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谁的世界,谁的梦想?
姜福祯 ( 山东 )



改变农民工的弱势地位不是不能,而是共产党领导的政府不作为。



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是北京奥运的宣传主题。这个看上去很美的命题,其实抽掉了包括生存权在内的人权的具体内容。由此我们不能不叩问:谁的世界,谁的梦想?


一、 两个世界,两种梦想

来自国家发改委去年底的不完全统计:有二亿农民年收入仅300元或者不足此数,约等于一年收入40美元。去年10月份居民消费价格总水平比前年同月上涨6.5%。其中,城市上涨6.1%,农村上涨7.2%;食品价格上涨17.6%,非食品价格上涨1.1%;消费品价格上涨7.8%,服务项目价格上涨2.3%。而与此成鲜明对比的是,农民工收入等各方面待遇没有实际改善,农民工开支迅速增加,直接危及其温饱问题。

 本来中国许多事情并不是非办不可,比如奥运、比如三峡工程、比如登月计划等等。因为有更为迫切的民生问题需要解决。况且在非民主制度下这种"金边工程"的决策选择多数情况偏离民意,不仅劳民伤财,更可能成为统治集团的一种狭隘的"国家"需要。如果奥运是抽象的,生存是具体的,那么生存优于奥运,如果两者都是具体的,在当前时空位置上还是生存大于奥运,因为少数人日进斗金,相当一部分人却朝不保夕,面对"他们"的世界,"我们"并没有共同的"光荣与梦想",这是奥运宏词大语之外显而易见的现实。最近一条农民工的信息真实地诠释了这一点。据报道:广州美院的美术老师苏坚以5位奥运建筑工人为原型的画作《他们》,终以32008元成功卖出,原本承诺用卖画所得请5位农民工看奥运,结果却接到其中一位工人的短信。短信内容是:"奥运我不看了。我们温饱问题都没解决,'何谈看奥运'。"我想这才是农民工的心声,那些关于五位农民工心系奥运的宣传不过是要把这五位农民工制作成周公吐哺,天下归心的"国瑞"。请看报纸的描述:河南省安阳县永和乡小寒村贠房只梦想:看一场足球比赛,河北省邢台市南和县闫里乡河上村王社起梦想:看一场篮球比赛,陕西省汉中市铺镇乡皂树村四组王红涛梦想:看一场举重比赛,河北省涿州市松林店镇方树村张艳群梦想:看一场跳水比赛,黑龙江省北安市铁西区2委3组85号于庆祝梦想:看一场武术比赛。五个农民工,五个梦想,很象是五环旗上的五环,苏坚用他的画圆他们梦,可是相对于昂贵的奥运门票,他们真正需要的什么?是温饱,是生存处境的改变,是"免于匮乏的权利"被国家尊重。可是,现实中我们的农民工情何以堪?家园失丧之痛有之,种地不糊口之累有之,拼命讨薪之苦有之,被损害被歧视有之。面对这些问题我们看到:30年来改革和社会发展从来没有遵循社会成员普遍受益的原则,也从来没有对利益受损者进行必要补偿制度设计。如果"执政为民"是当下政府负责任的承诺,同一个世界,农民工在对城市的发展做出贡献的同时,也应该分享城市发展的成果,积极为农民工提供各种周到的社会服务。目前农民工已占整个产业工人的30%左右,无论从"全民共享改革成果"的改革方向,还是从"全面小康的发展目标"来看,农民工的弱势地位都亟须改变,2008是"奥运之年",是中国政府申奥时候承诺改善人权状况践行年,也是全世界睹目的焦点时刻。

记得2004年温家宝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绿色奥运、科技奥运、人文奥运"的口号,研究2008年北京奥运会筹办工作和改善农民进城就业环境问题。 会议听取了北京市2008年奥运会筹办工作汇报在部署奥运工作时温家宝总理对农民工问题提出六条具体措施,现在是检讨反思,彻底落实的时候了。这六条措施是: (一)继续清理拖欠农民工工资,督促地方和企业落实清欠计划。 (二)加快清理和取消针对农民进城就业的歧视性规定、不合理限制和乱收费。 (三)加大劳动监察执法力度,完善农民工劳动合同管理制度,落实最低工资制度,严厉查处拖欠克扣工资、随意延长工时、使用童工和劳动环境恶劣损害人身健康等问题 (四)改善就业服务,积极发展有组织的劳务输出,开放城市公共职业介绍机构,免费向农民工提供就业信息、职业指导和职业介绍服务,加强农民工职业技能培训。 (五)整顿劳动力市场秩序,严厉打击职业介绍领域的各种违法犯罪活动,取缔非法职业中介机构,规范企业招用工行为。 (六)以农民工集中、工伤和职业病风险程度比较高的建筑、矿山等行业作为重点,大力推进农民工工伤保险。

如果上述措施是以积极的姿态回应国际社会和民间力量对奥运的叩问,那么我想说的是只要有良知、有责任、有善意和真诚,善用奥运契机,就有能力和可能在解决上述问题之后,进一步比较全面地解决农民工和其他弱势群体的的民生问题。


