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簡體  《人与人权》简介  编辑部  编辑启示
Home
RYRQ

愿天下的母亲不再受同样的苦采访师涛母亲高琴声女士
史平 (美国)


师涛完全是无辜的,只是行使了宪法赋予一个公民的言论自由的权利。



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会员、系狱记者师涛荣获世界报业协会2007年度的新闻自由奖――自由金笔奖。日前,师涛的母亲高琴声前往南非开普敦代子领奖。领奖后, 高老师绕道美国与律师商讨起诉将师涛的个人信息提供给中国当局的雅虎公司的有关事宜,《华夏电子报》记者趁便在纽约采访了她。

记者:这次师涛获得世界报业协会颁发的2007年度自由金笔奖,您不远万里前去替自己的儿子领奖。请问您此行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高琴声:公道自在人心。证明世界是主持公道和正义的,有这么多人关注师涛的命运,真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这说明师涛根本无罪,只是做了一个记者应该做的 事情。领奖的时候,我看到屏幕上打出师涛年轻时的照片,心情很激动,眼泪控制不住。我带着感情念了师涛写的一首纪念六四的短诗,感动了全场,事后别人 告诉我,很多人都流下了眼泪,形成了大会的高潮。

师涛是我的长子,我们母子的感情很深。他是个孝子,入狱后,总觉得对不起我,觉得不仅不能在身边照顾我,反而让我四处奔波,担惊受怕,受尽磨难。其实,我的儿子已经很好地回报我了。这次我亲身感受到他受到这么多人的尊重,这是儿子对母亲 最好的回报,是对作为母亲的最大安慰。师涛就是我的命。别人不要他,离开他,我不离开他,我要他。

我已经退休了,靠退休金过日子,为了给师涛打官司,变卖家产,把家中的储蓄都花光了。另外,我的身体也不好,主要是冠心病,每月一次探视,来回奔波确实很累,可我又不想放弃每一次探视的机 会。所以,我在靠近湖南赤山监狱的长沙租了一间地下室,条件很差,去年洪水淹了我的住处,连脸盆都漂走了。我一定会为了儿子支撑下去,等待他平安出狱重获自由那一天的到来。

记者:前不久,中国人权发表了关于中国国家保密制度的研究报告。对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在回答外国记者的提问时,宣称:中国政府依法保障公民的言论自由。公民只有触犯了法律,才会受到法律的惩处,而不会因为他们的言论自由而受到惩处。对此,您有何评论?

高琴声:这是在说瞎话。当局指控师涛向境外提供国家机密而重判他10年。六四事件算是什么国家机密呢?明明是政府当年做了亏心事,又不承认 错误,总想捂着盖着,怕老百姓知道。所以年年一到六四,上面就布置开会,层层传达文件,不许这个不许那个。这些禁令年年都是老一套,根本谈不上什么 国家机密。师涛只是做了一个记者应该做的事情。师涛这孩子很正直单纯,上大学的时候就组织诗社,关注社会上的事,看到一些事情总爱打抱不平。毕业后, 他在新闻界工作,看到不平的事情,就要发表看法,为民请命。他在网上的言论,早已引起当局的注意,这次重判他,不过是当局借题发挥,想杀一儆百罢了。师涛完全是无辜的,只是行使了宪法赋予一个公民的言论自由的权利,却成为中国当局对新闻言论自由遏制的受害者。师涛的遭遇就是中国社会缺少言论自由的一个最好的例子。

记者:您这次出来所到之处,感受到正义的力量,海外各种不同的组织和机构都在声援您的儿子师涛,共同发出一个强烈的声音:尽早释放师涛,体现了得道多助这句话。您对营救师涛一事的前景有何看法?

高琴声:感谢大家没有忘记师涛。众人拾柴火焰高。这次世界报业协会奖励师涛,各种团体对中国政府施加压力,其中也包括中国人权这几年来为师涛所做的一切,这让我作母亲的深为感谢和欣慰。我希望各种不同的国际团体能够进行合作,坚持下去,争取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之前,迫使中国政府早日恢复师涛的人身自由。 当然,前面的路还很长,但我一定要把营救师涛这件事做下去。我这次绕道美国不单是为了我儿子,也是希望藉此机会,推动美国政府立法,禁止美国互联网公司继 续与中国政府合作,避免其他人重蹈师涛的悲剧。

记者:谢谢您接受采访。望您多多保重,一路平安!

