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工运领袖姚福信之妻进京申诉 900多工人签名要求高院调查
中国人权




2007年03月07日

中国人权从国内获悉,辽阳工运领袖姚福信的妻子郭素静,于全国人大开幕日抵达北京,以向人大委员长吴邦国递交申诉信和一封原辽阳市铁合金厂900余职工群众致最高法院院长肖扬的要求调查姚福信案的签名信(签名信附后)。

由于近日北京各处戒备森严,天安门以及人民大会堂附近警力密布,禁止行人靠近,郭素静根本无法直接将申诉信递交上去,只能于今日将其申诉信及职工的签名信交付邮局,投递全国人大信访局和最高法院转呈。

郭 素静的申诉信说:2002年3月11日至21日期间,由于工厂官员贪污腐败导致工厂濒临倒闭,大量工人失业以及长年拖欠工资、退休金和医疗费没有保 障,工人们在长期忍耐后为了生存不得不走上街头,因而爆发了以辽阳市铁合金厂等上十家工厂,数万工人参加的大规模工人游行抗议活动。政府后来虽惩处了个别 腐败官员,也部分解决了拖欠的工资,但却秘密抓捕了领导游行的工人领袖姚福信、肖云良等人,并于2003年5月9日,将他们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分别判处 有期徒刑7年和4年。姚福信和肖云良的被判刑,引起了国际社会的高度关注。

申诉信又说:自2002年姚福信和肖云良被抓捕以来,姚福 信调换了8次监狱。姚福信曾因狱方虐待而抗议绝食七天,还被带过18斤重的脚镣。姚福信在狱中 身患重病,曾两次因心脏病突发昏死,经抢救才得以生存。而且耳膜塌陷、听力下降,右半身麻木,全身皮肤发痒长疮。经多次向辽阳市政府、政法委以及省监狱管 理局反映,同时铁合金厂工人签名申请担保法外就医,监狱当局均回以姚福信属特殊案子,不能保外。目前姚福信身体状况每况愈下,希望政府能从姚福信的健 康考虑,以人道的精神准予他保外就医。

另外,据姚福信的家人说,姚福信不仅有病不能保外就医,甚至在狱中24小时处 于严密监控之下,任何犯人不准与他说话。姚福信自被关押以来,至今没有得到与家 人通信和通话的权利,他的法律代理人莫律师多次与狱方交涉,但却没有得到任何答复。

肖云良已于2006年2月23日出狱,目前仍在被剥夺政治权利期间。

中国人权坚决支持姚福信妻子的合理要求,敦促全国人大和最高法院行使自己的职能,首先督促辽宁省监狱管理局从姚福信恶劣的健康状况和人道精神考虑,准予他保外就医,其次对姚福信案进行复查。中国人权同时认为,剥夺姚福信的通信权和通话权,也是辽宁监狱当局执法犯法的恶劣行为,全国人大和最高法院应密切督导,以落实中国政府关于和谐社会和2008奥运的人权承诺。


附: 原辽阳市铁合金厂职工群众900余人的签名信

要求最高司法机关对姚福信、肖云良一案重新复查

尊敬的最高法院肖扬院长:

姚 福信、肖云良二人颠覆国家政权一案,纯属虚构,其编造的是莫虚有罪名。为政权服务的法律应实事求是,不应强加,硬扣政治帽子,是非不清,好坏不分。把原 告抓起来定罪,而被告却逍遥法外,这能叫司法公正吗?公平、正义又在那里?所以我们工人联名强烈要求有关部门明查暗访,到群众当中来,认真调查,重新审理 此案。

首先说明,姚福信、肖云良这两个代表是我们群众举手表决选的,他们从来也没给我们说过这党、那党的,从来也没说过一句反党的话,更 没做过一件反党的事。我 们的共同目标就是反腐败,要工资及所有待遇,争取我们工人的合法权益,来维护国有资产的完整和国家利益。该二人政策掌握得非常好,做我们工人的思想工作, 避免了很多事件的发生,有利地阻止了我们工人去卧轨,给国家避免了重大损失,他们应该有功。我们百姓就是不明白,国家为什么三令五申,要反腐败,将反腐倡 廉斗争进行到底。我们铁合金厂反腐已多年之久,诸多问题都在搁浅。甚至滞留在国外的一亿两千多万的欠款都没人去追寻。说我们反腐败有政治目的,并加上了反 党罪名,变成了无头冤案。请问公理何在?

我们铁合金厂一开始就是由下(厂部、领导)至上(市信访、省信访、直接到中央、国务院办公厅等很多部门)逐级反映有关情况,却石沉大海,迟迟得不到解决。进而逼迫工人走上集体请愿的地步,反遭污陷、打压、造谣、中伤等。职工代表成了所谓的罪人,岂不是天理难容吗?

