这般地走下去估计恢复职 业资格也难。不论是为法轮功学员辩护,还是为朱久虎律师直言,高智晟都 一马当先义无反顾,但这也使成了当局的眼中钉,并导致其律师事务所被违法停业。但出乎当局意料的,是对智晟所的此番杀一,非但未能收到儆百之效, 反倒让高大侠破罐破摔愈挫愈勇。先是传檄胡温对诸多罪孽口诛笔伐,继而以退费为噱头竞选律协会长,旋即决定皈依基督教并声明退出共产党,挺身调查迫害法轮 功的真相。更为令人敬佩的,是在黑云压城之际,高智晟还能坚持把警方丑态立此存照,甚至不惜冒犯了众鹰犬的肖像权。至于他在通牒警告中共党员不得为非 作歹,吁请党内人士起义反正,以及若干拥趸山呼万岁,将目标直指诺贝尔和平奖,甚至视其为未来总统的不二人选,在笔者看来,这些都属于说说而,多半当不得 真,毕竟在共产党的多年领导下,中国人至今没有谁敢说就具备了这份德行和才干。

共产党纵横江湖数十年,靠的就是那宁负天下人的厚黑之术,其心狠手辣和轻诺寡信,甚至远出曹操之右。在摆平了无数对手之后,共产党铸就了一股独大好坏 通吃的辉煌。可惜的是黄鼠狼下耗子,一代不如一代了,现在的共产党,早就没有了当年的霸气和改革之初的自信,堕落到恬着脸一口咬定其执政地位不仅靠 抢,更主要的是靠了历史的选择。可怜天地良心,即使真的有过所谓选择一说,此选择也显然是大错特错。谁都看得出来,历史正寻找机会以便重新选择,不可能满 足于把已经证明了的错误,再没完没了地继续证明下去。但我们还是耳熟能详,无论是偶一为之的修桥铺路,还是无日无之的缺德冒烟儿,都已无损于共产 党的永远代表,就连它对自身腐败的无计可施,也为避重就轻的反腐秀贡献了无穷素材。历史已经证明,这个党虽不能停止作孽,也无力改正眼前的错误, 但间或还能改正以往的错误。在追求稳定压倒了一切的和谐社会里,即使诸多倒行逆施全都错了,高智晟想逼着共产党立即认罪,也会比登天还难。

高智晟事件的实质,是习惯了软硬通吃的共产党,终于遇到了软硬不吃的高智晟,果真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不是冤家不聚首,当局实在应该额首相庆,对高智晟惺 惺相惜才对。看得出来,高智晟正尽可能把丑话说尽,共产党也在伺机把坏事做绝。笔者担心,近期双方的频繁擦枪,迟早将会把这脆弱的平衡打破,而高的入狱便 会是平衡破裂的唯一结果,但这恰恰是笔者最不愿意看到的。

在这场冲突中,高智晟虽然处于劣势,但显然是占足了理。其实说到底,他也不过是该出手时就出手,想到哪儿说到哪儿爱咋咋地而已小事出格儿,但 大事却从不糊涂他的言行没有丝毫违法之处。怪只怪眼下这和谐社会里头,不和谐的事情实在太多了。高智晟梦想着普度众生解民倒悬,说到天边也不能算是恶 人,新政再贪功也不好把着所有好事可着自己一家做尽,明目张胆地不让坏人们积德行善吧?倘若如今这个世道,果真能像温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里吹的那 样到处莺歌燕舞,老百姓也不这么水深火走投无路的,恐怕他高大侠再想当英雄也是枉然。举例来说,要是没人抢走油老板的产业,哪儿会有朱久虎的奔走呼号穷忙 一年?假如没有靖边县栽赃陷害朱久虎,高智晟去了也只能喝上几口西北风;尊重太石村村民正当选举村官的基层民主,岭南又哪儿会是郭飞雄的舞台?要是再往近 里说,假如公安不是天天腻歪着人家的老婆孩子,估计高智晟写作的瘾头再大也没啥内容好写天天无病呻吟跟新闻联播似的,他那雄文又有谁会乐意看呢?

因而,破罐子破摔的不是高智晟,而是那伟大光荣但不一定老是正确的共产党。高智晟最让党和政府光火的,无非是顶风作案,为法轮功群体提供帮助,而且动 不动就给最高当局上书,但高律师敢为他人所不敢为,究竟何罪之有?众所周知,置宗教信仰自由权利的宪法条文于不顾,视与世无争的法轮功徒众为洪水猛兽,无 端制造出数以千万计的政权假想敌,给上亿个家庭带来了巨大的人生悲剧,这不仅是前朝的苛政弊政,也是胡温新政现成的宝贵的政治资源新皇登基除旧布新改 弦更张,原本易如反掌,没有理由萧规曹随甚至变本加厉,不该在如此乖戾的歧途上越走越远。高智晟、郭国汀等人的依法维权,肩头上寄托了千千万万人的期待, 也为化解冲突创造了契机,他们肯放下身段给领导人上书言事,那是因为瞧得起你们!照理说他们功在千秋利在当代,没有理由被剥夺工作机会,被生生禁锢,甚或 远走他乡。退一步讲,就算高智晟等人里通外国结交匪类,他们也只能在现有法律框架内寻章摘句凡事光靠律师说了还不能算数,都要靠正大光明的法官大人们 明镜高悬,区区一个律师哪怕名头再大也是手无缚鸡之力,又哪能颠覆这固若金汤儿的红色江山呢?可悲的是,闻过则跳的党和政府,居然会恼羞成怒到如此地步, 非要将高智晟也一刀拿下。

世间本无事,庸人自扰之,官府的理亏之处,常常在于没事找事,明知错了还要继续犯错,以证明先前的错误不是错误。检索当局对高智晟施暴的理由,几乎都难以 登上大雅之堂。笔者认为,以高智晟的小节无碍大事明白,未经法定程序监听电话尾随跟踪,当局已经师出无名无法无天了,打发警察打上门寻人家的麻烦,实属人 人不齿的下三滥行径。曾记得有警务人员对笔者忿忿然声称,以高智晟的给脸不要和得寸进尺,不知有哪个政府能咽得下这口气?笔者也曾当场作答,大意是既然老 百姓已经忍气吞声了半个世纪,至今还在供奉着反客为主的共产党,你们凭什么要对高智晟发这么大的脾气呢!既然宪法以保护公民权利为先,当局如此曲解法律残 民以逞,习惯于未经正当程序侵入公民私人领域,其恶习本身就早已人神共愤天理不容!

毋庸置疑,文化革命结束后的三十年来,随着经济发展和社会的多元化,国人的生活质量有了大幅度提升,公民的私人空间也日渐扩大。除了填饱肚子,人们还自然 向往自由的呼吸,渴望享有天赋的尊严和权利。转型时期的中国社会,面临着腐败多发和贫富分化加剧的双重困境,而化解矛盾和构建和谐,需要的是朝野之间形成 良性互动,需要所有的社会成员同舟共济。倘若共产党死死抱住传统的政治观念,念念不忘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的信条,将所有社会组织和政治团体一概视若乱臣 贼子,民间社会势必无从形成,和谐社会的构建又从何谈起!考察当局十几年来对民间结社和媒体言论的持续打击,诸如对民主党领袖徐文立等人的重判,对杨 子立等人筹组新青年学会的过分敏感,甚至将在网上虚拟组党的清水君科以重刑,将勇于披露孙志刚事件真相的程益中、喻华峰等报人投进监狱,以及中宣部刚刚对 《中国青年报》冰点周刊所采取的整肃措施,处处显示共产党对世事变迁愈发心中无底。假手正当程序逼走了郭国汀,无法无天禁锢高智晟,不过是惊慌失措地 迁怒于维权律师而已。

