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民主的基础是人权覧从俞可平《民主是个好东西》谈起
荆楚(湖北)



民主的基础是人权。俞可平文章讲民主而不强调人权。
  

最近,俞可平先生撰文指出,《民主是个好东西》。民主固然是个好东西,但人权更是基础。没有人权的基础,民主只是空中楼阁、无本之木。

考诸人类历史轨迹,人性的觉醒,人道观念的确立,人权价值的普及,才使人类文明获得长足的进步。人权这一概念,其实是卑之无甚高论的。这就是生而为人,就理所当然地享有作为人的天赋权利覧其中包括生命权,自由权,追求幸福的权利。

人权作为人类的普适价值,它是每个人的基础信念,是社会全体成员的最大公因式,是各党派各种社会团体真诚合作的基础,是一个社会走向文明进步的标尺,是社会这部巨大机器和谐运转的必不可少的润滑剂。
从政权的合法性上来说,这就是政府是建立在人民同意的基础之上。当这个政权蜕变、堕落或异化成了奴役人民的苛政暴政时,人民有权利用一切手段将其推翻,而代之以人民信任的当政者。而不是不管其如何害民,如何丧尽天良,而只能听之任之。不能用煽动颠覆的罪名,对质疑政权合法性的人们进行迫害。

从人民权利的保障角度来说,这就是当人们受到奴役和迫害的时候,有呐喊和伸冤的权利,有寻求公正解决的渠道;而不是对呐喊和伸冤的人们进行非法围追堵截,甚至是非人的虐待和关押;而不是逼迫受苦受侵害的人们诉诸暴力。

从言论自由的角度来说,这就是当你看到当政者的种种谬误、而直言批评当政者的时候,你不会因此而被恼羞成怒的当政者关进大牢。要使得当政者有所顾忌,而不至于肆无忌惮、为所欲为。从而使得当政者在人民的严厉监督和巨大压力之下,只能老老实实地为人民谋福祉,而没有将公权转化为私权、并进行大肆搜刮的可能性。

可笑的是,今天的弄权者一直将人权解释为生存权和发展权。这仅仅是猪权,绝不是人权。可笑的是,今天的当政者,虽然签署了两个国际人权公约,但他们仅仅是作为欺骗国际社会的一个作秀工具。他们对内对外两张皮,对内严厉钳制人民口舌,对良心正义人士进行大肆抓捕和非法关押,并把我民族精华和社会良心作为向国际社会讨价还价的人质。对外则装扮出一副开明的样子。这叫"内紧外松"。

真正的人民政府,视保障人权为其自身存在的基础。而反人民、反社会、反文明进步的政权,才视人权为洪水猛兽。一个没有人权保障的社会,人民只能跪倒在强权者的膝下,只能充当当权者的顺服奴仆。连众多的中共党员,都变成了当政者的奴隶,变成了一组毫无意义的数字。一旦有人试图不当奴隶,就会受到当权者的严酷迫害,就会遭到做惯了奴隶的人们群起而攻之。而一个现代化的国家,绝不可能由一群奴隶来建成的。一个民族的振兴,也绝不可能由一群奴隶来完成的。

一个没有人权保障的社会,人们的思维方式和表达方式,只能在当政者的窠臼中徊转折冲。当政者为了愚民和弱智的需要,时刻要求人们与当政者保持一致。并设置了数不清的思想的禁区,言论的雷池。人们稍有不慎,就逾越了禁区,踩上了雷池经过几十年的积累增益,这样的国家或民族,只能是一片精神的荒原,只能是一片文化的沙漠。如果默许这精神荒原和文化沙漠的长期存在,我们的国家和民族,将有可能永远被开除球籍。

一个没有人权保障的社会,司法系统也成了当政者的恶奴。当人们遭到暴政的奴役和侵害时,只能呼天不应叫地不灵,只能走投无路,因而产生了一波波上访大军。别以为这只是斗米小民的不幸!君不见当年身为国家主席之尊的刘少奇,他一生助纣为虐,他一生为虎作伥,从来没有想到过要保障人权和尊重宪法。当他自身也处于非法迫害的危急之中时,他才想到人权和宪法,并拿出宪法来,要求人们保障他的人权云云。但这时已经晚了,他只能沉冤九泉。

一个没有人权保障的社会,特权畸形疯长,官本位意识异常浓郁。人们魂萦梦系的,只是如何揽权谋私。为了达到揽权谋私之目的,可以不择一切手段。在这个官本位意识浓郁的社会,官衔的大小,才是衡量一个人社会价值的唯一尺度。什么品行端正,什么人格伟大,什么灵魂高贵,什么才能突出等等,能值多少钱一斤?以致今天的中国社会,灵魂卑污,人格扭曲,道德堕落,人欲横流。

一个没有人权保障的社会,人们只能说假话来掩盖自己的真实意图。乃需要整天戴着假面具,才能保全性命于乱世。经过长期的熏陶传染,从而养成了一种普遍性的二重人格,从而营造了一种直道不容的社会氛围。而众多二重人格的国人存在,往往让世界人士侧目而视,也让国内良心正义人士感到脸红耳热。在这样的社会里,人们只能当面说假话而背后做鬼事。使得真诚纯洁的人们到处碰壁,甚至是走投无路。如果有人想以真诚、善良、宽容来倡导传统美德,就不容于这些心虚而又邪恶的当政者,就会遭到这些心虚而又邪恶的当政者丧心病狂的迫害。

