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师涛的诗
师涛




六月

所有的日子

都绕不过六月
六月,我的心脏死了
我的诗歌死了
我的恋人
也死在浪漫的血泊里
           
六月,烈日烧开皮肤
露出伤口的真相
六月,鱼儿离开血红的海水
游向另一处冬眠之地
六月,大地变形、河流无声
成堆的信札已无法送到死者手中
  
(2004.6.9)


复活
──写给天安门母亲

我爬到聋子耳边
把一阵密集的枪声叫醒
我爬到盲人的面前
为他描述一幅
关于死亡的画面
  
我爬到一团影子里
抚摩冰冷的心跳
我爬到百货公司拥挤的人群中
为自己寻找一件御寒的身躯
  
我爬到寂静的课堂
让自己学会发出真实的声音
我爬到恋人的窗前
看到她在和自己的思念跳舞
  
我爬上教堂的尖顶
想听到人们忏悔的气息
我爬到烈士墓园的草丛间
想看到自己如初夏的野花般复活
  
我打开惠特曼的《草叶集》
一行一行地读,一字一句
填充着我年轻蓬勃的血液
我的眼睛,在一排排点燃的烛光中复活!
  
我的手,触摸着钢琴,那键盘
正在弹奏一曲《欢乐颂》──
我是哀乐中的英雄
但也曾是人间的快乐王子!
  
我整夜整夜地
蜷缩在母亲的床前
听她对着空白的墙壁
呼唤她可爱的儿女归来
  
我没有打扰她,我也
听不见她的哭声,听不见
时光无声地消磨着她的
悲痛。我离她如此的近呵
  
我生怕会在歌声里发生可怕的
事。我关上窗户,让月光
躲在锁着的柜子里面
幼时录制的唱片印满母亲的指痕
  
一本《成长日记》上,写着我的名字
但最后的那段文字之后,再没有注明
日期: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
一切都来不及写,一切永无法再写!

一行眼泪落在地上
我把它们踩碎,踩进土里
我不想让别人看见
这哭声里埋藏着清醒的仇恨!
  
我站在戒备森严的广场上
对着冷漠的人群一遍一遍叫喊:
我没发疯!我的双脚仍然顽强地
矗立在坚硬的地砖上、同伴的血泊中
  
我站立在这里,我是青春的代言人
密密守护着一段孩子的心香
那四面八方的鲜花荡起白色的秋千
永远不让我的母亲孤独地守望
  
(2004.6.2)


安息日(8首)


1、安息日

我在水中的泡影
洗清了前夜的宿醉
谁的一只酒杯
如此沉重
犹如宫殿被政变的阴谋包围
  
一首诗,越写越短
直到目光衰老
看苍生如草芥
黑镜头里面孔的故事
被重复放大,又反复缩小
  
2、悲剧临近
  
悲剧正在临近
而我竟视而不见
我收拾好一只行李包
不知灵魂将在何处寄宿
  
我的额头已被
打上永久的十字伤疤
却要每天面对众人
对人类经历阐释或评说
  
3、答案
  
一只烟给了我信仰的力量
一个下午的沉思
一段《圣经》故事
一张被屠刀砍得乱七八糟的
儿童的脸
给了我信仰的力量
  
有什么方法比
杀死一个人的信仰
更残酷呢?
他们正在找我
他们荷枪实弹,准备破门而入
我正为他们准备好一个现成的答案
  
4、《末日浩劫》
  
末日不会在一个下午
突然来临
除非一部叫作
《末日浩劫》的电影
会带来这种神奇的预感
  
但是我总觉得,有人
突然敲门
递过来一张传票,说:
先生,你被捕了,
我们找你好久了!
  
我盯着紧闭的门
我想冲出去
对满街的便衣警察
狂叫:
你们,不会等到那一天!
  