  





师涛完全是无辜的,只是行使了宪法赋予一个公民的言论自由的权利。



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会员、系狱记者师涛荣获世界报业协会2007年度的新闻自由奖――自由金笔奖。日前,师涛的母亲高琴声前往南非开普敦代子领奖。领奖后, 高老师绕道美国与律师商讨起诉将师涛的个人信息提供给中国当局的雅虎公司的有关事宜,《华夏电子报》记者趁便在纽约采访了她。

记者:这次师涛获得世界报业协会颁发的2007年度自由金笔奖,您不远万里前去替自己的儿子领奖。请问您此行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高琴声:公道自在人心。证明世界是主持公道和正义的,有这么多人关注师涛的命运,真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这说明师涛根本无罪,只是做了一个记者应该做的 事情。领奖的时候,我看到屏幕上打出师涛年轻时的照片,心情很激动,眼泪控制不住。我带着感情念了师涛写的一首纪念六四的短诗,感动了全场,事后别人 告诉我,很多人都流下了眼泪,形成了大会的高潮。

师涛是我的长子,我们母子的感情很深。他是个孝子,入狱后,总觉得对不起我,觉得不仅不能在身边照顾我,反而让我四处奔波,担惊受怕,受尽磨难。其实,我的儿子已经很好地回报我了。这次我亲身感受到他受到这么多人的尊重,这是儿子对母亲 最好的回报,是对作为母亲的最大安慰。师涛就是我的命。别人不要他,离开他,我不离开他,我要他。

我已经退休了,靠退休金过日子,为了给师涛打官司,变卖家产,把家中的储蓄都花光了。另外,我的身体也不好,主要是冠心病,每月一次探视,来回奔波确实很累,可我又不想放弃每一次探视的机 会。所以,我在靠近湖南赤山监狱的长沙租了一间地下室,条件很差,去年洪水淹了我的住处,连脸盆都漂走了。我一定会为了儿子支撑下去,等待他平安出狱重获自由那一天的到来。

记者:前不久,中国人权发表了关于中国国家保密制度的研究报告。对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在回答外国记者的提问时,宣称:中国政府依法保障公民的言论自由。公民只有触犯了法律,才会受到法律的惩处,而不会因为他们的言论自由而受到惩处。对此,您有何评论?

高琴声:这是在说瞎话。当局指控师涛向境外提供国家机密而重判他10年。六四事件算是什么国家机密呢?明明是政府当年做了亏心事,又不承认 错误,总想捂着盖着,怕老百姓知道。所以年年一到六四,上面就布置开会,层层传达文件,不许这个不许那个。这些禁令年年都是老一套,根本谈不上什么 国家机密。师涛只是做了一个记者应该做的事情。师涛这孩子很正直单纯,上大学的时候就组织诗社,关注社会上的事,看到一些事情总爱打抱不平。毕业后, 他在新闻界工作,看到不平的事情,就要发表看法,为民请命。他在网上的言论,早已引起当局的注意,这次重判他,不过是当局借题发挥,想杀一儆百罢了。师涛完全是无辜的,只是行使了宪法赋予一个公民的言论自由的权利,却成为中国当局对新闻言论自由遏制的受害者。师涛的遭遇就是中国社会缺少言论自由的一个最好的例子。

记者:您这次出来所到之处,感受到正义的力量,海外各种不同的组织和机构都在声援您的儿子师涛,共同发出一个强烈的声音:尽早释放师涛,体现了得道多助这句话。您对营救师涛一事的前景有何看法?

高琴声:感谢大家没有忘记师涛。众人拾柴火焰高。这次世界报业协会奖励师涛,各种团体对中国政府施加压力,其中也包括中国人权这几年来为师涛所做的一切,这让我作母亲的深为感谢和欣慰。我希望各种不同的国际团体能够进行合作,坚持下去,争取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之前,迫使中国政府早日恢复师涛的人身自由。 当然,前面的路还很长,但我一定要把营救师涛这件事做下去。我这次绕道美国不单是为了我儿子,也是希望藉此机会,推动美国政府立法,禁止美国互联网公司继 续与中国政府合作,避免其他人重蹈师涛的悲剧。

记者:谢谢您接受采访。望您多多保重,一路平安!

