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RIC
RYRQ

《人与人权》首页栏目

时政焦点

公民权益

人权与法制

专题探讨

杂文与随笔

社会与维权

中国人权所属网站和刊物


中国人权网站


《华夏报》


《人权论坛》


报告和简报


"六四" 档案网站



网上献花,支持 "天安门母亲"


网站联络
约稿启事和通告
读者评论及来信

Forward Print


一个藏僧的审判经过:丹增德勒的案件



概况和建议


一、概况

2002年12月2号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知名且受人尊敬的喇嘛,丹增德勒仁波切 (Tenzin Delek Rinpoche),被当地中级人民法院判决死刑。丹增德勒被控犯下唆使爆炸案件和煽动分裂国家的罪行,后给予两年的死缓期,目前仍在狱中。其共谋嫌 犯,洛桑顿珠(Lobsang Dondrup),也被控以同样的罪名,他于2003年1月26日即刻地处决。

这些控诉是随着1998年至2002年间一连串发生于四川西部的爆炸案之后而来的。中国官方通讯社新华社于当日发表一篇报告,称两嫌犯进行恐怖罪 行。(1) 在判决听审时,丹增德勒明言宣告其为无辜的。在一盘于2003年1月中从拘禁所偷运出,后被人权观察取得的录音带上,他反复地声言我是被诬告的,我总是 说,我们连举手打人都不应该。(2)

根据了与无数见证人的晤谈,人权观察的报告对丹增德勒的逮捕和定罪的前后经过提供了详细的记载。报告的结论是这件案例是中国当局十年来阻止丹增德勒 的工作所累积的功夫。丹增德勒不断努力地助长西藏佛教,支持达赖喇嘛为宗教领袖及发展西藏社会和文化机构。在面临中国限制性的政策及其持续迫害企图表达推 展合理的文化和社会界线的人士,丹增德勒的工作和努力已成为藏人为保留其文化本质而奋斗的重心。

报告也详细地记述了丹增德勒的平生和工作,以及其与地方官员在宗教和社会主题上的交流,而这阐明了一个极少见的居住在西藏自治区 (TAR) 以外的藏人的生活面。也显示出丹增德勒虽采取温和的手法,经常代表当地藏人与中国政府周旋,但在地方官员不回应或行为不当时,他也批评他们。除此之外,他 对达赖喇嘛为宗教领袖的信念是坚定不移的。报告的附录含有几份原始材料,其中包括一份丹增德勒在2000年所做的长篇声明的译本,及自由亚洲电台与一名审 判法官的晤谈文稿。

在法庭公布其对丹增德勒和洛桑顿珠之裁决的一年多后,还有许多原因让我们质疑中级法庭的事实认定,及复核法庭或那些支持原判的法庭的调查结果。审判 的过程充满缺失,法庭既不自主也不公正,而且被告也被拒绝自行寻求独立的法律顾问的要求。丹增德勒的家属为其选择的律师不允在上诉听审时替他辩护。政府当 局声称其中牵涉国家机密,至今仍拒绝公布任何在法庭上提出的罪证。

地方消息灵通人士坚持,如果地方官员没先逼迫丹增德勒所谓的共谋者,洛桑顿珠,招供,他们是无法逮捕丹增德勒并将他定罪的。据说洛桑顿珠于他的供词中指名丹增德勒为其在计划和资助爆炸案里的同谋。据在法庭观审的人士所言,洛桑顿珠在判决听审中撤回他的供词。

许多与丹增德勒共事并已在多年监视下的同僚,于逮捕丹增德勒的事件后均被捕捉。至少有两名仍在狱中:僧侣扎西彭措(Tashi Phuntsog) 据报被判处七年的徒刑,而一名当地的居民,塔坡(Taphel),目前正在服五年的徒刑。另一名当地居民,次让顿珠(Tserang Dondrup)也被判处五年的徒刑,但在服了十三个月的刑期后便被释放出。据极可信的消息来源,三人在被捕后及拘禁期中均受到严厉的苛刻待遇。至于他们 的罪嫌,官方没有做任何的声明。而他们的审判或任何指控他们的罪证也一概不为人知。

还有许多藏人被拘禁,质问以及受到威胁和监视,这些都是中国政府处理爆炸案所采取的手段。人权观察获悉约有60名的藏人遭拘留,为期从数日至数个月 不定。这些人中,许多与丹增德勒有密切的往来。其中三名已服满其被判的刑期,目前仍受政府严格的监视。至少有四名藏人已失踪,一百多名藏人因害怕被捕而逃 离他们的社区。一名僧人因受到不断地质讯而恐惧到只好还俗的地步。据当地居民所报,他们或他们的家属已被政府警告如果他们公开谈论这些审判,及表示他们对 丹增德勒的景仰或谈论自己在拘留期或狱中的待遇,他们将会遭到官方认可的报复。

在丹增德勒的僧侣生涯里,他积极地在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TAP)中的四县里提倡藏人的经济,社会,文化及宗教精神上的愿望。他深信在该区的中国政 府并无多大的意愿来应答藏人的所需,他们只想利用自己的职位来谋取他们个人的所求。丹增德勒以各种不同的方式来应答藏人的需求:他建立了学校,医疗所,一 个孤儿院及养老院。他调解藏人社区间的经济冲突,和积极地从事维护该区域极脆弱的生态环境,使其免遭大规模地砍伐森林,采矿及其它潜具破坏性的工程而失去 平衡。他在一个主要的宗教场所建造了一个永久性的建筑,在此之前,该地只是一个以帐篷搭建起的聚集场所,然后又藉着七所支庙的建立把此宗教中心从地域上扩 展开来。也许丹增德勒对中国当局造成最大的威胁是当中国政府正加强其对西藏区域的控制,努力地减低寺院的影响力来强化非宗教的权威时,丹增德勒的这些作为 不但吸引了一群几百名跟随他的虔诚弟子,而且还广得当地人民的支持。

许多曾经住在藏人主居地雅江县(Nyagchu)和理塘县(Lithang)的人,和在丹增德勒甘孜州的家乡及附近几个区域的居民,均冒着极大的风 险与人权观察谈话。从他们的叙述,我们见识到丹增德勒工程的浩大。他改进了游牧民族和自给农人的生活并且在一个十几年来压抑佛教的区域,再度复兴起西藏佛 教。

25年来,丹增德勒在地方的威望不断地提升,并且在几个问题论点上成功地向官方政策进行挑战,因此,甘孜藏族自治州的地方当局将他视为一个威胁,并 且采逐渐严厉的手法来控制他的社会和文化活动。至1997年,一个命名为爱国教育的更新活动把西藏自治区(TAR)内及其东向的青海省,四川省,甘肃 省及云南省的藏族区内的藏人寺院,庙宇和宗教场所全权纳入政府的管制下,在当时,甘孜自治州的官员采取一个果断性的手段。首先是把他的许多活动称为政治活 动。因此是被禁止的。他的宗教活动被削减了,而他也不能再随意地四处走动,也不能如先前般地公开谈论达赖喇嘛。至2000年,甘孜自治州的当局褫夺了他所 有的宗教特权。两年后,2002年,他因一些似乎是捏造的罪证被控牵涉几起爆炸案而正式被逮捕。

尽管可信赖的消息来源并不多,但是人权观察担忧中国政府对丹增德勒的待遇不是一个单一独立的现象。如下所详述的,在甘孜藏族自治州里曾有几次重大的行动以企图控制宗教的表达,寺院庙宇的影响力,地方社区的领导权及任何官员视为是政治异议的行动。


二、建议

人权观察敦促中国政府

  • 在新的审判开审前,立即释放丹增德勒,而新的审判必须依照国际上正当的法律程序来举行,其中包括自寻法律顾问的权利,给予充分的时间和适当的设备来准备被告的辩护,一个公开,允许国际观察者观庭的审判;
  • 立即释放其他所有因与丹增德勒一案有关联而任意被逮捕或拘留的人士, 包括扎西彭措和洛桑塔坡(Lobsang Taphel)
  • 公布审理丹增德勒洛/桑顿珠的所有法庭(审判和上诉)文件以及全部的有关证据,其中包括递交给最高人民法庭复核的资料;
  • 公布对所有仍在狱中,拘留中以及刑期服满出狱或早获释放的人士的指控和罪证;
  • 对获释人士的公民自由所加的限制应立即终止;
  • 针对丹增德勒和洛桑顿珠的逮捕及审判,批准一个可信赖且自主的调查,并将调查结果公诸于世。如果中国无法执行如此的调查,中国应促请联合国任意拘 留问题工作组(United Nations Working Group on Arbitrary Detentions)或一个由法界人士组成的自主团体来进行此项工作;
  • 应将侵犯丹增德勒,洛桑顿珠以及其他与丹增德勒一事有关者之权利的官员适当地惩戒和起诉;
  • 对因丹增德勒一事而误遭拘留,监禁,酷刑,苛待,控诉或其它侵犯的人士提供保护和支持,并且允许他们对有责任的政府机构和官员提出行政上或司法上的诉讼;
  • 允许联合国酷刑问题特别报告员(U.N. Special Rapporteur on Torture)进入中国访查,以便他在中国执行其职责;
  • 修订刑事法程序来确保由酷刑或胁迫而得到的情报不可在法庭上当作证据使用;
  • 停止举行秘密和不公开的审判或上诉。允许被告家属,新闻界人士及中立的观察者参与所有的诉讼程序;
  • 停止控诉与新闻界人士,包括国际记者和人权组织,接触的个人;
  • 确保公民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ICCPR)第27条中的规定种族少数团体与团体中其他分子共同享受其固有文化,信奉躬行其固有宗教之权利,不得剥夺之;
  • 废除本质上为专制性的劳教制度,该制度否绝了那些自由被剥夺者的正当法律程序和法庭审理权。
除此之外,人权观察也促请国际社会在所有的双边人权对话及高阶层外交的会议上提出丹增德勒仁波切的案子和其他所有因甘孜藏族自治州扫荡式的取缔而被拘留,逮捕,判刑者的案件。