5、手
  
安息日
我的嘴巴好清闲
我的舌头好腼腆
紧握着笔记本的有力的手
开始了流亡生涯
  
我和死亡的距离
只隔着一道门
我猜想着,谁会是
那一只按下死刑电钮的手
那只刚刚离开妻子乳房的
  
无比温暖的大手
  
6、请别伤害我
  
眼泪平安地落在
张开的《圣经》里
它没有让我品尝
酸涩的味道
有人用你的名义在驱魔
  
有人用你的名义包扎住
额头上的伤口
有人在深夜里为你祈祷
因为黑暗是最昂贵的装饰
烫金的字母会说话:
  
请别伤害我!
  
7、爱与痛的边缘
  
恋爱中的犀牛
用梦境遮掩自己
在战争中受伤的一条腿
它在静夜中沉思
爱与痛的边缘有着感人至深的力量
  
但是它毫不掩饰
为和平而拼死的决心
岁月不会放过任何
稍纵即逝的爱情
就好象枪声不会放过反抗者的仇恨
  
8、空谈
  
在咖啡厅、小酒馆、滨河大道旁
在高楼大厦神秘的玻璃墙内
在枕边的低语中、在黑夜的独白里
在通向牢笼的漫长的石子路上---
  
只有空谈,那微薄的同情:
我们怎么办?
在拯救世界
把我们灵魂从睡梦中连根拔起
  
(2004.6.21)








六月

所有的日子

都绕不过六月
六月,我的心脏死了
我的诗歌死了
我的恋人
也死在浪漫的血泊里
           
六月,烈日烧开皮肤
露出伤口的真相
六月,鱼儿离开血红的海水
游向另一处冬眠之地
六月,大地变形、河流无声
成堆的信札已无法送到死者手中
  
(2004.6.9)


复活
──写给天安门母亲

我爬到聋子耳边
把一阵密集的枪声叫醒
我爬到盲人的面前
为他描述一幅
关于死亡的画面
  
我爬到一团影子里
抚摩冰冷的心跳
我爬到百货公司拥挤的人群中
为自己寻找一件御寒的身躯
  
我爬到寂静的课堂
让自己学会发出真实的声音
我爬到恋人的窗前
看到她在和自己的思念跳舞
  
我爬上教堂的尖顶
想听到人们忏悔的气息
我爬到烈士墓园的草丛间
想看到自己如初夏的野花般复活
  
我打开惠特曼的《草叶集》
一行一行地读,一字一句
填充着我年轻蓬勃的血液
我的眼睛,在一排排点燃的烛光中复活!
  
我的手,触摸着钢琴,那键盘
正在弹奏一曲《欢乐颂》──
我是哀乐中的英雄
但也曾是人间的快乐王子!
  
我整夜整夜地
蜷缩在母亲的床前
听她对着空白的墙壁
呼唤她可爱的儿女归来
  
我没有打扰她,我也
听不见她的哭声,听不见
时光无声地消磨着她的
悲痛。我离她如此的近呵
  
我生怕会在歌声里发生可怕的
事。我关上窗户,让月光
躲在锁着的柜子里面
幼时录制的唱片印满母亲的指痕
  
一本《成长日记》上,写着我的名字
但最后的那段文字之后,再没有注明
日期: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
一切都来不及写,一切永无法再写!

一行眼泪落在地上
我把它们踩碎,踩进土里
我不想让别人看见
这哭声里埋藏着清醒的仇恨!
  