二、中国政府不缺钱,缺的是良知和良制

我相信中国政府不缺钱,缺的是良知和良制,相信下边的一些数字可以支持我的这一论点。1、权贵资本。相关资料表明:中共3000"太子党",平均每人拥有6.7亿,他们和其他高干子女实际掌控金融、外贸、国土开发、大型工程、证券五大领域。2、初次分配。目前我国总工资占GDP的比例为41%左右,资本主义国家为5060%之间,如美国,国民总产值的70%是劳动报酬。而我国的情况恰恰相反,目前初次分配存在着资本所有者所得畸高、财政收入大幅增长、劳动所得持续下降的局面。职工工资总额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在逐年下降。3、二次分配。2005年我国社会保障支出占财政收入的12%。在发达国家中,社会保障的支出一般占到财政支出的30%左右。在英国中央财政支出总额中,社会保障支出约占32%,卫生及社区服务支出约占17%,教育支出约占12%;。我国每年在基本民生的公共投入占GDP的比重逼近世界倒数第一。4、资本利得。"2008年<社会蓝皮书>发布暨中国社会形势报告会"的数据显示:营业盈余(或称资本回报),由原来的20%提高到30.6%。这组数据表明,企业占据了大量利润,这也表明企业的控制者得到了更多的利益。5、行政黑洞。1978年国家财政的行政管理费为52.9亿元,占政府财政支出的4.71%,占GDP的1.45%,2005年国家财政的行政管理费为6512.34亿元,占政府财政支出的19.19%,占GDP的3.56%.这还不包括预算外行政事业费支出。2005年,预算内与预算外行政事业费支出共计9646.14亿元,超过了经济建设费与社会文教费,为我国政府财政支出的第一大项目,占预算内外支出总计的25.2%,占GDP的5.27%.我国人均负担的行政费用增长23倍,而同期人均GDP增长为14.6倍,人均财政收入和支出分别增长12.3倍和12.7倍。例如2004年我国公车消费财政资源4085 亿元,干部公费出国消耗财政费用达3000亿元,全国一年的公款吃喝在 2000亿元以上,三者相加总数高达 9000亿元以上,几乎接近于财政收入的三分之一。6、贪污黑洞。根据胡鞍钢教授研究统计,中国每年官员贪污人民币数以千亿元计。7、地方黑金。在2005年12月胡锦涛透露了三个骇人数字:省级政府部门行政开支超支3,000亿元人民币;党政部门小金库存款6,000亿元;非正常福利开支3,000多亿元。8、公款黑洞。我国目前约400万辆公车,真正用于公务的仅占1/3;粗略统计公款吃喝每年不少于2000亿元,相当于一年吞掉一个三峡工程。即使如此每到年底党政机关突击花钱(包括转移和私分)都在1000亿左右。此外,出国考察、政府会议、能源消耗、"政绩工程"和办公楼浪费也日趋严重。 9、圈地枪钱。据有关部门统计,改革开放以来到21世纪初,国家从农民手中夺走了一亿多亩土地。近些年来,土地掠夺加重,保守统计这几年大概又有差不多3000万亩土地被掠夺。以此算来,国家从农民手里弄去的土地最少有一亿三千万亩。由于如此庞大土地的丢失,大约有一亿多失地农民生活没有依靠,处境非常艰难。而征地农民所得的补偿款占"招拍挂"卖地所得款项的比例平均值不足4%,这是全部土地转让过程中的平均差价,也就是说,当政府出让土地能得到100万元时,失地农民仅能得到4万元左右。(这还不包括乡官村官的截占)无疑这笔将近四万亿的钱能解决农村一切问题。10、"稳定"黑洞。中国用于所谓"稳定社会"上的资金也是相当高昂的。每年对付法轮功的开支都在50亿左右,封锁网络、监控异议人士、对付维权和上访所耗费的巨额资金虽然不见资料统计,其数额也肯定很大。


三、 结论

数字是枯燥的,事实是清晰的,上述现象是一党专制下权力运营的必然结果,而这一政治制度下权力与资本的碰撞已经到了临界点,改变农民工的弱势地位不是不能,而是共产党领导的政府不作为。


2008年1月15日于青岛







改变农民工的弱势地位不是不能,而是共产党领导的政府不作为。



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是北京奥运的宣传主题。这个看上去很美的命题,其实抽掉了包括生存权在内的人权的具体内容。由此我们不能不叩问:谁的世界,谁的梦想?


一、 两个世界,两种梦想

来自国家发改委去年底的不完全统计:有二亿农民年收入仅300元或者不足此数,约等于一年收入40美元。去年10月份居民消费价格总水平比前年同月上涨6.5%。其中,城市上涨6.1%,农村上涨7.2%;食品价格上涨17.6%,非食品价格上涨1.1%;消费品价格上涨7.8%,服务项目价格上涨2.3%。而与此成鲜明对比的是,农民工收入等各方面待遇没有实际改善,农民工开支迅速增加,直接危及其温饱问题。

 本来中国许多事情并不是非办不可,比如奥运、比如三峡工程、比如登月计划等等。因为有更为迫切的民生问题需要解决。况且在非民主制度下这种"金边工程"的决策选择多数情况偏离民意,不仅劳民伤财,更可能成为统治集团的一种狭隘的"国家"需要。如果奥运是抽象的,生存是具体的,那么生存优于奥运,如果两者都是具体的,在当前时空位置上还是生存大于奥运,因为少数人日进斗金,相当一部分人却朝不保夕,面对"他们"的世界,"我们"并没有共同的"光荣与梦想",这是奥运宏词大语之外显而易见的现实。最近一条农民工的信息真实地诠释了这一点。据报道:广州美院的美术老师苏坚以5位奥运建筑工人为原型的画作《他们》,终以32008元成功卖出,原本承诺用卖画所得请5位农民工看奥运,结果却接到其中一位工人的短信。短信内容是:"奥运我不看了。我们温饱问题都没解决,'何谈看奥运'。"我想这才是农民工的心声,那些关于五位农民工心系奥运的宣传不过是要把这五位农民工制作成周公吐哺,天下归心的"国瑞"。请看报纸的描述:河南省安阳县永和乡小寒村贠房只梦想:看一场足球比赛,河北省邢台市南和县闫里乡河上村王社起梦想:看一场篮球比赛,陕西省汉中市铺镇乡皂树村四组王红涛梦想:看一场举重比赛,河北省涿州市松林店镇方树村张艳群梦想:看一场跳水比赛,黑龙江省北安市铁西区2委3组85号于庆祝梦想:看一场武术比赛。五个农民工,五个梦想,很象是五环旗上的五环,苏坚用他的画圆他们梦,可是相对于昂贵的奥运门票,他们真正需要的什么?是温饱,是生存处境的改变,是"免于匮乏的权利"被国家尊重。可是,现实中我们的农民工情何以堪?家园失丧之痛有之,种地不糊口之累有之,拼命讨薪之苦有之,被损害被歧视有之。面对这些问题我们看到:30年来改革和社会发展从来没有遵循社会成员普遍受益的原则,也从来没有对利益受损者进行必要补偿制度设计。如果"执政为民"是当下政府负责任的承诺,同一个世界,农民工在对城市的发展做出贡献的同时,也应该分享城市发展的成果,积极为农民工提供各种周到的社会服务。目前农民工已占整个产业工人的30%左右,无论从"全民共享改革成果"的改革方向,还是从"全面小康的发展目标"来看,农民工的弱势地位都亟须改变,2008是"奥运之年",是中国政府申奥时候承诺改善人权状况践行年,也是全世界睹目的焦点时刻。

记得2004年温家宝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绿色奥运、科技奥运、人文奥运"的口号,研究2008年北京奥运会筹办工作和改善农民进城就业环境问题。 会议听取了北京市2008年奥运会筹办工作汇报在部署奥运工作时温家宝总理对农民工问题提出六条具体措施,现在是检讨反思,彻底落实的时候了。这六条措施是: (一)继续清理拖欠农民工工资,督促地方和企业落实清欠计划。 (二)加快清理和取消针对农民进城就业的歧视性规定、不合理限制和乱收费。 (三)加大劳动监察执法力度,完善农民工劳动合同管理制度,落实最低工资制度,严厉查处拖欠克扣工资、随意延长工时、使用童工和劳动环境恶劣损害人身健康等问题 (四)改善就业服务,积极发展有组织的劳务输出,开放城市公共职业介绍机构,免费向农民工提供就业信息、职业指导和职业介绍服务,加强农民工职业技能培训。 (五)整顿劳动力市场秩序,严厉打击职业介绍领域的各种违法犯罪活动,取缔非法职业中介机构,规范企业招用工行为。 (六)以农民工集中、工伤和职业病风险程度比较高的建筑、矿山等行业作为重点,大力推进农民工工伤保险。