由 于各级领导部门中的个别人不干好事,在其位不谋正事,不作为,才为国家和政府造成这么多麻烦、差错和坏的影响。否则一切问题都不会越访越复杂,越访越 黑。把原告变成被告,冤案、错案无人纠正,找哪哪不管,两位职工代表和家属代表,含冤入狱几年无人昭雪,岂不怪事。工人就是工人,为什么不能真实地、实事 求是地断案,反而强权政治,以权试法,随便给工人扣上颠覆国家政权的大帽子,这不是二十世纪、五十年代的干法吗?这哪里是现在党中央、胡总书记坚持的两 个务必的党领导的政法呀?这不是仍然在搞任人唯亲,各自为政吗?有权就可以治人、整人吗?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哪里去了?

原铁合 金厂破产前后,工人上访一事,不是小事,不是坏事,是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国有企业和社会上的是是非非的大事情,是应受到各级政府官员重视的。然而至 今,这件事却始终被政府和司法部门的个别人操纵,利用职权,不顾广大职工和人民群众的强烈呼声,仍旧我行我素,故意伤害、迫害老百姓。如此下去,让那些脏 官、昏官、蠢官,尽干些亲者痛、仇者快的伤天害理之事。党和政府的形象能好吗?社会能和谐、稳定吗?百姓能安居乐业吗?

冤案何时能平反昭雪!上访何时能停止!铁合金厂工人群众联名要求高法高官(清官)重视,尽早重新复查、审理此案,还工人以清白,明查暗访,请到辽阳民众中,倾听百姓呼声,我们深信一片乌云遮不住太阳。

致谢

原辽阳市铁合金厂职工群众 (900余人签名略)








2007年03月07日

中国人权从国内获悉,辽阳工运领袖姚福信的妻子郭素静,于全国人大开幕日抵达北京,以向人大委员长吴邦国递交申诉信和一封原辽阳市铁合金厂900余职工群众致最高法院院长肖扬的要求调查姚福信案的签名信(签名信附后)。

由于近日北京各处戒备森严,天安门以及人民大会堂附近警力密布,禁止行人靠近,郭素静根本无法直接将申诉信递交上去,只能于今日将其申诉信及职工的签名信交付邮局,投递全国人大信访局和最高法院转呈。

郭 素静的申诉信说:2002年3月11日至21日期间,由于工厂官员贪污腐败导致工厂濒临倒闭,大量工人失业以及长年拖欠工资、退休金和医疗费没有保 障,工人们在长期忍耐后为了生存不得不走上街头,因而爆发了以辽阳市铁合金厂等上十家工厂,数万工人参加的大规模工人游行抗议活动。政府后来虽惩处了个别 腐败官员,也部分解决了拖欠的工资,但却秘密抓捕了领导游行的工人领袖姚福信、肖云良等人,并于2003年5月9日,将他们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分别判处 有期徒刑7年和4年。姚福信和肖云良的被判刑,引起了国际社会的高度关注。

申诉信又说:自2002年姚福信和肖云良被抓捕以来,姚福 信调换了8次监狱。姚福信曾因狱方虐待而抗议绝食七天,还被带过18斤重的脚镣。姚福信在狱中 身患重病,曾两次因心脏病突发昏死,经抢救才得以生存。而且耳膜塌陷、听力下降,右半身麻木,全身皮肤发痒长疮。经多次向辽阳市政府、政法委以及省监狱管 理局反映,同时铁合金厂工人签名申请担保法外就医,监狱当局均回以姚福信属特殊案子,不能保外。目前姚福信身体状况每况愈下,希望政府能从姚福信的健 康考虑,以人道的精神准予他保外就医。

另外,据姚福信的家人说,姚福信不仅有病不能保外就医,甚至在狱中24小时处 于严密监控之下,任何犯人不准与他说话。姚福信自被关押以来,至今没有得到与家 人通信和通话的权利,他的法律代理人莫律师多次与狱方交涉,但却没有得到任何答复。

肖云良已于2006年2月23日出狱,目前仍在被剥夺政治权利期间。

中国人权坚决支持姚福信妻子的合理要求,敦促全国人大和最高法院行使自己的职能,首先督促辽宁省监狱管理局从姚福信恶劣的健康状况和人道精神考虑,准予他保外就医,其次对姚福信案进行复查。中国人权同时认为,剥夺姚福信的通信权和通话权,也是辽宁监狱当局执法犯法的恶劣行为,全国人大和最高法院应密切督导,以落实中国政府关于和谐社会和2008奥运的人权承诺。


附: 原辽阳市铁合金厂职工群众900余人的签名信

要求最高司法机关对姚福信、肖云良一案重新复查

尊敬的最高法院肖扬院长:

姚 福信、肖云良二人颠覆国家政权一案,纯属虚构,其编造的是莫虚有罪名。为政权服务的法律应实事求是,不应强加,硬扣政治帽子,是非不清,好坏不分。把原 告抓起来定罪,而被告却逍遥法外,这能叫司法公正吗?公平、正义又在那里?所以我们工人联名强烈要求有关部门明查暗访,到群众当中来,认真调查,重新审理 此案。

首先说明,姚福信、肖云良这两个代表是我们群众举手表决选的,他们从来也没给我们说过这党、那党的,从来也没说过一句反党的话,更 没做过一件反党的事。我 们的共同目标就是反腐败,要工资及所有待遇,争取我们工人的合法权益,来维护国有资产的完整和国家利益。该二人政策掌握得非常好,做我们工人的思想工作, 避免了很多事件的发生,有利地阻止了我们工人去卧轨,给国家避免了重大损失,他们应该有功。我们百姓就是不明白,国家为什么三令五申,要反腐败,将反腐倡 廉斗争进行到底。我们铁合金厂反腐已多年之久,诸多问题都在搁浅。甚至滞留在国外的一亿两千多万的欠款都没人去追寻。说我们反腐败有政治目的,并加上了反 党罪名,变成了无头冤案。请问公理何在?

我们铁合金厂一开始就是由下(厂部、领导)至上(市信访、省信访、直接到中央、国务院办公厅等很多部门)逐级反映有关情况,却石沉大海,迟迟得不到解决。进而逼迫工人走上集体请愿的地步,反遭污陷、打压、造谣、中伤等。职工代表成了所谓的罪人,岂不是天理难容吗?

由 于各级领导部门中的个别人不干好事,在其位不谋正事,不作为,才为国家和政府造成这么多麻烦、差错和坏的影响。否则一切问题都不会越访越复杂,越访越 黑。把原告变成被告,冤案、错案无人纠正,找哪哪不管,两位职工代表和家属代表,含冤入狱几年无人昭雪,岂不怪事。工人就是工人,为什么不能真实地、实事 求是地断案,反而强权政治,以权试法,随便给工人扣上颠覆国家政权的大帽子,这不是二十世纪、五十年代的干法吗?这哪里是现在党中央、胡总书记坚持的两 个务必的党领导的政法呀?这不是仍然在搞任人唯亲,各自为政吗?有权就可以治人、整人吗?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哪里去了?

原铁合 金厂破产前后,工人上访一事,不是小事,不是坏事,是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国有企业和社会上的是是非非的大事情,是应受到各级政府官员重视的。然而至 今,这件事却始终被政府和司法部门的个别人操纵,利用职权,不顾广大职工和人民群众的强烈呼声,仍旧我行我素,故意伤害、迫害老百姓。如此下去,让那些脏 官、昏官、蠢官,尽干些亲者痛、仇者快的伤天害理之事。党和政府的形象能好吗?社会能和谐、稳定吗?百姓能安居乐业吗?

冤案何时能平反昭雪!上访何时能停止!铁合金厂工人群众联名要求高法高官(清官)重视,尽早重新复查、审理此案,还工人以清白,明查暗访,请到辽阳民众中,倾听百姓呼声,我们深信一片乌云遮不住太阳。

致谢

原辽阳市铁合金厂职工群众 (900余人签名略)








2007年03月07日

中国人权从国内获悉,辽阳工运领袖姚福信的妻子郭素静,于全国人大开幕日抵达北京,以向人大委员长吴邦国递交申诉信和一封原辽阳市铁合金厂900余职工群众致最高法院院长肖扬的要求调查姚福信案的签名信(签名信附后)。

由于近日北京各处戒备森严,天安门以及人民大会堂附近警力密布,禁止行人靠近,郭素静根本无法直接将申诉信递交上去,只能于今日将其申诉信及职工的签名信交付邮局,投递全国人大信访局和最高法院转呈。

郭 素静的申诉信说:2002年3月11日至21日期间,由于工厂官员贪污腐败导致工厂濒临倒闭,大量工人失业以及长年拖欠工资、退休金和医疗费没有保 障,工人们在长期忍耐后为了生存不得不走上街头,因而爆发了以辽阳市铁合金厂等上十家工厂,数万工人参加的大规模工人游行抗议活动。政府后来虽惩处了个别 腐败官员,也部分解决了拖欠的工资,但却秘密抓捕了领导游行的工人领袖姚福信、肖云良等人,并于2003年5月9日,将他们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分别判处 有期徒刑7年和4年。姚福信和肖云良的被判刑,引起了国际社会的高度关注。

