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点击北京奥运前的农民工命运
牟传珩 (山东)



北京奥运将至,中国农民工从经济到政治的命运都十分堪忧。



2008年北京奥运将至,中国农民工命运再一次成为公众舆论关注的焦点。曾有报道称,北京市奥运立法协调工作小组建议,对于主要从事基础建设项目施工的100万农民工,在奥运会期间"劝返回乡",并且要实行"奥运期间进京人员需县级证明 "政策。这个来自北京市奥运立法协调工作小组的涉及歧视农民工身份建议,一经在各大媒体披露,立即激起了四面八方的一片鞭挞、质疑声浪,纷纷谴责北京政府在借口"奥运安全"的名义,侵害普通公民,特别是农民工的合法权益举措。针对如此北京地方奥运立法计划引发的海内外舆论压力,北京市政府法制办主任又赶紧出面表示相关说法不准确,说因为目前只是 "奥运立法"项目征集阶段提出的问题,有些需要立法的,要按照严格的立法程序来进行(见《北京晚报》9月15日)。 

然而,"奥运期间将劝返农民工"和"奥运期间进京人员需县级证明"等报道并非空穴来风。此据《法制日报》去年9月 19日 报道,奥运期间流动人口数量管理、市区及奥运场馆周边车辆限行、奥运期间休假等问题将不再通过立法予以规范,而由主管部门制定规范性文件。消息说,北京将 分四种不同情况进行管理:在京的流动人口主要是从事城市基础建设项目施工的农民工,在奥运期间劝返回乡。对于流浪乞讨人员,政府将加强救助,特别是以未成年人保护法、妇女权益保护法以及中央十九部委联合发文为依据,对未成年人实施强制性救助。此外,对于废品收购、小美容美发等行业,奥运期间将加强管理,把一部分流动人口挤出北京。而对于外省市进京人口,经请示国务院同意,可以发布通告,限制进京人员数量,如进京人员须出具县级以上证明等,从根本上控制流动人口。另据《河北青年报》报道,河北省政法委书记在一次会议上指出,未来一段时间,河北省要大力实施 "护城河工程",确保不发生影响稳定的事件,确保不发生危险分子、可疑人员和危险物品由河北流入北京的问题。另据一侧消息报道,北京已经以奥运的名义强行关闭了50所农民工子弟学校。又据国际住房权利和驱逐住客问题中心发布的信息,北京市政府已拆掉了丰台区" 上访村"的房屋,而这里聚集了数千名从全国各地到北京上访、向中央政府投诉土地被侵占、强迫拆迁和腐败等问题的人,其中不少是失地农民。

长久以来北京"劝返"、遣送的样本都是老一套。比如,每年政治敏感期间,公安部门都会按照惯例劝返、遣送部分滞留北京的外地人,其理由多是基于"维护社会稳定"以及" 保持良好形象"云云。眼下,北京市城管部门正在奥运会名义下开展"打造与北京奥运会相匹配的整洁、和谐、优美城市环境"活动,大搞市容"大清洗",相关部门纷纷出动,整治城中村、拔掉路边的摊贩,遣送上访者,到处都要"以奥运为本",为奥运开路。这些为迎奥运对"流动人口"管理的事实,足以说明北京市奥运立法协调工作小组建议正在实施中。

其实北京"流动人口"说法的主体就是失地农民和农民工,其潜意识里还是过去基于户籍歧视政策,将农民进城贬之为"盲流"的看法。中共中央曾在1953年、1954年、1955年和1957年连续四次发出指示,阻止农民流入城市,实施控制城市人口规模的政策,并要求城乡户口管理部门严格户籍管理。从此,农民向城市迁徙被官方贬称之为"盲流"。 1958年1月9日中共第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91次会议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户口登记条例》,该条例第10条第2款明确规定:"公民由农村迁往城市,必须持有城市劳动部门的录用证明,学校的录取证明,或者城市户口登记机关的准予迁入的证明,向常住地户口登记机关申请办理迁出手续。"这种极为严厉的户籍制度,霸道地把农村人口终生排斥在城市体制之外。

中国"改革开放"后,农田大量被侵占,农民失地严重,他们便被迫进城打工。于是城市发明了"农民工"一词。所谓"农民工"是 指以农民身份在城市打工,且徘徊于城市与农村边缘的两栖弱势群体。但他们社会地位极其卑微,毫无人权保障,且受城里人的人格与法律双重歧视、排斥。他们大 多从事高难风险、又脏又累,无人问津的行道,但赚钱少,报酬又常常被克扣与拖欠。然而他们在一些人眼里,又与脏乱差、暴力、不稳定、抢劫、偷盗等联系在一 起。农民工们离乡背井,吃不好,喝不好,享受不到正常的家庭生活和基本人权保障,甚至劳动报酬长期被无故拖欠,但却默默坚守,用他们的汗水为城市建起高楼 大厦。面对如此窘况,他们却还要"头戴安全帽,面对镜头笑"。让我们用一个外国人的视角来观察一下当下中国失地农民和农民工的现状。罗伯特 .威尔在《当前中国工人阶级状况》一文中记述:"农村随着国家对全球市场的不断开放,地方官员大 量向开发商出售土地,对于村民却没有足够的补偿,农村地区的环境破坏非常严重,这个政策让数亿人挣扎于谋生的方法,剥夺了他们从前享受的集体经济的社会支持。超过一亿的人成为城市的打工者,在建筑工地上干活,在新的出口为主的工厂干活,或者最脏最危险的工作,他们缺乏最基本的权利。对于许多打工者来说,在他们半永久地在城市居住下来后条件就越来越糟,因为随着年龄的增大,健康问题就随之而来。"在如今一个迁徙自由的开放时代,如果北京为迎奥运而要以户籍作 为一种 "藩篱",来制造人与人的分裂,以损害广大失地农民和农民工的权益为代价,就是在侵犯弱势群体的基本生存权、吞噬社会的公平与正义。任何公民在京旅游观光、务工劳动等正当权利,都是受宪法和法律保障的,任何时候都不容侵犯,不容歧视,而奥运期间更要保护。北京奥运的市容"大清洗 "不能违背宪法和法律,更不能与奥林匹克人人平等精神相悖。

尽管现在北京市政府面对触犯众怒的窘况,又声称奥运期间劝返民工等报道内容不实,但眼下的市容"大清洗"事实,又显然无法消除公论的这种疑虑与担心。一些网民对北京当局"不实"说辞的怀疑并非没有道理。北京奥运召开在即,类似于农民工、失地农民上访者等这样的非京籍人员,会不会成为劣等公民被以种种借口隔离开与奥运的 "亲密接触",最终还是要用事实说话。我敢说届时北京将看不道乞讨者、上访者和袒胸露背、满身污泥的农民工形象。即使农民工可以留置北京,也将被政治整容,"头戴安全帽,面对镜头笑"的。因为北京是铆足了劲要借此盛会,给自己脸上贴金的。有媒体报道披露:就在北京有关部门否认劝返农民工的计划不久,北京就上演了这样一幕:在五道口城铁站西侧两百米路北,一辆写着 "救助"字样的依维柯车停在路边,几名便衣工作人员围着一个中年男子蹲在地上抱着一个大哭的孩子,周围很多市民围观。听男子诉说,救助车辆要强行把他们带走,因此发生冲突。一个便衣说,为了奥运,现在又要强制救助了。 "救助"似乎是一种道义,可是一加上 "强制",就变成了非法限制人身自由,变成了监禁和奴役,变成了对公民人身自由和人格尊严的恣意践踏。众所周知,四年前,孙志刚以他年轻的生命换来了收容遣送制度在法律上的废止,推进了历史的进步。可是,今天奥运临近,这种世所诟病的收容遣送制度似又死灰复燃。由此以来,谁又能保证今后媒体报道的北京劝返农民工计划不会变换一下方式再付诸行动呢?
 
此外,最令农民工头疼的是经济权益难得保障,"拖欠工资"问题一直是悬在他们头上的一把利剑。据说官方一再表示,涉及奥运的农民工工资不会拖欠。北京2008工 程建设指挥部常务副指挥、北京市建委主任隋振江在一次回答记者提问时说,"对农民工工资的发放是建设管理部门和劳动社会保障部门高度关注的一项工作。从去年到今年,我们也做了很多基础工作。通过统计、监控、摸底、排查来掌握农民工工资的发放情况。奥运工程的农民工工资发放情况更是重点。从目前调查了解的情况看,奥运工程工地的农民工工资支付应该是得到保障的。"去年全国人大温家宝总理作政府工作报告称:拖欠工程款和农民工工资问题已基本解决。他说, 2004年我们提出用三年时间基本解决建设领域历史上拖欠工程款和农民工工资的问题,这项工作基本完成,各地已偿还拖欠工程款1834亿元,占历史拖欠的98.6%,其中清付农民工工资330亿元。另据劳动和社会保障部的消息, 2004年至2007年7月底,全国累计解决拖欠农民工工资433.2亿元。为此,劳动和社会保障部新闻发言人尹成基表示,我国企业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基本解决。大部分省份已建立了工资保证金制度,保障农民工工资支付的工作重心已由 "清理旧欠"向"预防新欠"转变。似乎中国不再存在"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