如果上述措施是以积极的姿态回应国际社会和民间力量对奥运的叩问,那么我想说的是只要有良知、有责任、有善意和真诚,善用奥运契机,就有能力和可能在解决上述问题之后,进一步比较全面地解决农民工和其他弱势群体的的民生问题。


二、中国政府不缺钱,缺的是良知和良制

我相信中国政府不缺钱,缺的是良知和良制,相信下边的一些数字可以支持我的这一论点。1、权贵资本。相关资料表明:中共3000"太子党",平均每人拥有6.7亿,他们和其他高干子女实际掌控金融、外贸、国土开发、大型工程、证券五大领域。2、初次分配。目前我国总工资占GDP的比例为41%左右,资本主义国家为5060%之间,如美国,国民总产值的70%是劳动报酬。而我国的情况恰恰相反,目前初次分配存在着资本所有者所得畸高、财政收入大幅增长、劳动所得持续下降的局面。职工工资总额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在逐年下降。3、二次分配。2005年我国社会保障支出占财政收入的12%。在发达国家中,社会保障的支出一般占到财政支出的30%左右。在英国中央财政支出总额中,社会保障支出约占32%,卫生及社区服务支出约占17%,教育支出约占12%;。我国每年在基本民生的公共投入占GDP的比重逼近世界倒数第一。4、资本利得。"2008年<社会蓝皮书>发布暨中国社会形势报告会"的数据显示:营业盈余(或称资本回报),由原来的20%提高到30.6%。这组数据表明,企业占据了大量利润,这也表明企业的控制者得到了更多的利益。5、行政黑洞。1978年国家财政的行政管理费为52.9亿元,占政府财政支出的4.71%,占GDP的1.45%,2005年国家财政的行政管理费为6512.34亿元,占政府财政支出的19.19%,占GDP的3.56%.这还不包括预算外行政事业费支出。2005年,预算内与预算外行政事业费支出共计9646.14亿元,超过了经济建设费与社会文教费,为我国政府财政支出的第一大项目,占预算内外支出总计的25.2%,占GDP的5.27%.我国人均负担的行政费用增长23倍,而同期人均GDP增长为14.6倍,人均财政收入和支出分别增长12.3倍和12.7倍。例如2004年我国公车消费财政资源4085 亿元,干部公费出国消耗财政费用达3000亿元,全国一年的公款吃喝在 2000亿元以上,三者相加总数高达 9000亿元以上,几乎接近于财政收入的三分之一。6、贪污黑洞。根据胡鞍钢教授研究统计,中国每年官员贪污人民币数以千亿元计。7、地方黑金。在2005年12月胡锦涛透露了三个骇人数字:省级政府部门行政开支超支3,000亿元人民币;党政部门小金库存款6,000亿元;非正常福利开支3,000多亿元。8、公款黑洞。我国目前约400万辆公车,真正用于公务的仅占1/3;粗略统计公款吃喝每年不少于2000亿元,相当于一年吞掉一个三峡工程。即使如此每到年底党政机关突击花钱(包括转移和私分)都在1000亿左右。此外,出国考察、政府会议、能源消耗、"政绩工程"和办公楼浪费也日趋严重。 9、圈地枪钱。据有关部门统计,改革开放以来到21世纪初,国家从农民手中夺走了一亿多亩土地。近些年来,土地掠夺加重,保守统计这几年大概又有差不多3000万亩土地被掠夺。以此算来,国家从农民手里弄去的土地最少有一亿三千万亩。由于如此庞大土地的丢失,大约有一亿多失地农民生活没有依靠,处境非常艰难。而征地农民所得的补偿款占"招拍挂"卖地所得款项的比例平均值不足4%,这是全部土地转让过程中的平均差价,也就是说,当政府出让土地能得到100万元时,失地农民仅能得到4万元左右。(这还不包括乡官村官的截占)无疑这笔将近四万亿的钱能解决农村一切问题。10、"稳定"黑洞。中国用于所谓"稳定社会"上的资金也是相当高昂的。每年对付法轮功的开支都在50亿左右,封锁网络、监控异议人士、对付维权和上访所耗费的巨额资金虽然不见资料统计,其数额也肯定很大。


三、 结论

数字是枯燥的,事实是清晰的,上述现象是一党专制下权力运营的必然结果,而这一政治制度下权力与资本的碰撞已经到了临界点,改变农民工的弱势地位不是不能,而是共产党领导的政府不作为。


2008年1月15日于青岛







改变农民工的弱势地位不是不能,而是共产党领导的政府不作为。



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是北京奥运的宣传主题。这个看上去很美的命题,其实抽掉了包括生存权在内的人权的具体内容。由此我们不能不叩问:谁的世界,谁的梦想?


一、 两个世界,两种梦想

来自国家发改委去年底的不完全统计:有二亿农民年收入仅300元或者不足此数,约等于一年收入40美元。去年10月份居民消费价格总水平比前年同月上涨6.5%。其中,城市上涨6.1%,农村上涨7.2%;食品价格上涨17.6%,非食品价格上涨1.1%;消费品价格上涨7.8%,服务项目价格上涨2.3%。而与此成鲜明对比的是,农民工收入等各方面待遇没有实际改善,农民工开支迅速增加,直接危及其温饱问题。

 本来中国许多事情并不是非办不可,比如奥运、比如三峡工程、比如登月计划等等。因为有更为迫切的民生问题需要解决。况且在非民主制度下这种"金边工程"的决策选择多数情况偏离民意,不仅劳民伤财,更可能成为统治集团的一种狭隘的"国家"需要。如果奥运是抽象的,生存是具体的,那么生存优于奥运,如果两者都是具体的,在当前时空位置上还是生存大于奥运,因为少数人日进斗金,相当一部分人却朝不保夕,面对"他们"的世界,"我们"并没有共同的"光荣与梦想",这是奥运宏词大语之外显而易见的现实。最近一条农民工的信息真实地诠释了这一点。据报道:广州美院的美术老师苏坚以5位奥运建筑工人为原型的画作《他们》,终以32008元成功卖出,原本承诺用卖画所得请5位农民工看奥运,结果却接到其中一位工人的短信。短信内容是:"奥运我不看了。我们温饱问题都没解决,'何谈看奥运'。"我想这才是农民工的心声,那些关于五位农民工心系奥运的宣传不过是要把这五位农民工制作成周公吐哺,天下归心的"国瑞"。请看报纸的描述:河南省安阳县永和乡小寒村贠房只梦想:看一场足球比赛,河北省邢台市南和县闫里乡河上村王社起梦想:看一场篮球比赛,陕西省汉中市铺镇乡皂树村四组王红涛梦想:看一场举重比赛,河北省涿州市松林店镇方树村张艳群梦想:看一场跳水比赛,黑龙江省北安市铁西区2委3组85号于庆祝梦想:看一场武术比赛。五个农民工,五个梦想,很象是五环旗上的五环,苏坚用他的画圆他们梦,可是相对于昂贵的奥运门票,他们真正需要的什么?是温饱,是生存处境的改变,是"免于匮乏的权利"被国家尊重。可是,现实中我们的农民工情何以堪?家园失丧之痛有之,种地不糊口之累有之,拼命讨薪之苦有之,被损害被歧视有之。面对这些问题我们看到:30年来改革和社会发展从来没有遵循社会成员普遍受益的原则,也从来没有对利益受损者进行必要补偿制度设计。如果"执政为民"是当下政府负责任的承诺,同一个世界,农民工在对城市的发展做出贡献的同时,也应该分享城市发展的成果,积极为农民工提供各种周到的社会服务。目前农民工已占整个产业工人的30%左右,无论从"全民共享改革成果"的改革方向,还是从"全面小康的发展目标"来看,农民工的弱势地位都亟须改变,2008是"奥运之年",是中国政府申奥时候承诺改善人权状况践行年,也是全世界睹目的焦点时刻。