申诉信又说:自2002年姚福信和肖云良被抓捕以来,姚福 信调换了8次监狱。姚福信曾因狱方虐待而抗议绝食七天,还被带过18斤重的脚镣。姚福信在狱中 身患重病,曾两次因心脏病突发昏死,经抢救才得以生存。而且耳膜塌陷、听力下降,右半身麻木,全身皮肤发痒长疮。经多次向辽阳市政府、政法委以及省监狱管 理局反映,同时铁合金厂工人签名申请担保法外就医,监狱当局均回以姚福信属特殊案子,不能保外。目前姚福信身体状况每况愈下,希望政府能从姚福信的健 康考虑,以人道的精神准予他保外就医。

另外,据姚福信的家人说,姚福信不仅有病不能保外就医,甚至在狱中24小时处 于严密监控之下,任何犯人不准与他说话。姚福信自被关押以来,至今没有得到与家 人通信和通话的权利,他的法律代理人莫律师多次与狱方交涉,但却没有得到任何答复。

肖云良已于2006年2月23日出狱,目前仍在被剥夺政治权利期间。

中国人权坚决支持姚福信妻子的合理要求,敦促全国人大和最高法院行使自己的职能,首先督促辽宁省监狱管理局从姚福信恶劣的健康状况和人道精神考虑,准予他保外就医,其次对姚福信案进行复查。中国人权同时认为,剥夺姚福信的通信权和通话权,也是辽宁监狱当局执法犯法的恶劣行为,全国人大和最高法院应密切督导,以落实中国政府关于和谐社会和2008奥运的人权承诺。


附: 原辽阳市铁合金厂职工群众900余人的签名信

要求最高司法机关对姚福信、肖云良一案重新复查

尊敬的最高法院肖扬院长:

姚 福信、肖云良二人颠覆国家政权一案,纯属虚构,其编造的是莫虚有罪名。为政权服务的法律应实事求是,不应强加,硬扣政治帽子,是非不清,好坏不分。把原 告抓起来定罪,而被告却逍遥法外,这能叫司法公正吗?公平、正义又在那里?所以我们工人联名强烈要求有关部门明查暗访,到群众当中来,认真调查,重新审理 此案。

首先说明,姚福信、肖云良这两个代表是我们群众举手表决选的,他们从来也没给我们说过这党、那党的,从来也没说过一句反党的话,更 没做过一件反党的事。我 们的共同目标就是反腐败,要工资及所有待遇,争取我们工人的合法权益,来维护国有资产的完整和国家利益。该二人政策掌握得非常好,做我们工人的思想工作, 避免了很多事件的发生,有利地阻止了我们工人去卧轨,给国家避免了重大损失,他们应该有功。我们百姓就是不明白,国家为什么三令五申,要反腐败,将反腐倡 廉斗争进行到底。我们铁合金厂反腐已多年之久,诸多问题都在搁浅。甚至滞留在国外的一亿两千多万的欠款都没人去追寻。说我们反腐败有政治目的,并加上了反 党罪名,变成了无头冤案。请问公理何在?

我们铁合金厂一开始就是由下(厂部、领导)至上(市信访、省信访、直接到中央、国务院办公厅等很多部门)逐级反映有关情况,却石沉大海,迟迟得不到解决。进而逼迫工人走上集体请愿的地步,反遭污陷、打压、造谣、中伤等。职工代表成了所谓的罪人,岂不是天理难容吗?

由 于各级领导部门中的个别人不干好事,在其位不谋正事,不作为,才为国家和政府造成这么多麻烦、差错和坏的影响。否则一切问题都不会越访越复杂,越访越 黑。把原告变成被告,冤案、错案无人纠正,找哪哪不管,两位职工代表和家属代表,含冤入狱几年无人昭雪,岂不怪事。工人就是工人,为什么不能真实地、实事 求是地断案,反而强权政治,以权试法,随便给工人扣上颠覆国家政权的大帽子,这不是二十世纪、五十年代的干法吗?这哪里是现在党中央、胡总书记坚持的两 个务必的党领导的政法呀?这不是仍然在搞任人唯亲,各自为政吗?有权就可以治人、整人吗?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哪里去了?

原铁合 金厂破产前后,工人上访一事,不是小事,不是坏事,是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国有企业和社会上的是是非非的大事情,是应受到各级政府官员重视的。然而至 今,这件事却始终被政府和司法部门的个别人操纵,利用职权,不顾广大职工和人民群众的强烈呼声,仍旧我行我素,故意伤害、迫害老百姓。如此下去,让那些脏 官、昏官、蠢官,尽干些亲者痛、仇者快的伤天害理之事。党和政府的形象能好吗?社会能和谐、稳定吗?百姓能安居乐业吗?