  





师涛完全是无辜的,只是行使了宪法赋予一个公民的言论自由的权利。



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会员、系狱记者师涛荣获世界报业协会2007年度的新闻自由奖――自由金笔奖。日前,师涛的母亲高琴声前往南非开普敦代子领奖。领奖后, 高老师绕道美国与律师商讨起诉将师涛的个人信息提供给中国当局的雅虎公司的有关事宜,《华夏电子报》记者趁便在纽约采访了她。

记者:这次师涛获得世界报业协会颁发的2007年度自由金笔奖,您不远万里前去替自己的儿子领奖。请问您此行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高琴声:公道自在人心。证明世界是主持公道和正义的,有这么多人关注师涛的命运,真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这说明师涛根本无罪,只是做了一个记者应该做的 事情。领奖的时候,我看到屏幕上打出师涛年轻时的照片,心情很激动,眼泪控制不住。我带着感情念了师涛写的一首纪念六四的短诗,感动了全场,事后别人 告诉我,很多人都流下了眼泪,形成了大会的高潮。

师涛是我的长子,我们母子的感情很深。他是个孝子,入狱后,总觉得对不起我,觉得不仅不能在身边照顾我,反而让我四处奔波,担惊受怕,受尽磨难。其实,我的儿子已经很好地回报我了。这次我亲身感受到他受到这么多人的尊重,这是儿子对母亲 最好的回报,是对作为母亲的最大安慰。师涛就是我的命。别人不要他,离开他,我不离开他,我要他。

我已经退休了,靠退休金过日子,为了给师涛打官司,变卖家产,把家中的储蓄都花光了。另外,我的身体也不好,主要是冠心病,每月一次探视,来回奔波确实很累,可我又不想放弃每一次探视的机 会。所以,我在靠近湖南赤山监狱的长沙租了一间地下室,条件很差,去年洪水淹了我的住处,连脸盆都漂走了。我一定会为了儿子支撑下去,等待他平安出狱重获自由那一天的到来。

记者:前不久,中国人权发表了关于中国国家保密制度的研究报告。对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在回答外国记者的提问时,宣称:中国政府依法保障公民的言论自由。公民只有触犯了法律,才会受到法律的惩处,而不会因为他们的言论自由而受到惩处。对此,您有何评论?

高琴声:这是在说瞎话。当局指控师涛向境外提供国家机密而重判他10年。六四事件算是什么国家机密呢?明明是政府当年做了亏心事,又不承认 错误,总想捂着盖着,怕老百姓知道。所以年年一到六四,上面就布置开会,层层传达文件,不许这个不许那个。这些禁令年年都是老一套,根本谈不上什么 国家机密。师涛只是做了一个记者应该做的事情。师涛这孩子很正直单纯,上大学的时候就组织诗社,关注社会上的事,看到一些事情总爱打抱不平。毕业后, 他在新闻界工作,看到不平的事情,就要发表看法,为民请命。他在网上的言论,早已引起当局的注意,这次重判他,不过是当局借题发挥,想杀一儆百罢了。师涛完全是无辜的,只是行使了宪法赋予一个公民的言论自由的权利,却成为中国当局对新闻言论自由遏制的受害者。师涛的遭遇就是中国社会缺少言论自由的一个最好的例子。

记者:您这次出来所到之处,感受到正义的力量,海外各种不同的组织和机构都在声援您的儿子师涛,共同发出一个强烈的声音:尽早释放师涛,体现了得道多助这句话。您对营救师涛一事的前景有何看法?

高琴声:感谢大家没有忘记师涛。众人拾柴火焰高。这次世界报业协会奖励师涛,各种团体对中国政府施加压力,其中也包括中国人权这几年来为师涛所做的一切,这让我作母亲的深为感谢和欣慰。我希望各种不同的国际团体能够进行合作,坚持下去,争取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之前,迫使中国政府早日恢复师涛的人身自由。 当然,前面的路还很长,但我一定要把营救师涛这件事做下去。我这次绕道美国不单是为了我儿子,也是希望藉此机会,推动美国政府立法,禁止美国互联网公司继 续与中国政府合作,避免其他人重蹈师涛的悲剧。

记者:谢谢您接受采访。望您多多保重,一路平安!