然而,官方这种数据统计与新闻宣传大有问题。即统计是以城市建设单位付给包工头工程款为凭,但农民工却不一定拿到钱。在这背后,还存在诸如包工头索要到工钱后卷款逃跑,或者任意克扣农民工工资,不能足额发放等现象。这样统计出来的农民工工资清偿率,自然已经被"注水"造假。特别是对于一些地方政府而言,建筑单位都是行贿大户和 "税收大户",地方政府自然会对他们进行袒护,更何况在一种大涂政绩脸面现实面前,地方政府在对待农民工工资上取得"高清欠率",很难令人置信。刚刚发生在郑州的农民工围车讨薪,便对此做出了最新解读。《河南商报》最新消息: 2008年1月3日,因拖欠农民工工资,在郑州市打工的一帮农民工将企业老板的奥迪A8轿车围住,讨要工钱。他们冒着凛冽的寒风,拥被而坐,上演了一幕不要到工钱誓不罢休的围车阻击战,令社会舆论哗然。起因是济源隆兴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拖欠他们的12.2 万元的工程款达四个月之久。还有最近《参与》作者刘正有文章透露: 2008年1月7日 汇东开发区西段和四川理工学院的公路主干道被农民工和建材供应商大约100人打着横幅标语"讨回血汗钱"将公路堵死了,重庆商业街的商住楼顶也有一幅标语"讨回血汗钱" 还有一妇女要从楼顶上跳楼。据讨薪、讨债者诉说,"我们向中央、省委省政府、市委市政府等,各级行政和司法机关 8个部门都反映。165名农民工就是165户家庭,20户材料供应商就是20户家庭,合并就有185个 家庭生活、生存权。迄今也未有任何有关责任部门回复。我们被逼得走投无路了,今年春节快到了,今天大家才再次找建筑商要钱,老板却躲起不见,只好去跳楼、 堵公路的,也是政府官员伙同开发商、建筑商骗咱们老百姓的血汗钱。"这就是北京奥运来临前的中国农民工经济命运。可见,温家宝总理的"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 已基本解决"说还远远没有兑现。

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中,至今大量存在身份歧视、所有制歧视、户籍歧视等各种人权歧视。这些人权歧视,在中国已经形成了根深蒂固的等级观念,且识以为常。罗尔斯在其"正义论"中提出了"最少受惠阶层"的概念,也即"弱势群体"。这一群体或阶层处于社会的最底 层,本来最需要社会的帮助,因为他们身上拥有最少的权利、机会和收入,且基本人权最易被侵犯,其身上最强烈地体现着社会的不平等。中国农民工目前则是在经 济和政治双重作用下的弱势群体。然而,他们却没有自己的组织资源,因此不能参与市场博弈,以取得平等社会地位。说白了,农民工经济利益受损,就是政治权利 缺失的反映。这一事实充分反映了中国社会结构发育的极不正常。

北京奥运将至,中国农民工从经济到政治的命运都十分堪忧。特别是为迎奥运要把一部分流动人口挤出北京的做法,实在是违逆奥林匹克的精神。曾诞生在古希腊的奥林匹克运动,本身就是人文精神的体现。因为,奥林匹克赛会,就是要在人人平等的平台上,显示每一个运动员的尊严、个性与潜能。而在中华语境中,平等、自由与每个人的神圣权利,似乎都可以包括在奥林匹克精神之中。为迎奥运,中国政府首先要尊重包括农民工在内的所有公民的基本人权。







北京奥运将至,中国农民工从经济到政治的命运都十分堪忧。



2008年北京奥运将至,中国农民工命运再一次成为公众舆论关注的焦点。曾有报道称,北京市奥运立法协调工作小组建议,对于主要从事基础建设项目施工的100万农民工,在奥运会期间"劝返回乡",并且要实行"奥运期间进京人员需县级证明 "政策。这个来自北京市奥运立法协调工作小组的涉及歧视农民工身份建议,一经在各大媒体披露,立即激起了四面八方的一片鞭挞、质疑声浪,纷纷谴责北京政府在借口"奥运安全"的名义,侵害普通公民,特别是农民工的合法权益举措。针对如此北京地方奥运立法计划引发的海内外舆论压力,北京市政府法制办主任又赶紧出面表示相关说法不准确,说因为目前只是 "奥运立法"项目征集阶段提出的问题,有些需要立法的,要按照严格的立法程序来进行(见《北京晚报》9月15日)。 

然而,"奥运期间将劝返农民工"和"奥运期间进京人员需县级证明"等报道并非空穴来风。此据《法制日报》去年9月 19日 报道,奥运期间流动人口数量管理、市区及奥运场馆周边车辆限行、奥运期间休假等问题将不再通过立法予以规范,而由主管部门制定规范性文件。消息说,北京将 分四种不同情况进行管理:在京的流动人口主要是从事城市基础建设项目施工的农民工,在奥运期间劝返回乡。对于流浪乞讨人员,政府将加强救助,特别是以未成年人保护法、妇女权益保护法以及中央十九部委联合发文为依据,对未成年人实施强制性救助。此外,对于废品收购、小美容美发等行业,奥运期间将加强管理,把一部分流动人口挤出北京。而对于外省市进京人口,经请示国务院同意,可以发布通告,限制进京人员数量,如进京人员须出具县级以上证明等,从根本上控制流动人口。另据《河北青年报》报道,河北省政法委书记在一次会议上指出,未来一段时间,河北省要大力实施 "护城河工程",确保不发生影响稳定的事件,确保不发生危险分子、可疑人员和危险物品由河北流入北京的问题。另据一侧消息报道,北京已经以奥运的名义强行关闭了50所农民工子弟学校。又据国际住房权利和驱逐住客问题中心发布的信息,北京市政府已拆掉了丰台区" 上访村"的房屋,而这里聚集了数千名从全国各地到北京上访、向中央政府投诉土地被侵占、强迫拆迁和腐败等问题的人,其中不少是失地农民。

长久以来北京"劝返"、遣送的样本都是老一套。比如,每年政治敏感期间,公安部门都会按照惯例劝返、遣送部分滞留北京的外地人,其理由多是基于"维护社会稳定"以及" 保持良好形象"云云。眼下,北京市城管部门正在奥运会名义下开展"打造与北京奥运会相匹配的整洁、和谐、优美城市环境"活动,大搞市容"大清洗",相关部门纷纷出动,整治城中村、拔掉路边的摊贩,遣送上访者,到处都要"以奥运为本",为奥运开路。这些为迎奥运对"流动人口"管理的事实,足以说明北京市奥运立法协调工作小组建议正在实施中。

其实北京"流动人口"说法的主体就是失地农民和农民工,其潜意识里还是过去基于户籍歧视政策,将农民进城贬之为"盲流"的看法。中共中央曾在1953年、1954年、1955年和1957年连续四次发出指示,阻止农民流入城市,实施控制城市人口规模的政策,并要求城乡户口管理部门严格户籍管理。从此,农民向城市迁徙被官方贬称之为"盲流"。 1958年1月9日中共第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91次会议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户口登记条例》,该条例第10条第2款明确规定:"公民由农村迁往城市,必须持有城市劳动部门的录用证明,学校的录取证明,或者城市户口登记机关的准予迁入的证明,向常住地户口登记机关申请办理迁出手续。"这种极为严厉的户籍制度,霸道地把农村人口终生排斥在城市体制之外。

中国"改革开放"后,农田大量被侵占,农民失地严重,他们便被迫进城打工。于是城市发明了"农民工"一词。所谓"农民工"是 指以农民身份在城市打工,且徘徊于城市与农村边缘的两栖弱势群体。但他们社会地位极其卑微,毫无人权保障,且受城里人的人格与法律双重歧视、排斥。他们大 多从事高难风险、又脏又累,无人问津的行道,但赚钱少,报酬又常常被克扣与拖欠。然而他们在一些人眼里,又与脏乱差、暴力、不稳定、抢劫、偷盗等联系在一 起。农民工们离乡背井,吃不好,喝不好,享受不到正常的家庭生活和基本人权保障,甚至劳动报酬长期被无故拖欠,但却默默坚守,用他们的汗水为城市建起高楼 大厦。面对如此窘况,他们却还要"头戴安全帽,面对镜头笑"。让我们用一个外国人的视角来观察一下当下中国失地农民和农民工的现状。罗伯特 .威尔在《当前中国工人阶级状况》一文中记述:"农村随着国家对全球市场的不断开放,地方官员大 量向开发商出售土地,对于村民却没有足够的补偿,农村地区的环境破坏非常严重,这个政策让数亿人挣扎于谋生的方法,剥夺了他们从前享受的集体经济的社会支持。超过一亿的人成为城市的打工者,在建筑工地上干活,在新的出口为主的工厂干活,或者最脏最危险的工作,他们缺乏最基本的权利。对于许多打工者来说,在他们半永久地在城市居住下来后条件就越来越糟,因为随着年龄的增大,健康问题就随之而来。"在如今一个迁徙自由的开放时代,如果北京为迎奥运而要以户籍作 为一种 "藩篱",来制造人与人的分裂,以损害广大失地农民和农民工的权益为代价,就是在侵犯弱势群体的基本生存权、吞噬社会的公平与正义。任何公民在京旅游观光、务工劳动等正当权利,都是受宪法和法律保障的,任何时候都不容侵犯,不容歧视,而奥运期间更要保护。北京奥运的市容"大清洗 "不能违背宪法和法律,更不能与奥林匹克人人平等精神相悖。