可以肯定的是,无论是竭泽而渔横征暴敛,还是缘木求鱼讳疾忌医,都将无助于社会危机的化解,而只会将中国导向深渊。就高智晟事件而言,既然高大侠最怕的, 便是外界误以为他怕了,因而当局的改过自新先行示好,是让化解冲突的最佳途径。笔者以为,双方近期都应尽力避免新的事态发生。可以想象,高智晟一 旦出事,不仅维权事业将再度受挫,政府形象也会更加不堪。为此笔者曾建议高智晟,无需再以抨击当局为乐强求今上摇身化作尧舜之君既然毫无可 能,索性先退一步也不等于退到台下了;笔者也曾向当局传递如下信息:既然当局再狠也不能杀掉高智晟那样只会把他变成烈士,不妨取消这违法在先的监视、 跟踪和骚扰,日后不管对谁,都少干点偷鸡摸狗的龌龊事,把警力投放到纳税人要求的所在,再说政府此举也不等于退到了台下虽说不能算立地成佛但总算已放 下了屠刀。如此则社会的空间有所扩大象高智晟这样的犯上作乱,将不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当局的涵养也有所提升对高智晟这种口无遮拦的害群之 马,政府也能不以为忤了口惠而实不至的和谐社会的构建,于是乎可能发端。

高智晟应当明白,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政府也应该是可能改造好的政府,关键是我们要致力于改造和建设;当局也需要明白,高智晟等维权律师的努力,正在为社 会危机的化解注入法治因素,扼杀高智晟的任何举动都是臭棋。一言以蔽之,期待双方在新的一年里退一步海阔天空,但前提是政府错了,当局应当率先迈出这和解 的第一步。


2006年1月29日 于河北





我看高智晟事件

倘若共产党念念不忘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民间社会势必无从形成,和谐社会又从何谈起?

据说高智晟律师回乡途中,有幸享受了多辆警车伴 驾的礼遇。坊间对高律师的人身安全忧心忡忡,但笔者还是愿意相信,公人们的来意绝非伺机暗算,而是只限于保驾护航。试想眼下高律师警戒规格之高已是 尽人皆知,他的举手投足尽在警方掌握之中,但凡有个三长两短,中共首先脱不掉黑手的嫌疑。虽说眼下中国跟和谐风马牛不相及,但华夏也还不是黑社会,高氏亦 远逊于民国初年的宋教仁,当今圣上的胆识和韬略也远不及袁世凯。因而笔者认为,除非坐视和谐的牌坊被满世界的狗血泼成猴儿屁股,就算高智晟一没留神失了前 蹄,恐怕还是连个闪腰岔气的机会都没有。笔者相信,如今的高大律师已经是天底下最安全的一个白丁了除非当局咬着牙出手陷害监守自盗。

高智晟无疑是维权律师中最有种的一位,其出手招招直掏中共心窝,每每令当局荡气回肠,只可惜他现在的角色已不再是律师了,如此这般地走下去估计恢复职 业资格也难。不论是为法轮功学员辩护,还是为朱久虎律师直言,高智晟都 一马当先义无反顾,但这也使成了当局的眼中钉,并导致其律师事务所被违法停业。但出乎当局意料的,是对智晟所的此番杀一,非但未能收到儆百之效, 反倒让高大侠破罐破摔愈挫愈勇。先是传檄胡温对诸多罪孽口诛笔伐,继而以退费为噱头竞选律协会长,旋即决定皈依基督教并声明退出共产党,挺身调查迫害法轮 功的真相。更为令人敬佩的,是在黑云压城之际,高智晟还能坚持把警方丑态立此存照,甚至不惜冒犯了众鹰犬的肖像权。至于他在通牒警告中共党员不得为非 作歹,吁请党内人士起义反正,以及若干拥趸山呼万岁,将目标直指诺贝尔和平奖,甚至视其为未来总统的不二人选,在笔者看来,这些都属于说说而,多半当不得 真,毕竟在共产党的多年领导下,中国人至今没有谁敢说就具备了这份德行和才干。

共产党纵横江湖数十年,靠的就是那宁负天下人的厚黑之术,其心狠手辣和轻诺寡信,甚至远出曹操之右。在摆平了无数对手之后,共产党铸就了一股独大好坏 通吃的辉煌。可惜的是黄鼠狼下耗子,一代不如一代了,现在的共产党,早就没有了当年的霸气和改革之初的自信,堕落到恬着脸一口咬定其执政地位不仅靠 抢,更主要的是靠了历史的选择。可怜天地良心,即使真的有过所谓选择一说,此选择也显然是大错特错。谁都看得出来,历史正寻找机会以便重新选择,不可能满 足于把已经证明了的错误,再没完没了地继续证明下去。但我们还是耳熟能详,无论是偶一为之的修桥铺路,还是无日无之的缺德冒烟儿,都已无损于共产 党的永远代表,就连它对自身腐败的无计可施,也为避重就轻的反腐秀贡献了无穷素材。历史已经证明,这个党虽不能停止作孽,也无力改正眼前的错误, 但间或还能改正以往的错误。在追求稳定压倒了一切的和谐社会里,即使诸多倒行逆施全都错了,高智晟想逼着共产党立即认罪,也会比登天还难。

高智晟事件的实质,是习惯了软硬通吃的共产党,终于遇到了软硬不吃的高智晟,果真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不是冤家不聚首,当局实在应该额首相庆,对高智晟惺 惺相惜才对。看得出来,高智晟正尽可能把丑话说尽,共产党也在伺机把坏事做绝。笔者担心,近期双方的频繁擦枪,迟早将会把这脆弱的平衡打破,而高的入狱便 会是平衡破裂的唯一结果,但这恰恰是笔者最不愿意看到的。

在这场冲突中,高智晟虽然处于劣势,但显然是占足了理。其实说到底,他也不过是该出手时就出手,想到哪儿说到哪儿爱咋咋地而已小事出格儿,但 大事却从不糊涂他的言行没有丝毫违法之处。怪只怪眼下这和谐社会里头,不和谐的事情实在太多了。高智晟梦想着普度众生解民倒悬,说到天边也不能算是恶 人,新政再贪功也不好把着所有好事可着自己一家做尽,明目张胆地不让坏人们积德行善吧?倘若如今这个世道,果真能像温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里吹的那 样到处莺歌燕舞,老百姓也不这么水深火走投无路的,恐怕他高大侠再想当英雄也是枉然。举例来说,要是没人抢走油老板的产业,哪儿会有朱久虎的奔走呼号穷忙 一年?假如没有靖边县栽赃陷害朱久虎,高智晟去了也只能喝上几口西北风;尊重太石村村民正当选举村官的基层民主,岭南又哪儿会是郭飞雄的舞台?要是再往近 里说,假如公安不是天天腻歪着人家的老婆孩子,估计高智晟写作的瘾头再大也没啥内容好写天天无病呻吟跟新闻联播似的,他那雄文又有谁会乐意看呢?