记得2004年温家宝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绿色奥运、科技奥运、人文奥运"的口号,研究2008年北京奥运会筹办工作和改善农民进城就业环境问题。 会议听取了北京市2008年奥运会筹办工作汇报在部署奥运工作时温家宝总理对农民工问题提出六条具体措施,现在是检讨反思,彻底落实的时候了。这六条措施是: (一)继续清理拖欠农民工工资,督促地方和企业落实清欠计划。 (二)加快清理和取消针对农民进城就业的歧视性规定、不合理限制和乱收费。 (三)加大劳动监察执法力度,完善农民工劳动合同管理制度,落实最低工资制度,严厉查处拖欠克扣工资、随意延长工时、使用童工和劳动环境恶劣损害人身健康等问题 (四)改善就业服务,积极发展有组织的劳务输出,开放城市公共职业介绍机构,免费向农民工提供就业信息、职业指导和职业介绍服务,加强农民工职业技能培训。 (五)整顿劳动力市场秩序,严厉打击职业介绍领域的各种违法犯罪活动,取缔非法职业中介机构,规范企业招用工行为。 (六)以农民工集中、工伤和职业病风险程度比较高的建筑、矿山等行业作为重点,大力推进农民工工伤保险。

如果上述措施是以积极的姿态回应国际社会和民间力量对奥运的叩问,那么我想说的是只要有良知、有责任、有善意和真诚,善用奥运契机,就有能力和可能在解决上述问题之后,进一步比较全面地解决农民工和其他弱势群体的的民生问题。


二、中国政府不缺钱,缺的是良知和良制

我相信中国政府不缺钱,缺的是良知和良制,相信下边的一些数字可以支持我的这一论点。1、权贵资本。相关资料表明:中共3000"太子党",平均每人拥有6.7亿,他们和其他高干子女实际掌控金融、外贸、国土开发、大型工程、证券五大领域。2、初次分配。目前我国总工资占GDP的比例为41%左右,资本主义国家为5060%之间,如美国,国民总产值的70%是劳动报酬。而我国的情况恰恰相反,目前初次分配存在着资本所有者所得畸高、财政收入大幅增长、劳动所得持续下降的局面。职工工资总额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在逐年下降。3、二次分配。2005年我国社会保障支出占财政收入的12%。在发达国家中,社会保障的支出一般占到财政支出的30%左右。在英国中央财政支出总额中,社会保障支出约占32%,卫生及社区服务支出约占17%,教育支出约占12%;。我国每年在基本民生的公共投入占GDP的比重逼近世界倒数第一。4、资本利得。"2008年<社会蓝皮书>发布暨中国社会形势报告会"的数据显示:营业盈余(或称资本回报),由原来的20%提高到30.6%。这组数据表明,企业占据了大量利润,这也表明企业的控制者得到了更多的利益。5、行政黑洞。1978年国家财政的行政管理费为52.9亿元,占政府财政支出的4.71%,占GDP的1.45%,2005年国家财政的行政管理费为6512.34亿元,占政府财政支出的19.19%,占GDP的3.56%.这还不包括预算外行政事业费支出。2005年,预算内与预算外行政事业费支出共计9646.14亿元,超过了经济建设费与社会文教费,为我国政府财政支出的第一大项目,占预算内外支出总计的25.2%,占GDP的5.27%.我国人均负担的行政费用增长23倍,而同期人均GDP增长为14.6倍,人均财政收入和支出分别增长12.3倍和12.7倍。例如2004年我国公车消费财政资源4085 亿元,干部公费出国消耗财政费用达3000亿元,全国一年的公款吃喝在 2000亿元以上,三者相加总数高达 9000亿元以上,几乎接近于财政收入的三分之一。6、贪污黑洞。根据胡鞍钢教授研究统计,中国每年官员贪污人民币数以千亿元计。7、地方黑金。在2005年12月胡锦涛透露了三个骇人数字:省级政府部门行政开支超支3,000亿元人民币;党政部门小金库存款6,000亿元;非正常福利开支3,000多亿元。8、公款黑洞。我国目前约400万辆公车,真正用于公务的仅占1/3;粗略统计公款吃喝每年不少于2000亿元,相当于一年吞掉一个三峡工程。即使如此每到年底党政机关突击花钱(包括转移和私分)都在1000亿左右。此外,出国考察、政府会议、能源消耗、"政绩工程"和办公楼浪费也日趋严重。 9、圈地枪钱。据有关部门统计,改革开放以来到21世纪初,国家从农民手中夺走了一亿多亩土地。近些年来,土地掠夺加重,保守统计这几年大概又有差不多3000万亩土地被掠夺。以此算来,国家从农民手里弄去的土地最少有一亿三千万亩。由于如此庞大土地的丢失,大约有一亿多失地农民生活没有依靠,处境非常艰难。而征地农民所得的补偿款占"招拍挂"卖地所得款项的比例平均值不足4%,这是全部土地转让过程中的平均差价,也就是说,当政府出让土地能得到100万元时,失地农民仅能得到4万元左右。(这还不包括乡官村官的截占)无疑这笔将近四万亿的钱能解决农村一切问题。10、"稳定"黑洞。中国用于所谓"稳定社会"上的资金也是相当高昂的。每年对付法轮功的开支都在50亿左右,封锁网络、监控异议人士、对付维权和上访所耗费的巨额资金虽然不见资料统计,其数额也肯定很大。


三、 结论

数字是枯燥的,事实是清晰的,上述现象是一党专制下权力运营的必然结果,而这一政治制度下权力与资本的碰撞已经到了临界点,改变农民工的弱势地位不是不能,而是共产党领导的政府不作为。


2008年1月15日于青岛







改变农民工的弱势地位不是不能,而是共产党领导的政府不作为。



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是北京奥运的宣传主题。这个看上去很美的命题,其实抽掉了包括生存权在内的人权的具体内容。由此我们不能不叩问:谁的世界,谁的梦想?