三、研究方法的简注

在准备撰写这份报告前,人权观察会谈了差不多150名在许多不同国家的藏人,而其中有许多人是在丹增德勒被捕后,逃离他们的家园的。150名中的 47人接受了极彻底的采访。一部分的采访是面对面的晤谈,而一部分的采访则是经由电话来进行的。一些接受采访的人在回答有关事件后追踪性的问题时,是先将 他们的答案录音录起来,然后再把录音带交给人权观察。为了保护他们的身份,使其或其家属不再受到进一步的危害,因为其中许多人已遭受中国政府的监视,因此 采访时被采访者的所在地不在这篇报告里提及。晤谈使用的语言是英语和藏语,并尽可能地录下音来。然后把整个录音的文稿翻译成英语。采访始于2002年2 月,一直进行至2003年12月,间接来源的资料则作为采访的补充。

据同意把他们的谈话公开的人士说,受害的区域笼罩着紧张恐怖的气氛,因而信息的流通也受到了阻挠,愈来愈多的保安人员在受影响的社区里出没,开始的 时后,拘禁的事件逐渐增多,而当局也警告大众不得讨论这些事件。受采访的人对我们说,至少有一些僧人不敢着僧袍进入雅江县的县城。村民们均知道他们不得聚 集在一块形成一个团体。进过监狱的人也明白大肆地谈论他在狱中的经验则表示他将会被送回监狱。(3) 一些报告也指出当地藏族官员的电话也被监听了,显然是因为他们被认为有同情被监禁的政治犯和宗教团体的嫌疑。丹增德勒的同僚也很清楚政府追踪他们任何的行 动。事件卷入者的亲属也遭封口。他们说官员禁止他们使用传真机,打长途电话及旅行。(4)


注解

(1)在中国西南区两藏人被判死刑新华网,2003年1月26日,http://202.84.17.73.7777/Detail.wct?RecID= 0&SelectID=1&ChannelID=6034&Page=1 (2003年11月13日检出)

(2) 丹增德勒仁波切的录音文稿于2003年1月20日自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首都,康定,的拘留所中取得,自由亚洲电台于次日早晨获得该录音带。

(3) 人权观察于2003年4月10日采访CW。

(4)中国政府在爆炸案事件中,钳制藏人亲属的言论,自由亚洲电台,2003年2月4日
转载自:http://www.hrw.org/chinese/2004/2004020939.html







概况和建议


一、概况

2002年12月2号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知名且受人尊敬的喇嘛,丹增德勒仁波切 (Tenzin Delek Rinpoche),被当地中级人民法院判决死刑。丹增德勒被控犯下唆使爆炸案件和煽动分裂国家的罪行,后给予两年的死缓期,目前仍在狱中。其共谋嫌 犯,洛桑顿珠(Lobsang Dondrup),也被控以同样的罪名,他于2003年1月26日即刻地处决。

这些控诉是随着1998年至2002年间一连串发生于四川西部的爆炸案之后而来的。中国官方通讯社新华社于当日发表一篇报告,称两嫌犯进行恐怖罪 行。(1) 在判决听审时,丹增德勒明言宣告其为无辜的。在一盘于2003年1月中从拘禁所偷运出,后被人权观察取得的录音带上,他反复地声言我是被诬告的,我总是 说,我们连举手打人都不应该。(2)

根据了与无数见证人的晤谈,人权观察的报告对丹增德勒的逮捕和定罪的前后经过提供了详细的记载。报告的结论是这件案例是中国当局十年来阻止丹增德勒 的工作所累积的功夫。丹增德勒不断努力地助长西藏佛教,支持达赖喇嘛为宗教领袖及发展西藏社会和文化机构。在面临中国限制性的政策及其持续迫害企图表达推 展合理的文化和社会界线的人士,丹增德勒的工作和努力已成为藏人为保留其文化本质而奋斗的重心。

报告也详细地记述了丹增德勒的平生和工作,以及其与地方官员在宗教和社会主题上的交流,而这阐明了一个极少见的居住在西藏自治区 (TAR) 以外的藏人的生活面。也显示出丹增德勒虽采取温和的手法,经常代表当地藏人与中国政府周旋,但在地方官员不回应或行为不当时,他也批评他们。除此之外,他 对达赖喇嘛为宗教领袖的信念是坚定不移的。报告的附录含有几份原始材料,其中包括一份丹增德勒在2000年所做的长篇声明的译本,及自由亚洲电台与一名审 判法官的晤谈文稿。

在法庭公布其对丹增德勒和洛桑顿珠之裁决的一年多后,还有许多原因让我们质疑中级法庭的事实认定,及复核法庭或那些支持原判的法庭的调查结果。审判 的过程充满缺失,法庭既不自主也不公正,而且被告也被拒绝自行寻求独立的法律顾问的要求。丹增德勒的家属为其选择的律师不允在上诉听审时替他辩护。政府当 局声称其中牵涉国家机密,至今仍拒绝公布任何在法庭上提出的罪证。

地方消息灵通人士坚持,如果地方官员没先逼迫丹增德勒所谓的共谋者,洛桑顿珠,招供,他们是无法逮捕丹增德勒并将他定罪的。据说洛桑顿珠于他的供词中指名丹增德勒为其在计划和资助爆炸案里的同谋。据在法庭观审的人士所言,洛桑顿珠在判决听审中撤回他的供词。

许多与丹增德勒共事并已在多年监视下的同僚,于逮捕丹增德勒的事件后均被捕捉。至少有两名仍在狱中:僧侣扎西彭措(Tashi Phuntsog) 据报被判处七年的徒刑,而一名当地的居民,塔坡(Taphel),目前正在服五年的徒刑。另一名当地居民,次让顿珠(Tserang Dondrup)也被判处五年的徒刑,但在服了十三个月的刑期后便被释放出。据极可信的消息来源,三人在被捕后及拘禁期中均受到严厉的苛刻待遇。至于他们 的罪嫌,官方没有做任何的声明。而他们的审判或任何指控他们的罪证也一概不为人知。

还有许多藏人被拘禁,质问以及受到威胁和监视,这些都是中国政府处理爆炸案所采取的手段。人权观察获悉约有60名的藏人遭拘留,为期从数日至数个月 不定。这些人中,许多与丹增德勒有密切的往来。其中三名已服满其被判的刑期,目前仍受政府严格的监视。至少有四名藏人已失踪,一百多名藏人因害怕被捕而逃 离他们的社区。一名僧人因受到不断地质讯而恐惧到只好还俗的地步。据当地居民所报,他们或他们的家属已被政府警告如果他们公开谈论这些审判,及表示他们对 丹增德勒的景仰或谈论自己在拘留期或狱中的待遇,他们将会遭到官方认可的报复。

在丹增德勒的僧侣生涯里,他积极地在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TAP)中的四县里提倡藏人的经济,社会,文化及宗教精神上的愿望。他深信在该区的中国政 府并无多大的意愿来应答藏人的所需,他们只想利用自己的职位来谋取他们个人的所求。丹增德勒以各种不同的方式来应答藏人的需求:他建立了学校,医疗所,一 个孤儿院及养老院。他调解藏人社区间的经济冲突,和积极地从事维护该区域极脆弱的生态环境,使其免遭大规模地砍伐森林,采矿及其它潜具破坏性的工程而失去 平衡。他在一个主要的宗教场所建造了一个永久性的建筑,在此之前,该地只是一个以帐篷搭建起的聚集场所,然后又藉着七所支庙的建立把此宗教中心从地域上扩 展开来。也许丹增德勒对中国当局造成最大的威胁是当中国政府正加强其对西藏区域的控制,努力地减低寺院的影响力来强化非宗教的权威时,丹增德勒的这些作为 不但吸引了一群几百名跟随他的虔诚弟子,而且还广得当地人民的支持。

许多曾经住在藏人主居地雅江县(Nyagchu)和理塘县(Lithang)的人,和在丹增德勒甘孜州的家乡及附近几个区域的居民,均冒着极大的风 险与人权观察谈话。从他们的叙述,我们见识到丹增德勒工程的浩大。他改进了游牧民族和自给农人的生活并且在一个十几年来压抑佛教的区域,再度复兴起西藏佛 教。