尽管现在北京市政府面对触犯众怒的窘况,又声称奥运期间劝返民工等报道内容不实,但眼下的市容"大清洗"事实,又显然无法消除公论的这种疑虑与担心。一些网民对北京当局"不实"说辞的怀疑并非没有道理。北京奥运召开在即,类似于农民工、失地农民上访者等这样的非京籍人员,会不会成为劣等公民被以种种借口隔离开与奥运的 "亲密接触",最终还是要用事实说话。我敢说届时北京将看不道乞讨者、上访者和袒胸露背、满身污泥的农民工形象。即使农民工可以留置北京,也将被政治整容,"头戴安全帽,面对镜头笑"的。因为北京是铆足了劲要借此盛会,给自己脸上贴金的。有媒体报道披露:就在北京有关部门否认劝返农民工的计划不久,北京就上演了这样一幕:在五道口城铁站西侧两百米路北,一辆写着 "救助"字样的依维柯车停在路边,几名便衣工作人员围着一个中年男子蹲在地上抱着一个大哭的孩子,周围很多市民围观。听男子诉说,救助车辆要强行把他们带走,因此发生冲突。一个便衣说,为了奥运,现在又要强制救助了。 "救助"似乎是一种道义,可是一加上 "强制",就变成了非法限制人身自由,变成了监禁和奴役,变成了对公民人身自由和人格尊严的恣意践踏。众所周知,四年前,孙志刚以他年轻的生命换来了收容遣送制度在法律上的废止,推进了历史的进步。可是,今天奥运临近,这种世所诟病的收容遣送制度似又死灰复燃。由此以来,谁又能保证今后媒体报道的北京劝返农民工计划不会变换一下方式再付诸行动呢?
 
此外,最令农民工头疼的是经济权益难得保障,"拖欠工资"问题一直是悬在他们头上的一把利剑。据说官方一再表示,涉及奥运的农民工工资不会拖欠。北京2008工 程建设指挥部常务副指挥、北京市建委主任隋振江在一次回答记者提问时说,"对农民工工资的发放是建设管理部门和劳动社会保障部门高度关注的一项工作。从去年到今年,我们也做了很多基础工作。通过统计、监控、摸底、排查来掌握农民工工资的发放情况。奥运工程的农民工工资发放情况更是重点。从目前调查了解的情况看,奥运工程工地的农民工工资支付应该是得到保障的。"去年全国人大温家宝总理作政府工作报告称:拖欠工程款和农民工工资问题已基本解决。他说, 2004年我们提出用三年时间基本解决建设领域历史上拖欠工程款和农民工工资的问题,这项工作基本完成,各地已偿还拖欠工程款1834亿元,占历史拖欠的98.6%,其中清付农民工工资330亿元。另据劳动和社会保障部的消息, 2004年至2007年7月底,全国累计解决拖欠农民工工资433.2亿元。为此,劳动和社会保障部新闻发言人尹成基表示,我国企业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基本解决。大部分省份已建立了工资保证金制度,保障农民工工资支付的工作重心已由 "清理旧欠"向"预防新欠"转变。似乎中国不再存在"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

然而,官方这种数据统计与新闻宣传大有问题。即统计是以城市建设单位付给包工头工程款为凭,但农民工却不一定拿到钱。在这背后,还存在诸如包工头索要到工钱后卷款逃跑,或者任意克扣农民工工资,不能足额发放等现象。这样统计出来的农民工工资清偿率,自然已经被"注水"造假。特别是对于一些地方政府而言,建筑单位都是行贿大户和 "税收大户",地方政府自然会对他们进行袒护,更何况在一种大涂政绩脸面现实面前,地方政府在对待农民工工资上取得"高清欠率",很难令人置信。刚刚发生在郑州的农民工围车讨薪,便对此做出了最新解读。《河南商报》最新消息: 2008年1月3日,因拖欠农民工工资,在郑州市打工的一帮农民工将企业老板的奥迪A8轿车围住,讨要工钱。他们冒着凛冽的寒风,拥被而坐,上演了一幕不要到工钱誓不罢休的围车阻击战,令社会舆论哗然。起因是济源隆兴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拖欠他们的12.2 万元的工程款达四个月之久。还有最近《参与》作者刘正有文章透露: 2008年1月7日 汇东开发区西段和四川理工学院的公路主干道被农民工和建材供应商大约100人打着横幅标语"讨回血汗钱"将公路堵死了,重庆商业街的商住楼顶也有一幅标语"讨回血汗钱" 还有一妇女要从楼顶上跳楼。据讨薪、讨债者诉说,"我们向中央、省委省政府、市委市政府等,各级行政和司法机关 8个部门都反映。165名农民工就是165户家庭,20户材料供应商就是20户家庭,合并就有185个 家庭生活、生存权。迄今也未有任何有关责任部门回复。我们被逼得走投无路了,今年春节快到了,今天大家才再次找建筑商要钱,老板却躲起不见,只好去跳楼、 堵公路的,也是政府官员伙同开发商、建筑商骗咱们老百姓的血汗钱。"这就是北京奥运来临前的中国农民工经济命运。可见,温家宝总理的"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 已基本解决"说还远远没有兑现。

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中,至今大量存在身份歧视、所有制歧视、户籍歧视等各种人权歧视。这些人权歧视,在中国已经形成了根深蒂固的等级观念,且识以为常。罗尔斯在其"正义论"中提出了"最少受惠阶层"的概念,也即"弱势群体"。这一群体或阶层处于社会的最底 层,本来最需要社会的帮助,因为他们身上拥有最少的权利、机会和收入,且基本人权最易被侵犯,其身上最强烈地体现着社会的不平等。中国农民工目前则是在经 济和政治双重作用下的弱势群体。然而,他们却没有自己的组织资源,因此不能参与市场博弈,以取得平等社会地位。说白了,农民工经济利益受损,就是政治权利 缺失的反映。这一事实充分反映了中国社会结构发育的极不正常。

北京奥运将至,中国农民工从经济到政治的命运都十分堪忧。特别是为迎奥运要把一部分流动人口挤出北京的做法,实在是违逆奥林匹克的精神。曾诞生在古希腊的奥林匹克运动,本身就是人文精神的体现。因为,奥林匹克赛会,就是要在人人平等的平台上,显示每一个运动员的尊严、个性与潜能。而在中华语境中,平等、自由与每个人的神圣权利,似乎都可以包括在奥林匹克精神之中。为迎奥运,中国政府首先要尊重包括农民工在内的所有公民的基本人权。







北京奥运将至,中国农民工从经济到政治的命运都十分堪忧。



2008年北京奥运将至,中国农民工命运再一次成为公众舆论关注的焦点。曾有报道称,北京市奥运立法协调工作小组建议,对于主要从事基础建设项目施工的100万农民工,在奥运会期间"劝返回乡",并且要实行"奥运期间进京人员需县级证明 "政策。这个来自北京市奥运立法协调工作小组的涉及歧视农民工身份建议,一经在各大媒体披露,立即激起了四面八方的一片鞭挞、质疑声浪,纷纷谴责北京政府在借口"奥运安全"的名义,侵害普通公民,特别是农民工的合法权益举措。针对如此北京地方奥运立法计划引发的海内外舆论压力,北京市政府法制办主任又赶紧出面表示相关说法不准确,说因为目前只是 "奥运立法"项目征集阶段提出的问题,有些需要立法的,要按照严格的立法程序来进行(见《北京晚报》9月15日)。 

然而,"奥运期间将劝返农民工"和"奥运期间进京人员需县级证明"等报道并非空穴来风。此据《法制日报》去年9月 19日 报道,奥运期间流动人口数量管理、市区及奥运场馆周边车辆限行、奥运期间休假等问题将不再通过立法予以规范,而由主管部门制定规范性文件。消息说,北京将 分四种不同情况进行管理:在京的流动人口主要是从事城市基础建设项目施工的农民工,在奥运期间劝返回乡。对于流浪乞讨人员,政府将加强救助,特别是以未成年人保护法、妇女权益保护法以及中央十九部委联合发文为依据,对未成年人实施强制性救助。此外,对于废品收购、小美容美发等行业,奥运期间将加强管理,把一部分流动人口挤出北京。而对于外省市进京人口,经请示国务院同意,可以发布通告,限制进京人员数量,如进京人员须出具县级以上证明等,从根本上控制流动人口。另据《河北青年报》报道,河北省政法委书记在一次会议上指出,未来一段时间,河北省要大力实施 "护城河工程",确保不发生影响稳定的事件,确保不发生危险分子、可疑人员和危险物品由河北流入北京的问题。另据一侧消息报道,北京已经以奥运的名义强行关闭了50所农民工子弟学校。又据国际住房权利和驱逐住客问题中心发布的信息,北京市政府已拆掉了丰台区" 上访村"的房屋,而这里聚集了数千名从全国各地到北京上访、向中央政府投诉土地被侵占、强迫拆迁和腐败等问题的人,其中不少是失地农民。

长久以来北京"劝返"、遣送的样本都是老一套。比如,每年政治敏感期间,公安部门都会按照惯例劝返、遣送部分滞留北京的外地人,其理由多是基于"维护社会稳定"以及" 保持良好形象"云云。眼下,北京市城管部门正在奥运会名义下开展"打造与北京奥运会相匹配的整洁、和谐、优美城市环境"活动,大搞市容"大清洗",相关部门纷纷出动,整治城中村、拔掉路边的摊贩,遣送上访者,到处都要"以奥运为本",为奥运开路。这些为迎奥运对"流动人口"管理的事实,足以说明北京市奥运立法协调工作小组建议正在实施中。