一、 两个世界,两种梦想

来自国家发改委去年底的不完全统计:有二亿农民年收入仅300元或者不足此数,约等于一年收入40美元。去年10月份居民消费价格总水平比前年同月上涨6.5%。其中,城市上涨6.1%,农村上涨7.2%;食品价格上涨17.6%,非食品价格上涨1.1%;消费品价格上涨7.8%,服务项目价格上涨2.3%。而与此成鲜明对比的是,农民工收入等各方面待遇没有实际改善,农民工开支迅速增加,直接危及其温饱问题。

 本来中国许多事情并不是非办不可,比如奥运、比如三峡工程、比如登月计划等等。因为有更为迫切的民生问题需要解决。况且在非民主制度下这种"金边工程"的决策选择多数情况偏离民意,不仅劳民伤财,更可能成为统治集团的一种狭隘的"国家"需要。如果奥运是抽象的,生存是具体的,那么生存优于奥运,如果两者都是具体的,在当前时空位置上还是生存大于奥运,因为少数人日进斗金,相当一部分人却朝不保夕,面对"他们"的世界,"我们"并没有共同的"光荣与梦想",这是奥运宏词大语之外显而易见的现实。最近一条农民工的信息真实地诠释了这一点。据报道:广州美院的美术老师苏坚以5位奥运建筑工人为原型的画作《他们》,终以32008元成功卖出,原本承诺用卖画所得请5位农民工看奥运,结果却接到其中一位工人的短信。短信内容是:"奥运我不看了。我们温饱问题都没解决,'何谈看奥运'。"我想这才是农民工的心声,那些关于五位农民工心系奥运的宣传不过是要把这五位农民工制作成周公吐哺,天下归心的"国瑞"。请看报纸的描述:河南省安阳县永和乡小寒村贠房只梦想:看一场足球比赛,河北省邢台市南和县闫里乡河上村王社起梦想:看一场篮球比赛,陕西省汉中市铺镇乡皂树村四组王红涛梦想:看一场举重比赛,河北省涿州市松林店镇方树村张艳群梦想:看一场跳水比赛,黑龙江省北安市铁西区2委3组85号于庆祝梦想:看一场武术比赛。五个农民工,五个梦想,很象是五环旗上的五环,苏坚用他的画圆他们梦,可是相对于昂贵的奥运门票,他们真正需要的什么?是温饱,是生存处境的改变,是"免于匮乏的权利"被国家尊重。可是,现实中我们的农民工情何以堪?家园失丧之痛有之,种地不糊口之累有之,拼命讨薪之苦有之,被损害被歧视有之。面对这些问题我们看到:30年来改革和社会发展从来没有遵循社会成员普遍受益的原则,也从来没有对利益受损者进行必要补偿制度设计。如果"执政为民"是当下政府负责任的承诺,同一个世界,农民工在对城市的发展做出贡献的同时,也应该分享城市发展的成果,积极为农民工提供各种周到的社会服务。目前农民工已占整个产业工人的30%左右,无论从"全民共享改革成果"的改革方向,还是从"全面小康的发展目标"来看,农民工的弱势地位都亟须改变,2008是"奥运之年",是中国政府申奥时候承诺改善人权状况践行年,也是全世界睹目的焦点时刻。

记得2004年温家宝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绿色奥运、科技奥运、人文奥运"的口号,研究2008年北京奥运会筹办工作和改善农民进城就业环境问题。 会议听取了北京市2008年奥运会筹办工作汇报在部署奥运工作时温家宝总理对农民工问题提出六条具体措施,现在是检讨反思,彻底落实的时候了。这六条措施是: (一)继续清理拖欠农民工工资,督促地方和企业落实清欠计划。 (二)加快清理和取消针对农民进城就业的歧视性规定、不合理限制和乱收费。 (三)加大劳动监察执法力度,完善农民工劳动合同管理制度,落实最低工资制度,严厉查处拖欠克扣工资、随意延长工时、使用童工和劳动环境恶劣损害人身健康等问题 (四)改善就业服务,积极发展有组织的劳务输出,开放城市公共职业介绍机构,免费向农民工提供就业信息、职业指导和职业介绍服务,加强农民工职业技能培训。 (五)整顿劳动力市场秩序,严厉打击职业介绍领域的各种违法犯罪活动,取缔非法职业中介机构,规范企业招用工行为。 (六)以农民工集中、工伤和职业病风险程度比较高的建筑、矿山等行业作为重点,大力推进农民工工伤保险。

如果上述措施是以积极的姿态回应国际社会和民间力量对奥运的叩问,那么我想说的是只要有良知、有责任、有善意和真诚,善用奥运契机,就有能力和可能在解决上述问题之后,进一步比较全面地解决农民工和其他弱势群体的的民生问题。