我站在戒备森严的广场上
对着冷漠的人群一遍一遍叫喊:
我没发疯!我的双脚仍然顽强地
矗立在坚硬的地砖上、同伴的血泊中
  
我站立在这里,我是青春的代言人
密密守护着一段孩子的心香
那四面八方的鲜花荡起白色的秋千
永远不让我的母亲孤独地守望
  
(2004.6.2)


安息日(8首)


1、安息日

我在水中的泡影
洗清了前夜的宿醉
谁的一只酒杯
如此沉重
犹如宫殿被政变的阴谋包围
  
一首诗,越写越短
直到目光衰老
看苍生如草芥
黑镜头里面孔的故事
被重复放大,又反复缩小
  
2、悲剧临近
  
悲剧正在临近
而我竟视而不见
我收拾好一只行李包
不知灵魂将在何处寄宿
  
我的额头已被
打上永久的十字伤疤
却要每天面对众人
对人类经历阐释或评说
  
3、答案
  
一只烟给了我信仰的力量
一个下午的沉思
一段《圣经》故事
一张被屠刀砍得乱七八糟的
儿童的脸
给了我信仰的力量
  
有什么方法比
杀死一个人的信仰
更残酷呢?
他们正在找我
他们荷枪实弹,准备破门而入
我正为他们准备好一个现成的答案
  
4、《末日浩劫》
  
末日不会在一个下午
突然来临
除非一部叫作
《末日浩劫》的电影
会带来这种神奇的预感
  
但是我总觉得,有人
突然敲门
递过来一张传票,说:
先生,你被捕了,
我们找你好久了!
  
我盯着紧闭的门
我想冲出去
对满街的便衣警察
狂叫:
你们,不会等到那一天!
  
5、手
  
安息日
我的嘴巴好清闲
我的舌头好腼腆
紧握着笔记本的有力的手
开始了流亡生涯
  
我和死亡的距离
只隔着一道门
我猜想着,谁会是
那一只按下死刑电钮的手
那只刚刚离开妻子乳房的
  
无比温暖的大手
  
6、请别伤害我
  
眼泪平安地落在
张开的《圣经》里
它没有让我品尝
酸涩的味道
有人用你的名义在驱魔
  
有人用你的名义包扎住
额头上的伤口
有人在深夜里为你祈祷
因为黑暗是最昂贵的装饰
烫金的字母会说话:
  
请别伤害我!
  
7、爱与痛的边缘
  
恋爱中的犀牛
用梦境遮掩自己
在战争中受伤的一条腿
它在静夜中沉思
爱与痛的边缘有着感人至深的力量
  
但是它毫不掩饰
为和平而拼死的决心
岁月不会放过任何
稍纵即逝的爱情
就好象枪声不会放过反抗者的仇恨
  
8、空谈
  
在咖啡厅、小酒馆、滨河大道旁
在高楼大厦神秘的玻璃墙内
在枕边的低语中、在黑夜的独白里
在通向牢笼的漫长的石子路上---
  
只有空谈,那微薄的同情:
我们怎么办?
在拯救世界
把我们灵魂从睡梦中连根拔起
  
(2004.6.21)








六月

所有的日子

都绕不过六月
六月,我的心脏死了
我的诗歌死了
我的恋人
也死在浪漫的血泊里
           
六月,烈日烧开皮肤
露出伤口的真相
六月,鱼儿离开血红的海水
游向另一处冬眠之地
六月,大地变形、河流无声
成堆的信札已无法送到死者手中
  
(2004.6.9)


复活
──写给天安门母亲

我爬到聋子耳边
把一阵密集的枪声叫醒
我爬到盲人的面前
为他描述一幅
关于死亡的画面
  
我爬到一团影子里
抚摩冰冷的心跳
我爬到百货公司拥挤的人群中
为自己寻找一件御寒的身躯
  
我爬到寂静的课堂
让自己学会发出真实的声音
我爬到恋人的窗前
看到她在和自己的思念跳舞
  
我爬上教堂的尖顶
想听到人们忏悔的气息
我爬到烈士墓园的草丛间
想看到自己如初夏的野花般复活
  
我打开惠特曼的《草叶集》
一行一行地读,一字一句
填充着我年轻蓬勃的血液
我的眼睛,在一排排点燃的烛光中复活!
  
我的手,触摸着钢琴,那键盘
正在弹奏一曲《欢乐颂》──
我是哀乐中的英雄
但也曾是人间的快乐王子!
  