  





师涛完全是无辜的,只是行使了宪法赋予一个公民的言论自由的权利。



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会员、系狱记者师涛荣获世界报业协会2007年度的新闻自由奖――自由金笔奖。日前,师涛的母亲高琴声前往南非开普敦代子领奖。领奖后, 高老师绕道美国与律师商讨起诉将师涛的个人信息提供给中国当局的雅虎公司的有关事宜,《华夏电子报》记者趁便在纽约采访了她。

记者:这次师涛获得世界报业协会颁发的2007年度自由金笔奖,您不远万里前去替自己的儿子领奖。请问您此行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高琴声:公道自在人心。证明世界是主持公道和正义的,有这么多人关注师涛的命运,真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这说明师涛根本无罪,只是做了一个记者应该做的 事情。领奖的时候,我看到屏幕上打出师涛年轻时的照片,心情很激动,眼泪控制不住。我带着感情念了师涛写的一首纪念六四的短诗,感动了全场,事后别人 告诉我,很多人都流下了眼泪,形成了大会的高潮。

师涛是我的长子,我们母子的感情很深。他是个孝子,入狱后,总觉得对不起我,觉得不仅不能在身边照顾我,反而让我四处奔波,担惊受怕,受尽磨难。其实,我的儿子已经很好地回报我了。这次我亲身感受到他受到这么多人的尊重,这是儿子对母亲 最好的回报,是对作为母亲的最大安慰。师涛就是我的命。别人不要他,离开他,我不离开他,我要他。

我已经退休了,靠退休金过日子,为了给师涛打官司,变卖家产,把家中的储蓄都花光了。另外,我的身体也不好,主要是冠心病,每月一次探视,来回奔波确实很累,可我又不想放弃每一次探视的机 会。所以,我在靠近湖南赤山监狱的长沙租了一间地下室,条件很差,去年洪水淹了我的住处,连脸盆都漂走了。我一定会为了儿子支撑下去,等待他平安出狱重获自由那一天的到来。

记者:前不久,中国人权发表了关于中国国家保密制度的研究报告。对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在回答外国记者的提问时,宣称:中国政府依法保障公民的言论自由。公民只有触犯了法律,才会受到法律的惩处,而不会因为他们的言论自由而受到惩处。对此,您有何评论?

高琴声:这是在说瞎话。当局指控师涛向境外提供国家机密而重判他10年。六四事件算是什么国家机密呢?明明是政府当年做了亏心事,又不承认 错误,总想捂着盖着,怕老百姓知道。所以年年一到六四,上面就布置开会,层层传达文件,不许这个不许那个。这些禁令年年都是老一套,根本谈不上什么 国家机密。师涛只是做了一个记者应该做的事情。师涛这孩子很正直单纯,上大学的时候就组织诗社,关注社会上的事,看到一些事情总爱打抱不平。毕业后, 他在新闻界工作,看到不平的事情,就要发表看法,为民请命。他在网上的言论,早已引起当局的注意,这次重判他,不过是当局借题发挥,想杀一儆百罢了。师涛完全是无辜的,只是行使了宪法赋予一个公民的言论自由的权利,却成为中国当局对新闻言论自由遏制的受害者。师涛的遭遇就是中国社会缺少言论自由的一个最好的例子。

记者:您这次出来所到之处,感受到正义的力量,海外各种不同的组织和机构都在声援您的儿子师涛,共同发出一个强烈的声音:尽早释放师涛,体现了得道多助这句话。您对营救师涛一事的前景有何看法?

高琴声:感谢大家没有忘记师涛。众人拾柴火焰高。这次世界报业协会奖励师涛,各种团体对中国政府施加压力,其中也包括中国人权这几年来为师涛所做的一切,这让我作母亲的深为感谢和欣慰。我希望各种不同的国际团体能够进行合作,坚持下去,争取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之前,迫使中国政府早日恢复师涛的人身自由。 当然,前面的路还很长,但我一定要把营救师涛这件事做下去。我这次绕道美国不单是为了我儿子,也是希望藉此机会,推动美国政府立法,禁止美国互联网公司继 续与中国政府合作,避免其他人重蹈师涛的悲剧。

记者:谢谢您接受采访。望您多多保重,一路平安!