其实北京"流动人口"说法的主体就是失地农民和农民工,其潜意识里还是过去基于户籍歧视政策,将农民进城贬之为"盲流"的看法。中共中央曾在1953年、1954年、1955年和1957年连续四次发出指示,阻止农民流入城市,实施控制城市人口规模的政策,并要求城乡户口管理部门严格户籍管理。从此,农民向城市迁徙被官方贬称之为"盲流"。 1958年1月9日中共第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91次会议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户口登记条例》,该条例第10条第2款明确规定:"公民由农村迁往城市,必须持有城市劳动部门的录用证明,学校的录取证明,或者城市户口登记机关的准予迁入的证明,向常住地户口登记机关申请办理迁出手续。"这种极为严厉的户籍制度,霸道地把农村人口终生排斥在城市体制之外。

中国"改革开放"后,农田大量被侵占,农民失地严重,他们便被迫进城打工。于是城市发明了"农民工"一词。所谓"农民工"是 指以农民身份在城市打工,且徘徊于城市与农村边缘的两栖弱势群体。但他们社会地位极其卑微,毫无人权保障,且受城里人的人格与法律双重歧视、排斥。他们大 多从事高难风险、又脏又累,无人问津的行道,但赚钱少,报酬又常常被克扣与拖欠。然而他们在一些人眼里,又与脏乱差、暴力、不稳定、抢劫、偷盗等联系在一 起。农民工们离乡背井,吃不好,喝不好,享受不到正常的家庭生活和基本人权保障,甚至劳动报酬长期被无故拖欠,但却默默坚守,用他们的汗水为城市建起高楼 大厦。面对如此窘况,他们却还要"头戴安全帽,面对镜头笑"。让我们用一个外国人的视角来观察一下当下中国失地农民和农民工的现状。罗伯特 .威尔在《当前中国工人阶级状况》一文中记述:"农村随着国家对全球市场的不断开放,地方官员大 量向开发商出售土地,对于村民却没有足够的补偿,农村地区的环境破坏非常严重,这个政策让数亿人挣扎于谋生的方法,剥夺了他们从前享受的集体经济的社会支持。超过一亿的人成为城市的打工者,在建筑工地上干活,在新的出口为主的工厂干活,或者最脏最危险的工作,他们缺乏最基本的权利。对于许多打工者来说,在他们半永久地在城市居住下来后条件就越来越糟,因为随着年龄的增大,健康问题就随之而来。"在如今一个迁徙自由的开放时代,如果北京为迎奥运而要以户籍作 为一种 "藩篱",来制造人与人的分裂,以损害广大失地农民和农民工的权益为代价,就是在侵犯弱势群体的基本生存权、吞噬社会的公平与正义。任何公民在京旅游观光、务工劳动等正当权利,都是受宪法和法律保障的,任何时候都不容侵犯,不容歧视,而奥运期间更要保护。北京奥运的市容"大清洗 "不能违背宪法和法律,更不能与奥林匹克人人平等精神相悖。

尽管现在北京市政府面对触犯众怒的窘况,又声称奥运期间劝返民工等报道内容不实,但眼下的市容"大清洗"事实,又显然无法消除公论的这种疑虑与担心。一些网民对北京当局"不实"说辞的怀疑并非没有道理。北京奥运召开在即,类似于农民工、失地农民上访者等这样的非京籍人员,会不会成为劣等公民被以种种借口隔离开与奥运的 "亲密接触",最终还是要用事实说话。我敢说届时北京将看不道乞讨者、上访者和袒胸露背、满身污泥的农民工形象。即使农民工可以留置北京,也将被政治整容,"头戴安全帽,面对镜头笑"的。因为北京是铆足了劲要借此盛会,给自己脸上贴金的。有媒体报道披露:就在北京有关部门否认劝返农民工的计划不久,北京就上演了这样一幕:在五道口城铁站西侧两百米路北,一辆写着 "救助"字样的依维柯车停在路边,几名便衣工作人员围着一个中年男子蹲在地上抱着一个大哭的孩子,周围很多市民围观。听男子诉说,救助车辆要强行把他们带走,因此发生冲突。一个便衣说,为了奥运,现在又要强制救助了。 "救助"似乎是一种道义,可是一加上 "强制",就变成了非法限制人身自由,变成了监禁和奴役,变成了对公民人身自由和人格尊严的恣意践踏。众所周知,四年前,孙志刚以他年轻的生命换来了收容遣送制度在法律上的废止,推进了历史的进步。可是,今天奥运临近,这种世所诟病的收容遣送制度似又死灰复燃。由此以来,谁又能保证今后媒体报道的北京劝返农民工计划不会变换一下方式再付诸行动呢?
 
此外,最令农民工头疼的是经济权益难得保障,"拖欠工资"问题一直是悬在他们头上的一把利剑。据说官方一再表示,涉及奥运的农民工工资不会拖欠。北京2008工 程建设指挥部常务副指挥、北京市建委主任隋振江在一次回答记者提问时说,"对农民工工资的发放是建设管理部门和劳动社会保障部门高度关注的一项工作。从去年到今年,我们也做了很多基础工作。通过统计、监控、摸底、排查来掌握农民工工资的发放情况。奥运工程的农民工工资发放情况更是重点。从目前调查了解的情况看,奥运工程工地的农民工工资支付应该是得到保障的。"去年全国人大温家宝总理作政府工作报告称:拖欠工程款和农民工工资问题已基本解决。他说, 2004年我们提出用三年时间基本解决建设领域历史上拖欠工程款和农民工工资的问题,这项工作基本完成,各地已偿还拖欠工程款1834亿元,占历史拖欠的98.6%,其中清付农民工工资330亿元。另据劳动和社会保障部的消息, 2004年至2007年7月底,全国累计解决拖欠农民工工资433.2亿元。为此,劳动和社会保障部新闻发言人尹成基表示,我国企业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基本解决。大部分省份已建立了工资保证金制度,保障农民工工资支付的工作重心已由 "清理旧欠"向"预防新欠"转变。似乎中国不再存在"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

然而,官方这种数据统计与新闻宣传大有问题。即统计是以城市建设单位付给包工头工程款为凭,但农民工却不一定拿到钱。在这背后,还存在诸如包工头索要到工钱后卷款逃跑,或者任意克扣农民工工资,不能足额发放等现象。这样统计出来的农民工工资清偿率,自然已经被"注水"造假。特别是对于一些地方政府而言,建筑单位都是行贿大户和 "税收大户",地方政府自然会对他们进行袒护,更何况在一种大涂政绩脸面现实面前,地方政府在对待农民工工资上取得"高清欠率",很难令人置信。刚刚发生在郑州的农民工围车讨薪,便对此做出了最新解读。《河南商报》最新消息: 2008年1月3日,因拖欠农民工工资,在郑州市打工的一帮农民工将企业老板的奥迪A8轿车围住,讨要工钱。他们冒着凛冽的寒风,拥被而坐,上演了一幕不要到工钱誓不罢休的围车阻击战,令社会舆论哗然。起因是济源隆兴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拖欠他们的12.2 万元的工程款达四个月之久。还有最近《参与》作者刘正有文章透露: 2008年1月7日 汇东开发区西段和四川理工学院的公路主干道被农民工和建材供应商大约100人打着横幅标语"讨回血汗钱"将公路堵死了,重庆商业街的商住楼顶也有一幅标语"讨回血汗钱" 还有一妇女要从楼顶上跳楼。据讨薪、讨债者诉说,"我们向中央、省委省政府、市委市政府等,各级行政和司法机关 8个部门都反映。165名农民工就是165户家庭,20户材料供应商就是20户家庭,合并就有185个 家庭生活、生存权。迄今也未有任何有关责任部门回复。我们被逼得走投无路了,今年春节快到了,今天大家才再次找建筑商要钱,老板却躲起不见,只好去跳楼、 堵公路的,也是政府官员伙同开发商、建筑商骗咱们老百姓的血汗钱。"这就是北京奥运来临前的中国农民工经济命运。可见,温家宝总理的"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 已基本解决"说还远远没有兑现。

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中,至今大量存在身份歧视、所有制歧视、户籍歧视等各种人权歧视。这些人权歧视,在中国已经形成了根深蒂固的等级观念,且识以为常。罗尔斯在其"正义论"中提出了"最少受惠阶层"的概念,也即"弱势群体"。这一群体或阶层处于社会的最底 层,本来最需要社会的帮助,因为他们身上拥有最少的权利、机会和收入,且基本人权最易被侵犯,其身上最强烈地体现着社会的不平等。中国农民工目前则是在经 济和政治双重作用下的弱势群体。然而,他们却没有自己的组织资源,因此不能参与市场博弈,以取得平等社会地位。说白了,农民工经济利益受损,就是政治权利 缺失的反映。这一事实充分反映了中国社会结构发育的极不正常。

北京奥运将至,中国农民工从经济到政治的命运都十分堪忧。特别是为迎奥运要把一部分流动人口挤出北京的做法,实在是违逆奥林匹克的精神。曾诞生在古希腊的奥林匹克运动,本身就是人文精神的体现。因为,奥林匹克赛会,就是要在人人平等的平台上,显示每一个运动员的尊严、个性与潜能。而在中华语境中,平等、自由与每个人的神圣权利,似乎都可以包括在奥林匹克精神之中。为迎奥运,中国政府首先要尊重包括农民工在内的所有公民的基本人权。