因而,破罐子破摔的不是高智晟,而是那伟大光荣但不一定老是正确的共产党。高智晟最让党和政府光火的,无非是顶风作案,为法轮功群体提供帮助,而且动 不动就给最高当局上书,但高律师敢为他人所不敢为,究竟何罪之有?众所周知,置宗教信仰自由权利的宪法条文于不顾,视与世无争的法轮功徒众为洪水猛兽,无 端制造出数以千万计的政权假想敌,给上亿个家庭带来了巨大的人生悲剧,这不仅是前朝的苛政弊政,也是胡温新政现成的宝贵的政治资源新皇登基除旧布新改 弦更张,原本易如反掌,没有理由萧规曹随甚至变本加厉,不该在如此乖戾的歧途上越走越远。高智晟、郭国汀等人的依法维权,肩头上寄托了千千万万人的期待, 也为化解冲突创造了契机,他们肯放下身段给领导人上书言事,那是因为瞧得起你们!照理说他们功在千秋利在当代,没有理由被剥夺工作机会,被生生禁锢,甚或 远走他乡。退一步讲,就算高智晟等人里通外国结交匪类,他们也只能在现有法律框架内寻章摘句凡事光靠律师说了还不能算数,都要靠正大光明的法官大人们 明镜高悬,区区一个律师哪怕名头再大也是手无缚鸡之力,又哪能颠覆这固若金汤儿的红色江山呢?可悲的是,闻过则跳的党和政府,居然会恼羞成怒到如此地步, 非要将高智晟也一刀拿下。

世间本无事,庸人自扰之,官府的理亏之处,常常在于没事找事,明知错了还要继续犯错,以证明先前的错误不是错误。检索当局对高智晟施暴的理由,几乎都难以 登上大雅之堂。笔者认为,以高智晟的小节无碍大事明白,未经法定程序监听电话尾随跟踪,当局已经师出无名无法无天了,打发警察打上门寻人家的麻烦,实属人 人不齿的下三滥行径。曾记得有警务人员对笔者忿忿然声称,以高智晟的给脸不要和得寸进尺,不知有哪个政府能咽得下这口气?笔者也曾当场作答,大意是既然老 百姓已经忍气吞声了半个世纪,至今还在供奉着反客为主的共产党,你们凭什么要对高智晟发这么大的脾气呢!既然宪法以保护公民权利为先,当局如此曲解法律残 民以逞,习惯于未经正当程序侵入公民私人领域,其恶习本身就早已人神共愤天理不容!

毋庸置疑,文化革命结束后的三十年来,随着经济发展和社会的多元化,国人的生活质量有了大幅度提升,公民的私人空间也日渐扩大。除了填饱肚子,人们还自然 向往自由的呼吸,渴望享有天赋的尊严和权利。转型时期的中国社会,面临着腐败多发和贫富分化加剧的双重困境,而化解矛盾和构建和谐,需要的是朝野之间形成 良性互动,需要所有的社会成员同舟共济。倘若共产党死死抱住传统的政治观念,念念不忘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的信条,将所有社会组织和政治团体一概视若乱臣 贼子,民间社会势必无从形成,和谐社会的构建又从何谈起!考察当局十几年来对民间结社和媒体言论的持续打击,诸如对民主党领袖徐文立等人的重判,对杨 子立等人筹组新青年学会的过分敏感,甚至将在网上虚拟组党的清水君科以重刑,将勇于披露孙志刚事件真相的程益中、喻华峰等报人投进监狱,以及中宣部刚刚对 《中国青年报》冰点周刊所采取的整肃措施,处处显示共产党对世事变迁愈发心中无底。假手正当程序逼走了郭国汀,无法无天禁锢高智晟,不过是惊慌失措地 迁怒于维权律师而已。

可以肯定的是,无论是竭泽而渔横征暴敛,还是缘木求鱼讳疾忌医,都将无助于社会危机的化解,而只会将中国导向深渊。就高智晟事件而言,既然高大侠最怕的, 便是外界误以为他怕了,因而当局的改过自新先行示好,是让化解冲突的最佳途径。笔者以为,双方近期都应尽力避免新的事态发生。可以想象,高智晟一 旦出事,不仅维权事业将再度受挫,政府形象也会更加不堪。为此笔者曾建议高智晟,无需再以抨击当局为乐强求今上摇身化作尧舜之君既然毫无可 能,索性先退一步也不等于退到台下了;笔者也曾向当局传递如下信息:既然当局再狠也不能杀掉高智晟那样只会把他变成烈士,不妨取消这违法在先的监视、 跟踪和骚扰,日后不管对谁,都少干点偷鸡摸狗的龌龊事,把警力投放到纳税人要求的所在,再说政府此举也不等于退到了台下虽说不能算立地成佛但总算已放 下了屠刀。如此则社会的空间有所扩大象高智晟这样的犯上作乱,将不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当局的涵养也有所提升对高智晟这种口无遮拦的害群之 马,政府也能不以为忤了口惠而实不至的和谐社会的构建,于是乎可能发端。

高智晟应当明白,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政府也应该是可能改造好的政府,关键是我们要致力于改造和建设;当局也需要明白,高智晟等维权律师的努力,正在为社 会危机的化解注入法治因素,扼杀高智晟的任何举动都是臭棋。一言以蔽之,期待双方在新的一年里退一步海阔天空,但前提是政府错了,当局应当率先迈出这和解 的第一步。


2006年1月29日 于河北





我看高智晟事件

倘若共产党念念不忘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民间社会势必无从形成,和谐社会又从何谈起?

据说高智晟律师回乡途中,有幸享受了多辆警车伴 驾的礼遇。坊间对高律师的人身安全忧心忡忡,但笔者还是愿意相信,公人们的来意绝非伺机暗算,而是只限于保驾护航。试想眼下高律师警戒规格之高已是 尽人皆知,他的举手投足尽在警方掌握之中,但凡有个三长两短,中共首先脱不掉黑手的嫌疑。虽说眼下中国跟和谐风马牛不相及,但华夏也还不是黑社会,高氏亦 远逊于民国初年的宋教仁,当今圣上的胆识和韬略也远不及袁世凯。因而笔者认为,除非坐视和谐的牌坊被满世界的狗血泼成猴儿屁股,就算高智晟一没留神失了前 蹄,恐怕还是连个闪腰岔气的机会都没有。笔者相信,如今的高大律师已经是天底下最安全的一个白丁了除非当局咬着牙出手陷害监守自盗。

高智晟无疑是维权律师中最有种的一位,其出手招招直掏中共心窝,每每令当局荡气回肠,只可惜他现在的角色已不再是律师了,如此这般地走下去估计恢复职 业资格也难。不论是为法轮功学员辩护,还是为朱久虎律师直言,高智晟都 一马当先义无反顾,但这也使成了当局的眼中钉,并导致其律师事务所被违法停业。但出乎当局意料的,是对智晟所的此番杀一,非但未能收到儆百之效, 反倒让高大侠破罐破摔愈挫愈勇。先是传檄胡温对诸多罪孽口诛笔伐,继而以退费为噱头竞选律协会长,旋即决定皈依基督教并声明退出共产党,挺身调查迫害法轮 功的真相。更为令人敬佩的,是在黑云压城之际,高智晟还能坚持把警方丑态立此存照,甚至不惜冒犯了众鹰犬的肖像权。至于他在通牒警告中共党员不得为非 作歹,吁请党内人士起义反正,以及若干拥趸山呼万岁,将目标直指诺贝尔和平奖,甚至视其为未来总统的不二人选,在笔者看来,这些都属于说说而,多半当不得 真,毕竟在共产党的多年领导下,中国人至今没有谁敢说就具备了这份德行和才干。

共产党纵横江湖数十年,靠的就是那宁负天下人的厚黑之术,其心狠手辣和轻诺寡信,甚至远出曹操之右。在摆平了无数对手之后,共产党铸就了一股独大好坏 通吃的辉煌。可惜的是黄鼠狼下耗子,一代不如一代了,现在的共产党,早就没有了当年的霸气和改革之初的自信,堕落到恬着脸一口咬定其执政地位不仅靠 抢,更主要的是靠了历史的选择。可怜天地良心,即使真的有过所谓选择一说,此选择也显然是大错特错。谁都看得出来,历史正寻找机会以便重新选择,不可能满 足于把已经证明了的错误,再没完没了地继续证明下去。但我们还是耳熟能详,无论是偶一为之的修桥铺路,还是无日无之的缺德冒烟儿,都已无损于共产 党的永远代表,就连它对自身腐败的无计可施,也为避重就轻的反腐秀贡献了无穷素材。历史已经证明,这个党虽不能停止作孽,也无力改正眼前的错误, 但间或还能改正以往的错误。在追求稳定压倒了一切的和谐社会里,即使诸多倒行逆施全都错了,高智晟想逼着共产党立即认罪,也会比登天还难。