一个没有人权保障的社会,人们出于保命的本能,只能痛苦地苟且偷生。人们的聪明才智被窒息,社会的活力被消除,民族的前途被引向黑暗和腐败。在这样的社会里,人性之恶获得了充分的张扬,人性之善得到了空前的压抑。社会劣胜优败,逆向淘汰;官员灵魂卑污,沐猴而冠。

一个没有人权保障的社会,兽性党性张扬,人性人道迷失。是故在中共建政之后,才有历次人祸政灾,才有八千多万中国人死于非命,才有中共自身的历代高官党魁,今天势焰熏天,权顷朝野,明天就呼天不应,入地无门。今天是权贵,明日为楚囚。早上腰缠万贯,暮夜一文不名。所有这一切,这完全取决于当权者的个人好恶,也取决于他本人的"低首下心、投机钻营、厚颜无耻、奴仆自视"之本领。一切毫无规律可循。连最讲人道精神的医疗系统,都成了专政的工具,都成了践踏人权的机器。

一个没有人权保障的社会,人的自由、尊严甚至生命,都处于特权的奴役威胁之中,甚或成了当政者固权保位的工具。人们常常处于"世事如梦,生命无常"的恐惧之中。这就迫使人们得过且过、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这就迫使人们只顾眼前利益而不顾长远打算,这就促使整个社会机会主义横行、投机取巧浓郁,整个社会呈现出了末世衰败的景象覧急功近利、竭泽而渔,浮躁浅薄、猥琐卑污,保命第一、灾难生存,假冒伪劣充斥、劣币驱除良币。
 
如此等等。一言以蔽之,民主的基础是人权。俞可平文章讲民主而不强调人权,是其不足。所以我要写这篇短文补充。





民主的基础是人权。俞可平文章讲民主而不强调人权。
  

最近,俞可平先生撰文指出,《民主是个好东西》。民主固然是个好东西,但人权更是基础。没有人权的基础,民主只是空中楼阁、无本之木。

考诸人类历史轨迹,人性的觉醒,人道观念的确立,人权价值的普及,才使人类文明获得长足的进步。人权这一概念,其实是卑之无甚高论的。这就是生而为人,就理所当然地享有作为人的天赋权利覧其中包括生命权,自由权,追求幸福的权利。

人权作为人类的普适价值,它是每个人的基础信念,是社会全体成员的最大公因式,是各党派各种社会团体真诚合作的基础,是一个社会走向文明进步的标尺,是社会这部巨大机器和谐运转的必不可少的润滑剂。
从政权的合法性上来说,这就是政府是建立在人民同意的基础之上。当这个政权蜕变、堕落或异化成了奴役人民的苛政暴政时,人民有权利用一切手段将其推翻,而代之以人民信任的当政者。而不是不管其如何害民,如何丧尽天良,而只能听之任之。不能用煽动颠覆的罪名,对质疑政权合法性的人们进行迫害。

从人民权利的保障角度来说,这就是当人们受到奴役和迫害的时候,有呐喊和伸冤的权利,有寻求公正解决的渠道;而不是对呐喊和伸冤的人们进行非法围追堵截,甚至是非人的虐待和关押;而不是逼迫受苦受侵害的人们诉诸暴力。

从言论自由的角度来说,这就是当你看到当政者的种种谬误、而直言批评当政者的时候,你不会因此而被恼羞成怒的当政者关进大牢。要使得当政者有所顾忌,而不至于肆无忌惮、为所欲为。从而使得当政者在人民的严厉监督和巨大压力之下,只能老老实实地为人民谋福祉,而没有将公权转化为私权、并进行大肆搜刮的可能性。

可笑的是,今天的弄权者一直将人权解释为生存权和发展权。这仅仅是猪权,绝不是人权。可笑的是,今天的当政者,虽然签署了两个国际人权公约,但他们仅仅是作为欺骗国际社会的一个作秀工具。他们对内对外两张皮,对内严厉钳制人民口舌,对良心正义人士进行大肆抓捕和非法关押,并把我民族精华和社会良心作为向国际社会讨价还价的人质。对外则装扮出一副开明的样子。这叫"内紧外松"。

真正的人民政府,视保障人权为其自身存在的基础。而反人民、反社会、反文明进步的政权,才视人权为洪水猛兽。一个没有人权保障的社会,人民只能跪倒在强权者的膝下,只能充当当权者的顺服奴仆。连众多的中共党员,都变成了当政者的奴隶,变成了一组毫无意义的数字。一旦有人试图不当奴隶,就会受到当权者的严酷迫害,就会遭到做惯了奴隶的人们群起而攻之。而一个现代化的国家,绝不可能由一群奴隶来建成的。一个民族的振兴,也绝不可能由一群奴隶来完成的。

一个没有人权保障的社会,人们的思维方式和表达方式,只能在当政者的窠臼中徊转折冲。当政者为了愚民和弱智的需要,时刻要求人们与当政者保持一致。并设置了数不清的思想的禁区,言论的雷池。人们稍有不慎,就逾越了禁区,踩上了雷池经过几十年的积累增益,这样的国家或民族,只能是一片精神的荒原,只能是一片文化的沙漠。如果默许这精神荒原和文化沙漠的长期存在,我们的国家和民族,将有可能永远被开除球籍。