北京奥运将至,中国农民工从经济到政治的命运都十分堪忧。



2008年北京奥运将至,中国农民工命运再一次成为公众舆论关注的焦点。曾有报道称,北京市奥运立法协调工作小组建议,对于主要从事基础建设项目施工的100万农民工,在奥运会期间"劝返回乡",并且要实行"奥运期间进京人员需县级证明 "政策。这个来自北京市奥运立法协调工作小组的涉及歧视农民工身份建议,一经在各大媒体披露,立即激起了四面八方的一片鞭挞、质疑声浪,纷纷谴责北京政府在借口"奥运安全"的名义,侵害普通公民,特别是农民工的合法权益举措。针对如此北京地方奥运立法计划引发的海内外舆论压力,北京市政府法制办主任又赶紧出面表示相关说法不准确,说因为目前只是 "奥运立法"项目征集阶段提出的问题,有些需要立法的,要按照严格的立法程序来进行(见《北京晚报》9月15日)。 

然而,"奥运期间将劝返农民工"和"奥运期间进京人员需县级证明"等报道并非空穴来风。此据《法制日报》去年9月 19日 报道,奥运期间流动人口数量管理、市区及奥运场馆周边车辆限行、奥运期间休假等问题将不再通过立法予以规范,而由主管部门制定规范性文件。消息说,北京将 分四种不同情况进行管理:在京的流动人口主要是从事城市基础建设项目施工的农民工,在奥运期间劝返回乡。对于流浪乞讨人员,政府将加强救助,特别是以未成年人保护法、妇女权益保护法以及中央十九部委联合发文为依据,对未成年人实施强制性救助。此外,对于废品收购、小美容美发等行业,奥运期间将加强管理,把一部分流动人口挤出北京。而对于外省市进京人口,经请示国务院同意,可以发布通告,限制进京人员数量,如进京人员须出具县级以上证明等,从根本上控制流动人口。另据《河北青年报》报道,河北省政法委书记在一次会议上指出,未来一段时间,河北省要大力实施 "护城河工程",确保不发生影响稳定的事件,确保不发生危险分子、可疑人员和危险物品由河北流入北京的问题。另据一侧消息报道,北京已经以奥运的名义强行关闭了50所农民工子弟学校。又据国际住房权利和驱逐住客问题中心发布的信息,北京市政府已拆掉了丰台区" 上访村"的房屋,而这里聚集了数千名从全国各地到北京上访、向中央政府投诉土地被侵占、强迫拆迁和腐败等问题的人,其中不少是失地农民。

长久以来北京"劝返"、遣送的样本都是老一套。比如,每年政治敏感期间,公安部门都会按照惯例劝返、遣送部分滞留北京的外地人,其理由多是基于"维护社会稳定"以及" 保持良好形象"云云。眼下,北京市城管部门正在奥运会名义下开展"打造与北京奥运会相匹配的整洁、和谐、优美城市环境"活动,大搞市容"大清洗",相关部门纷纷出动,整治城中村、拔掉路边的摊贩,遣送上访者,到处都要"以奥运为本",为奥运开路。这些为迎奥运对"流动人口"管理的事实,足以说明北京市奥运立法协调工作小组建议正在实施中。

其实北京"流动人口"说法的主体就是失地农民和农民工,其潜意识里还是过去基于户籍歧视政策,将农民进城贬之为"盲流"的看法。中共中央曾在1953年、1954年、1955年和1957年连续四次发出指示,阻止农民流入城市,实施控制城市人口规模的政策,并要求城乡户口管理部门严格户籍管理。从此,农民向城市迁徙被官方贬称之为"盲流"。 1958年1月9日中共第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91次会议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户口登记条例》,该条例第10条第2款明确规定:"公民由农村迁往城市,必须持有城市劳动部门的录用证明,学校的录取证明,或者城市户口登记机关的准予迁入的证明,向常住地户口登记机关申请办理迁出手续。"这种极为严厉的户籍制度,霸道地把农村人口终生排斥在城市体制之外。

中国"改革开放"后,农田大量被侵占,农民失地严重,他们便被迫进城打工。于是城市发明了"农民工"一词。所谓"农民工"是 指以农民身份在城市打工,且徘徊于城市与农村边缘的两栖弱势群体。但他们社会地位极其卑微,毫无人权保障,且受城里人的人格与法律双重歧视、排斥。他们大 多从事高难风险、又脏又累,无人问津的行道,但赚钱少,报酬又常常被克扣与拖欠。然而他们在一些人眼里,又与脏乱差、暴力、不稳定、抢劫、偷盗等联系在一 起。农民工们离乡背井,吃不好,喝不好,享受不到正常的家庭生活和基本人权保障,甚至劳动报酬长期被无故拖欠,但却默默坚守,用他们的汗水为城市建起高楼 大厦。面对如此窘况,他们却还要"头戴安全帽,面对镜头笑"。让我们用一个外国人的视角来观察一下当下中国失地农民和农民工的现状。罗伯特 .威尔在《当前中国工人阶级状况》一文中记述:"农村随着国家对全球市场的不断开放,地方官员大 量向开发商出售土地,对于村民却没有足够的补偿,农村地区的环境破坏非常严重,这个政策让数亿人挣扎于谋生的方法,剥夺了他们从前享受的集体经济的社会支持。超过一亿的人成为城市的打工者,在建筑工地上干活,在新的出口为主的工厂干活,或者最脏最危险的工作,他们缺乏最基本的权利。对于许多打工者来说,在他们半永久地在城市居住下来后条件就越来越糟,因为随着年龄的增大,健康问题就随之而来。"在如今一个迁徙自由的开放时代,如果北京为迎奥运而要以户籍作 为一种 "藩篱",来制造人与人的分裂,以损害广大失地农民和农民工的权益为代价,就是在侵犯弱势群体的基本生存权、吞噬社会的公平与正义。任何公民在京旅游观光、务工劳动等正当权利,都是受宪法和法律保障的,任何时候都不容侵犯,不容歧视,而奥运期间更要保护。北京奥运的市容"大清洗 "不能违背宪法和法律,更不能与奥林匹克人人平等精神相悖。

尽管现在北京市政府面对触犯众怒的窘况,又声称奥运期间劝返民工等报道内容不实,但眼下的市容"大清洗"事实,又显然无法消除公论的这种疑虑与担心。一些网民对北京当局"不实"说辞的怀疑并非没有道理。北京奥运召开在即,类似于农民工、失地农民上访者等这样的非京籍人员,会不会成为劣等公民被以种种借口隔离开与奥运的 "亲密接触",最终还是要用事实说话。我敢说届时北京将看不道乞讨者、上访者和袒胸露背、满身污泥的农民工形象。即使农民工可以留置北京,也将被政治整容,"头戴安全帽,面对镜头笑"的。因为北京是铆足了劲要借此盛会,给自己脸上贴金的。有媒体报道披露:就在北京有关部门否认劝返农民工的计划不久,北京就上演了这样一幕:在五道口城铁站西侧两百米路北,一辆写着 "救助"字样的依维柯车停在路边,几名便衣工作人员围着一个中年男子蹲在地上抱着一个大哭的孩子,周围很多市民围观。听男子诉说,救助车辆要强行把他们带走,因此发生冲突。一个便衣说,为了奥运,现在又要强制救助了。 "救助"似乎是一种道义,可是一加上 "强制",就变成了非法限制人身自由,变成了监禁和奴役,变成了对公民人身自由和人格尊严的恣意践踏。众所周知,四年前,孙志刚以他年轻的生命换来了收容遣送制度在法律上的废止,推进了历史的进步。可是,今天奥运临近,这种世所诟病的收容遣送制度似又死灰复燃。由此以来,谁又能保证今后媒体报道的北京劝返农民工计划不会变换一下方式再付诸行动呢?
 
此外,最令农民工头疼的是经济权益难得保障,"拖欠工资"问题一直是悬在他们头上的一把利剑。据说官方一再表示,涉及奥运的农民工工资不会拖欠。北京2008工 程建设指挥部常务副指挥、北京市建委主任隋振江在一次回答记者提问时说,"对农民工工资的发放是建设管理部门和劳动社会保障部门高度关注的一项工作。从去年到今年,我们也做了很多基础工作。通过统计、监控、摸底、排查来掌握农民工工资的发放情况。奥运工程的农民工工资发放情况更是重点。从目前调查了解的情况看,奥运工程工地的农民工工资支付应该是得到保障的。"去年全国人大温家宝总理作政府工作报告称:拖欠工程款和农民工工资问题已基本解决。他说, 2004年我们提出用三年时间基本解决建设领域历史上拖欠工程款和农民工工资的问题,这项工作基本完成,各地已偿还拖欠工程款1834亿元,占历史拖欠的98.6%,其中清付农民工工资330亿元。另据劳动和社会保障部的消息, 2004年至2007年7月底,全国累计解决拖欠农民工工资433.2亿元。为此,劳动和社会保障部新闻发言人尹成基表示,我国企业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基本解决。大部分省份已建立了工资保证金制度,保障农民工工资支付的工作重心已由 "清理旧欠"向"预防新欠"转变。似乎中国不再存在"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