25年来,丹增德勒在地方的威望不断地提升,并且在几个问题论点上成功地向官方政策进行挑战,因此,甘孜藏族自治州的地方当局将他视为一个威胁,并 且采逐渐严厉的手法来控制他的社会和文化活动。至1997年,一个命名为爱国教育的更新活动把西藏自治区(TAR)内及其东向的青海省,四川省,甘肃 省及云南省的藏族区内的藏人寺院,庙宇和宗教场所全权纳入政府的管制下,在当时,甘孜自治州的官员采取一个果断性的手段。首先是把他的许多活动称为政治活 动。因此是被禁止的。他的宗教活动被削减了,而他也不能再随意地四处走动,也不能如先前般地公开谈论达赖喇嘛。至2000年,甘孜自治州的当局褫夺了他所 有的宗教特权。两年后,2002年,他因一些似乎是捏造的罪证被控牵涉几起爆炸案而正式被逮捕。

尽管可信赖的消息来源并不多,但是人权观察担忧中国政府对丹增德勒的待遇不是一个单一独立的现象。如下所详述的,在甘孜藏族自治州里曾有几次重大的行动以企图控制宗教的表达,寺院庙宇的影响力,地方社区的领导权及任何官员视为是政治异议的行动。


二、建议

人权观察敦促中国政府

  • 在新的审判开审前,立即释放丹增德勒,而新的审判必须依照国际上正当的法律程序来举行,其中包括自寻法律顾问的权利,给予充分的时间和适当的设备来准备被告的辩护,一个公开,允许国际观察者观庭的审判;
  • 立即释放其他所有因与丹增德勒一案有关联而任意被逮捕或拘留的人士, 包括扎西彭措和洛桑塔坡(Lobsang Taphel)
  • 公布审理丹增德勒洛/桑顿珠的所有法庭(审判和上诉)文件以及全部的有关证据,其中包括递交给最高人民法庭复核的资料;
  • 公布对所有仍在狱中,拘留中以及刑期服满出狱或早获释放的人士的指控和罪证;
  • 对获释人士的公民自由所加的限制应立即终止;
  • 针对丹增德勒和洛桑顿珠的逮捕及审判,批准一个可信赖且自主的调查,并将调查结果公诸于世。如果中国无法执行如此的调查,中国应促请联合国任意拘 留问题工作组(United Nations Working Group on Arbitrary Detentions)或一个由法界人士组成的自主团体来进行此项工作;
  • 应将侵犯丹增德勒,洛桑顿珠以及其他与丹增德勒一事有关者之权利的官员适当地惩戒和起诉;
  • 对因丹增德勒一事而误遭拘留,监禁,酷刑,苛待,控诉或其它侵犯的人士提供保护和支持,并且允许他们对有责任的政府机构和官员提出行政上或司法上的诉讼;
  • 允许联合国酷刑问题特别报告员(U.N. Special Rapporteur on Torture)进入中国访查,以便他在中国执行其职责;
  • 修订刑事法程序来确保由酷刑或胁迫而得到的情报不可在法庭上当作证据使用;
  • 停止举行秘密和不公开的审判或上诉。允许被告家属,新闻界人士及中立的观察者参与所有的诉讼程序;
  • 停止控诉与新闻界人士,包括国际记者和人权组织,接触的个人;
  • 确保公民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ICCPR)第27条中的规定种族少数团体与团体中其他分子共同享受其固有文化,信奉躬行其固有宗教之权利,不得剥夺之;
  • 废除本质上为专制性的劳教制度,该制度否绝了那些自由被剥夺者的正当法律程序和法庭审理权。
除此之外,人权观察也促请国际社会在所有的双边人权对话及高阶层外交的会议上提出丹增德勒仁波切的案子和其他所有因甘孜藏族自治州扫荡式的取缔而被拘留,逮捕,判刑者的案件。


三、研究方法的简注

在准备撰写这份报告前,人权观察会谈了差不多150名在许多不同国家的藏人,而其中有许多人是在丹增德勒被捕后,逃离他们的家园的。150名中的 47人接受了极彻底的采访。一部分的采访是面对面的晤谈,而一部分的采访则是经由电话来进行的。一些接受采访的人在回答有关事件后追踪性的问题时,是先将 他们的答案录音录起来,然后再把录音带交给人权观察。为了保护他们的身份,使其或其家属不再受到进一步的危害,因为其中许多人已遭受中国政府的监视,因此 采访时被采访者的所在地不在这篇报告里提及。晤谈使用的语言是英语和藏语,并尽可能地录下音来。然后把整个录音的文稿翻译成英语。采访始于2002年2 月,一直进行至2003年12月,间接来源的资料则作为采访的补充。

据同意把他们的谈话公开的人士说,受害的区域笼罩着紧张恐怖的气氛,因而信息的流通也受到了阻挠,愈来愈多的保安人员在受影响的社区里出没,开始的 时后,拘禁的事件逐渐增多,而当局也警告大众不得讨论这些事件。受采访的人对我们说,至少有一些僧人不敢着僧袍进入雅江县的县城。村民们均知道他们不得聚 集在一块形成一个团体。进过监狱的人也明白大肆地谈论他在狱中的经验则表示他将会被送回监狱。(3) 一些报告也指出当地藏族官员的电话也被监听了,显然是因为他们被认为有同情被监禁的政治犯和宗教团体的嫌疑。丹增德勒的同僚也很清楚政府追踪他们任何的行 动。事件卷入者的亲属也遭封口。他们说官员禁止他们使用传真机,打长途电话及旅行。(4)


注解

(1)在中国西南区两藏人被判死刑新华网,2003年1月26日,http://202.84.17.73.7777/Detail.wct?RecID= 0&SelectID=1&ChannelID=6034&Page=1 (2003年11月13日检出)

(2) 丹增德勒仁波切的录音文稿于2003年1月20日自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首都,康定,的拘留所中取得,自由亚洲电台于次日早晨获得该录音带。

(3) 人权观察于2003年4月10日采访CW。

(4)中国政府在爆炸案事件中,钳制藏人亲属的言论,自由亚洲电台,2003年2月4日
转载自:http://www.hrw.org/chinese/2004/2004020939.html







概况和建议


一、概况

2002年12月2号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知名且受人尊敬的喇嘛,丹增德勒仁波切 (Tenzin Delek Rinpoche),被当地中级人民法院判决死刑。丹增德勒被控犯下唆使爆炸案件和煽动分裂国家的罪行,后给予两年的死缓期,目前仍在狱中。其共谋嫌 犯,洛桑顿珠(Lobsang Dondrup),也被控以同样的罪名,他于2003年1月26日即刻地处决。

这些控诉是随着1998年至2002年间一连串发生于四川西部的爆炸案之后而来的。中国官方通讯社新华社于当日发表一篇报告,称两嫌犯进行恐怖罪 行。(1) 在判决听审时,丹增德勒明言宣告其为无辜的。在一盘于2003年1月中从拘禁所偷运出,后被人权观察取得的录音带上,他反复地声言我是被诬告的,我总是 说,我们连举手打人都不应该。(2)

根据了与无数见证人的晤谈,人权观察的报告对丹增德勒的逮捕和定罪的前后经过提供了详细的记载。报告的结论是这件案例是中国当局十年来阻止丹增德勒 的工作所累积的功夫。丹增德勒不断努力地助长西藏佛教,支持达赖喇嘛为宗教领袖及发展西藏社会和文化机构。在面临中国限制性的政策及其持续迫害企图表达推 展合理的文化和社会界线的人士,丹增德勒的工作和努力已成为藏人为保留其文化本质而奋斗的重心。

报告也详细地记述了丹增德勒的平生和工作,以及其与地方官员在宗教和社会主题上的交流,而这阐明了一个极少见的居住在西藏自治区 (TAR) 以外的藏人的生活面。也显示出丹增德勒虽采取温和的手法,经常代表当地藏人与中国政府周旋,但在地方官员不回应或行为不当时,他也批评他们。除此之外,他 对达赖喇嘛为宗教领袖的信念是坚定不移的。报告的附录含有几份原始材料,其中包括一份丹增德勒在2000年所做的长篇声明的译本,及自由亚洲电台与一名审 判法官的晤谈文稿。

在法庭公布其对丹增德勒和洛桑顿珠之裁决的一年多后,还有许多原因让我们质疑中级法庭的事实认定,及复核法庭或那些支持原判的法庭的调查结果。审判 的过程充满缺失,法庭既不自主也不公正,而且被告也被拒绝自行寻求独立的法律顾问的要求。丹增德勒的家属为其选择的律师不允在上诉听审时替他辩护。政府当 局声称其中牵涉国家机密,至今仍拒绝公布任何在法庭上提出的罪证。