冤案何时能平反昭雪!上访何时能停止!铁合金厂工人群众联名要求高法高官(清官)重视,尽早重新复查、审理此案,还工人以清白,明查暗访,请到辽阳民众中,倾听百姓呼声,我们深信一片乌云遮不住太阳。

致谢

原辽阳市铁合金厂职工群众 (900余人签名略)








2007年03月07日

中国人权从国内获悉,辽阳工运领袖姚福信的妻子郭素静,于全国人大开幕日抵达北京,以向人大委员长吴邦国递交申诉信和一封原辽阳市铁合金厂900余职工群众致最高法院院长肖扬的要求调查姚福信案的签名信(签名信附后)。

由于近日北京各处戒备森严,天安门以及人民大会堂附近警力密布,禁止行人靠近,郭素静根本无法直接将申诉信递交上去,只能于今日将其申诉信及职工的签名信交付邮局,投递全国人大信访局和最高法院转呈。

郭 素静的申诉信说:2002年3月11日至21日期间,由于工厂官员贪污腐败导致工厂濒临倒闭,大量工人失业以及长年拖欠工资、退休金和医疗费没有保 障,工人们在长期忍耐后为了生存不得不走上街头,因而爆发了以辽阳市铁合金厂等上十家工厂,数万工人参加的大规模工人游行抗议活动。政府后来虽惩处了个别 腐败官员,也部分解决了拖欠的工资,但却秘密抓捕了领导游行的工人领袖姚福信、肖云良等人,并于2003年5月9日,将他们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分别判处 有期徒刑7年和4年。姚福信和肖云良的被判刑,引起了国际社会的高度关注。

申诉信又说:自2002年姚福信和肖云良被抓捕以来,姚福 信调换了8次监狱。姚福信曾因狱方虐待而抗议绝食七天,还被带过18斤重的脚镣。姚福信在狱中 身患重病,曾两次因心脏病突发昏死,经抢救才得以生存。而且耳膜塌陷、听力下降,右半身麻木,全身皮肤发痒长疮。经多次向辽阳市政府、政法委以及省监狱管 理局反映,同时铁合金厂工人签名申请担保法外就医,监狱当局均回以姚福信属特殊案子,不能保外。目前姚福信身体状况每况愈下,希望政府能从姚福信的健 康考虑,以人道的精神准予他保外就医。

另外,据姚福信的家人说,姚福信不仅有病不能保外就医,甚至在狱中24小时处 于严密监控之下,任何犯人不准与他说话。姚福信自被关押以来,至今没有得到与家 人通信和通话的权利,他的法律代理人莫律师多次与狱方交涉,但却没有得到任何答复。

肖云良已于2006年2月23日出狱,目前仍在被剥夺政治权利期间。

中国人权坚决支持姚福信妻子的合理要求,敦促全国人大和最高法院行使自己的职能,首先督促辽宁省监狱管理局从姚福信恶劣的健康状况和人道精神考虑,准予他保外就医,其次对姚福信案进行复查。中国人权同时认为,剥夺姚福信的通信权和通话权,也是辽宁监狱当局执法犯法的恶劣行为,全国人大和最高法院应密切督导,以落实中国政府关于和谐社会和2008奥运的人权承诺。


附: 原辽阳市铁合金厂职工群众900余人的签名信

要求最高司法机关对姚福信、肖云良一案重新复查

尊敬的最高法院肖扬院长:

姚 福信、肖云良二人颠覆国家政权一案,纯属虚构,其编造的是莫虚有罪名。为政权服务的法律应实事求是,不应强加,硬扣政治帽子,是非不清,好坏不分。把原 告抓起来定罪,而被告却逍遥法外,这能叫司法公正吗?公平、正义又在那里?所以我们工人联名强烈要求有关部门明查暗访,到群众当中来,认真调查,重新审理 此案。

首先说明,姚福信、肖云良这两个代表是我们群众举手表决选的,他们从来也没给我们说过这党、那党的,从来也没说过一句反党的话,更 没做过一件反党的事。我 们的共同目标就是反腐败,要工资及所有待遇,争取我们工人的合法权益,来维护国有资产的完整和国家利益。该二人政策掌握得非常好,做我们工人的思想工作, 避免了很多事件的发生,有利地阻止了我们工人去卧轨,给国家避免了重大损失,他们应该有功。我们百姓就是不明白,国家为什么三令五申,要反腐败,将反腐倡 廉斗争进行到底。我们铁合金厂反腐已多年之久,诸多问题都在搁浅。甚至滞留在国外的一亿两千多万的欠款都没人去追寻。说我们反腐败有政治目的,并加上了反 党罪名,变成了无头冤案。请问公理何在?

我们铁合金厂一开始就是由下(厂部、领导)至上(市信访、省信访、直接到中央、国务院办公厅等很多部门)逐级反映有关情况,却石沉大海,迟迟得不到解决。进而逼迫工人走上集体请愿的地步,反遭污陷、打压、造谣、中伤等。职工代表成了所谓的罪人,岂不是天理难容吗?