我整夜整夜地
蜷缩在母亲的床前
听她对着空白的墙壁
呼唤她可爱的儿女归来
  
我没有打扰她,我也
听不见她的哭声,听不见
时光无声地消磨着她的
悲痛。我离她如此的近呵
  
我生怕会在歌声里发生可怕的
事。我关上窗户,让月光
躲在锁着的柜子里面
幼时录制的唱片印满母亲的指痕
  
一本《成长日记》上,写着我的名字
但最后的那段文字之后,再没有注明
日期: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
一切都来不及写,一切永无法再写!

一行眼泪落在地上
我把它们踩碎,踩进土里
我不想让别人看见
这哭声里埋藏着清醒的仇恨!
  
我站在戒备森严的广场上
对着冷漠的人群一遍一遍叫喊:
我没发疯!我的双脚仍然顽强地
矗立在坚硬的地砖上、同伴的血泊中
  
我站立在这里,我是青春的代言人
密密守护着一段孩子的心香
那四面八方的鲜花荡起白色的秋千
永远不让我的母亲孤独地守望
  
(2004.6.2)


安息日(8首)


1、安息日

我在水中的泡影
洗清了前夜的宿醉
谁的一只酒杯
如此沉重
犹如宫殿被政变的阴谋包围
  
一首诗,越写越短
直到目光衰老
看苍生如草芥
黑镜头里面孔的故事
被重复放大,又反复缩小
  
2、悲剧临近
  
悲剧正在临近
而我竟视而不见
我收拾好一只行李包
不知灵魂将在何处寄宿
  
我的额头已被
打上永久的十字伤疤
却要每天面对众人
对人类经历阐释或评说
  
3、答案
  
一只烟给了我信仰的力量
一个下午的沉思
一段《圣经》故事
一张被屠刀砍得乱七八糟的
儿童的脸
给了我信仰的力量
  
有什么方法比
杀死一个人的信仰
更残酷呢?
他们正在找我
他们荷枪实弹,准备破门而入
我正为他们准备好一个现成的答案
  
4、《末日浩劫》
  
末日不会在一个下午
突然来临
除非一部叫作
《末日浩劫》的电影
会带来这种神奇的预感
  
但是我总觉得,有人
突然敲门
递过来一张传票,说:
先生,你被捕了,
我们找你好久了!
  
我盯着紧闭的门
我想冲出去
对满街的便衣警察
狂叫:
你们,不会等到那一天!
  
5、手
  
安息日
我的嘴巴好清闲
我的舌头好腼腆
紧握着笔记本的有力的手
开始了流亡生涯
  
我和死亡的距离
只隔着一道门
我猜想着,谁会是
那一只按下死刑电钮的手
那只刚刚离开妻子乳房的
  
无比温暖的大手
  
6、请别伤害我
  
眼泪平安地落在
张开的《圣经》里
它没有让我品尝
酸涩的味道
有人用你的名义在驱魔
  
有人用你的名义包扎住
额头上的伤口
有人在深夜里为你祈祷
因为黑暗是最昂贵的装饰
烫金的字母会说话:
  
请别伤害我!
  
7、爱与痛的边缘
  
恋爱中的犀牛
用梦境遮掩自己
在战争中受伤的一条腿
它在静夜中沉思
爱与痛的边缘有着感人至深的力量
  
但是它毫不掩饰
为和平而拼死的决心
岁月不会放过任何
稍纵即逝的爱情
就好象枪声不会放过反抗者的仇恨
  
8、空谈
  
在咖啡厅、小酒馆、滨河大道旁
在高楼大厦神秘的玻璃墙内
在枕边的低语中、在黑夜的独白里
在通向牢笼的漫长的石子路上---
  
只有空谈,那微薄的同情:
我们怎么办?
在拯救世界
把我们灵魂从睡梦中连根拔起
  
(2004.6.21)