  





师涛完全是无辜的,只是行使了宪法赋予一个公民的言论自由的权利。



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会员、系狱记者师涛荣获世界报业协会2007年度的新闻自由奖――自由金笔奖。日前,师涛的母亲高琴声前往南非开普敦代子领奖。领奖后, 高老师绕道美国与律师商讨起诉将师涛的个人信息提供给中国当局的雅虎公司的有关事宜,《华夏电子报》记者趁便在纽约采访了她。

记者:这次师涛获得世界报业协会颁发的2007年度自由金笔奖,您不远万里前去替自己的儿子领奖。请问您此行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高琴声:公道自在人心。证明世界是主持公道和正义的,有这么多人关注师涛的命运,真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这说明师涛根本无罪,只是做了一个记者应该做的 事情。领奖的时候,我看到屏幕上打出师涛年轻时的照片,心情很激动,眼泪控制不住。我带着感情念了师涛写的一首纪念六四的短诗,感动了全场,事后别人 告诉我,很多人都流下了眼泪,形成了大会的高潮。

师涛是我的长子,我们母子的感情很深。他是个孝子,入狱后,总觉得对不起我,觉得不仅不能在身边照顾我,反而让我四处奔波,担惊受怕,受尽磨难。其实,我的儿子已经很好地回报我了。这次我亲身感受到他受到这么多人的尊重,这是儿子对母亲 最好的回报,是对作为母亲的最大安慰。师涛就是我的命。别人不要他,离开他,我不离开他,我要他。

我已经退休了,靠退休金过日子,为了给师涛打官司,变卖家产,把家中的储蓄都花光了。另外,我的身体也不好,主要是冠心病,每月一次探视,来回奔波确实很累,可我又不想放弃每一次探视的机 会。所以,我在靠近湖南赤山监狱的长沙租了一间地下室,条件很差,去年洪水淹了我的住处,连脸盆都漂走了。我一定会为了儿子支撑下去,等待他平安出狱重获自由那一天的到来。

记者:前不久,中国人权发表了关于中国国家保密制度的研究报告。对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在回答外国记者的提问时,宣称:中国政府依法保障公民的言论自由。公民只有触犯了法律,才会受到法律的惩处,而不会因为他们的言论自由而受到惩处。对此,您有何评论?

高琴声:这是在说瞎话。当局指控师涛向境外提供国家机密而重判他10年。六四事件算是什么国家机密呢?明明是政府当年做了亏心事,又不承认 错误,总想捂着盖着,怕老百姓知道。所以年年一到六四,上面就布置开会,层层传达文件,不许这个不许那个。这些禁令年年都是老一套,根本谈不上什么 国家机密。师涛只是做了一个记者应该做的事情。师涛这孩子很正直单纯,上大学的时候就组织诗社,关注社会上的事,看到一些事情总爱打抱不平。毕业后, 他在新闻界工作,看到不平的事情,就要发表看法,为民请命。他在网上的言论,早已引起当局的注意,这次重判他,不过是当局借题发挥,想杀一儆百罢了。师涛完全是无辜的,只是行使了宪法赋予一个公民的言论自由的权利,却成为中国当局对新闻言论自由遏制的受害者。师涛的遭遇就是中国社会缺少言论自由的一个最好的例子。

记者:您这次出来所到之处,感受到正义的力量,海外各种不同的组织和机构都在声援您的儿子师涛,共同发出一个强烈的声音:尽早释放师涛,体现了得道多助这句话。您对营救师涛一事的前景有何看法?

高琴声:感谢大家没有忘记师涛。众人拾柴火焰高。这次世界报业协会奖励师涛,各种团体对中国政府施加压力,其中也包括中国人权这几年来为师涛所做的一切,这让我作母亲的深为感谢和欣慰。我希望各种不同的国际团体能够进行合作,坚持下去,争取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之前,迫使中国政府早日恢复师涛的人身自由。 当然,前面的路还很长,但我一定要把营救师涛这件事做下去。我这次绕道美国不单是为了我儿子,也是希望藉此机会,推动美国政府立法,禁止美国互联网公司继 续与中国政府合作,避免其他人重蹈师涛的悲剧。

记者:谢谢您接受采访。望您多多保重,一路平安!