地方消息灵通人士坚持,如果地方官员没先逼迫丹增德勒所谓的共谋者,洛桑顿珠,招供,他们是无法逮捕丹增德勒并将他定罪的。据说洛桑顿珠于他的供词中指名丹增德勒为其在计划和资助爆炸案里的同谋。据在法庭观审的人士所言,洛桑顿珠在判决听审中撤回他的供词。

许多与丹增德勒共事并已在多年监视下的同僚,于逮捕丹增德勒的事件后均被捕捉。至少有两名仍在狱中:僧侣扎西彭措(Tashi Phuntsog) 据报被判处七年的徒刑,而一名当地的居民,塔坡(Taphel),目前正在服五年的徒刑。另一名当地居民,次让顿珠(Tserang Dondrup)也被判处五年的徒刑,但在服了十三个月的刑期后便被释放出。据极可信的消息来源,三人在被捕后及拘禁期中均受到严厉的苛刻待遇。至于他们 的罪嫌,官方没有做任何的声明。而他们的审判或任何指控他们的罪证也一概不为人知。

还有许多藏人被拘禁,质问以及受到威胁和监视,这些都是中国政府处理爆炸案所采取的手段。人权观察获悉约有60名的藏人遭拘留,为期从数日至数个月 不定。这些人中,许多与丹增德勒有密切的往来。其中三名已服满其被判的刑期,目前仍受政府严格的监视。至少有四名藏人已失踪,一百多名藏人因害怕被捕而逃 离他们的社区。一名僧人因受到不断地质讯而恐惧到只好还俗的地步。据当地居民所报,他们或他们的家属已被政府警告如果他们公开谈论这些审判,及表示他们对 丹增德勒的景仰或谈论自己在拘留期或狱中的待遇,他们将会遭到官方认可的报复。

在丹增德勒的僧侣生涯里,他积极地在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TAP)中的四县里提倡藏人的经济,社会,文化及宗教精神上的愿望。他深信在该区的中国政 府并无多大的意愿来应答藏人的所需,他们只想利用自己的职位来谋取他们个人的所求。丹增德勒以各种不同的方式来应答藏人的需求:他建立了学校,医疗所,一 个孤儿院及养老院。他调解藏人社区间的经济冲突,和积极地从事维护该区域极脆弱的生态环境,使其免遭大规模地砍伐森林,采矿及其它潜具破坏性的工程而失去 平衡。他在一个主要的宗教场所建造了一个永久性的建筑,在此之前,该地只是一个以帐篷搭建起的聚集场所,然后又藉着七所支庙的建立把此宗教中心从地域上扩 展开来。也许丹增德勒对中国当局造成最大的威胁是当中国政府正加强其对西藏区域的控制,努力地减低寺院的影响力来强化非宗教的权威时,丹增德勒的这些作为 不但吸引了一群几百名跟随他的虔诚弟子,而且还广得当地人民的支持。

许多曾经住在藏人主居地雅江县(Nyagchu)和理塘县(Lithang)的人,和在丹增德勒甘孜州的家乡及附近几个区域的居民,均冒着极大的风 险与人权观察谈话。从他们的叙述,我们见识到丹增德勒工程的浩大。他改进了游牧民族和自给农人的生活并且在一个十几年来压抑佛教的区域,再度复兴起西藏佛 教。

25年来,丹增德勒在地方的威望不断地提升,并且在几个问题论点上成功地向官方政策进行挑战,因此,甘孜藏族自治州的地方当局将他视为一个威胁,并 且采逐渐严厉的手法来控制他的社会和文化活动。至1997年,一个命名为爱国教育的更新活动把西藏自治区(TAR)内及其东向的青海省,四川省,甘肃 省及云南省的藏族区内的藏人寺院,庙宇和宗教场所全权纳入政府的管制下,在当时,甘孜自治州的官员采取一个果断性的手段。首先是把他的许多活动称为政治活 动。因此是被禁止的。他的宗教活动被削减了,而他也不能再随意地四处走动,也不能如先前般地公开谈论达赖喇嘛。至2000年,甘孜自治州的当局褫夺了他所 有的宗教特权。两年后,2002年,他因一些似乎是捏造的罪证被控牵涉几起爆炸案而正式被逮捕。

尽管可信赖的消息来源并不多,但是人权观察担忧中国政府对丹增德勒的待遇不是一个单一独立的现象。如下所详述的,在甘孜藏族自治州里曾有几次重大的行动以企图控制宗教的表达,寺院庙宇的影响力,地方社区的领导权及任何官员视为是政治异议的行动。


二、建议

人权观察敦促中国政府

  • 在新的审判开审前,立即释放丹增德勒,而新的审判必须依照国际上正当的法律程序来举行,其中包括自寻法律顾问的权利,给予充分的时间和适当的设备来准备被告的辩护,一个公开,允许国际观察者观庭的审判;
  • 立即释放其他所有因与丹增德勒一案有关联而任意被逮捕或拘留的人士, 包括扎西彭措和洛桑塔坡(Lobsang Taphel)
  • 公布审理丹增德勒洛/桑顿珠的所有法庭(审判和上诉)文件以及全部的有关证据,其中包括递交给最高人民法庭复核的资料;
  • 公布对所有仍在狱中,拘留中以及刑期服满出狱或早获释放的人士的指控和罪证;
  • 对获释人士的公民自由所加的限制应立即终止;
  • 针对丹增德勒和洛桑顿珠的逮捕及审判,批准一个可信赖且自主的调查,并将调查结果公诸于世。如果中国无法执行如此的调查,中国应促请联合国任意拘 留问题工作组(United Nations Working Group on Arbitrary Detentions)或一个由法界人士组成的自主团体来进行此项工作;
  • 应将侵犯丹增德勒,洛桑顿珠以及其他与丹增德勒一事有关者之权利的官员适当地惩戒和起诉;
  • 对因丹增德勒一事而误遭拘留,监禁,酷刑,苛待,控诉或其它侵犯的人士提供保护和支持,并且允许他们对有责任的政府机构和官员提出行政上或司法上的诉讼;
  • 允许联合国酷刑问题特别报告员(U.N. Special Rapporteur on Torture)进入中国访查,以便他在中国执行其职责;
  • 修订刑事法程序来确保由酷刑或胁迫而得到的情报不可在法庭上当作证据使用;
  • 停止举行秘密和不公开的审判或上诉。允许被告家属,新闻界人士及中立的观察者参与所有的诉讼程序;
  • 停止控诉与新闻界人士,包括国际记者和人权组织,接触的个人;
  • 确保公民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ICCPR)第27条中的规定种族少数团体与团体中其他分子共同享受其固有文化,信奉躬行其固有宗教之权利,不得剥夺之;
  • 废除本质上为专制性的劳教制度,该制度否绝了那些自由被剥夺者的正当法律程序和法庭审理权。
除此之外,人权观察也促请国际社会在所有的双边人权对话及高阶层外交的会议上提出丹增德勒仁波切的案子和其他所有因甘孜藏族自治州扫荡式的取缔而被拘留,逮捕,判刑者的案件。


三、研究方法的简注

在准备撰写这份报告前,人权观察会谈了差不多150名在许多不同国家的藏人,而其中有许多人是在丹增德勒被捕后,逃离他们的家园的。150名中的 47人接受了极彻底的采访。一部分的采访是面对面的晤谈,而一部分的采访则是经由电话来进行的。一些接受采访的人在回答有关事件后追踪性的问题时,是先将 他们的答案录音录起来,然后再把录音带交给人权观察。为了保护他们的身份,使其或其家属不再受到进一步的危害,因为其中许多人已遭受中国政府的监视,因此 采访时被采访者的所在地不在这篇报告里提及。晤谈使用的语言是英语和藏语,并尽可能地录下音来。然后把整个录音的文稿翻译成英语。采访始于2002年2 月,一直进行至2003年12月,间接来源的资料则作为采访的补充。

据同意把他们的谈话公开的人士说,受害的区域笼罩着紧张恐怖的气氛,因而信息的流通也受到了阻挠,愈来愈多的保安人员在受影响的社区里出没,开始的 时后,拘禁的事件逐渐增多,而当局也警告大众不得讨论这些事件。受采访的人对我们说,至少有一些僧人不敢着僧袍进入雅江县的县城。村民们均知道他们不得聚 集在一块形成一个团体。进过监狱的人也明白大肆地谈论他在狱中的经验则表示他将会被送回监狱。(3) 一些报告也指出当地藏族官员的电话也被监听了,显然是因为他们被认为有同情被监禁的政治犯和宗教团体的嫌疑。丹增德勒的同僚也很清楚政府追踪他们任何的行 动。事件卷入者的亲属也遭封口。他们说官员禁止他们使用传真机,打长途电话及旅行。(4)


注解

(1)在中国西南区两藏人被判死刑新华网,2003年1月26日,http://202.84.17.73.7777/Detail.wct?RecID= 0&SelectID=1&ChannelID=6034&Page=1 (2003年11月13日检出)

(2) 丹增德勒仁波切的录音文稿于2003年1月20日自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首都,康定,的拘留所中取得,自由亚洲电台于次日早晨获得该录音带。