六月

所有的日子

都绕不过六月
六月,我的心脏死了
我的诗歌死了
我的恋人
也死在浪漫的血泊里
           
六月,烈日烧开皮肤
露出伤口的真相
六月,鱼儿离开血红的海水
游向另一处冬眠之地
六月,大地变形、河流无声
成堆的信札已无法送到死者手中
  
(2004.6.9)


复活
──写给天安门母亲

我爬到聋子耳边
把一阵密集的枪声叫醒
我爬到盲人的面前
为他描述一幅
关于死亡的画面
  
我爬到一团影子里
抚摩冰冷的心跳
我爬到百货公司拥挤的人群中
为自己寻找一件御寒的身躯
  
我爬到寂静的课堂
让自己学会发出真实的声音
我爬到恋人的窗前
看到她在和自己的思念跳舞
  
我爬上教堂的尖顶
想听到人们忏悔的气息
我爬到烈士墓园的草丛间
想看到自己如初夏的野花般复活
  
我打开惠特曼的《草叶集》
一行一行地读,一字一句
填充着我年轻蓬勃的血液
我的眼睛,在一排排点燃的烛光中复活!
  
我的手,触摸着钢琴,那键盘
正在弹奏一曲《欢乐颂》──
我是哀乐中的英雄
但也曾是人间的快乐王子!
  
我整夜整夜地
蜷缩在母亲的床前
听她对着空白的墙壁
呼唤她可爱的儿女归来
  
我没有打扰她,我也
听不见她的哭声,听不见
时光无声地消磨着她的
悲痛。我离她如此的近呵
  
我生怕会在歌声里发生可怕的
事。我关上窗户,让月光
躲在锁着的柜子里面
幼时录制的唱片印满母亲的指痕
  
一本《成长日记》上,写着我的名字
但最后的那段文字之后,再没有注明
日期: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
一切都来不及写,一切永无法再写!

一行眼泪落在地上
我把它们踩碎,踩进土里
我不想让别人看见
这哭声里埋藏着清醒的仇恨!
  
我站在戒备森严的广场上
对着冷漠的人群一遍一遍叫喊:
我没发疯!我的双脚仍然顽强地
矗立在坚硬的地砖上、同伴的血泊中
  
我站立在这里,我是青春的代言人
密密守护着一段孩子的心香
那四面八方的鲜花荡起白色的秋千
永远不让我的母亲孤独地守望
  
(2004.6.2)


安息日(8首)


1、安息日

我在水中的泡影
洗清了前夜的宿醉
谁的一只酒杯
如此沉重
犹如宫殿被政变的阴谋包围
  
一首诗,越写越短
直到目光衰老
看苍生如草芥
黑镜头里面孔的故事
被重复放大,又反复缩小
  
2、悲剧临近
  
悲剧正在临近
而我竟视而不见
我收拾好一只行李包
不知灵魂将在何处寄宿
  
我的额头已被
打上永久的十字伤疤
却要每天面对众人
对人类经历阐释或评说
  
3、答案
  
一只烟给了我信仰的力量
一个下午的沉思
一段《圣经》故事
一张被屠刀砍得乱七八糟的
儿童的脸
给了我信仰的力量
  
有什么方法比
杀死一个人的信仰
更残酷呢?
他们正在找我
他们荷枪实弹,准备破门而入
我正为他们准备好一个现成的答案
  
4、《末日浩劫》
  
末日不会在一个下午
突然来临
除非一部叫作
《末日浩劫》的电影
会带来这种神奇的预感
  
但是我总觉得,有人
突然敲门
递过来一张传票,说:
先生,你被捕了,
我们找你好久了!
  
我盯着紧闭的门
我想冲出去
对满街的便衣警察
狂叫:
你们,不会等到那一天!
  