二、中国政府不缺钱,缺的是良知和良制

我相信中国政府不缺钱,缺的是良知和良制,相信下边的一些数字可以支持我的这一论点。1、权贵资本。相关资料表明:中共3000"太子党",平均每人拥有6.7亿,他们和其他高干子女实际掌控金融、外贸、国土开发、大型工程、证券五大领域。2、初次分配。目前我国总工资占GDP的比例为41%左右,资本主义国家为5060%之间,如美国,国民总产值的70%是劳动报酬。而我国的情况恰恰相反,目前初次分配存在着资本所有者所得畸高、财政收入大幅增长、劳动所得持续下降的局面。职工工资总额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在逐年下降。3、二次分配。2005年我国社会保障支出占财政收入的12%。在发达国家中,社会保障的支出一般占到财政支出的30%左右。在英国中央财政支出总额中,社会保障支出约占32%,卫生及社区服务支出约占17%,教育支出约占12%;。我国每年在基本民生的公共投入占GDP的比重逼近世界倒数第一。4、资本利得。"2008年<社会蓝皮书>发布暨中国社会形势报告会"的数据显示:营业盈余(或称资本回报),由原来的20%提高到30.6%。这组数据表明,企业占据了大量利润,这也表明企业的控制者得到了更多的利益。5、行政黑洞。1978年国家财政的行政管理费为52.9亿元,占政府财政支出的4.71%,占GDP的1.45%,2005年国家财政的行政管理费为6512.34亿元,占政府财政支出的19.19%,占GDP的3.56%.这还不包括预算外行政事业费支出。2005年,预算内与预算外行政事业费支出共计9646.14亿元,超过了经济建设费与社会文教费,为我国政府财政支出的第一大项目,占预算内外支出总计的25.2%,占GDP的5.27%.我国人均负担的行政费用增长23倍,而同期人均GDP增长为14.6倍,人均财政收入和支出分别增长12.3倍和12.7倍。例如2004年我国公车消费财政资源4085 亿元,干部公费出国消耗财政费用达3000亿元,全国一年的公款吃喝在 2000亿元以上,三者相加总数高达 9000亿元以上,几乎接近于财政收入的三分之一。6、贪污黑洞。根据胡鞍钢教授研究统计,中国每年官员贪污人民币数以千亿元计。7、地方黑金。在2005年12月胡锦涛透露了三个骇人数字:省级政府部门行政开支超支3,000亿元人民币;党政部门小金库存款6,000亿元;非正常福利开支3,000多亿元。8、公款黑洞。我国目前约400万辆公车,真正用于公务的仅占1/3;粗略统计公款吃喝每年不少于2000亿元,相当于一年吞掉一个三峡工程。即使如此每到年底党政机关突击花钱(包括转移和私分)都在1000亿左右。此外,出国考察、政府会议、能源消耗、"政绩工程"和办公楼浪费也日趋严重。 9、圈地枪钱。据有关部门统计,改革开放以来到21世纪初,国家从农民手中夺走了一亿多亩土地。近些年来,土地掠夺加重,保守统计这几年大概又有差不多3000万亩土地被掠夺。以此算来,国家从农民手里弄去的土地最少有一亿三千万亩。由于如此庞大土地的丢失,大约有一亿多失地农民生活没有依靠,处境非常艰难。而征地农民所得的补偿款占"招拍挂"卖地所得款项的比例平均值不足4%,这是全部土地转让过程中的平均差价,也就是说,当政府出让土地能得到100万元时,失地农民仅能得到4万元左右。(这还不包括乡官村官的截占)无疑这笔将近四万亿的钱能解决农村一切问题。10、"稳定"黑洞。中国用于所谓"稳定社会"上的资金也是相当高昂的。每年对付法轮功的开支都在50亿左右,封锁网络、监控异议人士、对付维权和上访所耗费的巨额资金虽然不见资料统计,其数额也肯定很大。


三、 结论

数字是枯燥的,事实是清晰的,上述现象是一党专制下权力运营的必然结果,而这一政治制度下权力与资本的碰撞已经到了临界点,改变农民工的弱势地位不是不能,而是共产党领导的政府不作为。


2008年1月15日于青岛







改变农民工的弱势地位不是不能,而是共产党领导的政府不作为。



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是北京奥运的宣传主题。这个看上去很美的命题,其实抽掉了包括生存权在内的人权的具体内容。由此我们不能不叩问:谁的世界,谁的梦想?


一、 两个世界,两种梦想

来自国家发改委去年底的不完全统计:有二亿农民年收入仅300元或者不足此数,约等于一年收入40美元。去年10月份居民消费价格总水平比前年同月上涨6.5%。其中,城市上涨6.1%,农村上涨7.2%;食品价格上涨17.6%,非食品价格上涨1.1%;消费品价格上涨7.8%,服务项目价格上涨2.3%。而与此成鲜明对比的是,农民工收入等各方面待遇没有实际改善,农民工开支迅速增加,直接危及其温饱问题。

 本来中国许多事情并不是非办不可,比如奥运、比如三峡工程、比如登月计划等等。因为有更为迫切的民生问题需要解决。况且在非民主制度下这种"金边工程"的决策选择多数情况偏离民意,不仅劳民伤财,更可能成为统治集团的一种狭隘的"国家"需要。如果奥运是抽象的,生存是具体的,那么生存优于奥运,如果两者都是具体的,在当前时空位置上还是生存大于奥运,因为少数人日进斗金,相当一部分人却朝不保夕,面对"他们"的世界,"我们"并没有共同的"光荣与梦想",这是奥运宏词大语之外显而易见的现实。最近一条农民工的信息真实地诠释了这一点。据报道:广州美院的美术老师苏坚以5位奥运建筑工人为原型的画作《他们》,终以32008元成功卖出,原本承诺用卖画所得请5位农民工看奥运,结果却接到其中一位工人的短信。短信内容是:"奥运我不看了。我们温饱问题都没解决,'何谈看奥运'。"我想这才是农民工的心声,那些关于五位农民工心系奥运的宣传不过是要把这五位农民工制作成周公吐哺,天下归心的"国瑞"。请看报纸的描述:河南省安阳县永和乡小寒村贠房只梦想:看一场足球比赛,河北省邢台市南和县闫里乡河上村王社起梦想:看一场篮球比赛,陕西省汉中市铺镇乡皂树村四组王红涛梦想:看一场举重比赛,河北省涿州市松林店镇方树村张艳群梦想:看一场跳水比赛,黑龙江省北安市铁西区2委3组85号于庆祝梦想:看一场武术比赛。五个农民工,五个梦想,很象是五环旗上的五环,苏坚用他的画圆他们梦,可是相对于昂贵的奥运门票,他们真正需要的什么?是温饱,是生存处境的改变,是"免于匮乏的权利"被国家尊重。可是,现实中我们的农民工情何以堪?家园失丧之痛有之,种地不糊口之累有之,拼命讨薪之苦有之,被损害被歧视有之。面对这些问题我们看到:30年来改革和社会发展从来没有遵循社会成员普遍受益的原则,也从来没有对利益受损者进行必要补偿制度设计。如果"执政为民"是当下政府负责任的承诺,同一个世界,农民工在对城市的发展做出贡献的同时,也应该分享城市发展的成果,积极为农民工提供各种周到的社会服务。目前农民工已占整个产业工人的30%左右,无论从"全民共享改革成果"的改革方向,还是从"全面小康的发展目标"来看,农民工的弱势地位都亟须改变,2008是"奥运之年",是中国政府申奥时候承诺改善人权状况践行年,也是全世界睹目的焦点时刻。

记得2004年温家宝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绿色奥运、科技奥运、人文奥运"的口号,研究2008年北京奥运会筹办工作和改善农民进城就业环境问题。 会议听取了北京市2008年奥运会筹办工作汇报在部署奥运工作时温家宝总理对农民工问题提出六条具体措施,现在是检讨反思,彻底落实的时候了。这六条措施是: (一)继续清理拖欠农民工工资,督促地方和企业落实清欠计划。 (二)加快清理和取消针对农民进城就业的歧视性规定、不合理限制和乱收费。 (三)加大劳动监察执法力度,完善农民工劳动合同管理制度,落实最低工资制度,严厉查处拖欠克扣工资、随意延长工时、使用童工和劳动环境恶劣损害人身健康等问题 (四)改善就业服务,积极发展有组织的劳务输出,开放城市公共职业介绍机构,免费向农民工提供就业信息、职业指导和职业介绍服务,加强农民工职业技能培训。 (五)整顿劳动力市场秩序,严厉打击职业介绍领域的各种违法犯罪活动,取缔非法职业中介机构,规范企业招用工行为。 (六)以农民工集中、工伤和职业病风险程度比较高的建筑、矿山等行业作为重点,大力推进农民工工伤保险。