(3) 人权观察于2003年4月10日采访CW。

(4)中国政府在爆炸案事件中,钳制藏人亲属的言论,自由亚洲电台,2003年2月4日
转载自:http://www.hrw.org/chinese/2004/2004020939.html







概况和建议


一、概况

2002年12月2号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知名且受人尊敬的喇嘛,丹增德勒仁波切 (Tenzin Delek Rinpoche),被当地中级人民法院判决死刑。丹增德勒被控犯下唆使爆炸案件和煽动分裂国家的罪行,后给予两年的死缓期,目前仍在狱中。其共谋嫌 犯,洛桑顿珠(Lobsang Dondrup),也被控以同样的罪名,他于2003年1月26日即刻地处决。

这些控诉是随着1998年至2002年间一连串发生于四川西部的爆炸案之后而来的。中国官方通讯社新华社于当日发表一篇报告,称两嫌犯进行恐怖罪 行。(1) 在判决听审时,丹增德勒明言宣告其为无辜的。在一盘于2003年1月中从拘禁所偷运出,后被人权观察取得的录音带上,他反复地声言我是被诬告的,我总是 说,我们连举手打人都不应该。(2)

根据了与无数见证人的晤谈,人权观察的报告对丹增德勒的逮捕和定罪的前后经过提供了详细的记载。报告的结论是这件案例是中国当局十年来阻止丹增德勒 的工作所累积的功夫。丹增德勒不断努力地助长西藏佛教,支持达赖喇嘛为宗教领袖及发展西藏社会和文化机构。在面临中国限制性的政策及其持续迫害企图表达推 展合理的文化和社会界线的人士,丹增德勒的工作和努力已成为藏人为保留其文化本质而奋斗的重心。

报告也详细地记述了丹增德勒的平生和工作,以及其与地方官员在宗教和社会主题上的交流,而这阐明了一个极少见的居住在西藏自治区 (TAR) 以外的藏人的生活面。也显示出丹增德勒虽采取温和的手法,经常代表当地藏人与中国政府周旋,但在地方官员不回应或行为不当时,他也批评他们。除此之外,他 对达赖喇嘛为宗教领袖的信念是坚定不移的。报告的附录含有几份原始材料,其中包括一份丹增德勒在2000年所做的长篇声明的译本,及自由亚洲电台与一名审 判法官的晤谈文稿。

在法庭公布其对丹增德勒和洛桑顿珠之裁决的一年多后,还有许多原因让我们质疑中级法庭的事实认定,及复核法庭或那些支持原判的法庭的调查结果。审判 的过程充满缺失,法庭既不自主也不公正,而且被告也被拒绝自行寻求独立的法律顾问的要求。丹增德勒的家属为其选择的律师不允在上诉听审时替他辩护。政府当 局声称其中牵涉国家机密,至今仍拒绝公布任何在法庭上提出的罪证。

地方消息灵通人士坚持,如果地方官员没先逼迫丹增德勒所谓的共谋者,洛桑顿珠,招供,他们是无法逮捕丹增德勒并将他定罪的。据说洛桑顿珠于他的供词中指名丹增德勒为其在计划和资助爆炸案里的同谋。据在法庭观审的人士所言,洛桑顿珠在判决听审中撤回他的供词。

许多与丹增德勒共事并已在多年监视下的同僚,于逮捕丹增德勒的事件后均被捕捉。至少有两名仍在狱中:僧侣扎西彭措(Tashi Phuntsog) 据报被判处七年的徒刑,而一名当地的居民,塔坡(Taphel),目前正在服五年的徒刑。另一名当地居民,次让顿珠(Tserang Dondrup)也被判处五年的徒刑,但在服了十三个月的刑期后便被释放出。据极可信的消息来源,三人在被捕后及拘禁期中均受到严厉的苛刻待遇。至于他们 的罪嫌,官方没有做任何的声明。而他们的审判或任何指控他们的罪证也一概不为人知。

还有许多藏人被拘禁,质问以及受到威胁和监视,这些都是中国政府处理爆炸案所采取的手段。人权观察获悉约有60名的藏人遭拘留,为期从数日至数个月 不定。这些人中,许多与丹增德勒有密切的往来。其中三名已服满其被判的刑期,目前仍受政府严格的监视。至少有四名藏人已失踪,一百多名藏人因害怕被捕而逃 离他们的社区。一名僧人因受到不断地质讯而恐惧到只好还俗的地步。据当地居民所报,他们或他们的家属已被政府警告如果他们公开谈论这些审判,及表示他们对 丹增德勒的景仰或谈论自己在拘留期或狱中的待遇,他们将会遭到官方认可的报复。

在丹增德勒的僧侣生涯里,他积极地在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TAP)中的四县里提倡藏人的经济,社会,文化及宗教精神上的愿望。他深信在该区的中国政 府并无多大的意愿来应答藏人的所需,他们只想利用自己的职位来谋取他们个人的所求。丹增德勒以各种不同的方式来应答藏人的需求:他建立了学校,医疗所,一 个孤儿院及养老院。他调解藏人社区间的经济冲突,和积极地从事维护该区域极脆弱的生态环境,使其免遭大规模地砍伐森林,采矿及其它潜具破坏性的工程而失去 平衡。他在一个主要的宗教场所建造了一个永久性的建筑,在此之前,该地只是一个以帐篷搭建起的聚集场所,然后又藉着七所支庙的建立把此宗教中心从地域上扩 展开来。也许丹增德勒对中国当局造成最大的威胁是当中国政府正加强其对西藏区域的控制,努力地减低寺院的影响力来强化非宗教的权威时,丹增德勒的这些作为 不但吸引了一群几百名跟随他的虔诚弟子,而且还广得当地人民的支持。

许多曾经住在藏人主居地雅江县(Nyagchu)和理塘县(Lithang)的人,和在丹增德勒甘孜州的家乡及附近几个区域的居民,均冒着极大的风 险与人权观察谈话。从他们的叙述,我们见识到丹增德勒工程的浩大。他改进了游牧民族和自给农人的生活并且在一个十几年来压抑佛教的区域,再度复兴起西藏佛 教。

25年来,丹增德勒在地方的威望不断地提升,并且在几个问题论点上成功地向官方政策进行挑战,因此,甘孜藏族自治州的地方当局将他视为一个威胁,并 且采逐渐严厉的手法来控制他的社会和文化活动。至1997年,一个命名为爱国教育的更新活动把西藏自治区(TAR)内及其东向的青海省,四川省,甘肃 省及云南省的藏族区内的藏人寺院,庙宇和宗教场所全权纳入政府的管制下,在当时,甘孜自治州的官员采取一个果断性的手段。首先是把他的许多活动称为政治活 动。因此是被禁止的。他的宗教活动被削减了,而他也不能再随意地四处走动,也不能如先前般地公开谈论达赖喇嘛。至2000年,甘孜自治州的当局褫夺了他所 有的宗教特权。两年后,2002年,他因一些似乎是捏造的罪证被控牵涉几起爆炸案而正式被逮捕。

尽管可信赖的消息来源并不多,但是人权观察担忧中国政府对丹增德勒的待遇不是一个单一独立的现象。如下所详述的,在甘孜藏族自治州里曾有几次重大的行动以企图控制宗教的表达,寺院庙宇的影响力,地方社区的领导权及任何官员视为是政治异议的行动。


二、建议

人权观察敦促中国政府

  • 在新的审判开审前,立即释放丹增德勒,而新的审判必须依照国际上正当的法律程序来举行,其中包括自寻法律顾问的权利,给予充分的时间和适当的设备来准备被告的辩护,一个公开,允许国际观察者观庭的审判;
  • 立即释放其他所有因与丹增德勒一案有关联而任意被逮捕或拘留的人士, 包括扎西彭措和洛桑塔坡(Lobsang Taphel)
  • 公布审理丹增德勒洛/桑顿珠的所有法庭(审判和上诉)文件以及全部的有关证据,其中包括递交给最高人民法庭复核的资料;
  • 公布对所有仍在狱中,拘留中以及刑期服满出狱或早获释放的人士的指控和罪证;
  • 对获释人士的公民自由所加的限制应立即终止;
  • 针对丹增德勒和洛桑顿珠的逮捕及审判,批准一个可信赖且自主的调查,并将调查结果公诸于世。如果中国无法执行如此的调查,中国应促请联合国任意拘 留问题工作组(United Nations Working Group on Arbitrary Detentions)或一个由法界人士组成的自主团体来进行此项工作;
  • 应将侵犯丹增德勒,洛桑顿珠以及其他与丹增德勒一事有关者之权利的官员适当地惩戒和起诉;
  • 对因丹增德勒一事而误遭拘留,监禁,酷刑,苛待,控诉或其它侵犯的人士提供保护和支持,并且允许他们对有责任的政府机构和官员提出行政上或司法上的诉讼;
  • 允许联合国酷刑问题特别报告员(U.N. Special Rapporteur on Torture)进入中国访查,以便他在中国执行其职责;
  • 修订刑事法程序来确保由酷刑或胁迫而得到的情报不可在法庭上当作证据使用;
  • 停止举行秘密和不公开的审判或上诉。允许被告家属,新闻界人士及中立的观察者参与所有的诉讼程序;
  • 停止控诉与新闻界人士,包括国际记者和人权组织,接触的个人;
  • 确保公民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ICCPR)第27条中的规定种族少数团体与团体中其他分子共同享受其固有文化,信奉躬行其固有宗教之权利,不得剥夺之;
  • 废除本质上为专制性的劳教制度,该制度否绝了那些自由被剥夺者的正当法律程序和法庭审理权。
除此之外,人权观察也促请国际社会在所有的双边人权对话及高阶层外交的会议上提出丹增德勒仁波切的案子和其他所有因甘孜藏族自治州扫荡式的取缔而被拘留,逮捕,判刑者的案件。