5、手
  
安息日
我的嘴巴好清闲
我的舌头好腼腆
紧握着笔记本的有力的手
开始了流亡生涯
  
我和死亡的距离
只隔着一道门
我猜想着,谁会是
那一只按下死刑电钮的手
那只刚刚离开妻子乳房的
  
无比温暖的大手
  
6、请别伤害我
  
眼泪平安地落在
张开的《圣经》里
它没有让我品尝
酸涩的味道
有人用你的名义在驱魔
  
有人用你的名义包扎住
额头上的伤口
有人在深夜里为你祈祷
因为黑暗是最昂贵的装饰
烫金的字母会说话:
  
请别伤害我!
  
7、爱与痛的边缘
  
恋爱中的犀牛
用梦境遮掩自己
在战争中受伤的一条腿
它在静夜中沉思
爱与痛的边缘有着感人至深的力量
  
但是它毫不掩饰
为和平而拼死的决心
岁月不会放过任何
稍纵即逝的爱情
就好象枪声不会放过反抗者的仇恨
  
8、空谈
  
在咖啡厅、小酒馆、滨河大道旁
在高楼大厦神秘的玻璃墙内
在枕边的低语中、在黑夜的独白里
在通向牢笼的漫长的石子路上---
  
只有空谈,那微薄的同情:
我们怎么办?
在拯救世界
把我们灵魂从睡梦中连根拔起
  
(2004.6.21)








六月

所有的日子

都绕不过六月
六月,我的心脏死了
我的诗歌死了
我的恋人
也死在浪漫的血泊里
           
六月,烈日烧开皮肤
露出伤口的真相
六月,鱼儿离开血红的海水
游向另一处冬眠之地
六月,大地变形、河流无声
成堆的信札已无法送到死者手中
  
(2004.6.9)


复活
──写给天安门母亲

我爬到聋子耳边
把一阵密集的枪声叫醒
我爬到盲人的面前
为他描述一幅
关于死亡的画面
  
我爬到一团影子里
抚摩冰冷的心跳
我爬到百货公司拥挤的人群中
为自己寻找一件御寒的身躯
  
我爬到寂静的课堂
让自己学会发出真实的声音
我爬到恋人的窗前
看到她在和自己的思念跳舞
  
我爬上教堂的尖顶
想听到人们忏悔的气息
我爬到烈士墓园的草丛间
想看到自己如初夏的野花般复活
  
我打开惠特曼的《草叶集》
一行一行地读,一字一句
填充着我年轻蓬勃的血液
我的眼睛,在一排排点燃的烛光中复活!
  
我的手,触摸着钢琴,那键盘
正在弹奏一曲《欢乐颂》──
我是哀乐中的英雄
但也曾是人间的快乐王子!
  
我整夜整夜地
蜷缩在母亲的床前
听她对着空白的墙壁
呼唤她可爱的儿女归来
  
我没有打扰她,我也
听不见她的哭声,听不见
时光无声地消磨着她的
悲痛。我离她如此的近呵
  
我生怕会在歌声里发生可怕的
事。我关上窗户,让月光
躲在锁着的柜子里面
幼时录制的唱片印满母亲的指痕
  
一本《成长日记》上,写着我的名字
但最后的那段文字之后,再没有注明
日期: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
一切都来不及写,一切永无法再写!

一行眼泪落在地上
我把它们踩碎,踩进土里
我不想让别人看见
这哭声里埋藏着清醒的仇恨!
  