由 于各级领导部门中的个别人不干好事,在其位不谋正事,不作为,才为国家和政府造成这么多麻烦、差错和坏的影响。否则一切问题都不会越访越复杂,越访越 黑。把原告变成被告,冤案、错案无人纠正,找哪哪不管,两位职工代表和家属代表,含冤入狱几年无人昭雪,岂不怪事。工人就是工人,为什么不能真实地、实事 求是地断案,反而强权政治,以权试法,随便给工人扣上颠覆国家政权的大帽子,这不是二十世纪、五十年代的干法吗?这哪里是现在党中央、胡总书记坚持的两 个务必的党领导的政法呀?这不是仍然在搞任人唯亲,各自为政吗?有权就可以治人、整人吗?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哪里去了?

原铁合 金厂破产前后,工人上访一事,不是小事,不是坏事,是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国有企业和社会上的是是非非的大事情,是应受到各级政府官员重视的。然而至 今,这件事却始终被政府和司法部门的个别人操纵,利用职权,不顾广大职工和人民群众的强烈呼声,仍旧我行我素,故意伤害、迫害老百姓。如此下去,让那些脏 官、昏官、蠢官,尽干些亲者痛、仇者快的伤天害理之事。党和政府的形象能好吗?社会能和谐、稳定吗?百姓能安居乐业吗?

冤案何时能平反昭雪!上访何时能停止!铁合金厂工人群众联名要求高法高官(清官)重视,尽早重新复查、审理此案,还工人以清白,明查暗访,请到辽阳民众中,倾听百姓呼声,我们深信一片乌云遮不住太阳。

致谢

原辽阳市铁合金厂职工群众 (900余人签名略)








2007年03月07日

中国人权从国内获悉,辽阳工运领袖姚福信的妻子郭素静,于全国人大开幕日抵达北京,以向人大委员长吴邦国递交申诉信和一封原辽阳市铁合金厂900余职工群众致最高法院院长肖扬的要求调查姚福信案的签名信(签名信附后)。

由于近日北京各处戒备森严,天安门以及人民大会堂附近警力密布,禁止行人靠近,郭素静根本无法直接将申诉信递交上去,只能于今日将其申诉信及职工的签名信交付邮局,投递全国人大信访局和最高法院转呈。

郭 素静的申诉信说:2002年3月11日至21日期间,由于工厂官员贪污腐败导致工厂濒临倒闭,大量工人失业以及长年拖欠工资、退休金和医疗费没有保 障,工人们在长期忍耐后为了生存不得不走上街头,因而爆发了以辽阳市铁合金厂等上十家工厂,数万工人参加的大规模工人游行抗议活动。政府后来虽惩处了个别 腐败官员,也部分解决了拖欠的工资,但却秘密抓捕了领导游行的工人领袖姚福信、肖云良等人,并于2003年5月9日,将他们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分别判处 有期徒刑7年和4年。姚福信和肖云良的被判刑,引起了国际社会的高度关注。

申诉信又说:自2002年姚福信和肖云良被抓捕以来,姚福 信调换了8次监狱。姚福信曾因狱方虐待而抗议绝食七天,还被带过18斤重的脚镣。姚福信在狱中 身患重病,曾两次因心脏病突发昏死,经抢救才得以生存。而且耳膜塌陷、听力下降,右半身麻木,全身皮肤发痒长疮。经多次向辽阳市政府、政法委以及省监狱管 理局反映,同时铁合金厂工人签名申请担保法外就医,监狱当局均回以姚福信属特殊案子,不能保外。目前姚福信身体状况每况愈下,希望政府能从姚福信的健 康考虑,以人道的精神准予他保外就医。

另外,据姚福信的家人说,姚福信不仅有病不能保外就医,甚至在狱中24小时处 于严密监控之下,任何犯人不准与他说话。姚福信自被关押以来,至今没有得到与家 人通信和通话的权利,他的法律代理人莫律师多次与狱方交涉,但却没有得到任何答复。

肖云良已于2006年2月23日出狱,目前仍在被剥夺政治权利期间。

中国人权坚决支持姚福信妻子的合理要求,敦促全国人大和最高法院行使自己的职能,首先督促辽宁省监狱管理局从姚福信恶劣的健康状况和人道精神考虑,准予他保外就医,其次对姚福信案进行复查。中国人权同时认为,剥夺姚福信的通信权和通话权,也是辽宁监狱当局执法犯法的恶劣行为,全国人大和最高法院应密切督导,以落实中国政府关于和谐社会和2008奥运的人权承诺。


附: 原辽阳市铁合金厂职工群众900余人的签名信

要求最高司法机关对姚福信、肖云良一案重新复查

尊敬的最高法院肖扬院长:

姚 福信、肖云良二人颠覆国家政权一案,纯属虚构,其编造的是莫虚有罪名。为政权服务的法律应实事求是,不应强加,硬扣政治帽子,是非不清,好坏不分。把原 告抓起来定罪,而被告却逍遥法外,这能叫司法公正吗?公平、正义又在那里?所以我们工人联名强烈要求有关部门明查暗访,到群众当中来,认真调查,重新审理 此案。

首先说明,姚福信、肖云良这两个代表是我们群众举手表决选的,他们从来也没给我们说过这党、那党的,从来也没说过一句反党的话,更 没做过一件反党的事。我 们的共同目标就是反腐败,要工资及所有待遇,争取我们工人的合法权益,来维护国有资产的完整和国家利益。该二人政策掌握得非常好,做我们工人的思想工作, 避免了很多事件的发生,有利地阻止了我们工人去卧轨,给国家避免了重大损失,他们应该有功。我们百姓就是不明白,国家为什么三令五申,要反腐败,将反腐倡 廉斗争进行到底。我们铁合金厂反腐已多年之久,诸多问题都在搁浅。甚至滞留在国外的一亿两千多万的欠款都没人去追寻。说我们反腐败有政治目的,并加上了反 党罪名,变成了无头冤案。请问公理何在?

我们铁合金厂一开始就是由下(厂部、领导)至上(市信访、省信访、直接到中央、国务院办公厅等很多部门)逐级反映有关情况,却石沉大海,迟迟得不到解决。进而逼迫工人走上集体请愿的地步,反遭污陷、打压、造谣、中伤等。职工代表成了所谓的罪人,岂不是天理难容吗?

由 于各级领导部门中的个别人不干好事,在其位不谋正事,不作为,才为国家和政府造成这么多麻烦、差错和坏的影响。否则一切问题都不会越访越复杂,越访越 黑。把原告变成被告,冤案、错案无人纠正,找哪哪不管,两位职工代表和家属代表,含冤入狱几年无人昭雪,岂不怪事。工人就是工人,为什么不能真实地、实事 求是地断案,反而强权政治,以权试法,随便给工人扣上颠覆国家政权的大帽子,这不是二十世纪、五十年代的干法吗?这哪里是现在党中央、胡总书记坚持的两 个务必的党领导的政法呀?这不是仍然在搞任人唯亲,各自为政吗?有权就可以治人、整人吗?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哪里去了?

原铁合 金厂破产前后,工人上访一事,不是小事,不是坏事,是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国有企业和社会上的是是非非的大事情,是应受到各级政府官员重视的。然而至 今,这件事却始终被政府和司法部门的个别人操纵,利用职权,不顾广大职工和人民群众的强烈呼声,仍旧我行我素,故意伤害、迫害老百姓。如此下去,让那些脏 官、昏官、蠢官,尽干些亲者痛、仇者快的伤天害理之事。党和政府的形象能好吗?社会能和谐、稳定吗?百姓能安居乐业吗?

冤案何时能平反昭雪!上访何时能停止!铁合金厂工人群众联名要求高法高官(清官)重视,尽早重新复查、审理此案,还工人以清白,明查暗访,请到辽阳民众中,倾听百姓呼声,我们深信一片乌云遮不住太阳。

致谢

原辽阳市铁合金厂职工群众 (900余人签名略)








2007年03月07日

中国人权从国内获悉,辽阳工运领袖姚福信的妻子郭素静,于全国人大开幕日抵达北京,以向人大委员长吴邦国递交申诉信和一封原辽阳市铁合金厂900余职工群众致最高法院院长肖扬的要求调查姚福信案的签名信(签名信附后)。

由于近日北京各处戒备森严,天安门以及人民大会堂附近警力密布,禁止行人靠近,郭素静根本无法直接将申诉信递交上去,只能于今日将其申诉信及职工的签名信交付邮局,投递全国人大信访局和最高法院转呈。

郭 素静的申诉信说:2002年3月11日至21日期间,由于工厂官员贪污腐败导致工厂濒临倒闭,大量工人失业以及长年拖欠工资、退休金和医疗费没有保 障,工人们在长期忍耐后为了生存不得不走上街头,因而爆发了以辽阳市铁合金厂等上十家工厂,数万工人参加的大规模工人游行抗议活动。政府后来虽惩处了个别 腐败官员,也部分解决了拖欠的工资,但却秘密抓捕了领导游行的工人领袖姚福信、肖云良等人,并于2003年5月9日,将他们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分别判处 有期徒刑7年和4年。姚福信和肖云良的被判刑,引起了国际社会的高度关注。