高智晟事件的实质,是习惯了软硬通吃的共产党,终于遇到了软硬不吃的高智晟,果真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不是冤家不聚首,当局实在应该额首相庆,对高智晟惺 惺相惜才对。看得出来,高智晟正尽可能把丑话说尽,共产党也在伺机把坏事做绝。笔者担心,近期双方的频繁擦枪,迟早将会把这脆弱的平衡打破,而高的入狱便 会是平衡破裂的唯一结果,但这恰恰是笔者最不愿意看到的。

在这场冲突中,高智晟虽然处于劣势,但显然是占足了理。其实说到底,他也不过是该出手时就出手,想到哪儿说到哪儿爱咋咋地而已小事出格儿,但 大事却从不糊涂他的言行没有丝毫违法之处。怪只怪眼下这和谐社会里头,不和谐的事情实在太多了。高智晟梦想着普度众生解民倒悬,说到天边也不能算是恶 人,新政再贪功也不好把着所有好事可着自己一家做尽,明目张胆地不让坏人们积德行善吧?倘若如今这个世道,果真能像温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里吹的那 样到处莺歌燕舞,老百姓也不这么水深火走投无路的,恐怕他高大侠再想当英雄也是枉然。举例来说,要是没人抢走油老板的产业,哪儿会有朱久虎的奔走呼号穷忙 一年?假如没有靖边县栽赃陷害朱久虎,高智晟去了也只能喝上几口西北风;尊重太石村村民正当选举村官的基层民主,岭南又哪儿会是郭飞雄的舞台?要是再往近 里说,假如公安不是天天腻歪着人家的老婆孩子,估计高智晟写作的瘾头再大也没啥内容好写天天无病呻吟跟新闻联播似的,他那雄文又有谁会乐意看呢?

因而,破罐子破摔的不是高智晟,而是那伟大光荣但不一定老是正确的共产党。高智晟最让党和政府光火的,无非是顶风作案,为法轮功群体提供帮助,而且动 不动就给最高当局上书,但高律师敢为他人所不敢为,究竟何罪之有?众所周知,置宗教信仰自由权利的宪法条文于不顾,视与世无争的法轮功徒众为洪水猛兽,无 端制造出数以千万计的政权假想敌,给上亿个家庭带来了巨大的人生悲剧,这不仅是前朝的苛政弊政,也是胡温新政现成的宝贵的政治资源新皇登基除旧布新改 弦更张,原本易如反掌,没有理由萧规曹随甚至变本加厉,不该在如此乖戾的歧途上越走越远。高智晟、郭国汀等人的依法维权,肩头上寄托了千千万万人的期待, 也为化解冲突创造了契机,他们肯放下身段给领导人上书言事,那是因为瞧得起你们!照理说他们功在千秋利在当代,没有理由被剥夺工作机会,被生生禁锢,甚或 远走他乡。退一步讲,就算高智晟等人里通外国结交匪类,他们也只能在现有法律框架内寻章摘句凡事光靠律师说了还不能算数,都要靠正大光明的法官大人们 明镜高悬,区区一个律师哪怕名头再大也是手无缚鸡之力,又哪能颠覆这固若金汤儿的红色江山呢?可悲的是,闻过则跳的党和政府,居然会恼羞成怒到如此地步, 非要将高智晟也一刀拿下。

世间本无事,庸人自扰之,官府的理亏之处,常常在于没事找事,明知错了还要继续犯错,以证明先前的错误不是错误。检索当局对高智晟施暴的理由,几乎都难以 登上大雅之堂。笔者认为,以高智晟的小节无碍大事明白,未经法定程序监听电话尾随跟踪,当局已经师出无名无法无天了,打发警察打上门寻人家的麻烦,实属人 人不齿的下三滥行径。曾记得有警务人员对笔者忿忿然声称,以高智晟的给脸不要和得寸进尺,不知有哪个政府能咽得下这口气?笔者也曾当场作答,大意是既然老 百姓已经忍气吞声了半个世纪,至今还在供奉着反客为主的共产党,你们凭什么要对高智晟发这么大的脾气呢!既然宪法以保护公民权利为先,当局如此曲解法律残 民以逞,习惯于未经正当程序侵入公民私人领域,其恶习本身就早已人神共愤天理不容!

毋庸置疑,文化革命结束后的三十年来,随着经济发展和社会的多元化,国人的生活质量有了大幅度提升,公民的私人空间也日渐扩大。除了填饱肚子,人们还自然 向往自由的呼吸,渴望享有天赋的尊严和权利。转型时期的中国社会,面临着腐败多发和贫富分化加剧的双重困境,而化解矛盾和构建和谐,需要的是朝野之间形成 良性互动,需要所有的社会成员同舟共济。倘若共产党死死抱住传统的政治观念,念念不忘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的信条,将所有社会组织和政治团体一概视若乱臣 贼子,民间社会势必无从形成,和谐社会的构建又从何谈起!考察当局十几年来对民间结社和媒体言论的持续打击,诸如对民主党领袖徐文立等人的重判,对杨 子立等人筹组新青年学会的过分敏感,甚至将在网上虚拟组党的清水君科以重刑,将勇于披露孙志刚事件真相的程益中、喻华峰等报人投进监狱,以及中宣部刚刚对 《中国青年报》冰点周刊所采取的整肃措施,处处显示共产党对世事变迁愈发心中无底。假手正当程序逼走了郭国汀,无法无天禁锢高智晟,不过是惊慌失措地 迁怒于维权律师而已。

可以肯定的是,无论是竭泽而渔横征暴敛,还是缘木求鱼讳疾忌医,都将无助于社会危机的化解,而只会将中国导向深渊。就高智晟事件而言,既然高大侠最怕的, 便是外界误以为他怕了,因而当局的改过自新先行示好,是让化解冲突的最佳途径。笔者以为,双方近期都应尽力避免新的事态发生。可以想象,高智晟一 旦出事,不仅维权事业将再度受挫,政府形象也会更加不堪。为此笔者曾建议高智晟,无需再以抨击当局为乐强求今上摇身化作尧舜之君既然毫无可 能,索性先退一步也不等于退到台下了;笔者也曾向当局传递如下信息:既然当局再狠也不能杀掉高智晟那样只会把他变成烈士,不妨取消这违法在先的监视、 跟踪和骚扰,日后不管对谁,都少干点偷鸡摸狗的龌龊事,把警力投放到纳税人要求的所在,再说政府此举也不等于退到了台下虽说不能算立地成佛但总算已放 下了屠刀。如此则社会的空间有所扩大象高智晟这样的犯上作乱,将不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当局的涵养也有所提升对高智晟这种口无遮拦的害群之 马,政府也能不以为忤了口惠而实不至的和谐社会的构建,于是乎可能发端。

高智晟应当明白,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政府也应该是可能改造好的政府,关键是我们要致力于改造和建设;当局也需要明白,高智晟等维权律师的努力,正在为社 会危机的化解注入法治因素,扼杀高智晟的任何举动都是臭棋。一言以蔽之,期待双方在新的一年里退一步海阔天空,但前提是政府错了,当局应当率先迈出这和解 的第一步。


2006年1月29日 于河北





我看高智晟事件

倘若共产党念念不忘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民间社会势必无从形成,和谐社会又从何谈起?