  





师涛完全是无辜的,只是行使了宪法赋予一个公民的言论自由的权利。



中国 独立中文笔会会员、系狱记者师涛荣获世界报业协会2007年度的新闻自由奖――自由金笔奖。日前,师涛的母亲高琴声前往南非开普敦代子领奖。领奖后, 高老师绕道美国与律师商讨起诉将师涛的个人信息提供给中国当局的雅虎公司的有关事宜,《华夏电子报》记者趁便在纽约采访了她。

记者:这次师涛获得世界报业协会颁发的2007年度自由金笔奖,您不远万里前去替自己的儿子领奖。请问您此行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高琴声:公道自在人心。证明世界是主持公道和正义的,有这么多人关注师涛的命运,真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这说明师涛根本无罪,只是做了一个记者应该做的 事情。领奖的时候,我看到屏幕上打出师涛年轻时的照片,心情很激动,眼泪控制不住。我带着感情念了师涛写的一首纪念六四的短诗,感动了全场,事后别人 告诉我,很多人都流下了眼泪,形成了大会的高潮。

师涛是我的长子,我们母子的感情很深。他是个孝子,入狱后,总觉得对不起我,觉得不仅不能在身边照顾我,反而让我四处奔波,担惊受怕,受尽磨难。其实,我的儿子已经很好地回报我了。这次我亲身感受到他受到这么多人的尊重,这是儿子对母亲 最好的回报,是对作为母亲的最大安慰。师涛就是我的命。别人不要他,离开他,我不离开他,我要他。

我已经退休了,靠退休金过日子,为了给师涛打官司,变卖家产,把家中的储蓄都花光了。另外,我的身体也不好,主要是冠心病,每月一次探视,来回奔波确实很累,可我又不想放弃每一次探视的机 会。所以,我在靠近湖南赤山监狱的长沙租了一间地下室,条件很差,去年洪水淹了我的住处,连脸盆都漂走了。我一定会为了儿子支撑下去,等待他平安出狱重获自由那一天的到来。

记者:前不久,中国人权发表了关于中国国家保密制度的研究报告。对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在回答外国记者的提问时,宣称:中国政府依法保障公民的言论自由。公民只有触犯了法律,才会受到法律的惩处,而不会因为他们的言论自由而受到惩处。对此,您有何评论?

高琴声:这是在说瞎话。当局指控师涛向境外提供国家机密而重判他10年。六四事件算是什么国家机密呢?明明是政府当年做了亏心事,又不承认 错误,总想捂着盖着,怕老百姓知道。所以年年一到六四,上面就布置开会,层层传达文件,不许这个不许那个。这些禁令年年都是老一套,根本谈不上什么 国家机密。师涛只是做了一个记者应该做的事情。师涛这孩子很正直单纯,上大学的时候就组织诗社,关注社会上的事,看到一些事情总爱打抱不平。毕业后, 他在新闻界工作,看到不平的事情,就要发表看法,为民请命。他在网上的言论,早已引起当局的注意,这次重判他,不过是当局借题发挥,想杀一儆百罢了。师涛完全是无辜的,只是行使了宪法赋予一个公民的言论自由的权利,却成为中国当局对新闻言论自由遏制的受害者。师涛的遭遇就是中国社会缺少言论自由的一个最好的例子。

记者:您这次出来所到之处,感受到正义的力量,海外各种不同的组织和机构都在声援您的儿子师涛,共同发出一个强烈的声音:尽早释放师涛,体现了得道多助这句话。您对营救师涛一事的前景有何看法?

高琴声:感谢大家没有忘记师涛。众人拾柴火焰高。这次世界报业协会奖励师涛,各种团体对中国政府施加压力,其中也包括中国人权这几年来为师涛所做的一切,这让我作母亲的深为感谢和欣慰。我希望各种不同的国际团体能够进行合作,坚持下去,争取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之前,迫使中国政府早日恢复师涛的人身自由。 当然,前面的路还很长,但我一定要把营救师涛这件事做下去。我这次绕道美国不单是为了我儿子,也是希望藉此机会,推动美国政府立法,禁止美国互联网公司继 续与中国政府合作,避免其他人重蹈师涛的悲剧。

记者:谢谢您接受采访。望您多多保重,一路平安!

  





************************************************************


《人与人权》(http://www.renyurenquan.org)发表的文章文责自负,
均不代表中国人权http://www.hrichina.org/chs)的立场观点,除特别注明。

主编:胡平
责任编辑:一平
投稿和联系信箱:communications@hrichina.org

编辑部


 
编輯聯繫 | 輯聯繫