然而,官方这种数据统计与新闻宣传大有问题。即统计是以城市建设单位付给包工头工程款为凭,但农民工却不一定拿到钱。在这背后,还存在诸如包工头索要到工钱后卷款逃跑,或者任意克扣农民工工资,不能足额发放等现象。这样统计出来的农民工工资清偿率,自然已经被"注水"造假。特别是对于一些地方政府而言,建筑单位都是行贿大户和 "税收大户",地方政府自然会对他们进行袒护,更何况在一种大涂政绩脸面现实面前,地方政府在对待农民工工资上取得"高清欠率",很难令人置信。刚刚发生在郑州的农民工围车讨薪,便对此做出了最新解读。《河南商报》最新消息: 2008年1月3日,因拖欠农民工工资,在郑州市打工的一帮农民工将企业老板的奥迪A8轿车围住,讨要工钱。他们冒着凛冽的寒风,拥被而坐,上演了一幕不要到工钱誓不罢休的围车阻击战,令社会舆论哗然。起因是济源隆兴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拖欠他们的12.2 万元的工程款达四个月之久。还有最近《参与》作者刘正有文章透露: 2008年1月7日 汇东开发区西段和四川理工学院的公路主干道被农民工和建材供应商大约100人打着横幅标语"讨回血汗钱"将公路堵死了,重庆商业街的商住楼顶也有一幅标语"讨回血汗钱" 还有一妇女要从楼顶上跳楼。据讨薪、讨债者诉说,"我们向中央、省委省政府、市委市政府等,各级行政和司法机关 8个部门都反映。165名农民工就是165户家庭,20户材料供应商就是20户家庭,合并就有185个 家庭生活、生存权。迄今也未有任何有关责任部门回复。我们被逼得走投无路了,今年春节快到了,今天大家才再次找建筑商要钱,老板却躲起不见,只好去跳楼、 堵公路的,也是政府官员伙同开发商、建筑商骗咱们老百姓的血汗钱。"这就是北京奥运来临前的中国农民工经济命运。可见,温家宝总理的"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 已基本解决"说还远远没有兑现。

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中,至今大量存在身份歧视、所有制歧视、户籍歧视等各种人权歧视。这些人权歧视,在中国已经形成了根深蒂固的等级观念,且识以为常。罗尔斯在其"正义论"中提出了"最少受惠阶层"的概念,也即"弱势群体"。这一群体或阶层处于社会的最底 层,本来最需要社会的帮助,因为他们身上拥有最少的权利、机会和收入,且基本人权最易被侵犯,其身上最强烈地体现着社会的不平等。中国农民工目前则是在经 济和政治双重作用下的弱势群体。然而,他们却没有自己的组织资源,因此不能参与市场博弈,以取得平等社会地位。说白了,农民工经济利益受损,就是政治权利 缺失的反映。这一事实充分反映了中国社会结构发育的极不正常。

北京奥运将至,中国农民工从经济到政治的命运都十分堪忧。特别是为迎奥运要把一部分流动人口挤出北京的做法,实在是违逆奥林匹克的精神。曾诞生在古希腊的奥林匹克运动,本身就是人文精神的体现。因为,奥林匹克赛会,就是要在人人平等的平台上,显示每一个运动员的尊严、个性与潜能。而在中华语境中,平等、自由与每个人的神圣权利,似乎都可以包括在奥林匹克精神之中。为迎奥运,中国政府首先要尊重包括农民工在内的所有公民的基本人权。







北京奥运将至,中国农民工从经济到政治的命运都十分堪忧。



2008年北京奥运将至,中国农民工命运再一次成为公众舆论关注的焦点。曾有报道称,北京市奥运立法协调工作小组建议,对于主要从事基础建设项目施工的100万农民工,在奥运会期间"劝返回乡",并且要实行"奥运期间进京人员需县级证明 "政策。这个来自北京市奥运立法协调工作小组的涉及歧视农民工身份建议,一经在各大媒体披露,立即激起了四面八方的一片鞭挞、质疑声浪,纷纷谴责北京政府在借口"奥运安全"的名义,侵害普通公民,特别是农民工的合法权益举措。针对如此北京地方奥运立法计划引发的海内外舆论压力,北京市政府法制办主任又赶紧出面表示相关说法不准确,说因为目前只是 "奥运立法"项目征集阶段提出的问题,有些需要立法的,要按照严格的立法程序来进行(见《北京晚报》9月15日)。 

然而,"奥运期间将劝返农民工"和"奥运期间进京人员需县级证明"等报道并非空穴来风。此据《法制日报》去年9月 19日 报道,奥运期间流动人口数量管理、市区及奥运场馆周边车辆限行、奥运期间休假等问题将不再通过立法予以规范,而由主管部门制定规范性文件。消息说,北京将 分四种不同情况进行管理:在京的流动人口主要是从事城市基础建设项目施工的农民工,在奥运期间劝返回乡。对于流浪乞讨人员,政府将加强救助,特别是以未成年人保护法、妇女权益保护法以及中央十九部委联合发文为依据,对未成年人实施强制性救助。此外,对于废品收购、小美容美发等行业,奥运期间将加强管理,把一部分流动人口挤出北京。而对于外省市进京人口,经请示国务院同意,可以发布通告,限制进京人员数量,如进京人员须出具县级以上证明等,从根本上控制流动人口。另据《河北青年报》报道,河北省政法委书记在一次会议上指出,未来一段时间,河北省要大力实施 "护城河工程",确保不发生影响稳定的事件,确保不发生危险分子、可疑人员和危险物品由河北流入北京的问题。另据一侧消息报道,北京已经以奥运的名义强行关闭了50所农民工子弟学校。又据国际住房权利和驱逐住客问题中心发布的信息,北京市政府已拆掉了丰台区" 上访村"的房屋,而这里聚集了数千名从全国各地到北京上访、向中央政府投诉土地被侵占、强迫拆迁和腐败等问题的人,其中不少是失地农民。

长久以来北京"劝返"、遣送的样本都是老一套。比如,每年政治敏感期间,公安部门都会按照惯例劝返、遣送部分滞留北京的外地人,其理由多是基于"维护社会稳定"以及" 保持良好形象"云云。眼下,北京市城管部门正在奥运会名义下开展"打造与北京奥运会相匹配的整洁、和谐、优美城市环境"活动,大搞市容"大清洗",相关部门纷纷出动,整治城中村、拔掉路边的摊贩,遣送上访者,到处都要"以奥运为本",为奥运开路。这些为迎奥运对"流动人口"管理的事实,足以说明北京市奥运立法协调工作小组建议正在实施中。

其实北京"流动人口"说法的主体就是失地农民和农民工,其潜意识里还是过去基于户籍歧视政策,将农民进城贬之为"盲流"的看法。中共中央曾在1953年、1954年、1955年和1957年连续四次发出指示,阻止农民流入城市,实施控制城市人口规模的政策,并要求城乡户口管理部门严格户籍管理。从此,农民向城市迁徙被官方贬称之为"盲流"。 1958年1月9日中共第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91次会议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户口登记条例》,该条例第10条第2款明确规定:"公民由农村迁往城市,必须持有城市劳动部门的录用证明,学校的录取证明,或者城市户口登记机关的准予迁入的证明,向常住地户口登记机关申请办理迁出手续。"这种极为严厉的户籍制度,霸道地把农村人口终生排斥在城市体制之外。

中国"改革开放"后,农田大量被侵占,农民失地严重,他们便被迫进城打工。于是城市发明了"农民工"一词。所谓"农民工"是 指以农民身份在城市打工,且徘徊于城市与农村边缘的两栖弱势群体。但他们社会地位极其卑微,毫无人权保障,且受城里人的人格与法律双重歧视、排斥。他们大 多从事高难风险、又脏又累,无人问津的行道,但赚钱少,报酬又常常被克扣与拖欠。然而他们在一些人眼里,又与脏乱差、暴力、不稳定、抢劫、偷盗等联系在一 起。农民工们离乡背井,吃不好,喝不好,享受不到正常的家庭生活和基本人权保障,甚至劳动报酬长期被无故拖欠,但却默默坚守,用他们的汗水为城市建起高楼 大厦。面对如此窘况,他们却还要"头戴安全帽,面对镜头笑"。让我们用一个外国人的视角来观察一下当下中国失地农民和农民工的现状。罗伯特 .威尔在《当前中国工人阶级状况》一文中记述:"农村随着国家对全球市场的不断开放,地方官员大 量向开发商出售土地,对于村民却没有足够的补偿,农村地区的环境破坏非常严重,这个政策让数亿人挣扎于谋生的方法,剥夺了他们从前享受的集体经济的社会支持。超过一亿的人成为城市的打工者,在建筑工地上干活,在新的出口为主的工厂干活,或者最脏最危险的工作,他们缺乏最基本的权利。对于许多打工者来说,在他们半永久地在城市居住下来后条件就越来越糟,因为随着年龄的增大,健康问题就随之而来。"在如今一个迁徙自由的开放时代,如果北京为迎奥运而要以户籍作 为一种 "藩篱",来制造人与人的分裂,以损害广大失地农民和农民工的权益为代价,就是在侵犯弱势群体的基本生存权、吞噬社会的公平与正义。任何公民在京旅游观光、务工劳动等正当权利,都是受宪法和法律保障的,任何时候都不容侵犯,不容歧视,而奥运期间更要保护。北京奥运的市容"大清洗 "不能违背宪法和法律,更不能与奥林匹克人人平等精神相悖。