据说高智晟律师回乡途中,有幸享受了多辆警车伴 驾的礼遇。坊间对高律师的人身安全忧心忡忡,但笔者还是愿意相信,公人们的来意绝非伺机暗算,而是只限于保驾护航。试想眼下高律师警戒规格之高已是 尽人皆知,他的举手投足尽在警方掌握之中,但凡有个三长两短,中共首先脱不掉黑手的嫌疑。虽说眼下中国跟和谐风马牛不相及,但华夏也还不是黑社会,高氏亦 远逊于民国初年的宋教仁,当今圣上的胆识和韬略也远不及袁世凯。因而笔者认为,除非坐视和谐的牌坊被满世界的狗血泼成猴儿屁股,就算高智晟一没留神失了前 蹄,恐怕还是连个闪腰岔气的机会都没有。笔者相信,如今的高大律师已经是天底下最安全的一个白丁了除非当局咬着牙出手陷害监守自盗。

高智晟无疑是维权律师中最有种的一位,其出手招招直掏中共心窝,每每令当局荡气回肠,只可惜他现在的角色已不再是律师了,如此这般地走下去估计恢复职 业资格也难。不论是为法轮功学员辩护,还是为朱久虎律师直言,高智晟都 一马当先义无反顾,但这也使成了当局的眼中钉,并导致其律师事务所被违法停业。但出乎当局意料的,是对智晟所的此番杀一,非但未能收到儆百之效, 反倒让高大侠破罐破摔愈挫愈勇。先是传檄胡温对诸多罪孽口诛笔伐,继而以退费为噱头竞选律协会长,旋即决定皈依基督教并声明退出共产党,挺身调查迫害法轮 功的真相。更为令人敬佩的,是在黑云压城之际,高智晟还能坚持把警方丑态立此存照,甚至不惜冒犯了众鹰犬的肖像权。至于他在通牒警告中共党员不得为非 作歹,吁请党内人士起义反正,以及若干拥趸山呼万岁,将目标直指诺贝尔和平奖,甚至视其为未来总统的不二人选,在笔者看来,这些都属于说说而,多半当不得 真,毕竟在共产党的多年领导下,中国人至今没有谁敢说就具备了这份德行和才干。

共产党纵横江湖数十年,靠的就是那宁负天下人的厚黑之术,其心狠手辣和轻诺寡信,甚至远出曹操之右。在摆平了无数对手之后,共产党铸就了一股独大好坏 通吃的辉煌。可惜的是黄鼠狼下耗子,一代不如一代了,现在的共产党,早就没有了当年的霸气和改革之初的自信,堕落到恬着脸一口咬定其执政地位不仅靠 抢,更主要的是靠了历史的选择。可怜天地良心,即使真的有过所谓选择一说,此选择也显然是大错特错。谁都看得出来,历史正寻找机会以便重新选择,不可能满 足于把已经证明了的错误,再没完没了地继续证明下去。但我们还是耳熟能详,无论是偶一为之的修桥铺路,还是无日无之的缺德冒烟儿,都已无损于共产 党的永远代表,就连它对自身腐败的无计可施,也为避重就轻的反腐秀贡献了无穷素材。历史已经证明,这个党虽不能停止作孽,也无力改正眼前的错误, 但间或还能改正以往的错误。在追求稳定压倒了一切的和谐社会里,即使诸多倒行逆施全都错了,高智晟想逼着共产党立即认罪,也会比登天还难。

高智晟事件的实质,是习惯了软硬通吃的共产党,终于遇到了软硬不吃的高智晟,果真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不是冤家不聚首,当局实在应该额首相庆,对高智晟惺 惺相惜才对。看得出来,高智晟正尽可能把丑话说尽,共产党也在伺机把坏事做绝。笔者担心,近期双方的频繁擦枪,迟早将会把这脆弱的平衡打破,而高的入狱便 会是平衡破裂的唯一结果,但这恰恰是笔者最不愿意看到的。

在这场冲突中,高智晟虽然处于劣势,但显然是占足了理。其实说到底,他也不过是该出手时就出手,想到哪儿说到哪儿爱咋咋地而已小事出格儿,但 大事却从不糊涂他的言行没有丝毫违法之处。怪只怪眼下这和谐社会里头,不和谐的事情实在太多了。高智晟梦想着普度众生解民倒悬,说到天边也不能算是恶 人,新政再贪功也不好把着所有好事可着自己一家做尽,明目张胆地不让坏人们积德行善吧?倘若如今这个世道,果真能像温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里吹的那 样到处莺歌燕舞,老百姓也不这么水深火走投无路的,恐怕他高大侠再想当英雄也是枉然。举例来说,要是没人抢走油老板的产业,哪儿会有朱久虎的奔走呼号穷忙 一年?假如没有靖边县栽赃陷害朱久虎,高智晟去了也只能喝上几口西北风;尊重太石村村民正当选举村官的基层民主,岭南又哪儿会是郭飞雄的舞台?要是再往近 里说,假如公安不是天天腻歪着人家的老婆孩子,估计高智晟写作的瘾头再大也没啥内容好写天天无病呻吟跟新闻联播似的,他那雄文又有谁会乐意看呢?

因而,破罐子破摔的不是高智晟,而是那伟大光荣但不一定老是正确的共产党。高智晟最让党和政府光火的,无非是顶风作案,为法轮功群体提供帮助,而且动 不动就给最高当局上书,但高律师敢为他人所不敢为,究竟何罪之有?众所周知,置宗教信仰自由权利的宪法条文于不顾,视与世无争的法轮功徒众为洪水猛兽,无 端制造出数以千万计的政权假想敌,给上亿个家庭带来了巨大的人生悲剧,这不仅是前朝的苛政弊政,也是胡温新政现成的宝贵的政治资源新皇登基除旧布新改 弦更张,原本易如反掌,没有理由萧规曹随甚至变本加厉,不该在如此乖戾的歧途上越走越远。高智晟、郭国汀等人的依法维权,肩头上寄托了千千万万人的期待, 也为化解冲突创造了契机,他们肯放下身段给领导人上书言事,那是因为瞧得起你们!照理说他们功在千秋利在当代,没有理由被剥夺工作机会,被生生禁锢,甚或 远走他乡。退一步讲,就算高智晟等人里通外国结交匪类,他们也只能在现有法律框架内寻章摘句凡事光靠律师说了还不能算数,都要靠正大光明的法官大人们 明镜高悬,区区一个律师哪怕名头再大也是手无缚鸡之力,又哪能颠覆这固若金汤儿的红色江山呢?可悲的是,闻过则跳的党和政府,居然会恼羞成怒到如此地步, 非要将高智晟也一刀拿下。

世间本无事,庸人自扰之,官府的理亏之处,常常在于没事找事,明知错了还要继续犯错,以证明先前的错误不是错误。检索当局对高智晟施暴的理由,几乎都难以 登上大雅之堂。笔者认为,以高智晟的小节无碍大事明白,未经法定程序监听电话尾随跟踪,当局已经师出无名无法无天了,打发警察打上门寻人家的麻烦,实属人 人不齿的下三滥行径。曾记得有警务人员对笔者忿忿然声称,以高智晟的给脸不要和得寸进尺,不知有哪个政府能咽得下这口气?笔者也曾当场作答,大意是既然老 百姓已经忍气吞声了半个世纪,至今还在供奉着反客为主的共产党,你们凭什么要对高智晟发这么大的脾气呢!既然宪法以保护公民权利为先,当局如此曲解法律残 民以逞,习惯于未经正当程序侵入公民私人领域,其恶习本身就早已人神共愤天理不容!