我站在戒备森严的广场上
对着冷漠的人群一遍一遍叫喊:
我没发疯!我的双脚仍然顽强地
矗立在坚硬的地砖上、同伴的血泊中
  
我站立在这里,我是青春的代言人
密密守护着一段孩子的心香
那四面八方的鲜花荡起白色的秋千
永远不让我的母亲孤独地守望
  
(2004.6.2)


安息日(8首)


1、安息日

我在水中的泡影
洗清了前夜的宿醉
谁的一只酒杯
如此沉重
犹如宫殿被政变的阴谋包围
  
一首诗,越写越短
直到目光衰老
看苍生如草芥
黑镜头里面孔的故事
被重复放大,又反复缩小
  
2、悲剧临近
  
悲剧正在临近
而我竟视而不见
我收拾好一只行李包
不知灵魂将在何处寄宿
  
我的额头已被
打上永久的十字伤疤
却要每天面对众人
对人类经历阐释或评说
  
3、答案
  
一只烟给了我信仰的力量
一个下午的沉思
一段《圣经》故事
一张被屠刀砍得乱七八糟的
儿童的脸
给了我信仰的力量
  
有什么方法比
杀死一个人的信仰
更残酷呢?
他们正在找我
他们荷枪实弹,准备破门而入
我正为他们准备好一个现成的答案
  
4、《末日浩劫》
  
末日不会在一个下午
突然来临
除非一部叫作
《末日浩劫》的电影
会带来这种神奇的预感
  
但是我总觉得,有人
突然敲门
递过来一张传票,说:
先生,你被捕了,
我们找你好久了!
  
我盯着紧闭的门
我想冲出去
对满街的便衣警察
狂叫:
你们,不会等到那一天!
  
5、手
  
安息日
我的嘴巴好清闲
我的舌头好腼腆
紧握着笔记本的有力的手
开始了流亡生涯
  
我和死亡的距离
只隔着一道门
我猜想着,谁会是
那一只按下死刑电钮的手
那只刚刚离开妻子乳房的
  
无比温暖的大手
  
6、请别伤害我
  
眼泪平安地落在
张开的《圣经》里
它没有让我品尝
酸涩的味道
有人用你的名义在驱魔
  
有人用你的名义包扎住
额头上的伤口
有人在深夜里为你祈祷
因为黑暗是最昂贵的装饰
烫金的字母会说话:
  
请别伤害我!
  
7、爱与痛的边缘
  
恋爱中的犀牛
用梦境遮掩自己
在战争中受伤的一条腿
它在静夜中沉思
爱与痛的边缘有着感人至深的力量
  
但是它毫不掩饰
为和平而拼死的决心
岁月不会放过任何
稍纵即逝的爱情
就好象枪声不会放过反抗者的仇恨
  
8、空谈
  
在咖啡厅、小酒馆、滨河大道旁
在高楼大厦神秘的玻璃墙内
在枕边的低语中、在黑夜的独白里
在通向牢笼的漫长的石子路上---
  
只有空谈,那微薄的同情:
我们怎么办?
在拯救世界
把我们灵魂从睡梦中连根拔起
  
(2004.6.21)








六月

所有的日子

都绕不过六月
六月,我的心脏死了
我的诗歌死了
我的恋人
也死在浪漫的血泊里
           
六月,烈日烧开皮肤
露出伤口的真相
六月,鱼儿离开血红的海水
游向另一处冬眠之地
六月,大地变形、河流无声
成堆的信札已无法送到死者手中
  
(2004.6.9)


复活
──写给天安门母亲

我爬到聋子耳边
把一阵密集的枪声叫醒
我爬到盲人的面前
为他描述一幅
关于死亡的画面
  
我爬到一团影子里
抚摩冰冷的心跳
我爬到百货公司拥挤的人群中
为自己寻找一件御寒的身躯
  
我爬到寂静的课堂
让自己学会发出真实的声音
我爬到恋人的窗前
看到她在和自己的思念跳舞
  
我爬上教堂的尖顶
想听到人们忏悔的气息
我爬到烈士墓园的草丛间
想看到自己如初夏的野花般复活
  
我打开惠特曼的《草叶集》
一行一行地读,一字一句
填充着我年轻蓬勃的血液
我的眼睛,在一排排点燃的烛光中复活!
  
我的手,触摸着钢琴,那键盘
正在弹奏一曲《欢乐颂》──
我是哀乐中的英雄
但也曾是人间的快乐王子!
  