尽管现在北京市政府面对触犯众怒的窘况,又声称奥运期间劝返民工等报道内容不实,但眼下的市容"大清洗"事实,又显然无法消除公论的这种疑虑与担心。一些网民对北京当局"不实"说辞的怀疑并非没有道理。北京奥运召开在即,类似于农民工、失地农民上访者等这样的非京籍人员,会不会成为劣等公民被以种种借口隔离开与奥运的 "亲密接触",最终还是要用事实说话。我敢说届时北京将看不道乞讨者、上访者和袒胸露背、满身污泥的农民工形象。即使农民工可以留置北京,也将被政治整容,"头戴安全帽,面对镜头笑"的。因为北京是铆足了劲要借此盛会,给自己脸上贴金的。有媒体报道披露:就在北京有关部门否认劝返农民工的计划不久,北京就上演了这样一幕:在五道口城铁站西侧两百米路北,一辆写着 "救助"字样的依维柯车停在路边,几名便衣工作人员围着一个中年男子蹲在地上抱着一个大哭的孩子,周围很多市民围观。听男子诉说,救助车辆要强行把他们带走,因此发生冲突。一个便衣说,为了奥运,现在又要强制救助了。 "救助"似乎是一种道义,可是一加上 "强制",就变成了非法限制人身自由,变成了监禁和奴役,变成了对公民人身自由和人格尊严的恣意践踏。众所周知,四年前,孙志刚以他年轻的生命换来了收容遣送制度在法律上的废止,推进了历史的进步。可是,今天奥运临近,这种世所诟病的收容遣送制度似又死灰复燃。由此以来,谁又能保证今后媒体报道的北京劝返农民工计划不会变换一下方式再付诸行动呢?
 
此外,最令农民工头疼的是经济权益难得保障,"拖欠工资"问题一直是悬在他们头上的一把利剑。据说官方一再表示,涉及奥运的农民工工资不会拖欠。北京2008工 程建设指挥部常务副指挥、北京市建委主任隋振江在一次回答记者提问时说,"对农民工工资的发放是建设管理部门和劳动社会保障部门高度关注的一项工作。从去年到今年,我们也做了很多基础工作。通过统计、监控、摸底、排查来掌握农民工工资的发放情况。奥运工程的农民工工资发放情况更是重点。从目前调查了解的情况看,奥运工程工地的农民工工资支付应该是得到保障的。"去年全国人大温家宝总理作政府工作报告称:拖欠工程款和农民工工资问题已基本解决。他说, 2004年我们提出用三年时间基本解决建设领域历史上拖欠工程款和农民工工资的问题,这项工作基本完成,各地已偿还拖欠工程款1834亿元,占历史拖欠的98.6%,其中清付农民工工资330亿元。另据劳动和社会保障部的消息, 2004年至2007年7月底,全国累计解决拖欠农民工工资433.2亿元。为此,劳动和社会保障部新闻发言人尹成基表示,我国企业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基本解决。大部分省份已建立了工资保证金制度,保障农民工工资支付的工作重心已由 "清理旧欠"向"预防新欠"转变。似乎中国不再存在"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

然而,官方这种数据统计与新闻宣传大有问题。即统计是以城市建设单位付给包工头工程款为凭,但农民工却不一定拿到钱。在这背后,还存在诸如包工头索要到工钱后卷款逃跑,或者任意克扣农民工工资,不能足额发放等现象。这样统计出来的农民工工资清偿率,自然已经被"注水"造假。特别是对于一些地方政府而言,建筑单位都是行贿大户和 "税收大户",地方政府自然会对他们进行袒护,更何况在一种大涂政绩脸面现实面前,地方政府在对待农民工工资上取得"高清欠率",很难令人置信。刚刚发生在郑州的农民工围车讨薪,便对此做出了最新解读。《河南商报》最新消息: 2008年1月3日,因拖欠农民工工资,在郑州市打工的一帮农民工将企业老板的奥迪A8轿车围住,讨要工钱。他们冒着凛冽的寒风,拥被而坐,上演了一幕不要到工钱誓不罢休的围车阻击战,令社会舆论哗然。起因是济源隆兴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拖欠他们的12.2 万元的工程款达四个月之久。还有最近《参与》作者刘正有文章透露: 2008年1月7日 汇东开发区西段和四川理工学院的公路主干道被农民工和建材供应商大约100人打着横幅标语"讨回血汗钱"将公路堵死了,重庆商业街的商住楼顶也有一幅标语"讨回血汗钱" 还有一妇女要从楼顶上跳楼。据讨薪、讨债者诉说,"我们向中央、省委省政府、市委市政府等,各级行政和司法机关 8个部门都反映。165名农民工就是165户家庭,20户材料供应商就是20户家庭,合并就有185个 家庭生活、生存权。迄今也未有任何有关责任部门回复。我们被逼得走投无路了,今年春节快到了,今天大家才再次找建筑商要钱,老板却躲起不见,只好去跳楼、 堵公路的,也是政府官员伙同开发商、建筑商骗咱们老百姓的血汗钱。"这就是北京奥运来临前的中国农民工经济命运。可见,温家宝总理的"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 已基本解决"说还远远没有兑现。

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中,至今大量存在身份歧视、所有制歧视、户籍歧视等各种人权歧视。这些人权歧视,在中国已经形成了根深蒂固的等级观念,且识以为常。罗尔斯在其"正义论"中提出了"最少受惠阶层"的概念,也即"弱势群体"。这一群体或阶层处于社会的最底 层,本来最需要社会的帮助,因为他们身上拥有最少的权利、机会和收入,且基本人权最易被侵犯,其身上最强烈地体现着社会的不平等。中国农民工目前则是在经 济和政治双重作用下的弱势群体。然而,他们却没有自己的组织资源,因此不能参与市场博弈,以取得平等社会地位。说白了,农民工经济利益受损,就是政治权利 缺失的反映。这一事实充分反映了中国社会结构发育的极不正常。

北京奥运将至,中国农民工从经济到政治的命运都十分堪忧。特别是为迎奥运要把一部分流动人口挤出北京的做法,实在是违逆奥林匹克的精神。曾诞生在古希腊的奥林匹克运动,本身就是人文精神的体现。因为,奥林匹克赛会,就是要在人人平等的平台上,显示每一个运动员的尊严、个性与潜能。而在中华语境中,平等、自由与每个人的神圣权利,似乎都可以包括在奥林匹克精神之中。为迎奥运,中国政府首先要尊重包括农民工在内的所有公民的基本人权。







北京奥运将至,中国农民工从经济到政治的命运都十分堪忧。



2008年北京奥运将至,中国农民工命运再一次成为公众舆论关注的焦点。曾有报道称,北京市奥运立法协调工作小组建议,对于主要从事基础建设项目施工的100万农民工,在奥运会期间"劝返回乡",并且要实行"奥运期间进京人员需县级证明 "政策。这个来自北京市奥运立法协调工作小组的涉及歧视农民工身份建议,一经在各大媒体披露,立即激起了四面八方的一片鞭挞、质疑声浪,纷纷谴责北京政府在借口"奥运安全"的名义,侵害普通公民,特别是农民工的合法权益举措。针对如此北京地方奥运立法计划引发的海内外舆论压力,北京市政府法制办主任又赶紧出面表示相关说法不准确,说因为目前只是 "奥运立法"项目征集阶段提出的问题,有些需要立法的,要按照严格的立法程序来进行(见《北京晚报》9月15日)。 

然而,"奥运期间将劝返农民工"和"奥运期间进京人员需县级证明"等报道并非空穴来风。此据《法制日报》去年9月 19日 报道,奥运期间流动人口数量管理、市区及奥运场馆周边车辆限行、奥运期间休假等问题将不再通过立法予以规范,而由主管部门制定规范性文件。消息说,北京将 分四种不同情况进行管理:在京的流动人口主要是从事城市基础建设项目施工的农民工,在奥运期间劝返回乡。对于流浪乞讨人员,政府将加强救助,特别是以未成年人保护法、妇女权益保护法以及中央十九部委联合发文为依据,对未成年人实施强制性救助。此外,对于废品收购、小美容美发等行业,奥运期间将加强管理,把一部分流动人口挤出北京。而对于外省市进京人口,经请示国务院同意,可以发布通告,限制进京人员数量,如进京人员须出具县级以上证明等,从根本上控制流动人口。另据《河北青年报》报道,河北省政法委书记在一次会议上指出,未来一段时间,河北省要大力实施 "护城河工程",确保不发生影响稳定的事件,确保不发生危险分子、可疑人员和危险物品由河北流入北京的问题。另据一侧消息报道,北京已经以奥运的名义强行关闭了50所农民工子弟学校。又据国际住房权利和驱逐住客问题中心发布的信息,北京市政府已拆掉了丰台区" 上访村"的房屋,而这里聚集了数千名从全国各地到北京上访、向中央政府投诉土地被侵占、强迫拆迁和腐败等问题的人,其中不少是失地农民。

长久以来北京"劝返"、遣送的样本都是老一套。比如,每年政治敏感期间,公安部门都会按照惯例劝返、遣送部分滞留北京的外地人,其理由多是基于"维护社会稳定"以及" 保持良好形象"云云。眼下,北京市城管部门正在奥运会名义下开展"打造与北京奥运会相匹配的整洁、和谐、优美城市环境"活动,大搞市容"大清洗",相关部门纷纷出动,整治城中村、拔掉路边的摊贩,遣送上访者,到处都要"以奥运为本",为奥运开路。这些为迎奥运对"流动人口"管理的事实,足以说明北京市奥运立法协调工作小组建议正在实施中。