毋庸置疑,文化革命结束后的三十年来,随着经济发展和社会的多元化,国人的生活质量有了大幅度提升,公民的私人空间也日渐扩大。除了填饱肚子,人们还自然 向往自由的呼吸,渴望享有天赋的尊严和权利。转型时期的中国社会,面临着腐败多发和贫富分化加剧的双重困境,而化解矛盾和构建和谐,需要的是朝野之间形成 良性互动,需要所有的社会成员同舟共济。倘若共产党死死抱住传统的政治观念,念念不忘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的信条,将所有社会组织和政治团体一概视若乱臣 贼子,民间社会势必无从形成,和谐社会的构建又从何谈起!考察当局十几年来对民间结社和媒体言论的持续打击,诸如对民主党领袖徐文立等人的重判,对杨 子立等人筹组新青年学会的过分敏感,甚至将在网上虚拟组党的清水君科以重刑,将勇于披露孙志刚事件真相的程益中、喻华峰等报人投进监狱,以及中宣部刚刚对 《中国青年报》冰点周刊所采取的整肃措施,处处显示共产党对世事变迁愈发心中无底。假手正当程序逼走了郭国汀,无法无天禁锢高智晟,不过是惊慌失措地 迁怒于维权律师而已。

可以肯定的是,无论是竭泽而渔横征暴敛,还是缘木求鱼讳疾忌医,都将无助于社会危机的化解,而只会将中国导向深渊。就高智晟事件而言,既然高大侠最怕的, 便是外界误以为他怕了,因而当局的改过自新先行示好,是让化解冲突的最佳途径。笔者以为,双方近期都应尽力避免新的事态发生。可以想象,高智晟一 旦出事,不仅维权事业将再度受挫,政府形象也会更加不堪。为此笔者曾建议高智晟,无需再以抨击当局为乐强求今上摇身化作尧舜之君既然毫无可 能,索性先退一步也不等于退到台下了;笔者也曾向当局传递如下信息:既然当局再狠也不能杀掉高智晟那样只会把他变成烈士,不妨取消这违法在先的监视、 跟踪和骚扰,日后不管对谁,都少干点偷鸡摸狗的龌龊事,把警力投放到纳税人要求的所在,再说政府此举也不等于退到了台下虽说不能算立地成佛但总算已放 下了屠刀。如此则社会的空间有所扩大象高智晟这样的犯上作乱,将不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当局的涵养也有所提升对高智晟这种口无遮拦的害群之 马,政府也能不以为忤了口惠而实不至的和谐社会的构建,于是乎可能发端。

高智晟应当明白,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政府也应该是可能改造好的政府,关键是我们要致力于改造和建设;当局也需要明白,高智晟等维权律师的努力,正在为社 会危机的化解注入法治因素,扼杀高智晟的任何举动都是臭棋。一言以蔽之,期待双方在新的一年里退一步海阔天空,但前提是政府错了,当局应当率先迈出这和解 的第一步。


2006年1月29日 于河北





我看高智晟事件

倘若共产党念念不忘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民间社会势必无从形成,和谐社会又从何谈起?

据说高智晟律师回乡途中,有幸享受了多辆警车伴 驾的礼遇。坊间对高律师的人身安全忧心忡忡,但笔者还是愿意相信,公人们的来意绝非伺机暗算,而是只限于保驾护航。试想眼下高律师警戒规格之高已是 尽人皆知,他的举手投足尽在警方掌握之中,但凡有个三长两短,中共首先脱不掉黑手的嫌疑。虽说眼下中国跟和谐风马牛不相及,但华夏也还不是黑社会,高氏亦 远逊于民国初年的宋教仁,当今圣上的胆识和韬略也远不及袁世凯。因而笔者认为,除非坐视和谐的牌坊被满世界的狗血泼成猴儿屁股,就算高智晟一没留神失了前 蹄,恐怕还是连个闪腰岔气的机会都没有。笔者相信,如今的高大律师已经是天底下最安全的一个白丁了除非当局咬着牙出手陷害监守自盗。

高智晟无疑是维权律师中最有种的一位,其出手招招直掏中共心窝,每每令当局荡气回肠,只可惜他现在的角色已不再是律师了,如此这般地走下去估计恢复职 业资格也难。不论是为法轮功学员辩护,还是为朱久虎律师直言,高智晟都 一马当先义无反顾,但这也使成了当局的眼中钉,并导致其律师事务所被违法停业。但出乎当局意料的,是对智晟所的此番杀一,非但未能收到儆百之效, 反倒让高大侠破罐破摔愈挫愈勇。先是传檄胡温对诸多罪孽口诛笔伐,继而以退费为噱头竞选律协会长,旋即决定皈依基督教并声明退出共产党,挺身调查迫害法轮 功的真相。更为令人敬佩的,是在黑云压城之际,高智晟还能坚持把警方丑态立此存照,甚至不惜冒犯了众鹰犬的肖像权。至于他在通牒警告中共党员不得为非 作歹,吁请党内人士起义反正,以及若干拥趸山呼万岁,将目标直指诺贝尔和平奖,甚至视其为未来总统的不二人选,在笔者看来,这些都属于说说而,多半当不得 真,毕竟在共产党的多年领导下,中国人至今没有谁敢说就具备了这份德行和才干。

共产党纵横江湖数十年,靠的就是那宁负天下人的厚黑之术,其心狠手辣和轻诺寡信,甚至远出曹操之右。在摆平了无数对手之后,共产党铸就了一股独大好坏 通吃的辉煌。可惜的是黄鼠狼下耗子,一代不如一代了,现在的共产党,早就没有了当年的霸气和改革之初的自信,堕落到恬着脸一口咬定其执政地位不仅靠 抢,更主要的是靠了历史的选择。可怜天地良心,即使真的有过所谓选择一说,此选择也显然是大错特错。谁都看得出来,历史正寻找机会以便重新选择,不可能满 足于把已经证明了的错误,再没完没了地继续证明下去。但我们还是耳熟能详,无论是偶一为之的修桥铺路,还是无日无之的缺德冒烟儿,都已无损于共产 党的永远代表,就连它对自身腐败的无计可施,也为避重就轻的反腐秀贡献了无穷素材。历史已经证明,这个党虽不能停止作孽,也无力改正眼前的错误, 但间或还能改正以往的错误。在追求稳定压倒了一切的和谐社会里,即使诸多倒行逆施全都错了,高智晟想逼着共产党立即认罪,也会比登天还难。

高智晟事件的实质,是习惯了软硬通吃的共产党,终于遇到了软硬不吃的高智晟,果真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不是冤家不聚首,当局实在应该额首相庆,对高智晟惺 惺相惜才对。看得出来,高智晟正尽可能把丑话说尽,共产党也在伺机把坏事做绝。笔者担心,近期双方的频繁擦枪,迟早将会把这脆弱的平衡打破,而高的入狱便 会是平衡破裂的唯一结果,但这恰恰是笔者最不愿意看到的。

在这场冲突中,高智晟虽然处于劣势,但显然是占足了理。其实说到底,他也不过是该出手时就出手,想到哪儿说到哪儿爱咋咋地而已小事出格儿,但 大事却从不糊涂他的言行没有丝毫违法之处。怪只怪眼下这和谐社会里头,不和谐的事情实在太多了。高智晟梦想着普度众生解民倒悬,说到天边也不能算是恶 人,新政再贪功也不好把着所有好事可着自己一家做尽,明目张胆地不让坏人们积德行善吧?倘若如今这个世道,果真能像温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里吹的那 样到处莺歌燕舞,老百姓也不这么水深火走投无路的,恐怕他高大侠再想当英雄也是枉然。举例来说,要是没人抢走油老板的产业,哪儿会有朱久虎的奔走呼号穷忙 一年?假如没有靖边县栽赃陷害朱久虎,高智晟去了也只能喝上几口西北风;尊重太石村村民正当选举村官的基层民主,岭南又哪儿会是郭飞雄的舞台?要是再往近 里说,假如公安不是天天腻歪着人家的老婆孩子,估计高智晟写作的瘾头再大也没啥内容好写天天无病呻吟跟新闻联播似的,他那雄文又有谁会乐意看呢?