三、研究方法的简注

在准备撰写这份报告前,人权观察会谈了差不多150名在许多不同国家的藏人,而其中有许多人是在丹增德勒被捕后,逃离他们的家园的。150名中的 47人接受了极彻底的采访。一部分的采访是面对面的晤谈,而一部分的采访则是经由电话来进行的。一些接受采访的人在回答有关事件后追踪性的问题时,是先将 他们的答案录音录起来,然后再把录音带交给人权观察。为了保护他们的身份,使其或其家属不再受到进一步的危害,因为其中许多人已遭受中国政府的监视,因此 采访时被采访者的所在地不在这篇报告里提及。晤谈使用的语言是英语和藏语,并尽可能地录下音来。然后把整个录音的文稿翻译成英语。采访始于2002年2 月,一直进行至2003年12月,间接来源的资料则作为采访的补充。

据同意把他们的谈话公开的人士说,受害的区域笼罩着紧张恐怖的气氛,因而信息的流通也受到了阻挠,愈来愈多的保安人员在受影响的社区里出没,开始的 时后,拘禁的事件逐渐增多,而当局也警告大众不得讨论这些事件。受采访的人对我们说,至少有一些僧人不敢着僧袍进入雅江县的县城。村民们均知道他们不得聚 集在一块形成一个团体。进过监狱的人也明白大肆地谈论他在狱中的经验则表示他将会被送回监狱。(3) 一些报告也指出当地藏族官员的电话也被监听了,显然是因为他们被认为有同情被监禁的政治犯和宗教团体的嫌疑。丹增德勒的同僚也很清楚政府追踪他们任何的行 动。事件卷入者的亲属也遭封口。他们说官员禁止他们使用传真机,打长途电话及旅行。(4)


注解

(1)在中国西南区两藏人被判死刑新华网,2003年1月26日,http://202.84.17.73.7777/Detail.wct?RecID= 0&SelectID=1&ChannelID=6034&Page=1 (2003年11月13日检出)

(2) 丹增德勒仁波切的录音文稿于2003年1月20日自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首都,康定,的拘留所中取得,自由亚洲电台于次日早晨获得该录音带。

(3) 人权观察于2003年4月10日采访CW。

(4)中国政府在爆炸案事件中,钳制藏人亲属的言论,自由亚洲电台,2003年2月4日
转载自:http://www.hrw.org/chinese/2004/2004020939.html







概况和建议


一、概况

2002年12月2号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知名且受人尊敬的喇嘛,丹增德勒仁波切 (Tenzin Delek Rinpoche),被当地中级人民法院判决死刑。丹增德勒被控犯下唆使爆炸案件和煽动分裂国家的罪行,后给予两年的死缓期,目前仍在狱中。其共谋嫌 犯,洛桑顿珠(Lobsang Dondrup),也被控以同样的罪名,他于2003年1月26日即刻地处决。

这些控诉是随着1998年至2002年间一连串发生于四川西部的爆炸案之后而来的。中国官方通讯社新华社于当日发表一篇报告,称两嫌犯进行恐怖罪 行。(1) 在判决听审时,丹增德勒明言宣告其为无辜的。在一盘于2003年1月中从拘禁所偷运出,后被人权观察取得的录音带上,他反复地声言我是被诬告的,我总是 说,我们连举手打人都不应该。(2)

根据了与无数见证人的晤谈,人权观察的报告对丹增德勒的逮捕和定罪的前后经过提供了详细的记载。报告的结论是这件案例是中国当局十年来阻止丹增德勒 的工作所累积的功夫。丹增德勒不断努力地助长西藏佛教,支持达赖喇嘛为宗教领袖及发展西藏社会和文化机构。在面临中国限制性的政策及其持续迫害企图表达推 展合理的文化和社会界线的人士,丹增德勒的工作和努力已成为藏人为保留其文化本质而奋斗的重心。

报告也详细地记述了丹增德勒的平生和工作,以及其与地方官员在宗教和社会主题上的交流,而这阐明了一个极少见的居住在西藏自治区 (TAR) 以外的藏人的生活面。也显示出丹增德勒虽采取温和的手法,经常代表当地藏人与中国政府周旋,但在地方官员不回应或行为不当时,他也批评他们。除此之外,他 对达赖喇嘛为宗教领袖的信念是坚定不移的。报告的附录含有几份原始材料,其中包括一份丹增德勒在2000年所做的长篇声明的译本,及自由亚洲电台与一名审 判法官的晤谈文稿。

在法庭公布其对丹增德勒和洛桑顿珠之裁决的一年多后,还有许多原因让我们质疑中级法庭的事实认定,及复核法庭或那些支持原判的法庭的调查结果。审判 的过程充满缺失,法庭既不自主也不公正,而且被告也被拒绝自行寻求独立的法律顾问的要求。丹增德勒的家属为其选择的律师不允在上诉听审时替他辩护。政府当 局声称其中牵涉国家机密,至今仍拒绝公布任何在法庭上提出的罪证。

地方消息灵通人士坚持,如果地方官员没先逼迫丹增德勒所谓的共谋者,洛桑顿珠,招供,他们是无法逮捕丹增德勒并将他定罪的。据说洛桑顿珠于他的供词中指名丹增德勒为其在计划和资助爆炸案里的同谋。据在法庭观审的人士所言,洛桑顿珠在判决听审中撤回他的供词。

许多与丹增德勒共事并已在多年监视下的同僚,于逮捕丹增德勒的事件后均被捕捉。至少有两名仍在狱中:僧侣扎西彭措(Tashi Phuntsog) 据报被判处七年的徒刑,而一名当地的居民,塔坡(Taphel),目前正在服五年的徒刑。另一名当地居民,次让顿珠(Tserang Dondrup)也被判处五年的徒刑,但在服了十三个月的刑期后便被释放出。据极可信的消息来源,三人在被捕后及拘禁期中均受到严厉的苛刻待遇。至于他们 的罪嫌,官方没有做任何的声明。而他们的审判或任何指控他们的罪证也一概不为人知。

还有许多藏人被拘禁,质问以及受到威胁和监视,这些都是中国政府处理爆炸案所采取的手段。人权观察获悉约有60名的藏人遭拘留,为期从数日至数个月 不定。这些人中,许多与丹增德勒有密切的往来。其中三名已服满其被判的刑期,目前仍受政府严格的监视。至少有四名藏人已失踪,一百多名藏人因害怕被捕而逃 离他们的社区。一名僧人因受到不断地质讯而恐惧到只好还俗的地步。据当地居民所报,他们或他们的家属已被政府警告如果他们公开谈论这些审判,及表示他们对 丹增德勒的景仰或谈论自己在拘留期或狱中的待遇,他们将会遭到官方认可的报复。

在丹增德勒的僧侣生涯里,他积极地在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TAP)中的四县里提倡藏人的经济,社会,文化及宗教精神上的愿望。他深信在该区的中国政 府并无多大的意愿来应答藏人的所需,他们只想利用自己的职位来谋取他们个人的所求。丹增德勒以各种不同的方式来应答藏人的需求:他建立了学校,医疗所,一 个孤儿院及养老院。他调解藏人社区间的经济冲突,和积极地从事维护该区域极脆弱的生态环境,使其免遭大规模地砍伐森林,采矿及其它潜具破坏性的工程而失去 平衡。他在一个主要的宗教场所建造了一个永久性的建筑,在此之前,该地只是一个以帐篷搭建起的聚集场所,然后又藉着七所支庙的建立把此宗教中心从地域上扩 展开来。也许丹增德勒对中国当局造成最大的威胁是当中国政府正加强其对西藏区域的控制,努力地减低寺院的影响力来强化非宗教的权威时,丹增德勒的这些作为 不但吸引了一群几百名跟随他的虔诚弟子,而且还广得当地人民的支持。

许多曾经住在藏人主居地雅江县(Nyagchu)和理塘县(Lithang)的人,和在丹增德勒甘孜州的家乡及附近几个区域的居民,均冒着极大的风 险与人权观察谈话。从他们的叙述,我们见识到丹增德勒工程的浩大。他改进了游牧民族和自给农人的生活并且在一个十几年来压抑佛教的区域,再度复兴起西藏佛 教。