如果上述措施是以积极的姿态回应国际社会和民间力量对奥运的叩问,那么我想说的是只要有良知、有责任、有善意和真诚,善用奥运契机,就有能力和可能在解决上述问题之后,进一步比较全面地解决农民工和其他弱势群体的的民生问题。


二、中国政府不缺钱,缺的是良知和良制

我相信中国政府不缺钱,缺的是良知和良制,相信下边的一些数字可以支持我的这一论点。1、权贵资本。相关资料表明:中共3000"太子党",平均每人拥有6.7亿,他们和其他高干子女实际掌控金融、外贸、国土开发、大型工程、证券五大领域。2、初次分配。目前我国总工资占GDP的比例为41%左右,资本主义国家为5060%之间,如美国,国民总产值的70%是劳动报酬。而我国的情况恰恰相反,目前初次分配存在着资本所有者所得畸高、财政收入大幅增长、劳动所得持续下降的局面。职工工资总额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在逐年下降。3、二次分配。2005年我国社会保障支出占财政收入的12%。在发达国家中,社会保障的支出一般占到财政支出的30%左右。在英国中央财政支出总额中,社会保障支出约占32%,卫生及社区服务支出约占17%,教育支出约占12%;。我国每年在基本民生的公共投入占GDP的比重逼近世界倒数第一。4、资本利得。"2008年<社会蓝皮书>发布暨中国社会形势报告会"的数据显示:营业盈余(或称资本回报),由原来的20%提高到30.6%。这组数据表明,企业占据了大量利润,这也表明企业的控制者得到了更多的利益。5、行政黑洞。1978年国家财政的行政管理费为52.9亿元,占政府财政支出的4.71%,占GDP的1.45%,2005年国家财政的行政管理费为6512.34亿元,占政府财政支出的19.19%,占GDP的3.56%.这还不包括预算外行政事业费支出。2005年,预算内与预算外行政事业费支出共计9646.14亿元,超过了经济建设费与社会文教费,为我国政府财政支出的第一大项目,占预算内外支出总计的25.2%,占GDP的5.27%.我国人均负担的行政费用增长23倍,而同期人均GDP增长为14.6倍,人均财政收入和支出分别增长12.3倍和12.7倍。例如2004年我国公车消费财政资源4085 亿元,干部公费出国消耗财政费用达3000亿元,全国一年的公款吃喝在 2000亿元以上,三者相加总数高达 9000亿元以上,几乎接近于财政收入的三分之一。6、贪污黑洞。根据胡鞍钢教授研究统计,中国每年官员贪污人民币数以千亿元计。7、地方黑金。在2005年12月胡锦涛透露了三个骇人数字:省级政府部门行政开支超支3,000亿元人民币;党政部门小金库存款6,000亿元;非正常福利开支3,000多亿元。8、公款黑洞。我国目前约400万辆公车,真正用于公务的仅占1/3;粗略统计公款吃喝每年不少于2000亿元,相当于一年吞掉一个三峡工程。即使如此每到年底党政机关突击花钱(包括转移和私分)都在1000亿左右。此外,出国考察、政府会议、能源消耗、"政绩工程"和办公楼浪费也日趋严重。 9、圈地枪钱。据有关部门统计,改革开放以来到21世纪初,国家从农民手中夺走了一亿多亩土地。近些年来,土地掠夺加重,保守统计这几年大概又有差不多3000万亩土地被掠夺。以此算来,国家从农民手里弄去的土地最少有一亿三千万亩。由于如此庞大土地的丢失,大约有一亿多失地农民生活没有依靠,处境非常艰难。而征地农民所得的补偿款占"招拍挂"卖地所得款项的比例平均值不足4%,这是全部土地转让过程中的平均差价,也就是说,当政府出让土地能得到100万元时,失地农民仅能得到4万元左右。(这还不包括乡官村官的截占)无疑这笔将近四万亿的钱能解决农村一切问题。10、"稳定"黑洞。中国用于所谓"稳定社会"上的资金也是相当高昂的。每年对付法轮功的开支都在50亿左右,封锁网络、监控异议人士、对付维权和上访所耗费的巨额资金虽然不见资料统计,其数额也肯定很大。


三、 结论

数字是枯燥的,事实是清晰的,上述现象是一党专制下权力运营的必然结果,而这一政治制度下权力与资本的碰撞已经到了临界点,改变农民工的弱势地位不是不能,而是共产党领导的政府不作为。


2008年1月15日于青岛







改变农民工的弱势地位不是不能,而是共产党领导的政府不作为。



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是北京奥运的宣传主题。这个看上去很美的命题,其实抽掉了包括生存权在内的人权的具体内容。由此我们不能不叩问:谁的世界,谁的梦想?


一、 两个世界,两种梦想

来自国家发改委去年底的不完全统计:有二亿农民年收入仅300元或者不足此数,约等于一年收入40美元。去年10月份居民消费价格总水平比前年同月上涨6.5%。其中,城市上涨6.1%,农村上涨7.2%;食品价格上涨17.6%,非食品价格上涨1.1%;消费品价格上涨7.8%,服务项目价格上涨2.3%。而与此成鲜明对比的是,农民工收入等各方面待遇没有实际改善,农民工开支迅速增加,直接危及其温饱问题。

 本来中国许多事情并不是非办不可,比如奥运、比如三峡工程、比如登月计划等等。因为有更为迫切的民生问题需要解决。况且在非民主制度下这种"金边工程"的决策选择多数情况偏离民意,不仅劳民伤财,更可能成为统治集团的一种狭隘的"国家"需要。如果奥运是抽象的,生存是具体的,那么生存优于奥运,如果两者都是具体的,在当前时空位置上还是生存大于奥运,因为少数人日进斗金,相当一部分人却朝不保夕,面对"他们"的世界,"我们"并没有共同的"光荣与梦想",这是奥运宏词大语之外显而易见的现实。最近一条农民工的信息真实地诠释了这一点。据报道:广州美院的美术老师苏坚以5位奥运建筑工人为原型的画作《他们》,终以32008元成功卖出,原本承诺用卖画所得请5位农民工看奥运,结果却接到其中一位工人的短信。短信内容是:"奥运我不看了。我们温饱问题都没解决,'何谈看奥运'。"我想这才是农民工的心声,那些关于五位农民工心系奥运的宣传不过是要把这五位农民工制作成周公吐哺,天下归心的"国瑞"。请看报纸的描述:河南省安阳县永和乡小寒村贠房只梦想:看一场足球比赛,河北省邢台市南和县闫里乡河上村王社起梦想:看一场篮球比赛,陕西省汉中市铺镇乡皂树村四组王红涛梦想:看一场举重比赛,河北省涿州市松林店镇方树村张艳群梦想:看一场跳水比赛,黑龙江省北安市铁西区2委3组85号于庆祝梦想:看一场武术比赛。五个农民工,五个梦想,很象是五环旗上的五环,苏坚用他的画圆他们梦,可是相对于昂贵的奥运门票,他们真正需要的什么?是温饱,是生存处境的改变,是"免于匮乏的权利"被国家尊重。可是,现实中我们的农民工情何以堪?家园失丧之痛有之,种地不糊口之累有之,拼命讨薪之苦有之,被损害被歧视有之。面对这些问题我们看到:30年来改革和社会发展从来没有遵循社会成员普遍受益的原则,也从来没有对利益受损者进行必要补偿制度设计。如果"执政为民"是当下政府负责任的承诺,同一个世界,农民工在对城市的发展做出贡献的同时,也应该分享城市发展的成果,积极为农民工提供各种周到的社会服务。目前农民工已占整个产业工人的30%左右,无论从"全民共享改革成果"的改革方向,还是从"全面小康的发展目标"来看,农民工的弱势地位都亟须改变,2008是"奥运之年",是中国政府申奥时候承诺改善人权状况践行年,也是全世界睹目的焦点时刻。