因而,破罐子破摔的不是高智晟,而是那伟大光荣但不一定老是正确的共产党。高智晟最让党和政府光火的,无非是顶风作案,为法轮功群体提供帮助,而且动 不动就给最高当局上书,但高律师敢为他人所不敢为,究竟何罪之有?众所周知,置宗教信仰自由权利的宪法条文于不顾,视与世无争的法轮功徒众为洪水猛兽,无 端制造出数以千万计的政权假想敌,给上亿个家庭带来了巨大的人生悲剧,这不仅是前朝的苛政弊政,也是胡温新政现成的宝贵的政治资源新皇登基除旧布新改 弦更张,原本易如反掌,没有理由萧规曹随甚至变本加厉,不该在如此乖戾的歧途上越走越远。高智晟、郭国汀等人的依法维权,肩头上寄托了千千万万人的期待, 也为化解冲突创造了契机,他们肯放下身段给领导人上书言事,那是因为瞧得起你们!照理说他们功在千秋利在当代,没有理由被剥夺工作机会,被生生禁锢,甚或 远走他乡。退一步讲,就算高智晟等人里通外国结交匪类,他们也只能在现有法律框架内寻章摘句凡事光靠律师说了还不能算数,都要靠正大光明的法官大人们 明镜高悬,区区一个律师哪怕名头再大也是手无缚鸡之力,又哪能颠覆这固若金汤儿的红色江山呢?可悲的是,闻过则跳的党和政府,居然会恼羞成怒到如此地步, 非要将高智晟也一刀拿下。

世间本无事,庸人自扰之,官府的理亏之处,常常在于没事找事,明知错了还要继续犯错,以证明先前的错误不是错误。检索当局对高智晟施暴的理由,几乎都难以 登上大雅之堂。笔者认为,以高智晟的小节无碍大事明白,未经法定程序监听电话尾随跟踪,当局已经师出无名无法无天了,打发警察打上门寻人家的麻烦,实属人 人不齿的下三滥行径。曾记得有警务人员对笔者忿忿然声称,以高智晟的给脸不要和得寸进尺,不知有哪个政府能咽得下这口气?笔者也曾当场作答,大意是既然老 百姓已经忍气吞声了半个世纪,至今还在供奉着反客为主的共产党,你们凭什么要对高智晟发这么大的脾气呢!既然宪法以保护公民权利为先,当局如此曲解法律残 民以逞,习惯于未经正当程序侵入公民私人领域,其恶习本身就早已人神共愤天理不容!

毋庸置疑,文化革命结束后的三十年来,随着经济发展和社会的多元化,国人的生活质量有了大幅度提升,公民的私人空间也日渐扩大。除了填饱肚子,人们还自然 向往自由的呼吸,渴望享有天赋的尊严和权利。转型时期的中国社会,面临着腐败多发和贫富分化加剧的双重困境,而化解矛盾和构建和谐,需要的是朝野之间形成 良性互动,需要所有的社会成员同舟共济。倘若共产党死死抱住传统的政治观念,念念不忘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的信条,将所有社会组织和政治团体一概视若乱臣 贼子,民间社会势必无从形成,和谐社会的构建又从何谈起!考察当局十几年来对民间结社和媒体言论的持续打击,诸如对民主党领袖徐文立等人的重判,对杨 子立等人筹组新青年学会的过分敏感,甚至将在网上虚拟组党的清水君科以重刑,将勇于披露孙志刚事件真相的程益中、喻华峰等报人投进监狱,以及中宣部刚刚对 《中国青年报》冰点周刊所采取的整肃措施,处处显示共产党对世事变迁愈发心中无底。假手正当程序逼走了郭国汀,无法无天禁锢高智晟,不过是惊慌失措地 迁怒于维权律师而已。

可以肯定的是,无论是竭泽而渔横征暴敛,还是缘木求鱼讳疾忌医,都将无助于社会危机的化解,而只会将中国导向深渊。就高智晟事件而言,既然高大侠最怕的, 便是外界误以为他怕了,因而当局的改过自新先行示好,是让化解冲突的最佳途径。笔者以为,双方近期都应尽力避免新的事态发生。可以想象,高智晟一 旦出事,不仅维权事业将再度受挫,政府形象也会更加不堪。为此笔者曾建议高智晟,无需再以抨击当局为乐强求今上摇身化作尧舜之君既然毫无可 能,索性先退一步也不等于退到台下了;笔者也曾向当局传递如下信息:既然当局再狠也不能杀掉高智晟那样只会把他变成烈士,不妨取消这违法在先的监视、 跟踪和骚扰,日后不管对谁,都少干点偷鸡摸狗的龌龊事,把警力投放到纳税人要求的所在,再说政府此举也不等于退到了台下虽说不能算立地成佛但总算已放 下了屠刀。如此则社会的空间有所扩大象高智晟这样的犯上作乱,将不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当局的涵养也有所提升对高智晟这种口无遮拦的害群之 马,政府也能不以为忤了口惠而实不至的和谐社会的构建,于是乎可能发端。

高智晟应当明白,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政府也应该是可能改造好的政府,关键是我们要致力于改造和建设;当局也需要明白,高智晟等维权律师的努力,正在为社 会危机的化解注入法治因素,扼杀高智晟的任何举动都是臭棋。一言以蔽之,期待双方在新的一年里退一步海阔天空,但前提是政府错了,当局应当率先迈出这和解 的第一步。


2006年1月29日 于河北





我看高智晟事件

倘若共产党念念不忘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民间社会势必无从形成,和谐社会又从何谈起?

据说高智晟律师回乡途中,有幸享受了多辆警车伴 驾的礼遇。坊间对高律师的人身安全忧心忡忡,但笔者还是愿意相信,公人们的来意绝非伺机暗算,而是只限于保驾护航。试想眼下高律师警戒规格之高已是 尽人皆知,他的举手投足尽在警方掌握之中,但凡有个三长两短,中共首先脱不掉黑手的嫌疑。虽说眼下中国跟和谐风马牛不相及,但华夏也还不是黑社会,高氏亦 远逊于民国初年的宋教仁,当今圣上的胆识和韬略也远不及袁世凯。因而笔者认为,除非坐视和谐的牌坊被满世界的狗血泼成猴儿屁股,就算高智晟一没留神失了前 蹄,恐怕还是连个闪腰岔气的机会都没有。笔者相信,如今的高大律师已经是天底下最安全的一个白丁了除非当局咬着牙出手陷害监守自盗。

高智晟无疑是维权律师中最有种的一位,其出手招招直掏中共心窝,每每令当局荡气回肠,只可惜他现在的角色已不再是律师了,如此这般地走下去估计恢复职 业资格也难。不论是为法轮功学员辩护,还是为朱久虎律师直言,高智晟都 一马当先义无反顾,但这也使成了当局的眼中钉,并导致其律师事务所被违法停业。但出乎当局意料的,是对智晟所的此番杀一,非但未能收到儆百之效, 反倒让高大侠破罐破摔愈挫愈勇。先是传檄胡温对诸多罪孽口诛笔伐,继而以退费为噱头竞选律协会长,旋即决定皈依基督教并声明退出共产党,挺身调查迫害法轮 功的真相。更为令人敬佩的,是在黑云压城之际,高智晟还能坚持把警方丑态立此存照,甚至不惜冒犯了众鹰犬的肖像权。至于他在通牒警告中共党员不得为非 作歹,吁请党内人士起义反正,以及若干拥趸山呼万岁,将目标直指诺贝尔和平奖,甚至视其为未来总统的不二人选,在笔者看来,这些都属于说说而,多半当不得 真,毕竟在共产党的多年领导下,中国人至今没有谁敢说就具备了这份德行和才干。