一个没有人权保障的社会,司法系统也成了当政者的恶奴。当人们遭到暴政的奴役和侵害时,只能呼天不应叫地不灵,只能走投无路,因而产生了一波波上访大军。别以为这只是斗米小民的不幸!君不见当年身为国家主席之尊的刘少奇,他一生助纣为虐,他一生为虎作伥,从来没有想到过要保障人权和尊重宪法。当他自身也处于非法迫害的危急之中时,他才想到人权和宪法,并拿出宪法来,要求人们保障他的人权云云。但这时已经晚了,他只能沉冤九泉。

一个没有人权保障的社会,特权畸形疯长,官本位意识异常浓郁。人们魂萦梦系的,只是如何揽权谋私。为了达到揽权谋私之目的,可以不择一切手段。在这个官本位意识浓郁的社会,官衔的大小,才是衡量一个人社会价值的唯一尺度。什么品行端正,什么人格伟大,什么灵魂高贵,什么才能突出等等,能值多少钱一斤?以致今天的中国社会,灵魂卑污,人格扭曲,道德堕落,人欲横流。

一个没有人权保障的社会,人们只能说假话来掩盖自己的真实意图。乃需要整天戴着假面具,才能保全性命于乱世。经过长期的熏陶传染,从而养成了一种普遍性的二重人格,从而营造了一种直道不容的社会氛围。而众多二重人格的国人存在,往往让世界人士侧目而视,也让国内良心正义人士感到脸红耳热。在这样的社会里,人们只能当面说假话而背后做鬼事。使得真诚纯洁的人们到处碰壁,甚至是走投无路。如果有人想以真诚、善良、宽容来倡导传统美德,就不容于这些心虚而又邪恶的当政者,就会遭到这些心虚而又邪恶的当政者丧心病狂的迫害。

一个没有人权保障的社会,人们出于保命的本能,只能痛苦地苟且偷生。人们的聪明才智被窒息,社会的活力被消除,民族的前途被引向黑暗和腐败。在这样的社会里,人性之恶获得了充分的张扬,人性之善得到了空前的压抑。社会劣胜优败,逆向淘汰;官员灵魂卑污,沐猴而冠。

一个没有人权保障的社会,兽性党性张扬,人性人道迷失。是故在中共建政之后,才有历次人祸政灾,才有八千多万中国人死于非命,才有中共自身的历代高官党魁,今天势焰熏天,权顷朝野,明天就呼天不应,入地无门。今天是权贵,明日为楚囚。早上腰缠万贯,暮夜一文不名。所有这一切,这完全取决于当权者的个人好恶,也取决于他本人的"低首下心、投机钻营、厚颜无耻、奴仆自视"之本领。一切毫无规律可循。连最讲人道精神的医疗系统,都成了专政的工具,都成了践踏人权的机器。

一个没有人权保障的社会,人的自由、尊严甚至生命,都处于特权的奴役威胁之中,甚或成了当政者固权保位的工具。人们常常处于"世事如梦,生命无常"的恐惧之中。这就迫使人们得过且过、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这就迫使人们只顾眼前利益而不顾长远打算,这就促使整个社会机会主义横行、投机取巧浓郁,整个社会呈现出了末世衰败的景象覧急功近利、竭泽而渔,浮躁浅薄、猥琐卑污,保命第一、灾难生存,假冒伪劣充斥、劣币驱除良币。
 
如此等等。一言以蔽之,民主的基础是人权。俞可平文章讲民主而不强调人权,是其不足。所以我要写这篇短文补充。





民主的基础是人权。俞可平文章讲民主而不强调人权。
  

最近,俞可平先生撰文指出,《民主是个好东西》。民主固然是个好东西,但人权更是基础。没有人权的基础,民主只是空中楼阁、无本之木。

考诸人类历史轨迹,人性的觉醒,人道观念的确立,人权价值的普及,才使人类文明获得长足的进步。人权这一概念,其实是卑之无甚高论的。这就是生而为人,就理所当然地享有作为人的天赋权利覧其中包括生命权,自由权,追求幸福的权利。

人权作为人类的普适价值,它是每个人的基础信念,是社会全体成员的最大公因式,是各党派各种社会团体真诚合作的基础,是一个社会走向文明进步的标尺,是社会这部巨大机器和谐运转的必不可少的润滑剂。
从政权的合法性上来说,这就是政府是建立在人民同意的基础之上。当这个政权蜕变、堕落或异化成了奴役人民的苛政暴政时,人民有权利用一切手段将其推翻,而代之以人民信任的当政者。而不是不管其如何害民,如何丧尽天良,而只能听之任之。不能用煽动颠覆的罪名,对质疑政权合法性的人们进行迫害。

从人民权利的保障角度来说,这就是当人们受到奴役和迫害的时候,有呐喊和伸冤的权利,有寻求公正解决的渠道;而不是对呐喊和伸冤的人们进行非法围追堵截,甚至是非人的虐待和关押;而不是逼迫受苦受侵害的人们诉诸暴力。

从言论自由的角度来说,这就是当你看到当政者的种种谬误、而直言批评当政者的时候,你不会因此而被恼羞成怒的当政者关进大牢。要使得当政者有所顾忌,而不至于肆无忌惮、为所欲为。从而使得当政者在人民的严厉监督和巨大压力之下,只能老老实实地为人民谋福祉,而没有将公权转化为私权、并进行大肆搜刮的可能性。