我整夜整夜地
蜷缩在母亲的床前
听她对着空白的墙壁
呼唤她可爱的儿女归来
  
我没有打扰她,我也
听不见她的哭声,听不见
时光无声地消磨着她的
悲痛。我离她如此的近呵
  
我生怕会在歌声里发生可怕的
事。我关上窗户,让月光
躲在锁着的柜子里面
幼时录制的唱片印满母亲的指痕
  
一本《成长日记》上,写着我的名字
但最后的那段文字之后,再没有注明
日期: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
一切都来不及写,一切永无法再写!

一行眼泪落在地上
我把它们踩碎,踩进土里
我不想让别人看见
这哭声里埋藏着清醒的仇恨!
  
我站在戒备森严的广场上
对着冷漠的人群一遍一遍叫喊:
我没发疯!我的双脚仍然顽强地
矗立在坚硬的地砖上、同伴的血泊中
  
我站立在这里,我是青春的代言人
密密守护着一段孩子的心香
那四面八方的鲜花荡起白色的秋千
永远不让我的母亲孤独地守望
  
(2004.6.2)


安息日(8首)


1、安息日

我在水中的泡影
洗清了前夜的宿醉
谁的一只酒杯
如此沉重
犹如宫殿被政变的阴谋包围
  
一首诗,越写越短
直到目光衰老
看苍生如草芥
黑镜头里面孔的故事
被重复放大,又反复缩小
  
2、悲剧临近
  
悲剧正在临近
而我竟视而不见
我收拾好一只行李包
不知灵魂将在何处寄宿
  
我的额头已被
打上永久的十字伤疤
却要每天面对众人
对人类经历阐释或评说
  
3、答案
  
一只烟给了我信仰的力量
一个下午的沉思
一段《圣经》故事
一张被屠刀砍得乱七八糟的
儿童的脸
给了我信仰的力量
  
有什么方法比
杀死一个人的信仰
更残酷呢?
他们正在找我
他们荷枪实弹,准备破门而入
我正为他们准备好一个现成的答案
  
4、《末日浩劫》
  
末日不会在一个下午
突然来临
除非一部叫作
《末日浩劫》的电影
会带来这种神奇的预感
  
但是我总觉得,有人
突然敲门
递过来一张传票,说:
先生,你被捕了,
我们找你好久了!
  
我盯着紧闭的门
我想冲出去
对满街的便衣警察
狂叫:
你们,不会等到那一天!
  
5、手
  
安息日
我的嘴巴好清闲
我的舌头好腼腆
紧握着笔记本的有力的手
开始了流亡生涯
  
我和死亡的距离
只隔着一道门
我猜想着,谁会是
那一只按下死刑电钮的手
那只刚刚离开妻子乳房的
  
无比温暖的大手
  
6、请别伤害我
  
眼泪平安地落在
张开的《圣经》里
它没有让我品尝
酸涩的味道
有人用你的名义在驱魔
  
有人用你的名义包扎住
额头上的伤口
有人在深夜里为你祈祷
因为黑暗是最昂贵的装饰
烫金的字母会说话:
  
请别伤害我!
  
7、爱与痛的边缘
  
恋爱中的犀牛
用梦境遮掩自己
在战争中受伤的一条腿
它在静夜中沉思
爱与痛的边缘有着感人至深的力量
  
但是它毫不掩饰
为和平而拼死的决心
岁月不会放过任何
稍纵即逝的爱情
就好象枪声不会放过反抗者的仇恨
  
8、空谈
  
在咖啡厅、小酒馆、滨河大道旁
在高楼大厦神秘的玻璃墙内
在枕边的低语中、在黑夜的独白里
在通向牢笼的漫长的石子路上---
  
只有空谈,那微薄的同情:
我们怎么办?
在拯救世界
把我们灵魂从睡梦中连根拔起
  
(2004.6.21)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