共产党纵横江湖数十年,靠的就是那宁负天下人的厚黑之术,其心狠手辣和轻诺寡信,甚至远出曹操之右。在摆平了无数对手之后,共产党铸就了一股独大好坏 通吃的辉煌。可惜的是黄鼠狼下耗子,一代不如一代了,现在的共产党,早就没有了当年的霸气和改革之初的自信,堕落到恬着脸一口咬定其执政地位不仅靠 抢,更主要的是靠了历史的选择。可怜天地良心,即使真的有过所谓选择一说,此选择也显然是大错特错。谁都看得出来,历史正寻找机会以便重新选择,不可能满 足于把已经证明了的错误,再没完没了地继续证明下去。但我们还是耳熟能详,无论是偶一为之的修桥铺路,还是无日无之的缺德冒烟儿,都已无损于共产 党的永远代表,就连它对自身腐败的无计可施,也为避重就轻的反腐秀贡献了无穷素材。历史已经证明,这个党虽不能停止作孽,也无力改正眼前的错误, 但间或还能改正以往的错误。在追求稳定压倒了一切的和谐社会里,即使诸多倒行逆施全都错了,高智晟想逼着共产党立即认罪,也会比登天还难。

高智晟事件的实质,是习惯了软硬通吃的共产党,终于遇到了软硬不吃的高智晟,果真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不是冤家不聚首,当局实在应该额首相庆,对高智晟惺 惺相惜才对。看得出来,高智晟正尽可能把丑话说尽,共产党也在伺机把坏事做绝。笔者担心,近期双方的频繁擦枪,迟早将会把这脆弱的平衡打破,而高的入狱便 会是平衡破裂的唯一结果,但这恰恰是笔者最不愿意看到的。

在这场冲突中,高智晟虽然处于劣势,但显然是占足了理。其实说到底,他也不过是该出手时就出手,想到哪儿说到哪儿爱咋咋地而已小事出格儿,但 大事却从不糊涂他的言行没有丝毫违法之处。怪只怪眼下这和谐社会里头,不和谐的事情实在太多了。高智晟梦想着普度众生解民倒悬,说到天边也不能算是恶 人,新政再贪功也不好把着所有好事可着自己一家做尽,明目张胆地不让坏人们积德行善吧?倘若如今这个世道,果真能像温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里吹的那 样到处莺歌燕舞,老百姓也不这么水深火走投无路的,恐怕他高大侠再想当英雄也是枉然。举例来说,要是没人抢走油老板的产业,哪儿会有朱久虎的奔走呼号穷忙 一年?假如没有靖边县栽赃陷害朱久虎,高智晟去了也只能喝上几口西北风;尊重太石村村民正当选举村官的基层民主,岭南又哪儿会是郭飞雄的舞台?要是再往近 里说,假如公安不是天天腻歪着人家的老婆孩子,估计高智晟写作的瘾头再大也没啥内容好写天天无病呻吟跟新闻联播似的,他那雄文又有谁会乐意看呢?

因而,破罐子破摔的不是高智晟,而是那伟大光荣但不一定老是正确的共产党。高智晟最让党和政府光火的,无非是顶风作案,为法轮功群体提供帮助,而且动 不动就给最高当局上书,但高律师敢为他人所不敢为,究竟何罪之有?众所周知,置宗教信仰自由权利的宪法条文于不顾,视与世无争的法轮功徒众为洪水猛兽,无 端制造出数以千万计的政权假想敌,给上亿个家庭带来了巨大的人生悲剧,这不仅是前朝的苛政弊政,也是胡温新政现成的宝贵的政治资源新皇登基除旧布新改 弦更张,原本易如反掌,没有理由萧规曹随甚至变本加厉,不该在如此乖戾的歧途上越走越远。高智晟、郭国汀等人的依法维权,肩头上寄托了千千万万人的期待, 也为化解冲突创造了契机,他们肯放下身段给领导人上书言事,那是因为瞧得起你们!照理说他们功在千秋利在当代,没有理由被剥夺工作机会,被生生禁锢,甚或 远走他乡。退一步讲,就算高智晟等人里通外国结交匪类,他们也只能在现有法律框架内寻章摘句凡事光靠律师说了还不能算数,都要靠正大光明的法官大人们 明镜高悬,区区一个律师哪怕名头再大也是手无缚鸡之力,又哪能颠覆这固若金汤儿的红色江山呢?可悲的是,闻过则跳的党和政府,居然会恼羞成怒到如此地步, 非要将高智晟也一刀拿下。

世间本无事,庸人自扰之,官府的理亏之处,常常在于没事找事,明知错了还要继续犯错,以证明先前的错误不是错误。检索当局对高智晟施暴的理由,几乎都难以 登上大雅之堂。笔者认为,以高智晟的小节无碍大事明白,未经法定程序监听电话尾随跟踪,当局已经师出无名无法无天了,打发警察打上门寻人家的麻烦,实属人 人不齿的下三滥行径。曾记得有警务人员对笔者忿忿然声称,以高智晟的给脸不要和得寸进尺,不知有哪个政府能咽得下这口气?笔者也曾当场作答,大意是既然老 百姓已经忍气吞声了半个世纪,至今还在供奉着反客为主的共产党,你们凭什么要对高智晟发这么大的脾气呢!既然宪法以保护公民权利为先,当局如此曲解法律残 民以逞,习惯于未经正当程序侵入公民私人领域,其恶习本身就早已人神共愤天理不容!

毋庸置疑,文化革命结束后的三十年来,随着经济发展和社会的多元化,国人的生活质量有了大幅度提升,公民的私人空间也日渐扩大。除了填饱肚子,人们还自然 向往自由的呼吸,渴望享有天赋的尊严和权利。转型时期的中国社会,面临着腐败多发和贫富分化加剧的双重困境,而化解矛盾和构建和谐,需要的是朝野之间形成 良性互动,需要所有的社会成员同舟共济。倘若共产党死死抱住传统的政治观念,念念不忘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的信条,将所有社会组织和政治团体一概视若乱臣 贼子,民间社会势必无从形成,和谐社会的构建又从何谈起!考察当局十几年来对民间结社和媒体言论的持续打击,诸如对民主党领袖徐文立等人的重判,对杨 子立等人筹组新青年学会的过分敏感,甚至将在网上虚拟组党的清水君科以重刑,将勇于披露孙志刚事件真相的程益中、喻华峰等报人投进监狱,以及中宣部刚刚对 《中国青年报》冰点周刊所采取的整肃措施,处处显示共产党对世事变迁愈发心中无底。假手正当程序逼走了郭国汀,无法无天禁锢高智晟,不过是惊慌失措地 迁怒于维权律师而已。

可以肯定的是,无论是竭泽而渔横征暴敛,还是缘木求鱼讳疾忌医,都将无助于社会危机的化解,而只会将中国导向深渊。就高智晟事件而言,既然高大侠最怕的, 便是外界误以为他怕了,因而当局的改过自新先行示好,是让化解冲突的最佳途径。笔者以为,双方近期都应尽力避免新的事态发生。可以想象,高智晟一 旦出事,不仅维权事业将再度受挫,政府形象也会更加不堪。为此笔者曾建议高智晟,无需再以抨击当局为乐强求今上摇身化作尧舜之君既然毫无可 能,索性先退一步也不等于退到台下了;笔者也曾向当局传递如下信息:既然当局再狠也不能杀掉高智晟那样只会把他变成烈士,不妨取消这违法在先的监视、 跟踪和骚扰,日后不管对谁,都少干点偷鸡摸狗的龌龊事,把警力投放到纳税人要求的所在,再说政府此举也不等于退到了台下虽说不能算立地成佛但总算已放 下了屠刀。如此则社会的空间有所扩大象高智晟这样的犯上作乱,将不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当局的涵养也有所提升对高智晟这种口无遮拦的害群之 马,政府也能不以为忤了口惠而实不至的和谐社会的构建,于是乎可能发端。

高智晟应当明白,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政府也应该是可能改造好的政府,关键是我们要致力于改造和建设;当局也需要明白,高智晟等维权律师的努力,正在为社 会危机的化解注入法治因素,扼杀高智晟的任何举动都是臭棋。一言以蔽之,期待双方在新的一年里退一步海阔天空,但前提是政府错了,当局应当率先迈出这和解 的第一步。


2006年1月29日 于河北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