可笑的是,今天的弄权者一直将人权解释为生存权和发展权。这仅仅是猪权,绝不是人权。可笑的是,今天的当政者,虽然签署了两个国际人权公约,但他们仅仅是作为欺骗国际社会的一个作秀工具。他们对内对外两张皮,对内严厉钳制人民口舌,对良心正义人士进行大肆抓捕和非法关押,并把我民族精华和社会良心作为向国际社会讨价还价的人质。对外则装扮出一副开明的样子。这叫"内紧外松"。

真正的人民政府,视保障人权为其自身存在的基础。而反人民、反社会、反文明进步的政权,才视人权为洪水猛兽。一个没有人权保障的社会,人民只能跪倒在强权者的膝下,只能充当当权者的顺服奴仆。连众多的中共党员,都变成了当政者的奴隶,变成了一组毫无意义的数字。一旦有人试图不当奴隶,就会受到当权者的严酷迫害,就会遭到做惯了奴隶的人们群起而攻之。而一个现代化的国家,绝不可能由一群奴隶来建成的。一个民族的振兴,也绝不可能由一群奴隶来完成的。

一个没有人权保障的社会,人们的思维方式和表达方式,只能在当政者的窠臼中徊转折冲。当政者为了愚民和弱智的需要,时刻要求人们与当政者保持一致。并设置了数不清的思想的禁区,言论的雷池。人们稍有不慎,就逾越了禁区,踩上了雷池经过几十年的积累增益,这样的国家或民族,只能是一片精神的荒原,只能是一片文化的沙漠。如果默许这精神荒原和文化沙漠的长期存在,我们的国家和民族,将有可能永远被开除球籍。

一个没有人权保障的社会,司法系统也成了当政者的恶奴。当人们遭到暴政的奴役和侵害时,只能呼天不应叫地不灵,只能走投无路,因而产生了一波波上访大军。别以为这只是斗米小民的不幸!君不见当年身为国家主席之尊的刘少奇,他一生助纣为虐,他一生为虎作伥,从来没有想到过要保障人权和尊重宪法。当他自身也处于非法迫害的危急之中时,他才想到人权和宪法,并拿出宪法来,要求人们保障他的人权云云。但这时已经晚了,他只能沉冤九泉。

一个没有人权保障的社会,特权畸形疯长,官本位意识异常浓郁。人们魂萦梦系的,只是如何揽权谋私。为了达到揽权谋私之目的,可以不择一切手段。在这个官本位意识浓郁的社会,官衔的大小,才是衡量一个人社会价值的唯一尺度。什么品行端正,什么人格伟大,什么灵魂高贵,什么才能突出等等,能值多少钱一斤?以致今天的中国社会,灵魂卑污,人格扭曲,道德堕落,人欲横流。

一个没有人权保障的社会,人们只能说假话来掩盖自己的真实意图。乃需要整天戴着假面具,才能保全性命于乱世。经过长期的熏陶传染,从而养成了一种普遍性的二重人格,从而营造了一种直道不容的社会氛围。而众多二重人格的国人存在,往往让世界人士侧目而视,也让国内良心正义人士感到脸红耳热。在这样的社会里,人们只能当面说假话而背后做鬼事。使得真诚纯洁的人们到处碰壁,甚至是走投无路。如果有人想以真诚、善良、宽容来倡导传统美德,就不容于这些心虚而又邪恶的当政者,就会遭到这些心虚而又邪恶的当政者丧心病狂的迫害。

一个没有人权保障的社会,人们出于保命的本能,只能痛苦地苟且偷生。人们的聪明才智被窒息,社会的活力被消除,民族的前途被引向黑暗和腐败。在这样的社会里,人性之恶获得了充分的张扬,人性之善得到了空前的压抑。社会劣胜优败,逆向淘汰;官员灵魂卑污,沐猴而冠。

一个没有人权保障的社会,兽性党性张扬,人性人道迷失。是故在中共建政之后,才有历次人祸政灾,才有八千多万中国人死于非命,才有中共自身的历代高官党魁,今天势焰熏天,权顷朝野,明天就呼天不应,入地无门。今天是权贵,明日为楚囚。早上腰缠万贯,暮夜一文不名。所有这一切,这完全取决于当权者的个人好恶,也取决于他本人的"低首下心、投机钻营、厚颜无耻、奴仆自视"之本领。一切毫无规律可循。连最讲人道精神的医疗系统,都成了专政的工具,都成了践踏人权的机器。

一个没有人权保障的社会,人的自由、尊严甚至生命,都处于特权的奴役威胁之中,甚或成了当政者固权保位的工具。人们常常处于"世事如梦,生命无常"的恐惧之中。这就迫使人们得过且过、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这就迫使人们只顾眼前利益而不顾长远打算,这就促使整个社会机会主义横行、投机取巧浓郁,整个社会呈现出了末世衰败的景象覧急功近利、竭泽而渔,浮躁浅薄、猥琐卑污,保命第一、灾难生存,假冒伪劣充斥、劣币驱除良币。
 