25年来,丹增德勒在地方的威望不断地提升,并且在几个问题论点上成功地向官方政策进行挑战,因此,甘孜藏族自治州的地方当局将他视为一个威胁,并 且采逐渐严厉的手法来控制他的社会和文化活动。至1997年,一个命名为爱国教育的更新活动把西藏自治区(TAR)内及其东向的青海省,四川省,甘肃 省及云南省的藏族区内的藏人寺院,庙宇和宗教场所全权纳入政府的管制下,在当时,甘孜自治州的官员采取一个果断性的手段。首先是把他的许多活动称为政治活 动。因此是被禁止的。他的宗教活动被削减了,而他也不能再随意地四处走动,也不能如先前般地公开谈论达赖喇嘛。至2000年,甘孜自治州的当局褫夺了他所 有的宗教特权。两年后,2002年,他因一些似乎是捏造的罪证被控牵涉几起爆炸案而正式被逮捕。

尽管可信赖的消息来源并不多,但是人权观察担忧中国政府对丹增德勒的待遇不是一个单一独立的现象。如下所详述的,在甘孜藏族自治州里曾有几次重大的行动以企图控制宗教的表达,寺院庙宇的影响力,地方社区的领导权及任何官员视为是政治异议的行动。


二、建议

人权观察敦促中国政府

  • 在新的审判开审前,立即释放丹增德勒,而新的审判必须依照国际上正当的法律程序来举行,其中包括自寻法律顾问的权利,给予充分的时间和适当的设备来准备被告的辩护,一个公开,允许国际观察者观庭的审判;
  • 立即释放其他所有因与丹增德勒一案有关联而任意被逮捕或拘留的人士, 包括扎西彭措和洛桑塔坡(Lobsang Taphel)
  • 公布审理丹增德勒洛/桑顿珠的所有法庭(审判和上诉)文件以及全部的有关证据,其中包括递交给最高人民法庭复核的资料;
  • 公布对所有仍在狱中,拘留中以及刑期服满出狱或早获释放的人士的指控和罪证;
  • 对获释人士的公民自由所加的限制应立即终止;
  • 针对丹增德勒和洛桑顿珠的逮捕及审判,批准一个可信赖且自主的调查,并将调查结果公诸于世。如果中国无法执行如此的调查,中国应促请联合国任意拘 留问题工作组(United Nations Working Group on Arbitrary Detentions)或一个由法界人士组成的自主团体来进行此项工作;
  • 应将侵犯丹增德勒,洛桑顿珠以及其他与丹增德勒一事有关者之权利的官员适当地惩戒和起诉;
  • 对因丹增德勒一事而误遭拘留,监禁,酷刑,苛待,控诉或其它侵犯的人士提供保护和支持,并且允许他们对有责任的政府机构和官员提出行政上或司法上的诉讼;
  • 允许联合国酷刑问题特别报告员(U.N. Special Rapporteur on Torture)进入中国访查,以便他在中国执行其职责;
  • 修订刑事法程序来确保由酷刑或胁迫而得到的情报不可在法庭上当作证据使用;
  • 停止举行秘密和不公开的审判或上诉。允许被告家属,新闻界人士及中立的观察者参与所有的诉讼程序;
  • 停止控诉与新闻界人士,包括国际记者和人权组织,接触的个人;
  • 确保公民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ICCPR)第27条中的规定种族少数团体与团体中其他分子共同享受其固有文化,信奉躬行其固有宗教之权利,不得剥夺之;
  • 废除本质上为专制性的劳教制度,该制度否绝了那些自由被剥夺者的正当法律程序和法庭审理权。
除此之外,人权观察也促请国际社会在所有的双边人权对话及高阶层外交的会议上提出丹增德勒仁波切的案子和其他所有因甘孜藏族自治州扫荡式的取缔而被拘留,逮捕,判刑者的案件。


三、研究方法的简注

在准备撰写这份报告前,人权观察会谈了差不多150名在许多不同国家的藏人,而其中有许多人是在丹增德勒被捕后,逃离他们的家园的。150名中的 47人接受了极彻底的采访。一部分的采访是面对面的晤谈,而一部分的采访则是经由电话来进行的。一些接受采访的人在回答有关事件后追踪性的问题时,是先将 他们的答案录音录起来,然后再把录音带交给人权观察。为了保护他们的身份,使其或其家属不再受到进一步的危害,因为其中许多人已遭受中国政府的监视,因此 采访时被采访者的所在地不在这篇报告里提及。晤谈使用的语言是英语和藏语,并尽可能地录下音来。然后把整个录音的文稿翻译成英语。采访始于2002年2 月,一直进行至2003年12月,间接来源的资料则作为采访的补充。

据同意把他们的谈话公开的人士说,受害的区域笼罩着紧张恐怖的气氛,因而信息的流通也受到了阻挠,愈来愈多的保安人员在受影响的社区里出没,开始的 时后,拘禁的事件逐渐增多,而当局也警告大众不得讨论这些事件。受采访的人对我们说,至少有一些僧人不敢着僧袍进入雅江县的县城。村民们均知道他们不得聚 集在一块形成一个团体。进过监狱的人也明白大肆地谈论他在狱中的经验则表示他将会被送回监狱。(3) 一些报告也指出当地藏族官员的电话也被监听了,显然是因为他们被认为有同情被监禁的政治犯和宗教团体的嫌疑。丹增德勒的同僚也很清楚政府追踪他们任何的行 动。事件卷入者的亲属也遭封口。他们说官员禁止他们使用传真机,打长途电话及旅行。(4)


注解

(1)在中国西南区两藏人被判死刑新华网,2003年1月26日,http://202.84.17.73.7777/Detail.wct?RecID= 0&SelectID=1&ChannelID=6034&Page=1 (2003年11月13日检出)

(2) 丹增德勒仁波切的录音文稿于2003年1月20日自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首都,康定,的拘留所中取得,自由亚洲电台于次日早晨获得该录音带。

(3) 人权观察于2003年4月10日采访CW。

(4)中国政府在爆炸案事件中,钳制藏人亲属的言论,自由亚洲电台,2003年2月4日
转载自:http://www.hrw.org/chinese/2004/2004020939.html







概况和建议


一、概况

2002年12月2号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知名且受人尊敬的喇嘛,丹增德勒仁波切 (Tenzin Delek Rinpoche),被当地中级人民法院判决死刑。丹增德勒被控犯下唆使爆炸案件和煽动分裂国家的罪行,后给予两年的死缓期,目前仍在狱中。其共谋嫌 犯,洛桑顿珠(Lobsang Dondrup),也被控以同样的罪名,他于2003年1月26日即刻地处决。

这些控诉是随着1998年至2002年间一连串发生于四川西部的爆炸案之后而来的。中国官方通讯社新华社于当日发表一篇报告,称两嫌犯进行恐怖罪 行。(1) 在判决听审时,丹增德勒明言宣告其为无辜的。在一盘于2003年1月中从拘禁所偷运出,后被人权观察取得的录音带上,他反复地声言我是被诬告的,我总是 说,我们连举手打人都不应该。(2)

根据了与无数见证人的晤谈,人权观察的报告对丹增德勒的逮捕和定罪的前后经过提供了详细的记载。报告的结论是这件案例是中国当局十年来阻止丹增德勒 的工作所累积的功夫。丹增德勒不断努力地助长西藏佛教,支持达赖喇嘛为宗教领袖及发展西藏社会和文化机构。在面临中国限制性的政策及其持续迫害企图表达推 展合理的文化和社会界线的人士,丹增德勒的工作和努力已成为藏人为保留其文化本质而奋斗的重心。

报告也详细地记述了丹增德勒的平生和工作,以及其与地方官员在宗教和社会主题上的交流,而这阐明了一个极少见的居住在西藏自治区 (TAR) 以外的藏人的生活面。也显示出丹增德勒虽采取温和的手法,经常代表当地藏人与中国政府周旋,但在地方官员不回应或行为不当时,他也批评他们。除此之外,他 对达赖喇嘛为宗教领袖的信念是坚定不移的。报告的附录含有几份原始材料,其中包括一份丹增德勒在2000年所做的长篇声明的译本,及自由亚洲电台与一名审 判法官的晤谈文稿。

在法庭公布其对丹增德勒和洛桑顿珠之裁决的一年多后,还有许多原因让我们质疑中级法庭的事实认定,及复核法庭或那些支持原判的法庭的调查结果。审判 的过程充满缺失,法庭既不自主也不公正,而且被告也被拒绝自行寻求独立的法律顾问的要求。丹增德勒的家属为其选择的律师不允在上诉听审时替他辩护。政府当 局声称其中牵涉国家机密,至今仍拒绝公布任何在法庭上提出的罪证。

地方消息灵通人士坚持,如果地方官员没先逼迫丹增德勒所谓的共谋者,洛桑顿珠,招供,他们是无法逮捕丹增德勒并将他定罪的。据说洛桑顿珠于他的供词中指名丹增德勒为其在计划和资助爆炸案里的同谋。据在法庭观审的人士所言,洛桑顿珠在判决听审中撤回他的供词。