申诉信又说:自2002年姚福信和肖云良被抓捕以来,姚福 信调换了8次监狱。姚福信曾因狱方虐待而抗议绝食七天,还被带过18斤重的脚镣。姚福信在狱中 身患重病,曾两次因心脏病突发昏死,经抢救才得以生存。而且耳膜塌陷、听力下降,右半身麻木,全身皮肤发痒长疮。经多次向辽阳市政府、政法委以及省监狱管 理局反映,同时铁合金厂工人签名申请担保法外就医,监狱当局均回以姚福信属特殊案子,不能保外。目前姚福信身体状况每况愈下,希望政府能从姚福信的健 康考虑,以人道的精神准予他保外就医。

另外,据姚福信的家人说,姚福信不仅有病不能保外就医,甚至在狱中24小时处 于严密监控之下,任何犯人不准与他说话。姚福信自被关押以来,至今没有得到与家 人通信和通话的权利,他的法律代理人莫律师多次与狱方交涉,但却没有得到任何答复。

肖云良已于2006年2月23日出狱,目前仍在被剥夺政治权利期间。

中国人权坚决支持姚福信妻子的合理要求,敦促全国人大和最高法院行使自己的职能,首先督促辽宁省监狱管理局从姚福信恶劣的健康状况和人道精神考虑,准予他保外就医,其次对姚福信案进行复查。中国人权同时认为,剥夺姚福信的通信权和通话权,也是辽宁监狱当局执法犯法的恶劣行为,全国人大和最高法院应密切督导,以落实中国政府关于和谐社会和2008奥运的人权承诺。


附: 原辽阳市铁合金厂职工群众900余人的签名信

要求最高司法机关对姚福信、肖云良一案重新复查

尊敬的最高法院肖扬院长:

姚 福信、肖云良二人颠覆国家政权一案,纯属虚构,其编造的是莫虚有罪名。为政权服务的法律应实事求是,不应强加,硬扣政治帽子,是非不清,好坏不分。把原 告抓起来定罪,而被告却逍遥法外,这能叫司法公正吗?公平、正义又在那里?所以我们工人联名强烈要求有关部门明查暗访,到群众当中来,认真调查,重新审理 此案。

首先说明,姚福信、肖云良这两个代表是我们群众举手表决选的,他们从来也没给我们说过这党、那党的,从来也没说过一句反党的话,更 没做过一件反党的事。我 们的共同目标就是反腐败,要工资及所有待遇,争取我们工人的合法权益,来维护国有资产的完整和国家利益。该二人政策掌握得非常好,做我们工人的思想工作, 避免了很多事件的发生,有利地阻止了我们工人去卧轨,给国家避免了重大损失,他们应该有功。我们百姓就是不明白,国家为什么三令五申,要反腐败,将反腐倡 廉斗争进行到底。我们铁合金厂反腐已多年之久,诸多问题都在搁浅。甚至滞留在国外的一亿两千多万的欠款都没人去追寻。说我们反腐败有政治目的,并加上了反 党罪名,变成了无头冤案。请问公理何在?

我们铁合金厂一开始就是由下(厂部、领导)至上(市信访、省信访、直接到中央、国务院办公厅等很多部门)逐级反映有关情况,却石沉大海,迟迟得不到解决。进而逼迫工人走上集体请愿的地步,反遭污陷、打压、造谣、中伤等。职工代表成了所谓的罪人,岂不是天理难容吗?

由 于各级领导部门中的个别人不干好事,在其位不谋正事,不作为,才为国家和政府造成这么多麻烦、差错和坏的影响。否则一切问题都不会越访越复杂,越访越 黑。把原告变成被告,冤案、错案无人纠正,找哪哪不管,两位职工代表和家属代表,含冤入狱几年无人昭雪,岂不怪事。工人就是工人,为什么不能真实地、实事 求是地断案,反而强权政治,以权试法,随便给工人扣上颠覆国家政权的大帽子,这不是二十世纪、五十年代的干法吗?这哪里是现在党中央、胡总书记坚持的两 个务必的党领导的政法呀?这不是仍然在搞任人唯亲,各自为政吗?有权就可以治人、整人吗?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哪里去了?

原铁合 金厂破产前后,工人上访一事,不是小事,不是坏事,是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国有企业和社会上的是是非非的大事情,是应受到各级政府官员重视的。然而至 今,这件事却始终被政府和司法部门的个别人操纵,利用职权,不顾广大职工和人民群众的强烈呼声,仍旧我行我素,故意伤害、迫害老百姓。如此下去,让那些脏 官、昏官、蠢官,尽干些亲者痛、仇者快的伤天害理之事。党和政府的形象能好吗?社会能和谐、稳定吗?百姓能安居乐业吗?

冤案何时能平反昭雪!上访何时能停止!铁合金厂工人群众联名要求高法高官(清官)重视,尽早重新复查、审理此案,还工人以清白,明查暗访,请到辽阳民众中,倾听百姓呼声,我们深信一片乌云遮不住太阳。

致谢

原辽阳市铁合金厂职工群众 (900余人签名略)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