如此等等。一言以蔽之,民主的基础是人权。俞可平文章讲民主而不强调人权,是其不足。所以我要写这篇短文补充。





民主的基础是人权。俞可平文章讲民主而不强调人权。
  

最近,俞可平先生撰文指出,《民主是个好东西》。民主固然是个好东西,但人权更是基础。没有人权的基础,民主只是空中楼阁、无本之木。

考诸人类历史轨迹,人性的觉醒,人道观念的确立,人权价值的普及,才使人类文明获得长足的进步。人权这一概念,其实是卑之无甚高论的。这就是生而为人,就理所当然地享有作为人的天赋权利覧其中包括生命权,自由权,追求幸福的权利。

人权作为人类的普适价值,它是每个人的基础信念,是社会全体成员的最大公因式,是各党派各种社会团体真诚合作的基础,是一个社会走向文明进步的标尺,是社会这部巨大机器和谐运转的必不可少的润滑剂。
从政权的合法性上来说,这就是政府是建立在人民同意的基础之上。当这个政权蜕变、堕落或异化成了奴役人民的苛政暴政时,人民有权利用一切手段将其推翻,而代之以人民信任的当政者。而不是不管其如何害民,如何丧尽天良,而只能听之任之。不能用煽动颠覆的罪名,对质疑政权合法性的人们进行迫害。

从人民权利的保障角度来说,这就是当人们受到奴役和迫害的时候,有呐喊和伸冤的权利,有寻求公正解决的渠道;而不是对呐喊和伸冤的人们进行非法围追堵截,甚至是非人的虐待和关押;而不是逼迫受苦受侵害的人们诉诸暴力。

从言论自由的角度来说,这就是当你看到当政者的种种谬误、而直言批评当政者的时候,你不会因此而被恼羞成怒的当政者关进大牢。要使得当政者有所顾忌,而不至于肆无忌惮、为所欲为。从而使得当政者在人民的严厉监督和巨大压力之下,只能老老实实地为人民谋福祉,而没有将公权转化为私权、并进行大肆搜刮的可能性。

可笑的是,今天的弄权者一直将人权解释为生存权和发展权。这仅仅是猪权,绝不是人权。可笑的是,今天的当政者,虽然签署了两个国际人权公约,但他们仅仅是作为欺骗国际社会的一个作秀工具。他们对内对外两张皮,对内严厉钳制人民口舌,对良心正义人士进行大肆抓捕和非法关押,并把我民族精华和社会良心作为向国际社会讨价还价的人质。对外则装扮出一副开明的样子。这叫"内紧外松"。

真正的人民政府,视保障人权为其自身存在的基础。而反人民、反社会、反文明进步的政权,才视人权为洪水猛兽。一个没有人权保障的社会,人民只能跪倒在强权者的膝下,只能充当当权者的顺服奴仆。连众多的中共党员,都变成了当政者的奴隶,变成了一组毫无意义的数字。一旦有人试图不当奴隶,就会受到当权者的严酷迫害,就会遭到做惯了奴隶的人们群起而攻之。而一个现代化的国家,绝不可能由一群奴隶来建成的。一个民族的振兴,也绝不可能由一群奴隶来完成的。

一个没有人权保障的社会,人们的思维方式和表达方式,只能在当政者的窠臼中徊转折冲。当政者为了愚民和弱智的需要,时刻要求人们与当政者保持一致。并设置了数不清的思想的禁区,言论的雷池。人们稍有不慎,就逾越了禁区,踩上了雷池经过几十年的积累增益,这样的国家或民族,只能是一片精神的荒原,只能是一片文化的沙漠。如果默许这精神荒原和文化沙漠的长期存在,我们的国家和民族,将有可能永远被开除球籍。

一个没有人权保障的社会,司法系统也成了当政者的恶奴。当人们遭到暴政的奴役和侵害时,只能呼天不应叫地不灵,只能走投无路,因而产生了一波波上访大军。别以为这只是斗米小民的不幸!君不见当年身为国家主席之尊的刘少奇,他一生助纣为虐,他一生为虎作伥,从来没有想到过要保障人权和尊重宪法。当他自身也处于非法迫害的危急之中时,他才想到人权和宪法,并拿出宪法来,要求人们保障他的人权云云。但这时已经晚了,他只能沉冤九泉。

一个没有人权保障的社会,特权畸形疯长,官本位意识异常浓郁。人们魂萦梦系的,只是如何揽权谋私。为了达到揽权谋私之目的,可以不择一切手段。在这个官本位意识浓郁的社会,官衔的大小,才是衡量一个人社会价值的唯一尺度。什么品行端正,什么人格伟大,什么灵魂高贵,什么才能突出等等,能值多少钱一斤?以致今天的中国社会,灵魂卑污,人格扭曲,道德堕落,人欲横流。

一个没有人权保障的社会,人们只能说假话来掩盖自己的真实意图。乃需要整天戴着假面具,才能保全性命于乱世。经过长期的熏陶传染,从而养成了一种普遍性的二重人格,从而营造了一种直道不容的社会氛围。而众多二重人格的国人存在,往往让世界人士侧目而视,也让国内良心正义人士感到脸红耳热。在这样的社会里,人们只能当面说假话而背后做鬼事。使得真诚纯洁的人们到处碰壁,甚至是走投无路。如果有人想以真诚、善良、宽容来倡导传统美德,就不容于这些心虚而又邪恶的当政者,就会遭到这些心虚而又邪恶的当政者丧心病狂的迫害。