记得2004年温家宝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绿色奥运、科技奥运、人文奥运"的口号,研究2008年北京奥运会筹办工作和改善农民进城就业环境问题。 会议听取了北京市2008年奥运会筹办工作汇报在部署奥运工作时温家宝总理对农民工问题提出六条具体措施,现在是检讨反思,彻底落实的时候了。这六条措施是: (一)继续清理拖欠农民工工资,督促地方和企业落实清欠计划。 (二)加快清理和取消针对农民进城就业的歧视性规定、不合理限制和乱收费。 (三)加大劳动监察执法力度,完善农民工劳动合同管理制度,落实最低工资制度,严厉查处拖欠克扣工资、随意延长工时、使用童工和劳动环境恶劣损害人身健康等问题 (四)改善就业服务,积极发展有组织的劳务输出,开放城市公共职业介绍机构,免费向农民工提供就业信息、职业指导和职业介绍服务,加强农民工职业技能培训。 (五)整顿劳动力市场秩序,严厉打击职业介绍领域的各种违法犯罪活动,取缔非法职业中介机构,规范企业招用工行为。 (六)以农民工集中、工伤和职业病风险程度比较高的建筑、矿山等行业作为重点,大力推进农民工工伤保险。

如果上述措施是以积极的姿态回应国际社会和民间力量对奥运的叩问,那么我想说的是只要有良知、有责任、有善意和真诚,善用奥运契机,就有能力和可能在解决上述问题之后,进一步比较全面地解决农民工和其他弱势群体的的民生问题。


二、中国政府不缺钱,缺的是良知和良制

我相信中国政府不缺钱,缺的是良知和良制,相信下边的一些数字可以支持我的这一论点。1、权贵资本。相关资料表明:中共3000"太子党",平均每人拥有6.7亿,他们和其他高干子女实际掌控金融、外贸、国土开发、大型工程、证券五大领域。2、初次分配。目前我国总工资占GDP的比例为41%左右,资本主义国家为5060%之间,如美国,国民总产值的70%是劳动报酬。而我国的情况恰恰相反,目前初次分配存在着资本所有者所得畸高、财政收入大幅增长、劳动所得持续下降的局面。职工工资总额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在逐年下降。3、二次分配。2005年我国社会保障支出占财政收入的12%。在发达国家中,社会保障的支出一般占到财政支出的30%左右。在英国中央财政支出总额中,社会保障支出约占32%,卫生及社区服务支出约占17%,教育支出约占12%;。我国每年在基本民生的公共投入占GDP的比重逼近世界倒数第一。4、资本利得。"2008年<社会蓝皮书>发布暨中国社会形势报告会"的数据显示:营业盈余(或称资本回报),由原来的20%提高到30.6%。这组数据表明,企业占据了大量利润,这也表明企业的控制者得到了更多的利益。5、行政黑洞。1978年国家财政的行政管理费为52.9亿元,占政府财政支出的4.71%,占GDP的1.45%,2005年国家财政的行政管理费为6512.34亿元,占政府财政支出的19.19%,占GDP的3.56%.这还不包括预算外行政事业费支出。2005年,预算内与预算外行政事业费支出共计9646.14亿元,超过了经济建设费与社会文教费,为我国政府财政支出的第一大项目,占预算内外支出总计的25.2%,占GDP的5.27%.我国人均负担的行政费用增长23倍,而同期人均GDP增长为14.6倍,人均财政收入和支出分别增长12.3倍和12.7倍。例如2004年我国公车消费财政资源4085 亿元,干部公费出国消耗财政费用达3000亿元,全国一年的公款吃喝在 2000亿元以上,三者相加总数高达 9000亿元以上,几乎接近于财政收入的三分之一。6、贪污黑洞。根据胡鞍钢教授研究统计,中国每年官员贪污人民币数以千亿元计。7、地方黑金。在2005年12月胡锦涛透露了三个骇人数字:省级政府部门行政开支超支3,000亿元人民币;党政部门小金库存款6,000亿元;非正常福利开支3,000多亿元。8、公款黑洞。我国目前约400万辆公车,真正用于公务的仅占1/3;粗略统计公款吃喝每年不少于2000亿元,相当于一年吞掉一个三峡工程。即使如此每到年底党政机关突击花钱(包括转移和私分)都在1000亿左右。此外,出国考察、政府会议、能源消耗、"政绩工程"和办公楼浪费也日趋严重。 9、圈地枪钱。据有关部门统计,改革开放以来到21世纪初,国家从农民手中夺走了一亿多亩土地。近些年来,土地掠夺加重,保守统计这几年大概又有差不多3000万亩土地被掠夺。以此算来,国家从农民手里弄去的土地最少有一亿三千万亩。由于如此庞大土地的丢失,大约有一亿多失地农民生活没有依靠,处境非常艰难。而征地农民所得的补偿款占"招拍挂"卖地所得款项的比例平均值不足4%,这是全部土地转让过程中的平均差价,也就是说,当政府出让土地能得到100万元时,失地农民仅能得到4万元左右。(这还不包括乡官村官的截占)无疑这笔将近四万亿的钱能解决农村一切问题。10、"稳定"黑洞。中国用于所谓"稳定社会"上的资金也是相当高昂的。每年对付法轮功的开支都在50亿左右,封锁网络、监控异议人士、对付维权和上访所耗费的巨额资金虽然不见资料统计,其数额也肯定很大。


三、 结论

数字是枯燥的,事实是清晰的,上述现象是一党专制下权力运营的必然结果,而这一政治制度下权力与资本的碰撞已经到了临界点,改变农民工的弱势地位不是不能,而是共产党领导的政府不作为。


2008年1月15日于青岛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