许多与丹增德勒共事并已在多年监视下的同僚,于逮捕丹增德勒的事件后均被捕捉。至少有两名仍在狱中:僧侣扎西彭措(Tashi Phuntsog) 据报被判处七年的徒刑,而一名当地的居民,塔坡(Taphel),目前正在服五年的徒刑。另一名当地居民,次让顿珠(Tserang Dondrup)也被判处五年的徒刑,但在服了十三个月的刑期后便被释放出。据极可信的消息来源,三人在被捕后及拘禁期中均受到严厉的苛刻待遇。至于他们 的罪嫌,官方没有做任何的声明。而他们的审判或任何指控他们的罪证也一概不为人知。

还有许多藏人被拘禁,质问以及受到威胁和监视,这些都是中国政府处理爆炸案所采取的手段。人权观察获悉约有60名的藏人遭拘留,为期从数日至数个月 不定。这些人中,许多与丹增德勒有密切的往来。其中三名已服满其被判的刑期,目前仍受政府严格的监视。至少有四名藏人已失踪,一百多名藏人因害怕被捕而逃 离他们的社区。一名僧人因受到不断地质讯而恐惧到只好还俗的地步。据当地居民所报,他们或他们的家属已被政府警告如果他们公开谈论这些审判,及表示他们对 丹增德勒的景仰或谈论自己在拘留期或狱中的待遇,他们将会遭到官方认可的报复。

在丹增德勒的僧侣生涯里,他积极地在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TAP)中的四县里提倡藏人的经济,社会,文化及宗教精神上的愿望。他深信在该区的中国政 府并无多大的意愿来应答藏人的所需,他们只想利用自己的职位来谋取他们个人的所求。丹增德勒以各种不同的方式来应答藏人的需求:他建立了学校,医疗所,一 个孤儿院及养老院。他调解藏人社区间的经济冲突,和积极地从事维护该区域极脆弱的生态环境,使其免遭大规模地砍伐森林,采矿及其它潜具破坏性的工程而失去 平衡。他在一个主要的宗教场所建造了一个永久性的建筑,在此之前,该地只是一个以帐篷搭建起的聚集场所,然后又藉着七所支庙的建立把此宗教中心从地域上扩 展开来。也许丹增德勒对中国当局造成最大的威胁是当中国政府正加强其对西藏区域的控制,努力地减低寺院的影响力来强化非宗教的权威时,丹增德勒的这些作为 不但吸引了一群几百名跟随他的虔诚弟子,而且还广得当地人民的支持。

许多曾经住在藏人主居地雅江县(Nyagchu)和理塘县(Lithang)的人,和在丹增德勒甘孜州的家乡及附近几个区域的居民,均冒着极大的风 险与人权观察谈话。从他们的叙述,我们见识到丹增德勒工程的浩大。他改进了游牧民族和自给农人的生活并且在一个十几年来压抑佛教的区域,再度复兴起西藏佛 教。

25年来,丹增德勒在地方的威望不断地提升,并且在几个问题论点上成功地向官方政策进行挑战,因此,甘孜藏族自治州的地方当局将他视为一个威胁,并 且采逐渐严厉的手法来控制他的社会和文化活动。至1997年,一个命名为爱国教育的更新活动把西藏自治区(TAR)内及其东向的青海省,四川省,甘肃 省及云南省的藏族区内的藏人寺院,庙宇和宗教场所全权纳入政府的管制下,在当时,甘孜自治州的官员采取一个果断性的手段。首先是把他的许多活动称为政治活 动。因此是被禁止的。他的宗教活动被削减了,而他也不能再随意地四处走动,也不能如先前般地公开谈论达赖喇嘛。至2000年,甘孜自治州的当局褫夺了他所 有的宗教特权。两年后,2002年,他因一些似乎是捏造的罪证被控牵涉几起爆炸案而正式被逮捕。

尽管可信赖的消息来源并不多,但是人权观察担忧中国政府对丹增德勒的待遇不是一个单一独立的现象。如下所详述的,在甘孜藏族自治州里曾有几次重大的行动以企图控制宗教的表达,寺院庙宇的影响力,地方社区的领导权及任何官员视为是政治异议的行动。


二、建议

人权观察敦促中国政府

  • 在新的审判开审前,立即释放丹增德勒,而新的审判必须依照国际上正当的法律程序来举行,其中包括自寻法律顾问的权利,给予充分的时间和适当的设备来准备被告的辩护,一个公开,允许国际观察者观庭的审判;
  • 立即释放其他所有因与丹增德勒一案有关联而任意被逮捕或拘留的人士, 包括扎西彭措和洛桑塔坡(Lobsang Taphel)
  • 公布审理丹增德勒洛/桑顿珠的所有法庭(审判和上诉)文件以及全部的有关证据,其中包括递交给最高人民法庭复核的资料;
  • 公布对所有仍在狱中,拘留中以及刑期服满出狱或早获释放的人士的指控和罪证;
  • 对获释人士的公民自由所加的限制应立即终止;
  • 针对丹增德勒和洛桑顿珠的逮捕及审判,批准一个可信赖且自主的调查,并将调查结果公诸于世。如果中国无法执行如此的调查,中国应促请联合国任意拘 留问题工作组(United Nations Working Group on Arbitrary Detentions)或一个由法界人士组成的自主团体来进行此项工作;
  • 应将侵犯丹增德勒,洛桑顿珠以及其他与丹增德勒一事有关者之权利的官员适当地惩戒和起诉;
  • 对因丹增德勒一事而误遭拘留,监禁,酷刑,苛待,控诉或其它侵犯的人士提供保护和支持,并且允许他们对有责任的政府机构和官员提出行政上或司法上的诉讼;
  • 允许联合国酷刑问题特别报告员(U.N. Special Rapporteur on Torture)进入中国访查,以便他在中国执行其职责;
  • 修订刑事法程序来确保由酷刑或胁迫而得到的情报不可在法庭上当作证据使用;
  • 停止举行秘密和不公开的审判或上诉。允许被告家属,新闻界人士及中立的观察者参与所有的诉讼程序;
  • 停止控诉与新闻界人士,包括国际记者和人权组织,接触的个人;
  • 确保公民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ICCPR)第27条中的规定种族少数团体与团体中其他分子共同享受其固有文化,信奉躬行其固有宗教之权利,不得剥夺之;
  • 废除本质上为专制性的劳教制度,该制度否绝了那些自由被剥夺者的正当法律程序和法庭审理权。
除此之外,人权观察也促请国际社会在所有的双边人权对话及高阶层外交的会议上提出丹增德勒仁波切的案子和其他所有因甘孜藏族自治州扫荡式的取缔而被拘留,逮捕,判刑者的案件。


三、研究方法的简注

在准备撰写这份报告前,人权观察会谈了差不多150名在许多不同国家的藏人,而其中有许多人是在丹增德勒被捕后,逃离他们的家园的。150名中的 47人接受了极彻底的采访。一部分的采访是面对面的晤谈,而一部分的采访则是经由电话来进行的。一些接受采访的人在回答有关事件后追踪性的问题时,是先将 他们的答案录音录起来,然后再把录音带交给人权观察。为了保护他们的身份,使其或其家属不再受到进一步的危害,因为其中许多人已遭受中国政府的监视,因此 采访时被采访者的所在地不在这篇报告里提及。晤谈使用的语言是英语和藏语,并尽可能地录下音来。然后把整个录音的文稿翻译成英语。采访始于2002年2 月,一直进行至2003年12月,间接来源的资料则作为采访的补充。

据同意把他们的谈话公开的人士说,受害的区域笼罩着紧张恐怖的气氛,因而信息的流通也受到了阻挠,愈来愈多的保安人员在受影响的社区里出没,开始的 时后,拘禁的事件逐渐增多,而当局也警告大众不得讨论这些事件。受采访的人对我们说,至少有一些僧人不敢着僧袍进入雅江县的县城。村民们均知道他们不得聚 集在一块形成一个团体。进过监狱的人也明白大肆地谈论他在狱中的经验则表示他将会被送回监狱。(3) 一些报告也指出当地藏族官员的电话也被监听了,显然是因为他们被认为有同情被监禁的政治犯和宗教团体的嫌疑。丹增德勒的同僚也很清楚政府追踪他们任何的行 动。事件卷入者的亲属也遭封口。他们说官员禁止他们使用传真机,打长途电话及旅行。(4)


注解

(1)在中国西南区两藏人被判死刑新华网,2003年1月26日,http://202.84.17.73.7777/Detail.wct?RecID= 0&SelectID=1&ChannelID=6034&Page=1 (2003年11月13日检出)

(2) 丹增德勒仁波切的录音文稿于2003年1月20日自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首都,康定,的拘留所中取得,自由亚洲电台于次日早晨获得该录音带。

(3) 人权观察于2003年4月10日采访CW。

(4)中国政府在爆炸案事件中,钳制藏人亲属的言论,自由亚洲电台,2003年2月4日
转载自:http://www.hrw.org/chinese/2004/2004020939.html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辑联繫 | 隐私政策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