一个没有人权保障的社会,人们出于保命的本能,只能痛苦地苟且偷生。人们的聪明才智被窒息,社会的活力被消除,民族的前途被引向黑暗和腐败。在这样的社会里,人性之恶获得了充分的张扬,人性之善得到了空前的压抑。社会劣胜优败,逆向淘汰;官员灵魂卑污,沐猴而冠。

一个没有人权保障的社会,兽性党性张扬,人性人道迷失。是故在中共建政之后,才有历次人祸政灾,才有八千多万中国人死于非命,才有中共自身的历代高官党魁,今天势焰熏天,权顷朝野,明天就呼天不应,入地无门。今天是权贵,明日为楚囚。早上腰缠万贯,暮夜一文不名。所有这一切,这完全取决于当权者的个人好恶,也取决于他本人的"低首下心、投机钻营、厚颜无耻、奴仆自视"之本领。一切毫无规律可循。连最讲人道精神的医疗系统,都成了专政的工具,都成了践踏人权的机器。

一个没有人权保障的社会,人的自由、尊严甚至生命,都处于特权的奴役威胁之中,甚或成了当政者固权保位的工具。人们常常处于"世事如梦,生命无常"的恐惧之中。这就迫使人们得过且过、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这就迫使人们只顾眼前利益而不顾长远打算,这就促使整个社会机会主义横行、投机取巧浓郁,整个社会呈现出了末世衰败的景象覧急功近利、竭泽而渔,浮躁浅薄、猥琐卑污,保命第一、灾难生存,假冒伪劣充斥、劣币驱除良币。
 
如此等等。一言以蔽之,民主的基础是人权。俞可平文章讲民主而不强调人权,是其不足。所以我要写这篇短文补充。





民主的基础是人权。俞可平文章讲民主而不强调人权。
  

最近,俞可平先生撰文指出,《民主是个好东西》。民主固然是个好东西,但人权更是基础。没有人权的基础,民主只是空中楼阁、无本之木。

考诸人类历史轨迹,人性的觉醒,人道观念的确立,人权价值的普及,才使人类文明获得长足的进步。人权这一概念,其实是卑之无甚高论的。这就是生而为人,就理所当然地享有作为人的天赋权利覧其中包括生命权,自由权,追求幸福的权利。

人权作为人类的普适价值,它是每个人的基础信念,是社会全体成员的最大公因式,是各党派各种社会团体真诚合作的基础,是一个社会走向文明进步的标尺,是社会这部巨大机器和谐运转的必不可少的润滑剂。
从政权的合法性上来说,这就是政府是建立在人民同意的基础之上。当这个政权蜕变、堕落或异化成了奴役人民的苛政暴政时,人民有权利用一切手段将其推翻,而代之以人民信任的当政者。而不是不管其如何害民,如何丧尽天良,而只能听之任之。不能用煽动颠覆的罪名,对质疑政权合法性的人们进行迫害。

从人民权利的保障角度来说,这就是当人们受到奴役和迫害的时候,有呐喊和伸冤的权利,有寻求公正解决的渠道;而不是对呐喊和伸冤的人们进行非法围追堵截,甚至是非人的虐待和关押;而不是逼迫受苦受侵害的人们诉诸暴力。

从言论自由的角度来说,这就是当你看到当政者的种种谬误、而直言批评当政者的时候,你不会因此而被恼羞成怒的当政者关进大牢。要使得当政者有所顾忌,而不至于肆无忌惮、为所欲为。从而使得当政者在人民的严厉监督和巨大压力之下,只能老老实实地为人民谋福祉,而没有将公权转化为私权、并进行大肆搜刮的可能性。

可笑的是,今天的弄权者一直将人权解释为生存权和发展权。这仅仅是猪权,绝不是人权。可笑的是,今天的当政者,虽然签署了两个国际人权公约,但他们仅仅是作为欺骗国际社会的一个作秀工具。他们对内对外两张皮,对内严厉钳制人民口舌,对良心正义人士进行大肆抓捕和非法关押,并把我民族精华和社会良心作为向国际社会讨价还价的人质。对外则装扮出一副开明的样子。这叫"内紧外松"。

真正的人民政府,视保障人权为其自身存在的基础。而反人民、反社会、反文明进步的政权,才视人权为洪水猛兽。一个没有人权保障的社会,人民只能跪倒在强权者的膝下,只能充当当权者的顺服奴仆。连众多的中共党员,都变成了当政者的奴隶,变成了一组毫无意义的数字。一旦有人试图不当奴隶,就会受到当权者的严酷迫害,就会遭到做惯了奴隶的人们群起而攻之。而一个现代化的国家,绝不可能由一群奴隶来建成的。一个民族的振兴,也绝不可能由一群奴隶来完成的。

一个没有人权保障的社会,人们的思维方式和表达方式,只能在当政者的窠臼中徊转折冲。当政者为了愚民和弱智的需要,时刻要求人们与当政者保持一致。并设置了数不清的思想的禁区,言论的雷池。人们稍有不慎,就逾越了禁区,踩上了雷池经过几十年的积累增益,这样的国家或民族,只能是一片精神的荒原,只能是一片文化的沙漠。如果默许这精神荒原和文化沙漠的长期存在,我们的国家和民族,将有可能永远被开除球籍。