其实北京"流动人口"说法的主体就是失地农民和农民工,其潜意识里还是过去基于户籍歧视政策,将农民进城贬之为"盲流"的看法。中共中央曾在1953年、1954年、1955年和1957年连续四次发出指示,阻止农民流入城市,实施控制城市人口规模的政策,并要求城乡户口管理部门严格户籍管理。从此,农民向城市迁徙被官方贬称之为"盲流"。 1958年1月9日中共第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91次会议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户口登记条例》,该条例第10条第2款明确规定:"公民由农村迁往城市,必须持有城市劳动部门的录用证明,学校的录取证明,或者城市户口登记机关的准予迁入的证明,向常住地户口登记机关申请办理迁出手续。"这种极为严厉的户籍制度,霸道地把农村人口终生排斥在城市体制之外。

中国"改革开放"后,农田大量被侵占,农民失地严重,他们便被迫进城打工。于是城市发明了"农民工"一词。所谓"农民工"是 指以农民身份在城市打工,且徘徊于城市与农村边缘的两栖弱势群体。但他们社会地位极其卑微,毫无人权保障,且受城里人的人格与法律双重歧视、排斥。他们大 多从事高难风险、又脏又累,无人问津的行道,但赚钱少,报酬又常常被克扣与拖欠。然而他们在一些人眼里,又与脏乱差、暴力、不稳定、抢劫、偷盗等联系在一 起。农民工们离乡背井,吃不好,喝不好,享受不到正常的家庭生活和基本人权保障,甚至劳动报酬长期被无故拖欠,但却默默坚守,用他们的汗水为城市建起高楼 大厦。面对如此窘况,他们却还要"头戴安全帽,面对镜头笑"。让我们用一个外国人的视角来观察一下当下中国失地农民和农民工的现状。罗伯特 .威尔在《当前中国工人阶级状况》一文中记述:"农村随着国家对全球市场的不断开放,地方官员大 量向开发商出售土地,对于村民却没有足够的补偿,农村地区的环境破坏非常严重,这个政策让数亿人挣扎于谋生的方法,剥夺了他们从前享受的集体经济的社会支持。超过一亿的人成为城市的打工者,在建筑工地上干活,在新的出口为主的工厂干活,或者最脏最危险的工作,他们缺乏最基本的权利。对于许多打工者来说,在他们半永久地在城市居住下来后条件就越来越糟,因为随着年龄的增大,健康问题就随之而来。"在如今一个迁徙自由的开放时代,如果北京为迎奥运而要以户籍作 为一种 "藩篱",来制造人与人的分裂,以损害广大失地农民和农民工的权益为代价,就是在侵犯弱势群体的基本生存权、吞噬社会的公平与正义。任何公民在京旅游观光、务工劳动等正当权利,都是受宪法和法律保障的,任何时候都不容侵犯,不容歧视,而奥运期间更要保护。北京奥运的市容"大清洗 "不能违背宪法和法律,更不能与奥林匹克人人平等精神相悖。

尽管现在北京市政府面对触犯众怒的窘况,又声称奥运期间劝返民工等报道内容不实,但眼下的市容"大清洗"事实,又显然无法消除公论的这种疑虑与担心。一些网民对北京当局"不实"说辞的怀疑并非没有道理。北京奥运召开在即,类似于农民工、失地农民上访者等这样的非京籍人员,会不会成为劣等公民被以种种借口隔离开与奥运的 "亲密接触",最终还是要用事实说话。我敢说届时北京将看不道乞讨者、上访者和袒胸露背、满身污泥的农民工形象。即使农民工可以留置北京,也将被政治整容,"头戴安全帽,面对镜头笑"的。因为北京是铆足了劲要借此盛会,给自己脸上贴金的。有媒体报道披露:就在北京有关部门否认劝返农民工的计划不久,北京就上演了这样一幕:在五道口城铁站西侧两百米路北,一辆写着 "救助"字样的依维柯车停在路边,几名便衣工作人员围着一个中年男子蹲在地上抱着一个大哭的孩子,周围很多市民围观。听男子诉说,救助车辆要强行把他们带走,因此发生冲突。一个便衣说,为了奥运,现在又要强制救助了。 "救助"似乎是一种道义,可是一加上 "强制",就变成了非法限制人身自由,变成了监禁和奴役,变成了对公民人身自由和人格尊严的恣意践踏。众所周知,四年前,孙志刚以他年轻的生命换来了收容遣送制度在法律上的废止,推进了历史的进步。可是,今天奥运临近,这种世所诟病的收容遣送制度似又死灰复燃。由此以来,谁又能保证今后媒体报道的北京劝返农民工计划不会变换一下方式再付诸行动呢?
 
此外,最令农民工头疼的是经济权益难得保障,"拖欠工资"问题一直是悬在他们头上的一把利剑。据说官方一再表示,涉及奥运的农民工工资不会拖欠。北京2008工 程建设指挥部常务副指挥、北京市建委主任隋振江在一次回答记者提问时说,"对农民工工资的发放是建设管理部门和劳动社会保障部门高度关注的一项工作。从去年到今年,我们也做了很多基础工作。通过统计、监控、摸底、排查来掌握农民工工资的发放情况。奥运工程的农民工工资发放情况更是重点。从目前调查了解的情况看,奥运工程工地的农民工工资支付应该是得到保障的。"去年全国人大温家宝总理作政府工作报告称:拖欠工程款和农民工工资问题已基本解决。他说, 2004年我们提出用三年时间基本解决建设领域历史上拖欠工程款和农民工工资的问题,这项工作基本完成,各地已偿还拖欠工程款1834亿元,占历史拖欠的98.6%,其中清付农民工工资330亿元。另据劳动和社会保障部的消息, 2004年至2007年7月底,全国累计解决拖欠农民工工资433.2亿元。为此,劳动和社会保障部新闻发言人尹成基表示,我国企业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基本解决。大部分省份已建立了工资保证金制度,保障农民工工资支付的工作重心已由 "清理旧欠"向"预防新欠"转变。似乎中国不再存在"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

然而,官方这种数据统计与新闻宣传大有问题。即统计是以城市建设单位付给包工头工程款为凭,但农民工却不一定拿到钱。在这背后,还存在诸如包工头索要到工钱后卷款逃跑,或者任意克扣农民工工资,不能足额发放等现象。这样统计出来的农民工工资清偿率,自然已经被"注水"造假。特别是对于一些地方政府而言,建筑单位都是行贿大户和 "税收大户",地方政府自然会对他们进行袒护,更何况在一种大涂政绩脸面现实面前,地方政府在对待农民工工资上取得"高清欠率",很难令人置信。刚刚发生在郑州的农民工围车讨薪,便对此做出了最新解读。《河南商报》最新消息: 2008年1月3日,因拖欠农民工工资,在郑州市打工的一帮农民工将企业老板的奥迪A8轿车围住,讨要工钱。他们冒着凛冽的寒风,拥被而坐,上演了一幕不要到工钱誓不罢休的围车阻击战,令社会舆论哗然。起因是济源隆兴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拖欠他们的12.2 万元的工程款达四个月之久。还有最近《参与》作者刘正有文章透露: 2008年1月7日 汇东开发区西段和四川理工学院的公路主干道被农民工和建材供应商大约100人打着横幅标语"讨回血汗钱"将公路堵死了,重庆商业街的商住楼顶也有一幅标语"讨回血汗钱" 还有一妇女要从楼顶上跳楼。据讨薪、讨债者诉说,"我们向中央、省委省政府、市委市政府等,各级行政和司法机关 8个部门都反映。165名农民工就是165户家庭,20户材料供应商就是20户家庭,合并就有185个 家庭生活、生存权。迄今也未有任何有关责任部门回复。我们被逼得走投无路了,今年春节快到了,今天大家才再次找建筑商要钱,老板却躲起不见,只好去跳楼、 堵公路的,也是政府官员伙同开发商、建筑商骗咱们老百姓的血汗钱。"这就是北京奥运来临前的中国农民工经济命运。可见,温家宝总理的"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 已基本解决"说还远远没有兑现。

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中,至今大量存在身份歧视、所有制歧视、户籍歧视等各种人权歧视。这些人权歧视,在中国已经形成了根深蒂固的等级观念,且识以为常。罗尔斯在其"正义论"中提出了"最少受惠阶层"的概念,也即"弱势群体"。这一群体或阶层处于社会的最底 层,本来最需要社会的帮助,因为他们身上拥有最少的权利、机会和收入,且基本人权最易被侵犯,其身上最强烈地体现着社会的不平等。中国农民工目前则是在经 济和政治双重作用下的弱势群体。然而,他们却没有自己的组织资源,因此不能参与市场博弈,以取得平等社会地位。说白了,农民工经济利益受损,就是政治权利 缺失的反映。这一事实充分反映了中国社会结构发育的极不正常。

北京奥运将至,中国农民工从经济到政治的命运都十分堪忧。特别是为迎奥运要把一部分流动人口挤出北京的做法,实在是违逆奥林匹克的精神。曾诞生在古希腊的奥林匹克运动,本身就是人文精神的体现。因为,奥林匹克赛会,就是要在人人平等的平台上,显示每一个运动员的尊严、个性与潜能。而在中华语境中,平等、自由与每个人的神圣权利,似乎都可以包括在奥林匹克精神之中。为迎奥运,中国政府首先要尊重包括农民工在内的所有公民的基本人权。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