一个没有人权保障的社会,司法系统也成了当政者的恶奴。当人们遭到暴政的奴役和侵害时,只能呼天不应叫地不灵,只能走投无路,因而产生了一波波上访大军。别以为这只是斗米小民的不幸!君不见当年身为国家主席之尊的刘少奇,他一生助纣为虐,他一生为虎作伥,从来没有想到过要保障人权和尊重宪法。当他自身也处于非法迫害的危急之中时,他才想到人权和宪法,并拿出宪法来,要求人们保障他的人权云云。但这时已经晚了,他只能沉冤九泉。

一个没有人权保障的社会,特权畸形疯长,官本位意识异常浓郁。人们魂萦梦系的,只是如何揽权谋私。为了达到揽权谋私之目的,可以不择一切手段。在这个官本位意识浓郁的社会,官衔的大小,才是衡量一个人社会价值的唯一尺度。什么品行端正,什么人格伟大,什么灵魂高贵,什么才能突出等等,能值多少钱一斤?以致今天的中国社会,灵魂卑污,人格扭曲,道德堕落,人欲横流。

一个没有人权保障的社会,人们只能说假话来掩盖自己的真实意图。乃需要整天戴着假面具,才能保全性命于乱世。经过长期的熏陶传染,从而养成了一种普遍性的二重人格,从而营造了一种直道不容的社会氛围。而众多二重人格的国人存在,往往让世界人士侧目而视,也让国内良心正义人士感到脸红耳热。在这样的社会里,人们只能当面说假话而背后做鬼事。使得真诚纯洁的人们到处碰壁,甚至是走投无路。如果有人想以真诚、善良、宽容来倡导传统美德,就不容于这些心虚而又邪恶的当政者,就会遭到这些心虚而又邪恶的当政者丧心病狂的迫害。

一个没有人权保障的社会,人们出于保命的本能,只能痛苦地苟且偷生。人们的聪明才智被窒息,社会的活力被消除,民族的前途被引向黑暗和腐败。在这样的社会里,人性之恶获得了充分的张扬,人性之善得到了空前的压抑。社会劣胜优败,逆向淘汰;官员灵魂卑污,沐猴而冠。

一个没有人权保障的社会,兽性党性张扬,人性人道迷失。是故在中共建政之后,才有历次人祸政灾,才有八千多万中国人死于非命,才有中共自身的历代高官党魁,今天势焰熏天,权顷朝野,明天就呼天不应,入地无门。今天是权贵,明日为楚囚。早上腰缠万贯,暮夜一文不名。所有这一切,这完全取决于当权者的个人好恶,也取决于他本人的"低首下心、投机钻营、厚颜无耻、奴仆自视"之本领。一切毫无规律可循。连最讲人道精神的医疗系统,都成了专政的工具,都成了践踏人权的机器。

一个没有人权保障的社会,人的自由、尊严甚至生命,都处于特权的奴役威胁之中,甚或成了当政者固权保位的工具。人们常常处于"世事如梦,生命无常"的恐惧之中。这就迫使人们得过且过、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这就迫使人们只顾眼前利益而不顾长远打算,这就促使整个社会机会主义横行、投机取巧浓郁,整个社会呈现出了末世衰败的景象覧急功近利、竭泽而渔,浮躁浅薄、猥琐卑污,保命第一、灾难生存,假冒伪劣充斥、劣币驱除良币。
 
如此等等。一言以蔽之,民主的基础是人权。俞可平文章讲民主而不强调人权,是其不足。所以我要写这篇短文补充。





民主的基础是人权。俞可平文章讲民主而不强调人权。
  

最近,俞可平先生撰文指出,《民主是个好东西》。民主固然是个好东西,但人权更是基础。没有人权的基础,民主只是空中楼阁、无本之木。

考诸人类历史轨迹,人性的觉醒,人道观念的确立,人权价值的普及,才使人类文明获得长足的进步。人权这一概念,其实是卑之无甚高论的。这就是生而为人,就理所当然地享有作为人的天赋权利覧其中包括生命权,自由权,追求幸福的权利。

人权作为人类的普适价值,它是每个人的基础信念,是社会全体成员的最大公因式,是各党派各种社会团体真诚合作的基础,是一个社会走向文明进步的标尺,是社会这部巨大机器和谐运转的必不可少的润滑剂。
从政权的合法性上来说,这就是政府是建立在人民同意的基础之上。当这个政权蜕变、堕落或异化成了奴役人民的苛政暴政时,人民有权利用一切手段将其推翻,而代之以人民信任的当政者。而不是不管其如何害民,如何丧尽天良,而只能听之任之。不能用煽动颠覆的罪名,对质疑政权合法性的人们进行迫害。

从人民权利的保障角度来说,这就是当人们受到奴役和迫害的时候,有呐喊和伸冤的权利,有寻求公正解决的渠道;而不是对呐喊和伸冤的人们进行非法围追堵截,甚至是非人的虐待和关押;而不是逼迫受苦受侵害的人们诉诸暴力。

从言论自由的角度来说,这就是当你看到当政者的种种谬误、而直言批评当政者的时候,你不会因此而被恼羞成怒的当政者关进大牢。要使得当政者有所顾忌,而不至于肆无忌惮、为所欲为。从而使得当政者在人民的严厉监督和巨大压力之下,只能老老实实地为人民谋福祉,而没有将公权转化为私权、并进行大肆搜刮的可能性。

可笑的是,今天的弄权者一直将人权解释为生存权和发展权。这仅仅是猪权,绝不是人权。可笑的是,今天的当政者,虽然签署了两个国际人权公约,但他们仅仅是作为欺骗国际社会的一个作秀工具。他们对内对外两张皮,对内严厉钳制人民口舌,对良心正义人士进行大肆抓捕和非法关押,并把我民族精华和社会良心作为向国际社会讨价还价的人质。对外则装扮出一副开明的样子。这叫"内紧外松"。

真正的人民政府,视保障人权为其自身存在的基础。而反人民、反社会、反文明进步的政权,才视人权为洪水猛兽。一个没有人权保障的社会,人民只能跪倒在强权者的膝下,只能充当当权者的顺服奴仆。连众多的中共党员,都变成了当政者的奴隶,变成了一组毫无意义的数字。一旦有人试图不当奴隶,就会受到当权者的严酷迫害,就会遭到做惯了奴隶的人们群起而攻之。而一个现代化的国家,绝不可能由一群奴隶来建成的。一个民族的振兴,也绝不可能由一群奴隶来完成的。

一个没有人权保障的社会,人们的思维方式和表达方式,只能在当政者的窠臼中徊转折冲。当政者为了愚民和弱智的需要,时刻要求人们与当政者保持一致。并设置了数不清的思想的禁区,言论的雷池。人们稍有不慎,就逾越了禁区,踩上了雷池经过几十年的积累增益,这样的国家或民族,只能是一片精神的荒原,只能是一片文化的沙漠。如果默许这精神荒原和文化沙漠的长期存在,我们的国家和民族,将有可能永远被开除球籍。

一个没有人权保障的社会,司法系统也成了当政者的恶奴。当人们遭到暴政的奴役和侵害时,只能呼天不应叫地不灵,只能走投无路,因而产生了一波波上访大军。别以为这只是斗米小民的不幸!君不见当年身为国家主席之尊的刘少奇,他一生助纣为虐,他一生为虎作伥,从来没有想到过要保障人权和尊重宪法。当他自身也处于非法迫害的危急之中时,他才想到人权和宪法,并拿出宪法来,要求人们保障他的人权云云。但这时已经晚了,他只能沉冤九泉。

一个没有人权保障的社会,特权畸形疯长,官本位意识异常浓郁。人们魂萦梦系的,只是如何揽权谋私。为了达到揽权谋私之目的,可以不择一切手段。在这个官本位意识浓郁的社会,官衔的大小,才是衡量一个人社会价值的唯一尺度。什么品行端正,什么人格伟大,什么灵魂高贵,什么才能突出等等,能值多少钱一斤?以致今天的中国社会,灵魂卑污,人格扭曲,道德堕落,人欲横流。

一个没有人权保障的社会,人们只能说假话来掩盖自己的真实意图。乃需要整天戴着假面具,才能保全性命于乱世。经过长期的熏陶传染,从而养成了一种普遍性的二重人格,从而营造了一种直道不容的社会氛围。而众多二重人格的国人存在,往往让世界人士侧目而视,也让国内良心正义人士感到脸红耳热。在这样的社会里,人们只能当面说假话而背后做鬼事。使得真诚纯洁的人们到处碰壁,甚至是走投无路。如果有人想以真诚、善良、宽容来倡导传统美德,就不容于这些心虚而又邪恶的当政者,就会遭到这些心虚而又邪恶的当政者丧心病狂的迫害。

一个没有人权保障的社会,人们出于保命的本能,只能痛苦地苟且偷生。人们的聪明才智被窒息,社会的活力被消除,民族的前途被引向黑暗和腐败。在这样的社会里,人性之恶获得了充分的张扬,人性之善得到了空前的压抑。社会劣胜优败,逆向淘汰;官员灵魂卑污,沐猴而冠。

一个没有人权保障的社会,兽性党性张扬,人性人道迷失。是故在中共建政之后,才有历次人祸政灾,才有八千多万中国人死于非命,才有中共自身的历代高官党魁,今天势焰熏天,权顷朝野,明天就呼天不应,入地无门。今天是权贵,明日为楚囚。早上腰缠万贯,暮夜一文不名。所有这一切,这完全取决于当权者的个人好恶,也取决于他本人的"低首下心、投机钻营、厚颜无耻、奴仆自视"之本领。一切毫无规律可循。连最讲人道精神的医疗系统,都成了专政的工具,都成了践踏人权的机器。

一个没有人权保障的社会,人的自由、尊严甚至生命,都处于特权的奴役威胁之中,甚或成了当政者固权保位的工具。人们常常处于"世事如梦,生命无常"的恐惧之中。这就迫使人们得过且过、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这就迫使人们只顾眼前利益而不顾长远打算,这就促使整个社会机会主义横行、投机取巧浓郁,整个社会呈现出了末世衰败的景象覧急功近利、竭泽而渔,浮躁浅薄、猥琐卑污,保命第一、灾难生存,假冒伪劣充斥、劣币驱除良币。
 
如此等等。一言以蔽之,民主的基础是人权。俞可平文章讲民主而不强调人权,是其不足。所以我要写这篇短文补充。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